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理性评判也许能给胡温指条明路
(博讯2007年4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境外传媒现状
     虽然全部打的旗号都是追求宪政民主,推进中国民主化的,但由于各种原因,特别理性的文章不多,或者也有人写,由于这类文章发表空间极小,无论国内、国外,都极难看到。这就正如笔者真切感受,虽从事民主时间不长,但作为笔者言论,在国内颇显激进,没有发表的空间,在国外又显温和,不适合胃口。由于长期处于此种两难境地,虽然也写了很多文章,却极难讨得一口饭吃。 (博讯 boxun.com)

    由此可知,作为国内媒体,由于党机器完全垄断和控制,马屁文章很多,致使笔者极难有用武之地;但这境外媒体,由于追求另一极端,虽然也谈出很多道理和事实,但太偏执,缺乏理性分析和评判,只看表象,不分析深层次原因,笔者更难适应了。
    由于这种原因,实际就自然形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共当局不看境外,境外不看国内。即便两方面也有少许共识或融会贯通之处,但由于双方敌视,全面否决,坚决不看,所以便丧失一切沟通渠道与机缘。
    故在此,笔者特提出,希望异议写作者,在写作时,最好能设身处地地替当事人考虑,高度理性一些,也许才更符合客观事实和真理。如此以来,观者才会愈来愈众,直到影响到某当事人的直接决策,而这对于高效稳健推进民主化,无疑贡献更为巨大。所以,这便需要我们这些人,即便就站在专制的对立面,也应多写理性文章。同时也希望境外各媒体,多刊登理性文章,也许这样才能真正影响中共的十七大。而实际上,作为写作人也好,还是办刊者也罢,大家不约而同都是这个追求和目的。但谁能率先做到这一步哩?
    针对此现状,笔者特站在笔者立场,对胡温只能做如下的分析和评判,还望业界批评指正!
    
    一、胡温凭什么不带头在中国实行民主?
    对于胡锦涛的生平,大家都看得明白,似乎污点不多,虽然有人说胡在西藏主持工作时镇压了藏人,但这不能给胡的人生抹上多少污迹。由于毕竟在那时,他只是一名地方大员。而在中共体制里,一切必须听中央指示,也许这种做法,才是最明智的。否则,胡岂能有今天?
    
    如今,在胡主政时对舆论更上一层楼的整肃,对网络的严控,对异议维权人士的打压,等等,虽然这些事一件件地已赫然展现在国际舞台上,谁也否认不了,而这又作何解释哩?
    
    也许有人说,由于他权力未稳固,尤其是为了满足掣肘他的江系人马和顽固保守势力,他不得不做出如此权益之计。胡在此时,即便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
    
    很明显,作为当今世界的民主大潮,如果胡确实是个明白人,就会深入思考认真对待。也就是说,他凭什么要断然拒绝民主?拒绝民主对他本人有什么好处?也许这对于一向且特别讲究实惠,尤其办每一件事都极力务实的他来说,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今天的胡,他既然要顽固不化,并执意坚守一党专制,坚决拒绝民主制度,这对于他本人来说,究竟有何充足理由?在这里,我们不妨粗略分析一下,其症结究竟在哪里?
    
    眼下的中共官僚,应该说都是受党文化教育走过来的,但在经济大潮的无情冲击和严重腐蚀下,所谓党化教育,早已成了空壳,而作为中共的现有官僚,之所以还依然在口头上津津乐道党的所谓正统教育和先进思想,主要是由于中国的所有资源和财富完全由这个党垄断着。所以,无论自称自己多么优秀先进的党成员,还是被评为优秀先进的党成员,都仅仅为了这个需要,在这种庞大利益的驱使和强力诱惑下,才在表面上口口声声表态要忠实于这个党的。否则,如果中共胆敢放权于民,仅仅只试验一下其魅力,不立马散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虽然在中共当初打江山时,没有多少经济基础,但在那时,不只中共一穷二白,绝大多数中国人也一穷二白。由于中共当时很清白,实际也不可能不清白,且上下平等,吃喝拉撒睡一样待遇,即便特殊,也特殊不到哪里去,所以大家都没意见,也甘心卖命。实际不卖命也没别的办法,毕竟除此之外,对于大多数人,再无其它比较顺畅的路可走。
    
    但在眼下,当中共发展到仅仅依靠利益捆绑在一起时,还大唱什么党思想,这便连中共核心层的人,都觉得很笑话,经常感到万分尴尬和难受。毕竟,这种谎言实在唱得太离谱了,也讲的根本不是时候,早过时落伍,老掉牙了。尤其在真正日新月异的信息化时代,谁又把中共的本来面目和全部真相看不清楚哩?
    
    因此,笔者以为,如果中共的所有既得利益者们在私下里表真心的话,恐怕连1%的赞成票也得不到。当然,关于这种情况,胡本人一定非常清楚,这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拿什么证据来佐证。
    
    作为胡本人,实际已在有意无意间,流露出对眼下这个党的极度不满和万分震怒。据《争鸣》月刊2006年第5期报导,胡在政治局学习会上说:当前党内深层次问题是变质,是领导干部队伍变质,主要因素是内因。由此可知,胡确实是认清这个现实的。
    
    那么,既然这样,胡为什么还要拒绝民主制度呢?毕竟他也是知识分子啊,而且还来自最基层,总不能连这点道理也不明白吧?
    
    当然,要在今日中共官场,即便已经爬到最高层了,而要重学毛和邓的潇洒与排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于是便只有做实事,办大事,让绝大多数老百姓受惠,而真正奠定他作为一代领袖的不朽业绩。否则,只这样庸庸碌碌度过,这对他本人,不免太寒碜了。尤其是,接的是老江的班,最终的业绩还不如江,这难道不亏吗?胡确实就是这样一种人吗?那连续十多年做小媳妇所煎熬的苦日子,岂不白白浪费了?
    
    实际上,仅仅从表面看,胡确实是在校正前任许多方略的,比如“三民”的提出,科学发展观的落实,注重公平的社会发展,对经济效率有所控制并逐步放缓,以及和谐社会的倡导,《物权法》的强行通过,可以说也是有一些进步的。但是,这对于彻底挖根,把中共领导下所产生社会根本问题和死结全面解决,依然只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甚至还是徒劳无益的。
    
    固然,作为海内、外民主人士,谁都看得最清楚,要彻底根治中国社会所存在根本问题,当且仅当只有结束一党专政,才能真正为13亿人民造福,胡的功勋和业绩才会平地拔起,巍然傲立于世,否则,又谈何容易?
    
    难道说,胡就根本不想做如此伟大的人吗?这可是中国历史上,即便孙中山在世,也是无与伦比的啊。
    
    而在眼下,实际上胡已充分具备这个条件和能力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造万福的时候了。毕竟他眼下正掌握党、政、军三大核心权力,虽然还不时遭到来自江系人马以及其他保守势力或明或暗的挑战,但只要他不让他们抓到把柄,就都无所谓。尤其只要他按照绝大多数人民的意愿,仅仅只追求真理和本质,团结绝大多数,就用反腐败旗号,甚至必要时打出反官僚旗帜,又怎会难成大事呢?
    
    二、胡温所遭遇现实困境和难处是什么?
    笔者常常想,作为民主人士的我,如果完全按照我的性格,我是绝对做不了胡锦涛的。其实做胡锦涛非常不容易。而我们硬要让如此不容易的一个人就肩负民主大转型的重任,这确实是太难为他了。
    
    胡锦涛不是任何人都做得了的,并且还是那么得心应手,游刃有余,非常胜任的。虽然在专制官场,随意性、易变性、不稳定性非常大,稍有疏忽或不慎,或一旦出现某种闪失和差错,便要倒八辈子霉。这是因为在专制官场,一切都必须只有按照上级的旨意一丝不苟行事,只要上级对你有所轻微不满或看法,你便一定吃不了兜着走。你的官运便会因此终止,绝无任何通融的余地。毕竟,竞争这类职务的人太多了,作为人们所具有的才能,如果认真比较起来,应该差不一二,基本大同小异彼此彼此的。但是,胡却在江之下,竟然就做了那么漫长的小媳妇,这实在了不起,可以说是难能可贵,匪夷所思,极其不容易。
    
    如果换了别人,也许早被老谋深算的江打发到爪娃国了。当然,假如是笔者性格,也许还被送进大牢了。因为,相对于专制官场的潜规则,可以说,笔者对自己的言行是最不检点的。正如当年某中共高官对我们这类人的说法,在政治上绝对的不成熟,完全是儿童的智商,彻头彻尾的政治盲。
    
    当然,该高官所说政治,仅仅是指专制社会的阴谋政治和潜规则游戏罢了。作为民主人士的我们,就绝对不具备这种潜质了,比如也拥有胡锦涛一样的隐忍、内敛、深藏不露的特殊才能、气度和涵养等,这就根本不可能了。笔者以为,在眼下中国实现民主,确实非常艰难,绝对不是轻而易举,唾手可得,一蹴而就,一夜变天的。这是因为,在中共核心领导层中,顽固保守势力实在太强大了,而比较开明向善的民主力量又非常脆弱,根本不堪一击。所以,这民主在体制内的表现只能是不断夹紧尾巴。否则,只要稍露端倪或头角,便会立刻招致麻烦,甚至被打入死牢。这就象当年慈禧太后囚禁光绪皇帝,邓小平软禁赵紫阳的遭遇,直到今天,也许还依然不是危言耸听。
    
    所以,如果让历史再在胡锦涛身上重演,这种损失未免太巨大。当然,任何只要真心推进民主进程的人,谁也不情愿看到此种恶果重演。但是,如果胡温不表露民主的蛛丝马迹,所有民主派又根本难以相信。所以,这便形成一种矛盾,表露吧,由于实力不够,太早泄密,怕夭折,而落得又一个"出师未杰身先死"的遗憾;不表露吧,被民主派完全误解了,而受到国际舆论的不断谴责与强烈抨击。
    
    因此,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作为地位不稳,实力远远不够,权力还不太牢固的胡温,固然绝不敢轻举妄动,或者即便有所表露也是言不由衷的,比如最近有人对温家宝所表露民主心声的评判。所以,他们必须首选稳固自身地位和权力,并迅速壮大自身实力。并且还要不偏不倚,不露任何声色或蛛丝马迹,不被任何顽固保守势力所识破。
    
    无论谁,只要做到这样一个位置,也许谁都想大干一番,但必须手中有权,且权力绝对过硬,实力非常雄厚,这也许才是前提和先决条件。否则,又如何大干得了?
    
    毕竟,专制历史五千年,专制病毒乃是深入人心,病入膏肓,浸入全民骨髓的。即便是今日民主派人士,众多人实际也根本没有彻底脱离这种陈腐恶习,比如只要得了名气的,便都仿佛高人一等,而无限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了。尤其针对任何他人的批评与指责,丝毫不能容忍。所以,任何他人便对其轻易说不得,否则,该议论者就要遭受此人的专制。假若该人掌握某种资源或权力的话,果真就要让议论者倒八辈子霉。关于此种迹象,在中国民主派中,属于年长者中最严重,表现也最突出。
    
    在眼下,当中共统治中国半个多世纪的今天,这种顽固保守势力,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大捆绑,固然不是任何人都可触及或撼动得了的。除非这人是毛泽东或邓小平,即便邓小平当年所主导经济体制改革,在当时也是遭遇重大阻力的。而作为自由民主人士的我们,毕竟置身事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身上无官一身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固然就容易冲动,而无限想入非非,这也势所难免。但如果设身处地想一想,也许就会理解和明白其中玄妙和很多道理。
    
    很明显,如果胡再走毛式回头路,笔者想无论从哪一方面说,这都绝对不可能。就看在他手里的改革,是否步子迈得大或小的问题。而当他权力不稳固,实力远远不济时,他便绝不轻言政改,或者即便说,也是不关痛痒的。
    
    比如在他上任伊始访问澳大利亚时,笔者就从大陆媒体获知他当时说,中国下一步的重点就是政治体制改革。可是,自他回国之后,就丝毫没见声响。我想这绝对不是他欺骗境外媒体所说的,而是他确实无能为力,功力不到家,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望洋兴叹了。否则,他就绝不会如此放空炮。
    
    如今,十七大正在迫近,虽然从表面上看,胡之权力通过反腐败有所提升和巩固,但毕竟受到顽固保守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的重重围困与严峻挑战,他目前还依然只能大气不能吭。甚至还继续做或说着很多不得人心的,甚至还是倒行逆施的事实。固然就要遭到正义力量和民主派的讨伐。但话又说回来,依照胡现在的处境,为了权力和实力,充分搞好与顽固保守势力的关系,这也许才是最重要的,而与他们搞好完全铁哥们的关系,让他们也真心支持他,这也是他必须首选的。这是由于,毕竟作为民主派力量,眼下极其弱小,弱不禁风,根本不堪一击,也绝对不可能授予他此种大权。为此,胡温政府眼下对民主维权人士所做的恶,也许也是可以理解的。
    
    也就是说,完成中国民主政治的大转型,如果一定要稳定和平,团结统一,必须只有这样,在中共领导人中,首先培养如毛泽东、邓小平式的铁腕与核心出来才可以。但江不死,中共顽固保守势力不退位,试图塑造这类人物,实际也是做梦。因为中共现有体制已决定,不可能再产生这类人物了。即便在邓死后的江核心时期,江本人当时就不是这种人,否则这中国民主,也许在江手里就有所奠定了。如今,即便江死了,胡也一定不可能是。
    
    所以,即便胡在十七大之后真正掌握实权了,这对中国民主化,实际也无多大意义和促进作用。因此,这中国的民主化,便只能继续延迟下去了。甚至,也许还把比较开明,或者确实有可能走民主道路的胡温政府,也培养成新一代极端顽固保守势力了。
    
    因此,笔者以为,如果胡确实有民主的倾向,他眼下也是挣扎在共产专制的泥淖中艰难有所自拔的。
    
    三、旁观者清,当事者迷,胡温还需要局外人的指点
    作为人,当你没有从事某种事情时,你比谁都看得明白。但当你深入其中,真正成为当事人和主角时,恐怕就没那么明白了。所以,作为写作者,我们只是旁观者而已,旁观者清本身就是真理。因此,当我们在说某种话,或下某种结论时,最好能设身处地地替当事人考虑一下,只要当你考虑周全详细准确了,一旦这种评判传到某当事人的耳里,那可真正起了最大的作用。这当然就比你写一万篇看起来非常有哲理的文章改变这个社会容易得多。
    
    也就是说,在此笔者也毫不客气地追问一句当今中国最著名的异议作家和政论家刘晓波先生,当你在写那么多随意下结论的文章时,你有没有设身处地地替胡温他们所面临的现实困境考虑过?假若你是胡温,你能保证你比他们做得更好吗?切实就能扭转得了中国的这种乾坤?
    
    古人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而现在我们虽不在其位,也谋其政,那么,就让我们在写很多批判性文章时,尽量能够替当事人的现实困境切实考虑一下,而针对当事人所面临的直接威胁与艰难处境,指出一条最可行的明路让其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也许只有这样,作为写作者的我们,才能对推进中国民主化,作出切实有益的贡献。
    2007-4-16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什么时候中国离民主最近?
  • 郭永丰:民主人士为何只与警察打交道?
  • 郭永丰:支持胡温实行真民主与发展联盟无关!
  • 郭永丰:李金华实际是中共权贵的一条狗
  • 郭永丰:官员女人无度挥霍,百姓女人卖淫丧生
  • 郭永丰:经济建设让中共有了雄厚的专制之本
  • 郭永丰:民主人士与当局的关系绝对不是敌对的
  • 郭永丰:苏联瓦解与中共转型
  • 郭永丰:谁能为温总理的孤独民主声加油?
  • 郭永丰:扭曲(短篇小说)
  • 郭永丰:力虹被重判六年,鲁讯就应抢决
  • 郭永丰向给予他稿费援助的各位同仁的感谢与期望!
  • 中国民主只需购买几枚炮弹的外援/郭永丰
  • 中共为何只颁布美国人权纪录?/郭永丰
  • 郭永丰:中国人的政治权利被终身剥夺了?
  • 郭永丰:深圳严重歧视暂住人员子女上中学(两会建言)
  • 郭永丰向民主朋友致歉
  • 46年吁求的真话今天要求更艰难/郭永丰
  • 郭永丰:明火执仗地欺世盗名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