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包光潛:马克思的鬍子
(博讯2007年4月08日 来稿)
     包光潛(安徽作家 歐洲導報社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每天走進教室的那一刻,我都要驚恐地抬起頭,朝黑板的上方瞥上一眼,爾後又像犯了錯誤一般匆匆地低下頭,急速地趕往自己的座位,心口還在噗通噗通地跳。這樣的情形是很少有人注意的。細心的同桌,有時候會問一句:怎麼了,你媽媽又打你了? (博讯 boxun.com)

    
    其實,我的恐懼來自於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大鬍子。
    
    黑板的上方張貼了五張領袖的畫像──馬、恩、列、斯、毛。毛主席居中間,左邊是馬克思、恩格斯,右邊是列寧、史達林。我最喜歡看的是史達林,他著一身戎裝,留著修剪整齊的上髭,非常英武。他的睫毛始終向上翹起,睥睨一切地朝上看著——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有一個成語叫目空一切。對於列寧,我記得最清楚的是一部電影──《列寧在1918》,我看過很多遍。麵包會有的,一切都有的。人民對革命充滿著必勝的信念。我最不能接受的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大鬍子。馬克思的頭髮和鬍子連成一片,中間沒有絲毫的界線,當然就看不見耳朵了,連嘴巴也只能隱隱約約地尋著,大概有那麼一條隱形的輪廓線。恩格斯稍許要好一點,頭髮梳得一絲不苟,兩耳朝天,只是鬍子垂到胸口,比馬克思的鬍子還要瘋狂。
    
    我趁高明德老師在黑板上寫字的時候,便偷偷地窺視兩位革命領袖的鬍子。我想的第一個問題:他們是不是也歸毛主席管?因為我們肩負著解放全人類的使命。我想的第二問題要實際的多:他們怎麼吃飯?他們怎麼刷牙?我甚至突發奇想,乾脆讓毛主席給他們梳個小辮子。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搞不清楚,當時為什麼要這麼想。為什麼就不能是其他人給他們梳個小辮子,而恰恰是毛主席呢?
    
    有一次,我被高明德老師發現了,他大發雷霆。除了罵我以外,還含沙射影地罵我父親。當時我的父親正在接受貧下中農的口誅筆伐。從某種角度來講,我應該感謝高明德老師,要不然,幼小的我根本上就沒有自我保護意識。我會將自己的好奇心和古裏古怪的問題告訴同學們的,他們回家肯定要將我的話再轉告他們的父母親。那就栽下了天大的禍害!我的謹小慎微和對人世的惡感大概就始於這個時候。有人說,苦難是一所學校,而我認為,不是每個人都要在苦難的學校裏取得學籍的。
    
    馬克思的鬍子確實是個問題。幾十年過去了,我還是非常困惑,當然,已經擺脫了恐懼。我在設想,如果我們身邊或者乾脆就是我自己,有這麼亂糟糟的鬍子,他人會怎麼看。還是實實在在的問題:怎麼刷牙?怎麼吃飯?除了洗頭之外,是不是天天要洗所謂的美髯呢?看來任何一種文化的容忍都是有限度的。我突然想起很流行的一句話: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覺得這話太狡猾了。這種狡猾其實是一種智慧。這和馬克思的鬍子好象不搭界,其實不然。往深層裏想一想,你便會忍俊不禁。──別想了,跟你賣個關子而已。
    
    想起馬克思的鬍子,是源於我最近給學生講磁感線的概念。這是一個虛擬的東西,只是為了做研究的方便起見,人為虛設的,就像光學中的法線一樣。可是學生交上來的作業上,磁感線畫得亂七八糟,縱橫交錯。我對學生說,簡潔也是一種美。一目了然,多麼清爽啊。千萬不能將磁感線畫得像馬克思的鬍子一樣!
    
    學生哄堂大笑,我自己也十分愕然──我怎麼又想起了馬克思的鬍子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马克思式社会主义的一百年(下)
  • Ludwig von Mises:马克思式社会主义的一百年(上)
  • 牟传珩: 关于暴力本质的思考——对马克思“暴力革命说”的批判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贺伟华
  •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贺伟华
  •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曾宁
  •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和被中国糟蹋的马克思主义/郁申树
  •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三条缺失/武振荣
  • 草根:通俗的政治教条胜过真理1000倍——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的成功
  • 郭永丰:中共实质是伪马克思主义者
  • 今钟:共产党员,你知道马克思最欣赏谁?
  • 张五常:最蠢还是马克思(图)
  •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三句话/武振荣
  • 胡主席:总书记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周之金
  • “两会”将至,马克思幽灵准时报到/万生
  •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贺伟华
  • 贺伟华: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贺伟华
  • 中宣部刘云山: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武装党、教育人民
  • 李昌玉:就是要刨马克思主义的祖坟—读马氓《五驳马克思主义》
  • 中国社科院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院
  • 胡锦涛以马克思对付江泽民?
  • 部分地方领导称马克思主义过时 中央花巨资整顿
  • 中国经济的宿命——马克思的预言
  • 胡锦涛1995年谈树立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
  • 中共再次强调:必须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绝不能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 对华援助协会曝光中共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