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涛:母親納的“千層底”
(博讯2006年8月26日)
    王 濤(山東作家、評論家 歐洲導報社轉發供稿 原載國風網歐洲導報版http://www.guofeng.info)
    
     每當聽到解曉東唱起《中國娃》,每當“最愛穿的鞋是媽媽納的‘千層底’呀”的歌聲在耳畔響起,我的思緒就會和著淚水一起隨愛飛舞。在朦朧的淚眼中,那幅永遠定格在我童年歲月中的畫面總會清晰地在眼前浮現—— (博讯 boxun.com)

    
     夜已深,靜靜的夜空裏星星也眨巴著瞌睡的眼睛想要睡去,而昏黃的煤油燈下,母親還在不知疲倦地納著她那似乎永遠也納不完的“千層底”。母親是如此專心致志、卻又略顯吃力地重複著這一針一線的輪回,以至於她全然不知在被子的後面,一雙稚嫩的眼睛正滿懷感激的注視著她。燈光映著母親慈祥的面容,也搖曳著兒時的我對母愛的深情詮釋和無限依戀。
    
     心靈手巧的母親納的“千層底”在家鄉是遠近有名的。於是,鄉里鄉親就時不時地請母親代為納“千層底”。這個時候,一向與人為善的母親總是熱心地答應他們的請求。這樣一來,母親納“千層底”的活兒無疑更重了。而納“千層底”需要的是細緻和耐心,耗費的是時間和精力,屬於那種慢功出細活的事兒,其間的艱辛,母親體會是最深刻的。李白有詩雲:“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納“千層底”的活兒多在冬天農閒時分,而白天忙於家務的母親也只能在寒冷的冬夜裏伴著昏黃的油燈開始她納“千層底”的活計。在我兒時的記憶中,每個冬天母親的雙手總是被凍得紅腫著,有時甚至裂開了長長的口子。為了“千層底”,母親默默地忍受著太多的艱辛。
    
     小時候,我最喜歡穿的鞋就是母親納的“千層底”。在我的心目中,母親納的“千層底”是天底下最精緻、最好看、穿著最舒適的鞋了。在它的呵護下,我度過了雖清貧但幸福的童年和少年時光。
    
    成長的腳步總是那麼匆匆。當我還沉浸在“千層底”所帶來的安逸與舒適中的時候,那年春節過後,我來到如今這座城市工作,臨行前,母親塞給我一雙嶄新的“千層底”,並一再囑咐我:“北方天冷,穿上它腳就暖和了。”帶著母親的深情囑託與這雙“千層底”,我走進了這座陌生的城市。從那時起,這雙“千層底”就一直跟在我的身邊。但由於工作原因,我不能夠經常穿著它,我也不忍心經常穿著它,我一直把它像寶貝似的珍藏著。我知道,在那層層疊疊的布裏面,凝聚著母親對我的拳拳愛意,貯存著母親留給我的暖暖春天。在這幾年時間中,我不停地變換著工作環境。為搬家所累,我的許多過時、不用的東西或送或扔都隨著時空的變遷而流失了,唯獨母親送我的這雙穿舊了的“千層底”一直被我精心地保存著。梅雨季節,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把它從箱子裏面拿出來放到太陽底下曬曬,生怕它受潮發黴。而每當思母心切,我也會把這雙“千層底”拿出來,小心翼翼地穿在腳底,用心去感受那暖意無邊、沁人心脾的母愛。
    
     社會在飛速地發展著。如今,大街小巷裏流動的各式鞋兒越來越令人目不睱接,五彩繽紛的鞋兒已成了城市中一道亮麗的風景。即使在農村,“千層底”也早就被塑膠底、橡膠底和複合底所替代。年輕人都不愛穿“千層底”了,他們嫌它太“老土”。這也難怪,商場裏琳琅滿目的各種各樣款式新潮且物美價廉的鞋還穿不過來呢,誰還會稀罕那滿身“土氣”的“千層底”呀。這樣也好,上了年紀的母親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樣時常忙著納“千層底”了。然而,在我離開家的這幾年時間裏,母親仍一如既往的為我納著“千層底”,每年一雙,年年如此。老家的一個小櫥窗裏,已擺滿了母親為我納的“千層底”。雖然母親知道,兒子現在也很少穿她納的“千層底”了。我也曾想勸母親不要再為我的“千層底”操勞,但我始終沒有說出口。兒行千里母擔憂啊。我知道,母親現在納“千層底”的行為早就超越了最初那種因使用而操勞的層次,為遠在千里之外的兒子納“千層底”已經成為母親晚年生活的一部分。“千層底”成了母親對我的感情寄託,於她來說有著與常人不一樣的意義。母親對我的愛是寬容的,母親對我的思念是無聲的,母親對軍人的理解是獨特的,她從來都是那樣悄無聲息的忍受著晚年的艱辛與孤寂。陪伴她的,只有她為我納的“千層底”,那些納進了她對我的深深掛念和濃濃祝福的“千層底”啊。
    
     有一年回家看望母親,特地從商場裏買了一雙比較好的皮鞋帶回家送給母親。“您也趕趕時髦穿穿這皮鞋吧。”我邊遞鞋邊對母親說。母親高興地接過鞋端詳著,並穿在腳上試了試,但很快又脫了下來。“以後別再買這麼‘洋氣’的鞋子回來了,我穿著怪不習慣的,還是“千層底”穿著舒坦。”母親責怪似的看著我說。我看得出來,母親並沒有半點怪我的意思,她從來就沒有期望過兒女回報她什麼,只要我們有心,她就知足了。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每次穿上母親納的“千層底”,這膾炙人口的詩句裏所包含的濃濃情意就湧上心頭,每每至此,總會勾起我對母親的無限思念;每每至此,我總會在心中默默的為母親祝福;每每至此,我也總會淚眼朦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