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被脱光游街的15岁少女的自白
(博讯2007年2月08日 转载)
    转自『天涯杂谈』
    
       我就是这几天网上热炒的裸身游街事件的主角小林,没想到我那悲惨的遭遇隔了这么长时间又被媒体翻了出来了,那可怕的羞辱我一直拼命想忘却,但又象梦魇一样一直紧缠着我不放。四年过去了,我还经常会在恶梦中一丝不挂的走在街头,听到围观的众人猥亵鄙夷的嘲笑,最后总会在梦中哭醒,再也夜不成眠,我知道我这一生都不能忘记那地狱般的凌辱了,我必须想个办法面对这可怕的心理创伤,不然这事会象毒蛇一样纠缠我一生,彻底毁了我的。 (博讯 boxun.com)

      
      听说心理学里有一种疗法,只要把自己最害怕的事情讲给别人说,自己的压力可能意外的突然减轻,反正我的事情又被电视网络炒起来了,我就索性把那天的事情都说出来,也算是给自己的过去一个彻底的了断吧。
      
      我从小就是个很内向爱读书的女孩子,并不象网络上说的那样喜欢唱歌跳舞,我要是真的有那么外向,能勇敢一点的话,那事也就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了,记者只因为我是班里文艺委员就以为我爱唱歌跳舞是想当然了,我们班的班干部都是老师根据成绩封的,我因为学习成绩总是班里的前几名,所以就被老师摊派了个文艺委员。
      
      那一天是儿童节,我十五岁,勉强还能算是个儿童吧?真没想到我最后一个儿童节是这么过的,那天之后所有女孩子应有的纯真欢笑,希望未来就再也不属于我了,命运借着坏人之手彻底毁掉了我的生活。
      
      那一天是班里一个同学的生日,晚上我们六七个同学一起在小饭店里参加了生日宴,结束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意犹未尽的同学们提出去迪斯科舞厅玩,我本来是想回家的,但同学们却一定要拉我去,从没去过迪厅的我也对迪厅多少有点好奇,于是这么跟着大家去了,看到有的网友因为我去迪厅就怀疑我不是好女孩,真是冤枉啊。
      
      说实话迪厅这钟地方真的很不适合我,喧闹的音乐让我头晕,迷乱的灯光让我炫目,那里的人们其实大部分根本就不会跳舞,只是跟音乐狂乱的扭动而已了,我跟着同学们在舞池里乱蹦乱跳了一阵之后觉得口渴,于是就去买饮料。
      
      从舞池里的人群中向外走的时候,我无意中撞了一个陌生女孩(妮娟)一下,喝得很醉的她一下就倒在了地上,我当然对她说对不起了,可她却不依不饶对我破口大骂,我心里很委屈:“我不过轻轻碰了你一下而已,你自己摔倒能怪我么?”就回了几句嘴,可是妮娟却扑上来就抓我的脸,我没想到女孩子也会这么野蛮,急忙将她推开,妮娟长的比我要瘦小一点,又喝醉了酒,一下子就又倒在地上,她跳起来对我大骂道:“XXX,你等着!”说着就摇摇晃晃的走了。
      
      假如我真是象有些网友说的那样是一个经常出入迪厅,社会经验丰富的女孩,我肯定能感觉到事情不好,早就溜之大吉了,可是那时候的我却傻傻的对即将到来的大祸没有一点预感,依然和同学们一起在迪厅玩.
      
      过了20分钟左右,大概晚上十一点半吧,妮娟突然气势汹汹的带着两个女孩找到了我们,那两个女孩穿得流利流气,一看就是在社会上混的。妮娟指着我嚷道:“就是她,就是她刚才欺负我。”
      
      那两个女孩(周红和苏玲)立即向我冲过来,揪着我的头发,狠狠的打我的耳光,骂道:“小XX,你他妈不想活了,敢欺负我朋友。”我长这么大就连我爸妈都没碰过我一个指头,现在火辣辣的耳光抽在脸上一下子就被打懵了,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一事,就被周红和苏玲踹倒在地,不住的拳打脚踢,在我当时的意识里根本就想不到竟然会有人这么对待我一个女孩子,又是吃惊又是害怕,吓得几乎连哭都忘记了。
      
      和我们一起来的同学里有两个男生,这时候急忙上来劝解,苏玲(外表看起来挺文静的女孩,其实却是最凶狠的一个)飕的抽出一把匕首,对几个男生威吓道:“没你们的事,都给我滚一边去,我们在这迪厅里多的是朋友,信不信我喊十几个人来揍扁你们?”
      
      那两个男生在班级里欺负其他弱小的男生的时候都挺威风的,可是现在遇见到社会上的混混(即使是女的)却都怕得脸色发白,再也不敢作声了,女生们更是噤若寒蝉,一个个底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两个坏女孩见没人敢来帮我,更加肆无忌惮,用脚猛踹倒在地上的我的肚子和胸部,那时候我的胸脯正在发育,被踹之后疼得要命,终于哭了起来。然而听到我的哭声的人们却只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光看女孩打架的好戏,没有一个人出来帮我。
      
      现在回头想想其实那两个坏女孩的力气并不大,除了打在我的脸上和胸部的几下之外其余的殴打并不怎么疼,我那时候要是全力反抗的话也未必会吃多大的亏,至少不会让她们后来对我做出那么过分的事,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是个乖女孩,根本就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完全被凶狠的她们吓住了,不但不还手,连呼救都不敢,就象个木头人一样挺着给她们打。
      
      打了一会妮娟突然将一灌啤酒浇在我身上,对另外两个女孩说:“这里不方便,把她拉到外面去。”于是三个坏女孩扯着我的衣服把我往外面拉,我被拉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我的同学们,发现他们一个个都象白痴一样傻站着,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坏人拉走了。
      
      如果他们那个时候能有人去报警,我后面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但是他们却丢下我一个个逃回家去了,仔细想想我现在也不怪他们了,如果我和她们易地相处,我大概也想不到报警这样的事。
      
      三个坏女孩把我拉到了一个漆黑的巷子里,没完没了的打我,我当时完全懵了,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她们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只感觉心里怕得厉害,只是不停的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毫不反抗的懦弱样子毫无疑问助长了那三个坏女孩的气焰,她们见我像个沙袋一样给她们打,都觉得十分的快意,打着打着竟然都嘻笑起来,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是她们的敌人,而是一个可以任由她们凌虐取乐的玩具了。
      
      她们打够了就开始用新的花样来折磨我,周红命令我脱衣服,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我拼死不脱,她们大概也不会强行剥掉我的衣服,但是我也想不明白我当时怎么就那么怕她们,竟然驯服的脱掉了外衣和长裤,只穿着内衣站在她们面前。
      
      她们又命令我彻底脱光,这下我实在无法接受了,对她们说你们打也打过了,就放过我吧?苏玲却掏出了匕首,在我眼前比划着,凶狠的威胁说我不脱的话就给我划个大花脸,现在一想其实她们根本不敢的,但是我当时却信以为真,害怕得要命,心想反正她们都是女孩子,小巷里又黑黑的没别人,就含泪脱下了内衣,内裤,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她们的眼前,连脚上的鞋袜都被她们逼着脱了下去。
      
      回头想想其实那三个坏女孩开始也应该也没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大,都是我太懦弱了,她们才一步步变本加厉的,要是我能回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豁出性命去和她们厮打,打不过就用牙齿咬,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们把我光着身子拉去游街,她们其实也不过是女孩子而已,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是那时候我的大脑里竟然连一点点反抗意识都没有,只知道逆来顺受,总感觉她们可怕极了,我要是反抗她们说不定真会弄死我的。
      
      三个坏女孩见我真的脱光了衣服,都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她们在我身上乱摸乱捏,掐我的胸脯,拍我的屁股,抓我的下身,说了好多好多的下流话来羞辱我,还逼我赤条条的在地上爬,又命我光着身子在地上打滚,将身子弄得脏兮兮的,后来妮娟骑到我的背上,把我当马,我爬得稍微慢一点,周红和苏玲狠狠的踢我,将我得身子弄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膝盖也被地上的石头磨破了皮。
      
      她们三个把我凌辱成这样还觉得不过瘾,周红提出把我赤裸裸的拉到大街上去游街,其余两个坏蛋都大笑着连声说好,我又羞又急,哭着趴在地上不肯走,哀求她们放过我,可是苏玲突然又掏出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威吓说我如果不跟她们走就把我宰了,我吓得全身哆嗦,不得不站起身来,被她们一丝不挂的押到了大街上。
      
      我赤身裸体的走在大街上,光着的脚被粗糙得路面硌得生疼,低着头不住得抽泣,羞得面红耳赤,可是不知道是幸或不幸,大街上几乎没有行人,那时候已经是半夜12点多了,大街上自然比较安静。
      
      就在我暗自庆幸逃过了一劫的时候,妮娟突然嘻笑道:“带这个XX到附近的银浪网吧去那人多。”于是她们三个就押着赤裸的我在大街上走了一百多米,来到了银浪网吧的门前。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网吧里几乎座无虚席,大概有百十来人,三个坏女孩竟然要把我光着身子押进网吧里示众。
      
      “天哪!我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要是被这样裸体示众,以后还怎么做人啊?”我急得跪在她们脚下,哭着求她们放过我,即使周红揪我的头发,打我的耳光,我也还是不肯起来,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屁股上一下刺痛,原来是被苏玲用匕首扎了一下,事后我发现臀丘上其实只有一个浅浅的小伤口而已,足见她们其实也就是嘴上说的凶,其实还是不敢把事情搞大的,可是我当时却一下子丧失了抗拒的勇气,终于被她们就这么光赤溜溜的拉进了网吧里。
      
      网吧里的人们看见赤身裸体的我,一个个都吃惊的张大了嘴,网吧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可怜的裸身上,我只记得当时羞耻得浑身热得象着了火一样,难堪得只想钻到网吧里的电脑桌下去,可是周红却扯着我的头发强迫我站的直直的,将女孩子身上所有的秘密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之间网吧里的人象一下子醒过来了一样,哄笑,尖叫,口哨,嘲笑,种种声音顿时响成了一片。
      
      我只记得当时身子哆嗦的犹如风中的树叶,心脏几乎要从胸膛里跳出来,电视上很多女孩子都在刺激过大的时候会晕过去,可是当时的我虽然羞耻得神经都要短路了,但意识却偏偏清醒得很,唉!当时哪怕我假装晕倒也好啊,这样至少后面的凌辱也就没有了,可恨的是我那时候竟然那么傻,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挺着被羞辱,我也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女孩。
      
      写到这里时我已经双手哆嗦得几乎没法打字了,那种酷刑般的羞耻感觉真是刻骨铭心,回忆起来好象就发生在昨天一样。网吧里的人们的反应更助长了三个坏女孩的气焰,她们逼着不穿衣服的我在网吧的通道里转了足足三圈,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网吧里的人看我身体的目光,那目光里有惊骇,有鄙视,有猥亵,有嘲弄,有…… 只是没有同情,绝对连一点都没有。网吧里的人们对着我的可怜的裸体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象过节一样兴奋异常,却没有任何人帮助我。
      
      我在银浪网吧里赤身裸体的示众了二十几分钟,再也没人有兴趣上网了,一丝不挂的我成为他们目光的焦点,此时赤裸裸的我多么希望有人能够帮助我,在场的几十个成年男子,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话,我就有可能得救。可是他们一个个却只是睁大了眼睛贪婪的盯着我的身体,完全没有一点帮我的意思。
      
      有网友问,为什么你不呼救呢?你不声不响,谁知道你是怎么回事?问题是羞耻的几乎发疯的我当时大脑已经不太灵敏了,同时我也太害怕那几个坏女孩了,我根本不敢呼救,可是就算我不呼救难道他们就认为一个女孩子不穿任何衣服出现在公共场所是正常的么?而且我当时一直哭个不停,难道他们就看不出我是受害者么?
      
      这时候网吧的女老板说话了,她冷漠对网管说:“叫那些女孩到外面闹去,别妨碍我们做生意。” 我敢肯定她绝对没有误会我是疯子,她在电视上那么说无非想为自己开脱责任。那个网管似乎还没看够热闹,闻言很不情愿的将我们哄了出去,末了还盯着我的身子嘟囔着:“脏兮兮的成什么样子啊?也不弄得好看一点。”
      
      
      我又赤条条的到了大街上,网吧里的人大部分都追出来看热闹,我被三个女魔头押着在灯光通明的大街上光着身子走来走去足有近30分钟,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但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帮我,甚至连一个问问我为什么当众裸体的人也没有,他们只是毫无怜悯的窥视着我可怜的身子,对我的裸体指指点点,嘻嘻哈哈。众人幸灾乐祸的态度,让我羞耻绝望到了极点,更让那三个坏女孩更加洋洋得意,有恃无恐,愈发肆无忌惮的凌辱我。
      
      她们想出了一个更缺德的主意,竟然推着赤裸的我沿街叫卖,对周围的群众高声叫着:“来呀!看呀!免费的裸体小姐,谁想玩她,谁就领走,不要钱。”围观的人群也跟着起哄。不一会四个流利流气的男人就上来搭话了,他们轻佻的盯着我的身子,嬉皮笑脸的问道:“怎么?真的白玩不要钱么?”三个恶女笑嘻嘻说道:“要玩就带她走,没看她都脱光等着了么?
      
      四个男人登时喜出望外,猥亵的对我笑道:“小姑娘,跟哥哥们一起去玩吧!”说着就把我往他们的摩托上拉,此时的我由于遭到了过度的羞辱,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心里只想逃脱这裸身游街的羞耻,什么也顾不得了,竟然迷迷糊糊的就上了他们的摩托车……
      
      疾驰的摩托带起阵阵冷风,吹在我赤条条的身子上,我不由得一阵颤抖,终于清醒了过来,意识到一个没穿衣服的女孩落到四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手里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但这时我已经无法逃脱了,我被拉到了荒郊野外,被他们轮奸了……
      
      被强暴失身的惨痛过程我不想多说了,和裸体游街的羞耻比起来,轮奸也不过如此了,那个夜里他们每个人都搞了我至少两次,将我一直折腾到天明,现在想想那些男人也还不是太坏的人,至少完事后没伤害我,还给我一件遮体的衣服,用摩托车将我带回市区丢下,我一生中最黑暗最痛苦的一夜这才算过完。
      
      以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欺负我的人除了不够年龄的妮娟,其他的人都坐牢了,我也不比坐牢的他们好过,我作为女孩子的名节算是彻底毁了,我的精神也由于受了太大的刺激,变得神经兮兮的,我变得很怕见人,在人前总感觉自己好象没穿衣服,紧张羞耻得要命。那件事以后我就辍学了,和所有的同学朋友断绝了来往,整天呆在家里不敢出门,万不得已出去一次也总觉得心惊肉跳,坐立不安,总是很快又逃回家来。
      
      家里人曾经想送我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学校重新开始,可是我怕人的毛病一天比一天厉害,实在是不敢离家,不知不觉中已经无所事事的在家里蹲了四年了,我现在连下楼都很少,上一次我下楼还是06年的事,要不是家里有电脑可以上网,闷也要把我闷死了。
      
      转眼间我已经快到20岁了,我自己也知道再不能这样下去了,再在家里蹲下去,我真的要彻底完了,我在网上知道了璩美凤女士的事情,我真的很佩服她,发生了和我类似的事却还能那样坦然,不但不因为自己的丑闻而不敢见人,甚至还敢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出自传公开自己的丑闻。
      
      我想我要重新振作也许也要做和她一样的事情吧?所以我看到了网上对我的事情的报道后,思考几天终于决定将自己的事情也写了出来,也真是奇怪,打完了这篇文字后我忧郁的心情似乎真的好了一点,人也好象振作了一些,这个方向似乎是正确的,但愿我有足够的力量走下去。
      
      最后请大家不要问我真实姓名和地址之类的事情,我毕竟还不是璩美凤,在网上发文已经是我现在的极限了,同情我的话,就请回帖鼓励我一下好了,谢谢大家。 _(博讯记者:野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5岁少女不堪父亲殴打坠下6楼(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