[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彭兴庭:刚性不足,外企建了工会又如何?
(博讯2006年8月07日)
     彭興庭 (南昌評論家、江西財經大學研究生 歐洲導報社[email protected] 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7月29日,沃爾瑪深國投百貨有限公司晉江店工會成立,據報導,這是全球最大連鎖零售商在中國的首個工會組織。 (博讯 boxun.com)

    
    “這是一個好的開端,我們相信沃爾瑪會有更多的店成立工會。”全國總工會法律部部長郭軍向記者表示,作為“全球第一大企業”,沃爾瑪成立工會,“對其他外企工會的成立將起到推動作用,全總計畫在今年年內將外企在華設工會的比率提高到60%”(《中國經濟週刊》8月7日)
    
    對於這個“歷史性突破”,筆者以為實際意義非常有限。外企建了工會又如何?我們知道,國有企業大都建有工會,那又怎麼樣呢?在這些國企中,工會就像一個福利性組織,逢年過節給困難戶送點溫暖,空閒的時候組織大家搞搞活動。職工利益一旦受到損害,工會就成了一個多餘的角色。比如現在國有資產流失那麼嚴重,下崗工人的權益經常受損,誰又曾從中看到過工會的影子?
    
    前段時間,“工會主席維權被炒”一案曾在媒體鬧得沸沸揚揚。北京某公司工會主席唐曉東,因為多次為爭取和保護職工利益出面與企業進行交涉,最終被公司“找渣”開除。當時,北京市總工會除了對此表示“遺憾”、聲稱“支援當事人走法律程式”外,竟然別無他法。唐曉東的訴訟請求最終因為“不在受理範圍之內”而被駁回。若這事發生在工會組織發達的國家,工會成員如此受辱,我想,只需總工會一聲令下,這個公司立刻就會全面癱瘓。
    
    沃爾瑪現在成立的這個工會,我想,只是一種妥協的結果,是在向輿論低頭。中國工會的這種“剛性”不足,決定了“工會”在很長一段時間裏,仍只會是一個擺設!
    
    我國《工會法》中說工會是獨立的社會團體,是職工利益的代言人,事實上呢,許多事業單位和企業,工會組織與其他行政部門合署辦公的現象屢見不鮮。工會要要維護職工權益,這就不可避免要跟公司領導“硬碰硬”;可是,另一方面,經費又主要來源於本公司,工會主席自己還得接受公司董事的領導。“跟人家唱對臺戲,還要拿人家的錢”,這正是我們整個工會體制的尷尬。
    
    可以想像,沃爾瑪等外資企業即使有了工會,在當前的大環境下,也只能像內次企業一樣,“一套人馬,兩塊牌子”。既然工會工作人員自己的腰都直不起來,存在隨時被“下崗”可能性,又憑什麼去撐職工的腰?
    
    企業工會的權力來源――各種“總工會”是一種徹底的“官辦工會”。對政府和企業的過分依賴、以及財政支出的缺乏,使得這些總工會不得不要向“經濟增長”妥協。據報導,全國總工會計畫在年內要將外企在華設工會的比率提高到60%,2007年提高到80%。對於這些數字、指標,我想,並沒有太大意義。如果工會的剛性得不到加強,即使100%又如何?一旦職工權益遭遇損害,工會還是只能“眼睜睜看著”。 □
    
    (新聞鏈結:http://business.sohu.com/20060807/n244650418.shtml)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彭兴庭:限房价,又一张“画饼”?
  • 彭兴庭:性道德救不了青少年的性開放
  • 彭兴庭:多少父母“因學致病”?
  • 彭兴庭:对“城管打城管”一些猜想
  • 彭兴庭:總有一些“政績”令人揪心
  • 彭兴庭:限价令救得了“医疗器械”价格虚高吗?
  • 彭兴庭:“农民工医疗保障”的救赎之道
  • 彭兴庭:“營業稅”,房價上漲的推手?
  • 彭兴庭:不孝罪,施于國則成俗
  • 彭兴庭:日本式的民主和“派閥政治”的未來
  • 彭兴庭:喝斥記者和有權者的行為慣性
  • 彭兴庭:科研領域的“道德風險”源于泛行政化
  • 彭兴庭:“轉移支付”是怎樣滲漏的?
  • 彭兴庭:烟草专卖,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 彭兴庭::“掛牌督辦”不應成為執法常態
  • 彭兴庭: “藥監局收贊助”其實就是“保護費”
  • 彭兴庭:住房公積金不能成了“沉澱資金”更應加強“風險控制”
  • 彭兴庭:新“義務教育法”,又一部過剩的法律?
  • 彭兴庭:以平常心看待“南昌上榜全球十大活力城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