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政治色盲高行鍵
(博讯2006年11月12日)
     高行健先生這些年了的確很露臉了,也因為獲取諾貝爾文學獎金給我們中華民族第一個在這個獎項上露臉了,對於他的成就,作為一個小百姓的我,是敬重的,而且是很敬重的那種。但是,歷來,我就從來不崇拜名人,即使是神佛,我也不會跪下身子,向他們乞求什麼私利,因為一個雖然是小百姓的我,已經擁有了無為的心態,懂得了自然的東西,沒有必要都歸我所有不說,該有的還的會有,不該有的沒有必要非有才對。
     可在網上,我看到了高行健的“一個文人最好不要參加政黨”言論後,心裏就如同吃了個蒼蠅地很不是滋味,他的理由是:如果進入政治行列以後,便“否則你就變成一個木頭人,一個機器人,就重複那些政治話語,就沒有自己的思想。所以寫作從根本講是一個人的自救”。
     首先說,我本身就是一個文人,將來也是,現在更是了,但我卻為了祖國和民眾,必須進入政界,因為文人的能度根本就解決不了大陸的實際問題,說近了些,就像高行健先生,如果不到國外去,恐怕小說等再優秀,也不可能給自己和中華民族爭光,這是因為大陸的政治制度需要改變了,必須地改變才行,否則,你高行健能到法國或則其他國家定居,發展,然我們這些小百姓,許許多多的不如我的小百姓,也想拿個諾貝爾大獎什麼的,在這黑暗的大陸中國,行嗎?儘管高先生同情學生,看到鄧家幫殘酷鎮壓學生和市民,製造了八九學潮流血事件,主動地退出了共產黨,但你老先生能為這樣的事件買單嗎?或能用你個人的力量強迫鄧家幫為之買單嗎?而你先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事,也可以因為邪惡流氓統治不被淘汰,就不回來,可我們這些許許多多做小百姓的怎麼辦?只能在國內忍受胡幫辦的蹂躪和羞恥嗎? (博讯 boxun.com)

     因為是文人,就不能進入政壇報效國家嗎?當然,你的理論很有點狡辯後的道理,你說:“我是覺得一個作家,一個文人最好不要參加政黨,我是反對政治介入。我認為藝術超越政治”。這句話你蠱惑了多少不仔細思考或只為自己的歷史負責如你類的人點頭稱是,可你知道我們中國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嗎?中華民族最需要的是什麼麼?你的為藝術而藝術的理念真的正確嗎?
     也可以說,儘管你是文壇高手,但我認為,對於一個民族而講,你不過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庸人而已。因為你是在搞個人的成就,沒有投入到為剷除大陸中國不合理的制度的那些做流氓的種類,這就是你是個政治色盲的根本所在。你的作為,雖然在文壇上算得上偉大,但你的影響與我們這些用生命與自由做人生賭注的民運士子從道義上講,有很大的衝突,使我們的筆手感到你的話太令我們失望,這就是你現在所具有的心態給我們的第一印象,並在我們的內心中抹去了你的最閃光的東西。
     同時,你這樣的巨人,真正能給中國大陸民主運動,增不了什麼磚,也添不了什麼瓦,到是在上邊拔我們的氣門芯來了,讓我們這些把一切交給民主運動的鬥士感到涼心。因為你太不為我們中華民族著想了,太不知道什麼是公益,什麼是民族興旺,什麼是救眾生於水火了。
     你還說:“衝動當時人人都有,只是有沒有勇氣說出來,而且說出來之後又不反悔。而且我還登在報紙上登在書上,到現在我也不扯掉這一頁,所有出版的書都在那裏。這是我自己留下的一個記錄,我自己寫我自己的歷史。我們都知道政治的歷史在不斷的改寫,每個當權者都要把歷史重新寫一遍,但是作家寫的歷史是不能改寫的。你的書都出版了,不能過幾天再給它改一遍。所以作家寫的歷史,個人寫的歷史是最真實的歷史。為什麼我認為文學超越政治呢?就是因為我更看重這種歷史,這種個人的歷史”。
     好象,從事政治運動的人都在做錯誤的事,都在反悔昨天或否定昨天而你這樣的文人是正經的實在人,從不需要說謊話,也不用做錯事,而我們這些昨天還在文壇上拼命往你那個序列裏擠今天就放棄了單純的寫作就是一種愚昧。
     我看不是這樣的,最起碼,人都有自己信仰的權力,你總不能象共產黨那樣,強制國人都信共產黨而不能信別的那樣地沒有品位吧?不能把我們所選擇的正確道路都看成是錯誤的吧?因為我們是為民族利益而來。而你不過是為你自己而去。你的一切,僅僅是你的小氛圍,不值得我們高看的,狹隘的短見。因為你這樣的永遠的也不會為別人做出犧牲。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中國共產黨存在著五大滅亡的基因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一流的智囊群體
  • 阿衍:感悟曹長青先生的:“對紳士撒野,對惡霸下跪”
  • 阿衍:陳水扁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反對者
  • 阿衍:中國處在家民過度時期
  • 阿衍:知道红军北上的秘訣是什麼嗎
  • 阿衍:假如胡錦濤與沙達姆一樣被美國大兵抓住
  • 阿衍:民主運動是該到來
  • 阿衍:谁为高智晟家人的不幸买单?
  • 阿衍:陈水扁也该下来
  • 阿衍:民派能否轉變一下政治視角
  • 阿衍:为何走上铲除共产党的道路上
  • 阿衍:看贾甲被遣返
  • 阿衍:說服臺北進入我們的民運領域才是智者
  • 阿衍:知道紅軍北上的秘訣是什麼嗎
  • 阿衍:民運是否有民眾這個基礎
  • 阿衍:民运事业是个大工程
  • 阿衍:王洛宾还给《共产党宣言》谱曲
  • 阿衍:民主总统为什么要被多数人罢免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