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又颳反右風/李平
(博讯2007年5月16日 转载)
    今年是中共反右運動50周年,在海內外呼籲中共徹底平反右派、否定反右運動之際,北京竟又颳起一股反右風。今次反右輿論的主力有別於1957年,不再由中共中央喉舌《人民日報》衝鋒陷陣,而是由官方網站人民網、新華網、光明網充當批判的平台;批判的主要觀點是民主社會主義;批判的主要對象是中國人民大學前副校長謝韜。
    
     封殺大學前副校長 (博讯 boxun.com)

    
    謝韜撰寫的《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一文,強調「只有民主憲政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執政黨貪污腐敗問題」,呼籲「政治體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了」。文章去年開始在網絡上流傳,北京《炎黃春秋》雜誌今年2月號轉載時題目改為《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但隨即遭到左派圍剿,「毛澤東旗幟網」(http://www.maoflag.net)與中國歷史唯物主義學會上月初更在人民大學舉辦研討會,批判謝韜的「亂黨謬說」。
    
    在中共舉行十七大之前,左派藉批謝韜發難,並不意外。近幾屆中共黨代會前夕,左派往往會發表萬言書,挑起意識形態之爭。令人震驚的是,官方人民網(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0/49152/index.html)、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7-05/12/content_6087985.htm)、光明網(http://www.gmw.cn/content/2007-05/14/content_606006.htm)此後連篇累牘地發表和轉載批判民主社會主義、批判謝韜的文章,而支持謝韜觀點的文章則被封殺。
    
    官方網站連續批判
    
    有人指摘謝韜「在批評『左』的東西的同時卻走到了另一極端右」、其觀點「是七步斷腸散,走七步全黨就完蛋了」,也有人說:「戈爾巴喬夫鼓吹和推行的民主社會主義非但沒有給蘇聯百姓帶來真正的『民主和人道』,反而導致亡黨亡國,政治上遭到了徹底的失敗。」
    
    春夏之間的這股反右風,不能不令人聯想到50年前的反右運動,令人不寒而慄。胡錦濤、溫家寶有關民主執政的呼聲,是怎麼一回事?官方網站的批判又是怎麼一回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黄河清:从王实味、右派到王若望——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六
  • 孔令朋: 我的厄運—「反右」追記
  • 赵女:至今思白桦,“苦恋”白两鬓 (反右五十周年祭)
  •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 陳啟文:誰能饒恕舒蕪(反右五十周年祭)
  • 反右运动应当彻底否定,章伯钧罗隆基理应公开平反/施绍箕
  • 胡平:《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评介
  • 赵女:我们仅仅是诉说 (反右五十周年祭)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赵女: 恶文当废,冤屈当申!(反右五十周年祭)
  • 孙文广:57反右冲击54宪法和人大
  • 被杀的孩子====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张鹤慈
  • 首都15所高校学生坚决支持平反右派/雷霆
  • 赵女:我们将求助于谁?(反右五十周年祭)
  • 黄河清:六十一人齐声喊,百千万众紧跟上!——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三
  • 黄河清:最年轻最积极最专注最职业的老右派,邓焕武!—— 纪念反右运动之二
  • 毛泽东的反右带来的后果
  • 中宣部严令媒体不许报道反右问题
  • 中国反右运动五十年 平反仍无期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胡启立再上书 吁否定反右
  • 北京右派集会纪念“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图)
  • 中宣部禁止有关“反右”、“文革”等历史事件的出版物出版
  •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 捍卫民主,维护宪法,反右运动是完全错误的政治运动
  • 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 一周新闻聚焦:反右运动五十年,清算呼声此起彼伏
  • 邓小平秘录:搜集反党证据展开新反右派斗争
  • 开放:反右索赔的阻力(图)
  • 反右运动回顾 双百方针今昔
  • 反右运动档案解密:实划右派三百多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