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阿衍:我们为什么是没有身份的群体
(博讯2006年11月16日)
     要说人本来平等一些还是很好,在我的思想里,这样的理念已经很根深蒂固,因为我感觉,你再是高智商,再有钱财,或再有名气,或官位,也是与常人不二的肉身,这一点,没有什么值得争议的吧?而在本体器官保养上,大家却无不需求相同的营养来维持生命。
     但是,就是有些无知的人偏要把人本身非分出个三六九等才感觉符合人世常理。我在看李先生的书时,他却说人的本体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大的分别,只是为未来或则永远的生命做修炼用,人可以现在地享受自己,但真正的人生意义并不仅仅地是在这个地球上比较客观地活好或玩好,因为我们凭直觉所感应出来的事物,毕竟太有限,还需要知道我们并没有感觉到但实际依然存在了的东西才更利于人的本体。
     其实,人能转世也好,或能修成大觉者也好,在这宇宙中永远存在自己的本性也好,都对我们俗人来说没有太多的诱惑力,因为我们总是喜欢现时现报,不想得太多,就仿佛人的大智慧只能给予极少数人一样,多数人也就是一般的武灵,被少数人操纵着,也就只好产生贵贱之分。 (博讯 boxun.com)

     而对马克思的政治主张,除了具体的方法和一些遇见我不以为然外,对他的没有贵贱之分的思想还是表示赞同,特别是他号召民众起来反抗腐朽的统治者的思想并没有错,在每个腐朽的政权需要更替时,民众被一些精英带动起来反抗邪恶腐朽的流氓政权又有什么不对的呢?当然,如果实现了全面民主开放了的社会制度,马克思这块敲门砖也就没有什么用处,反到对我们人类有些危害。当然,受到危害的根本原因不是在十八世纪思维的马克思的错,应该说是现时代制度和现实邪恶人自己利用马克思理论故意做邪的错。因为在合理的制度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理念根本就没有市场,也是该被淘汰的落伍了的主张。而在今天的中国大陆,邪恶的邓家帮虽然也讲信仰马克思主义,但它们其实最害怕马克思主义,因为它们曾经利用这块敲门砖打败了毛派的人——毛派也用这块砖头砸倒过也已落伍的蒋系人马,然后就把它早就扔进茅屎坑里去了,所以也就不怕我们不停地排斥,而且还在背地里沾沾自喜呢!因为它们最怕的就是民众暴动,与之不合作,不妥协,更不要说被蛊惑了,而马克思主义所提倡的对腐朽的流氓政权就是采用暴动的形式坚决的打杀之。但是,我们的不少文人,自鸣得意地认为自己是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源,就连传播的沸沸扬扬的《九评共产党》里也把马克思主义看得一无是处,好象共产党的诞生也是逆人类历史的幽灵,只有被打掉没有别的路可选择才行,更可悲的就是,共产党的诞生取代了旧的腐朽政权也是反人类历史发展的模式,这种不能实事求是的思想真的蒙污了我们的视线,使我们自己在决策我们的政治纲领上也就只能误入歧途。
     我不是说现在的共产党这个被挟持着的幽灵不邪恶,我与大家的观点是一致的,因为就是邓家帮毛家帮利用了马克思主义打倒了旧的邪恶,但自己却依然没有停止过邪恶,并无羞耻地残害自己和他人,所以被我们很不看好,而有些本来就是腐朽思想的人也与我们一道对共产党摇唇鼓舌,好象共产党消灭他们已经是违背了历史,其实,如果让我们生活在他们的统治里,一样的更没有了公平的权力让我们接受民主的温馨,这一点大家也要看到才行。否则,只能耽误我们正确地决策,使我们真正的对手暗地窃喜。
     说真个的,我们为什么要造反呢?是我们的反抗不对还是邪恶的政权需要被取代?为什么在西方社会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这是我们的社会制度的确是非常的有缘故所致。如果共产党象他们承诺的那样,能真正地给予民众公正的人生权力,我们谁愿意背乡离井地到海外来奔波?难道我们对自己的土地厌倦了?不是的,就是邓帮这群挂着羊头卖狗肉的非类因为我们寻求民主自由权力就无情地来残害我们,扼杀我们,剥夺了他们的宪法给我们的公民权利,我们不得不这样地走出国门。
     但是,我们即使这样地走出国门也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还想为我们的信仰做些实际的事情,留点种子,使民众的公敌早日滚下台来。可我们这些文人先生女士们,难道不想把维护邓家帮利益、继续损害广大民众利益的胡帮办拉下坛台吗?还是我们没有力量和智慧做好这件事?我看不是!而是我们没有调整好我们的政治攻略,并在本质上还没有看透胡帮办的实际能度和邪恶的本性,还有我们太相信攻杀不该是我们所采用的斗争形式。其实我们谁愿意用流血的形式来完成中国大陆的民主进程?谁愿意冒着随时牺牲的风险去做好我们的民主运动的开初工作?可中国大陆上,如果没有暴力,就不能遏止住暴力;如果仅用非暴力,就不能加快邓家帮灭亡的速度。这已经是铁的事实。
     当然,制造恐怖是国际社会不允许的,所以,在我们的初期,我们并不需要制造暴力,因为我们的人,还很少,还需要秘密的增长人员,形成庞大的民主力量,为我所用。那么,我们该用什么办法发展壮大自己呢?我认为,只有先在周边国家里发展我们自己的经济实体极为重要,并能在大陆秘密地发展我们的经济体来采用合法的形式掩护我们的民主运动工作,这样才能有我们的活动经费,和合法的营垒,为我们的未来工作又能打好基础。
     况且,大家也许知道为什么邓家帮对台湾至今还在放纵,难道他们真不害怕台湾独立和民主发展吗?我说不是的,但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台湾的民主制度最后搞到大陆上来,因为这样的制度最终会使他们丢掉手中的权力,这是他们不想看到的自然法则。在这里,我想与大家共同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在大陆的秘密发展,不是用暴力做准备,而是我们能从内部用合法的经济步骤去攻破胡帮办的营垒,只要与海外与台湾形成里应外合的态势,最后不见得就能采用暴力,就如同大陆真的被胡帮办控制住,这样的发展下去,不用攻打台湾因为台湾势力逐渐弱下,台湾也就不攻自破了一样。也是说,我们的工作形式也是这样,虽然我们不否定暴力,但我们不会轻易采用暴力,暴力是在有足够的理由和自然的条件下才能被迫使用。而且,在我的计划里,暴力可能根本就用不上,胡帮办也就该倒掉了,所以,我在想着暴力防备胡帮办如果还做最后一搏时,或对我们善良的群体采用暴力,我们不仿也有自己的防患功能,才能杜绝更多的暴力恐怖,才能促动胡帮办的死亡神经。
     但是,我们的内部,即被胡帮办轻蔑,我们自己对我们自己的群体,也是轻蔑,就好象与下等社会的民众为伍是很丢面子的事,不知道,一个最普通的分子,也有可能抵消或取代那些邪恶已老化的分子,使我们更能进化,早日获取自己的自由民主的公民权力。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杨振宁是个无羞耻的人
  • 阿衍:在胡幫辦眼裏,孙中山真的很重要嗎
  • 阿衍:大陆广为流传的网络信息——绝对真实的这年头
  • 阿衍:民運所面臨的災難與如何補救
  • 阿衍:韓信應該幫助誰和怎樣創立基業
  • 阿衍:政治色盲高行鍵
  • 阿衍:中國共產黨存在著五大滅亡的基因
  • 阿衍:最優秀的指導者才能具有最一流的智囊群體
  • 阿衍:感悟曹長青先生的:“對紳士撒野,對惡霸下跪”
  • 阿衍:陳水扁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反對者
  • 阿衍:中國處在家民過度時期
  • 阿衍:知道红军北上的秘訣是什麼嗎
  • 阿衍:假如胡錦濤與沙達姆一樣被美國大兵抓住
  • 阿衍:民主運動是該到來
  • 阿衍:谁为高智晟家人的不幸买单?
  • 阿衍:陈水扁也该下来
  • 阿衍:民派能否轉變一下政治視角
  • 阿衍:为何走上铲除共产党的道路上
  • 阿衍:看贾甲被遣返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山东枣庄陶庄煤矿的确是死了22人
  • 阿衍:山东枣庄矿业集团处级干部被双轨了40余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