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五代(三)/綦彦臣
(博讯2006年8月24日)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朱温效法司马昭
     朱温虽为草民出身,无文化,但一入政治场中便不得不效法古人,或听谋士如敬翔之指点或自己领悟,运用起来也显得游刃有余。 (博讯 boxun.com)

    司马昭之篡曹魏,由亲信贾充(职位中护军)唆使成济杀皇帝曹髦,而最后又以成济顶罪,杀之,罪为擅杀皇帝。此罪表面成立,但于理不通,因为应杀贾充以究根本。二者,不该杀竭力护卫皇帝的王经,王业、王沉、王经三人在皇帝身旁,曹髦率乌合之众(官人、卫士等)欲攻司马昭,业沉二人飞报司马氏,而王经未离皇帝半步。相较之下,王经之忠可嘉,何以见杀?
    朱温欲图李唐天下,乃密使氏叔琮与养子友恭率人杀唐昭宣帝。事成,朱温为塞天下之议,杀叔琮与友恭。
    临刑(赐自尽)时,叔琮驾朱温:“卖我性命,欲塞天下之谤,其如神理何!”;友恭亦云:“天若有知,他日当如我。”
    友恭之骂为预言,后来朱温果为子友珪弑杀,是为友恭之骂“不幸言中”。
    叔琮为朱氏立功甚多,战晋军(沙陀李氏),以“斩获万余众”为最著。故朱温谓左右:“杀蕃贼,破太原,非氏老不可。”
    友恭本名李彦威,为朱氏家仆,乃被赐姓名,养为子,亦有“俘斩万计”之功。
    在朱温之前,李茂贞杀其“射(昭宗)御衣”的养子李继鹏,亦为效司马昭杀成济之术也。
    沙陀汉化
    沙陀自唐太宗时入唐,汉化程度渐深,虽仍有不识文字者如李嗣源,但以习汉文为荣者大有之。庄宗存勖“十三习《春秋》,略通大义”,闵帝(亦书为“愍帝”)亦“好读《春秋》略通大义”。
    能略通春秋,读其他汉籍则无问题。
    沙陀之汉化还在于追述先祖或本人“生有异迹”的神话。克用之未生(难产),家仆以求药遇神,指以“跃马大噪,环居三周”,并有出生时“虹光烛室,白气充庭,井水暴溢”之记。存勖出生时,其母曹后“尝梦神人,黑衣拥扇,夹侍左右”,乃生,有紫气从胎身飘至窗户,出。
    汉文化中王事兴起,朝代更迭,多征异象,如周武王伐商时有白鱼赤乌之现,《史记·周本纪》云:“武王渡河,中流,白鱼跃入舟中,武王俯取以祭。既渡,有火自上复下,至于王屋,流为乌,其色赤。”
    到了乡村无赖刘邦成事后,司马迁就给他编了一个故事,曰:“其先刘媪(邦母)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
    为了使这个故事“更像真事儿”,司马公还添了一个刘邦夜行泽中斩白蛇的情节(在《高祖本纪》中):遇蛇,众人惧,刘邦独往击,劈为两段;后来有人行至斩蛇处,有老妇哭,曰:“吾子,白帝子也,化为蛇,当道,今为赤帝子斩之,故哭。”
    王建立的酷吏之风
    王建立(871-940),五代时“幸运人士”或曰成功人士之一。文盲,从军,累功至位历将相。
    建立治地方大有两汉及武周(则天)时代酷吏之风。薛史说:“建立少历军校,职当捕盗,及位居方伯,为政严烈,闾有恶迹者,必族而诛之。”可谓杀人杀上了瘾。
    既便是位高权重者的使官犯在他手上,也难获免。李存勖曾遣人去代郡祭祖,颇为扰民,建立一力拿捕,一顿笞刑,铩其威风。克用欲逮捕他,多亏李嗣源从中保护方免。不过,由此一举,他也名满天下。
    等到任职地方(即上指“方伯”),他更厉害了。甚至杀了许多无罪之人,即“其刑失于入者,不可胜纪。”人们称这个酷吏为“王垛叠”,概言之杀人积尸成垛之状。
    当然,他只是不按法律抓人、判人,只能算是蛮干,但他也借乱杀之机,杀了自己的副手李彦赟及彦赟的从事一人。故而,“报其私怨,人甚鄙之。”其行状,犹类成汭之雄猜忌断,薛史评成汭时,亦曰“深为识者所鄙。”
    到晚年,他突然信佛,又是吃素又是建寺庙,全然不派改过自新的景象。
    唐亡入晋,石敬瑭甚敬之,曰:“三纪前老兄,宜赐不拜。”并封其为韩王。其将死之时,自有预感,速立遗嘱,曰:“榆社之地,桑梓存焉,梓以送死。余生为寿宫,刻铭石室,死当速葬,葬必从俭,违吾是言,非孝也!”
    榆社(今山西榆社)是他老家。老家先人墓地“岗阜重复,松桧蔼然”,风水先生说过“后必出公候”。所以,他愿葬于老家。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拒郭门”无限扩大化的后果堪忧/綦彦臣
  • 美中战略博弈背景下的中国自由运动/綦彦臣
  • 五代的“孬人政治”/綦彦臣
  • 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与俄罗斯/綦彦臣
  • 看看2008,北大校庆余杰钱理群在哪?/綦彦臣
  • 五代十国闲话(二)/綦彦臣
  • 狗死了!毛活了?/綦彦臣
  • 闲话五代十国(之一)/綦彦臣
  • 东海一枭何必以庄冒儒/綦彦臣
  • 綦彦臣: 再评中央党校政改思路.
  • 旁观“郭维风波”/綦彦臣
  • 三自教会:专横的谦卑/綦彦臣
  • 易中天误读赤壁/綦彦臣
  • 想起了“老右”与造反派的对骂/綦彦臣
  • 史中有史:“借寇一年”/綦彦臣
  • 群体事件与宰相丧命/綦彦臣
  • 沧州无山/綦彦臣
  • 綦彦臣: 关于会见郭起真问题的说帖
  • 唐朝的政治特区/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 綦彦臣:幽静的山谷,丰硕的果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