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五代十国(之一)/綦彦臣
(博讯2006年8月14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綦彦臣
     1,罕之比吕布 (博讯 boxun.com)

    李罕之(?—899),陈州项城(今河南)人,世代为农。罕之曾学儒,不成,转而落发为僧,因无赖,又无所成。曾乞食于酸枣县,一整天无人施予,一怒之下,亡命为盗。
    后投李克用,与克用交厚,薛史曰:“刻臂为盟,永同休戚,如张耳、陈余之义也。”
    张耳、陈余均为战国末人,善游说,二人结为刎刭之交。共历秦世,趁陈胜之乱各效诸侯。后因除余军援张耳不利,生嫌隙。张耳反楚投汉,从韩信破赵,杀陈余。
    “刎颈之交”至于此状,足令人辱!
    克用与罕之相交比张陈二人,乃取其前义,未比附后果。
    罕之在军虽性贪婪、好财,为克用所鄙,然亦多大功,如攻高山之寨,奇袭而夺。此峰名摩云,罕之攻下,因得嘉号“李摩云”。
    克用知“李摩云”不可重用,常置自己手下为副。某日,罕之托人带话,求为一小镇节度使。克用装聋作哑,拒不回话。每有藩镇帅位空缺时,罕之总想一试,克用仍不应。有克用重信之人以“勿逼(罕之)他图”为由,求赏罕之一帅职。克用不得已,说出心里话:“我于罕之,岂惜一镇,吾有罕之,亦如董卓之有吕布,雄则雄矣,鹰鸟之性,饱则飏去,实惧翻覆毒余也。”
    也可以说,克用借鉴了陈张反目为仇的历史,不给罕之机会,也算明智。
    罕之终于忍耐不住,于光化元年(公元898年)乘机夺潞州之帅位。克用派兵讨罕之,会罕之得暴病,乃止。后罕之以重病之身,得任河阳节度使,未到任,死于途中。
    
    2,宋齐丘不忘恩人
    宋齐丘(887-959),豫章(治今南昌)人,少嗜学,有大志,好游说之说。
    曾求淮南骑将姚洞天,因无买低笔之费(写文章并介绍自己),困于旅店。时有邻间居一女(尚幼),从散乐业(卖唱),问齐丘何故数日不出门。齐丘答之曰:少钱,无纸墨。歌女慷慨,乃曰:“此小事,秀才何吝一言相示耶!”遂给钱数緍(一緍千钱)。
    齐丘乃有钱买纸笔等物,其上书姚洞天曰:“某学武无成,攻文失志,岁华蹭蹬,身事蹉跎。胸中万仞青山,低眉压宇;头上一轮红日,烧尽风云。”等等,洞天怒其大言,不纳。齐丘又改口气,变为哀求,曰:“有生不如无生,为人不若为鬼;其为诚恳万端,只因饥寒二字。”洞天见文而生怜心,乃召用。徐温闻其有才,召至门下。而后,又事徐知诰,求诰准其娶散乐女为妻,以报旧恩。
    齐丘之知恩如此,为当时所少见。
    然,齐丘亦有人品之瑕,为相后,夺谭峭《化书》为己有,只加一序,即为《齐丘子》,留笑文史。
    3,门吏不如歌妓
    宋齐丘得歌女之助,娶之为妻,可谓知恩。衡山人欧阳彬亦得歌女之助,未闻其回报。然歌女侠义,于风尘中识英雄亦为美谈。
    彬曾以文干谒马楚,因无以贿门吏,被斥。作诗曰:“无钱将乞樊知客,名纸生毛不为通。”后随歌女瑞卿,愿为助,并延入家中。彬作词颂马楚,瑞卿于宫庭歌之,而马楚不问,彬遂生奔孟蜀之心。其与瑞卿曰:“吾以干谒不遂,居于汝家,未尝有倦色,其可轻弃乎!然士以功名为不朽,不于此时图之,恐贻后悔。今吾他适,庶几有功,勿以为念。”
    瑞卿复其述曰:“妾诚异之,家财约数緍,虽不丰,愿分为半,以资路途。”
    彬以所分之钱贿网吏(官家捕鱼者),求为船仆,驾舟逃亡。至孟蜀,得大用,以尚书左丞相之职转出夔州刺史,遂致书马希范,叙昔日由楚入蜀旧事,并拜托希范善待衡山欧阳宗族。
    希范悉之,大惭。或可曰:马氏失才,竟由门吏。马殷之门吏樊知客素贪鄙,知彬欲求见殷,使人暗示:“足下之来,非徒然也,实欲显族致身,而不以一物为贶,其可乎?”彬恃才而傲,不屑礼于小吏。樊知客大怒,掷其名纸(自荐文章)于地,讥曰:“岂吏人之子欲于谒王侯耶!”
    欧阳彬确实出身贫贱,其家世为县吏,然“至彬特好学,工于词赋”彬有词赋之才,足以招歌妓之怜爱。其决时,歌妓亦有言曰:“君于妾不可谓无情,然一旦不以妾自滞,割爱而去,得非功名将至耶!”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东海一枭何必以庄冒儒/綦彦臣
  • 綦彦臣: 再评中央党校政改思路.
  • 旁观“郭维风波”/綦彦臣
  •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想起了“老右”与造反派的对骂/綦彦臣
  • 史中有史:“借寇一年”/綦彦臣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 沧州无山/綦彦臣
  • 綦彦臣: 关于会见郭起真问题的说帖
  • 唐朝的政治特区/綦彦臣
  • 人逢乱世,才不济德/綦彦臣
  • “土河”与“冷汤”兼及钱易“杂考功夫”/綦彦臣
  • 綦彦臣: 评中央党校的政改设计提纲
  • 关于出租车维权及其他——就维权问题的一些看法致齐志勇弟兄/綦彦臣
  • 巴蛇食象与六鷁退飞/綦彦臣
  • 怀念史学的黄金时代/綦彦臣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綦彦臣:郑经不再 !—兼说清代台湾问题影响下的耿尚二系政治命运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