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天理: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博讯2007年5月19日 转载)
     文/天理
    
     近日,一长乐的网友给本人说了一件发生在长乐的一件事,其实事件非常之简单,某一村霸看中了一他人所租的厂房用地,欲想霸占己有,在威胁利诱不成下,竟纠集一群长乐和黑社会到他人工厂闹事,在闹事中黑社会份子自己弄伤了,本来是罪有应得、自作自受。可是,怪事就来了,村霸竟有本事叫来当地的派出所所长,颠倒黑白到受害人家中以“故意伤害”罪将受害人的儿子捉去法办。受害人不服,上访投诉无门,最后对着这无法无天的苍天愤然自尽了,死时手中还紧紧握着那份他寄予厚望的上诉书。 (博讯 boxun.com)

    
     受害人家属愤怒了,经过他们不断上访的努力和有正义感的人的帮助,终于将事件的内幕曝光。长乐市人民检察院经过周密的调查和取证,证明了这一起事件是警匪合作残害无辜市民的案件。同时长乐市人民检察院出于义愤,建议长乐市纪委,对这警匪合作残害无辜市民的某派出所所长进行作出纪律处分。
    
     可是,差不多两年过去了,受害人家属不但得不到相应的赔偿,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也听不到。这个与黑社会勾结残害无辜的所谓“共和国卫士”不但没有给清除出警察队伍,反而大有乔升之势,现在在其管治下的一方百姓,人人终日提心吊胆,不知横祸何时降临自己的头上。某派出所所长就象二十世纪初上海滩的黑社会组织一样恐怖,一样的穷凶极恶。
    
     对此,本人就有话说了!这惊心动魄的警匪合作残害无辜市民的一幕就发生在我们脚下依法治国的中国长乐大地,承办者就是自我标榜要学习“八耻八荣”的好警察。对他们,真够得上用“伤天害理”的一词来称呼。这一事件中人们可以看到警察滥用职权的穷凶极恶不断地在升级。当在长乐公安局是否还想用“失职”来再次欺骗善良的老百姓来掩饰自己的官官相护?
    
     对这样的一个“伤天害理”的派出所所长,长乐公安局不敢将他开除说明了什么?这件冤假错案的出笼又是谁指使的?办一件案件,一层层的手续批示,执法的人公然违法,难度说与这个派出所所长的顶头上司无关?这次事件的主谋,难道说不心虚?当他们还在台上的时候,纵然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是,下台以后呢?却不能保证人民不同他们算这笔账。
    
     本人记得中国人民警察誓词是这样说的,“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于长乐市公安局有意或无意放纵这个派出所所长的行为,说明长乐市公安局已经撕破了警察誓词的画皮,已经置警察誓词和法律于不顾了。这可不是能说一句“失职”就能解决的。
    
     胡温政府多次强调要依法治国,也就是说用法律来规范人的行为,也不管他是谁,人之好坏可以用律法来作为最后一道的防线。所以,人们对这事件保持沉默将活在更加的苦难中,也就象猪狗般任意让这坏人宰割。长乐人民本来享有的、宪法赋予的权利完全被剥夺了。我们不禁要问长乐当局,什么叫依法治国?有人还认为下一个被给冤枉的目标可能不会是自己,但那并不代表下一个被冤枉的就不会是你的亲人?在面对这样的一个无法无天的派出所所长,我们不能、也不可能再沉默了!
    
    2007-5-19
    
    案情介绍:
    
    控告人林桂云、林桂良、林桂伟与父亲林茂棋在福建省长乐市古槐镇感恩村合办长乐鸿达砖机厂,控告人林桂辉开办长乐棋旺砖机厂,两家工厂相邻,也与被控告人林光开办的长乐明光塑胶厂相邻。鸿达砖机厂在相距五、六百米处开办了翻砂车间,人们习惯称它为鸿达翻砂厂。早在2003年村里就同意将鸿达翻砂厂后面的一块地给控告人一家使用,林桂云先后共交纳33500元的土地费用,并办理了相关用地手续。但是林光却对这块地垂涎三尺。2003年6月1日,林光纠集几个壮汉将条石搬到这块地上,欲围地基。父亲发现后上前制止,被早有准备的林光等人用镀锌管围殴导致腿伤,后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父亲从此落下腿疾。
    
    被控告人李勤航调任古槐镇派出所所长后,由于林光与其关系非同一般,因此林光认为时机已到,就请李勤航出面摆平土地之事。2004年8月4日,李勤航到感恩村要求控告人同意将上述地块让给林光,控告人当即拒绝。李勤航当场破口大骂:“你们这些猪脑,我所长出面难道也不行?”迫于压力,控告人最后与林光签订了协议书,该协议书要求控告人说服这块地(系责任田)的使用人林茂琛、林信本、林信发,让他们同意将责任田给林光办厂用,理由是他们都是控告人的堂兄弟。但最后由于这些人不同意,林光的计划又一次落空。而李勤航认为是控告人从中作梗,使他丧失脸面,从此记恨在心。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李勤航数次带派出所民警到控告人厂里,以接到举报厂里发生斗殴事件为由,欲强行制止厂房生产,但看到厂里生产秩序井然,总是在一番刁难后悻悻地离开。
    
    2005年9月12日下午2时左右,林桂云、林桂良、林桂伟等人正在鸿达翻砂厂日常劳作。李勤航又带领民警突然闯入该厂,说是接到报警称有社会上的人在厂区内打架,并声称要抓人(事实上,当时厂内生产秩序井然,并未发生打架之事)。话音未落,被控告人林光纠集被控告人林孝樵、林国俊等堂兄弟、族亲十几人紧跟在民警身后冲入厂内,二话不说,抄起携带的铁棍、镀锌管、铁铲、锄头、角铁等凶器,扑向正在工作的控告人林桂云、林桂良、林桂伟及其他在场人员。他们用铁铲劈向林桂伟的胸部,导致林桂伟胸部受伤倒地,鲜血直流(后在长乐市医院胸部缝了十二针)。李勤航等民警不但没有依法制止人多势众的林光一伙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反而协助林光一伙控制控告人一方。其中民警林恩宝及另一民警将林桂良抱住,林光一方的人趁机用铁锹朝林桂良劈来,将林桂良左耳前皮肤劈裂(后在长乐市医院缝了六针)。民警还将林桂良控制到警车上。林光见状气焰更加嚣张,在林桂伟受伤倒地的情况下,用脚继续猛踹林桂伟的头部和胸部,并带众围攻孤身一人的林桂云。林光一伙在围攻控告人三兄弟的过程中,李勤航等民警始终未对行凶的林光一伙采取任何制止措施,导致控告人三兄弟求助无门,只能倒地挨打。林桂云身上也多处受伤。后经法医鉴定,林桂伟、林桂良的伤情程度均为轻微伤。
    
    林光一伙在殴打控告人三兄弟的过程,抢走林桂伟的三星E708型手机一部,并抢走闻讯赶来劝架的林桂云妻子、控告人游碧淹戴在脖子上的18K白金项链一条,行抢过程中还暴力将游碧淹的脖子抓伤。
    
    林光一伙仍不罢休,当着李勤航等民警的面继续抄凶器疯狂追赶猛打,一直追到控告人林桂辉的棋旺砖机厂。林光一伙在李勤航等民警的注视下,仍不罢手,用砖头、石头等打砸该厂大门及厂内,砸坏了林桂辉的摩托车和生产工具。控告人父亲林茂棋闻讯赶来后,被控告人林国俊带头叫人用石头砸他,父亲躲进棋旺砖机厂里,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林光一伙“9•12”行凶事件整整持续了20分钟,李勤航等民警当了20分钟的旁观者,不但不依法制止林光一伙行凶,甚至助纣为虐,帮助林光一伙抱住控告人三兄弟,使控告人三兄弟动弹不得,只能被动挨打。
    
    更让人气愤的是,当日下午3时左右,李勤航等人回警时,只将林桂良(当时因左耳被劈,血流满面,伤口尚未处理)带到派出所里,5时左右,将林桂云传唤到派出所后,林桂良才得以到医院治疗。林桂云从9月12日下午5时左右到派出所,至13日晚10时左右被移送到长乐市公安局,在长达30个小时的时间里,派出所民警多次逼供、诱供,反复明显地“提示”林桂云是否殴打对方冲入厂区打砸的某名成员,并表示只要笔录完成签字后就可以马上回去管理工厂生产。林桂云在派出所民警的威逼下身心极度疲惫和恐惧,先后做了四份笔录,最后不得不被迫违心承认和对方人员发生了扭打,民警才完成对林桂云的笔录制作。同时,派出所民警对控告人一方所述被被控告人一方打、砸、抢的一切相关事项均不闻不问,拒不作笔录。游碧淹、林桂伟也多次到派出所控告项链和手机被被控告人一方抢劫之事并要求制作报案笔录,但民警均以没有空为由,始终没有对两人制作笔录。
    
    林桂云、林桂良作为被害人被传唤,而打、砸、抢的歹徒林光一伙不仅没有一人被传唤到派出所,相反,在随后几天里,李勤航等民警频繁地出入林光一伙人的家中紧张地炮制笔录,他们之间谈笑风生。
    
    9月13日晚10时左右,古槐镇派出所将林桂云移送长乐市公安局治安大队,但因证据不足,该大队不予接收。李勤航得知后立刻赶至长乐市公安局,要求主管领导签字同意将林桂云拘留,终因条件不符没有办成。林桂云直至13日晚11时才得以恢复人身自由。
    
    9月13日,李勤航授意派出所民警带被控告人林孝樵到长乐市公安局做法医鉴定,所谓的“被害人”林孝樵以2005年6月26日发生工伤的右手拇指的伤情作出9月13日所谓“轻伤”的鉴定结论。此后,李勤航以林桂云涉嫌故意伤害罪为由开始到处搜捕林桂云,后来,林桂云被决定刑事拘留,导致林桂云有家不敢回。10月13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制手续的情况下,李勤航带民警闯入父亲林茂棋家,翻箱倒柜。从此,林桂云只能避难在外,控告人一家也从此踏上了艰难的上访之路。
    
    由于原先由古槐镇派出所制作的笔录颠倒是非,对控告人一方对林光一伙行凶、抢劫行为的控告不做记录,在控告人一家的强烈要求下,10月底至11月4日之间,长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多次到村里补充侦查,制作控告人一方的笔录及对林光一方遗留在案发现场的凶器进行取证。遗憾的是,该补充侦查始终没有任何结论。控告人一家只能继续上访。没想到父亲却因此被李勤航活活逼死。
    
    11月3日,上访途中的父亲驾驶摩托车被古槐镇派出所交巡警拦下,因父亲没有驾驶证,摩托车被派出所扣留。8日,父亲到派出所做笔录,接受罚款1000元的处理。派出所分管交巡警的黄锋中队长将处理单提请李勤航签批,但李勤航却以父亲一直在告状为由,公报私仇一直不予签批。12月29日,父亲找到长乐市公安局,拿到了分管交巡警的副局长谢文志同意放车的签批,但由于李勤航的继续阻挠,父亲还是没能将摩托车要回。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如何受得了这种欺压?!
    
    2006年1月1日,全国人民都在热烈欢庆新年到来的时候,父亲却突然失踪了。父亲失踪前曾与儿子们谈起案件的进展情况。父亲说,告状三个多月以来,李勤航和林光一伙仍没有被立案追究刑事责任,想到自己的儿子林桂云作为被害人却避难在外,无法回来全家团圆过新年,可林光一伙歹徒至今仍逍遥法外,继续横行乡里,气焰更加嚣张,而一向鱼肉乡里、欺压百姓(如,2005年10月13日《海峡都市报》A6版曾报道李勤航因一护林员制止他扫墓时烧纸钱的行为就指使他人殴打该护林员)、嗜赌成性(曾于2005年9月被福州市公安局安泰派出所查获)、助纣为虐的李勤航也稳坐派出所所长的位置,欺人更甚的是,李勤航甚至借无证驾驶这一交通违章行为继续整治父亲等等。父亲说一家人长期受李勤航和林光一伙欺压,他受不了了。
    
    父亲失踪后,一家人四处寻找,两天之后即1月3日才终于在离家约两公里的后山上发现父亲早已服毒自杀身亡。长乐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在勘验父亲自杀现场时发现父亲怀里揣着36页的控告申诉材料和那张由古槐镇派出所开出的摩托车扣押单。亲人们见此悲痛欲绝,乡亲们见此也无不潸然泪下。父亲是在用自己的死向李勤航及林光等恶势力团伙发出最强烈的抗议。
    
    因害怕事态扩大,长乐市公安局于2006年1月5日以证据不足为由为林桂云办理了取保候审的手续。然而,父亲被扣押的摩托车直到1月10日才在长乐市公安局有关领导的干预下由家人领回。因害怕事情败露,李勤航在处理单上将签批时间倒签到2005年12月27日。
    
    控告人认为,被控告人李勤航伙同村霸林光等人实施的上述行为已经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抢劫罪、玩忽职守罪、诬告陷害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现分述如下:
    
    一、被控告人李勤航、林光、林孝樵、林国俊等人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2005年9月12日2点左右,被控告人林光、林孝樵、林国俊等一伙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冲入控告人的厂区,肆意挑衅,进行骚扰破坏,不仅殴打控告人,致两人轻微伤,而且任意打砸厂房和生产设备,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93条之规定,构成寻衅滋事罪。
    
    根据现场情况,林光一伙与李勤航等民警事先已有周密的预谋,民警刚到控告人厂区,林光一伙就紧跟着冲入厂内肆无忌惮地进行打、砸、抢。在整个打、砸、抢过程中,李勤航等民警始终未对行凶的林光一伙采取任何制止措施,也未采取任何执法行为,相反,他们在现场与林光一伙配合默契,甚至帮助林光一伙抱住控告人三兄弟,使控告人三兄弟动弹不得,只能被动挨打。李勤航等民警的所作所为助长了林光一伙的嚣张气焰,让其有恃无恐,同时对控告人一方形成警匪合作、极其恐怖的恶势力。根据《刑法》第25条、26条、27条之规定,李勤航等民警与林光一伙已构成共同犯罪,成为林光一伙寻衅滋事的共犯。
    
    二、被控告人李勤航、林光、林孝樵、林国俊等人的行为构成抢劫罪。
    2005年9月12日,林光一伙在殴打控告人三兄弟的过程,抢走控告人林桂伟的三星E708型手机一部及控告人游碧淹戴在脖子上的18K白金项链一条,行抢过程中还暴力将游碧淹的脖子抓伤。被控告人林光一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强行夺取控告人财物的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63条之规定,构成抢劫罪。李勤航等民警与林光一伙已构成共同犯罪,成为林光一伙抢罪财物的共犯(具体理由同第一点)。
    
    三、即使李勤航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抢劫罪,其行为亦构成玩忽职守罪。
    根据《刑法》第397条之规定,玩忽职守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职责规定,严重不负责,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所谓“重大损失”,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9月16日公布并施行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第二条第(二)项作出了规定,即“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
    (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轻伤10人以上的;
    (2)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的;……”
    
    根据《人民警察法》第2条规定:“人民警察的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人身自由和合法财产,保护公共财产,预防、制止和惩治违法犯罪活动。”第6条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按照职责分工,依法履行下列职责:(一)预防、制止和侦查违法犯罪活动;(二)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制止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行为;……”第21条规定:“人民警察遇到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第22条规定:“人民警察不得有下列行为:……(十一)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义务;……”
    
    林光一伙“9•12”行凶事件整整持续了20分钟,李勤航等民警当了20分钟的旁观者,当控告人工厂的生产秩序遭受严重破坏,控告人一家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受到林光一伙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时,李勤航等民警却没有对行凶的林光一伙采取任何制止措施,也没有对控告人采取任何救助措施。在案件发生后的侦查过程中,李勤航等民警制作笔录时一味地偏袒行凶的林光一方,对控告人一方对林光一伙行凶、抢劫的控告不做记录,更不进行侦查,使寻衅滋事、抢劫财物的林光一伙至今仍逍遥法外。林光一伙“9•12”行凶事件发生在李勤航担任所长的古槐镇派出所的辖区范围内,预防、制止、侦查辖区范围内的违法犯罪活动,正是辖区派出所民警应尽的法定义务。而李勤航作为派出所所长却没有履行一个普通的人民警察应尽的法定义务,任由犯罪行为发生,不加任何制止,犯罪行为发生后又对犯罪行为不进行立案侦查。因此,即使李勤航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抢劫罪,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其行为亦属玩忽职守。而正是由于李勤航的玩忽职守行为,导致控告人的人身、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并最终导致控告人父亲林茂棋被逼自杀身亡,即李勤航的玩忽职守行为已经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综上,即使李勤航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抢劫罪,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其行为亦符合《刑法》第397条之规定,构成玩忽职守罪。
    
    四、被控告人林光、林孝樵、林国俊等人的行为构成诬告陷害罪。
    诬告陷害罪是指捏造犯罪事实,向司法机关或有关单位告发,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43条规定:“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个罪法定情节研究与适用》一书(曾芳文、段启俊主编,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527页记载:“所谓'情节严重’,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我们认为可以理解为下列之一的情形:
    (1)捏造的犯罪事实性质严重的;
    (2)诬陷手段恶劣的,如既实施了诬告行为,又作伪证的;
    (3)严重影响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的;……”第528页记载:“所谓'严重后果’,在司法解释出台之前,可以理解为下列之一的情形:(1)因诬告陷害行为致使被诬告人受到了刑事追究并被判处较重刑罚的;(2)因诬告陷害行为致使被诬告人或其家属精神失常甚至自杀身亡的;(3)司法机关为查处诬告的'犯罪事实’而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的;(4)诬告陷害行为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甚至影响了社会稳定的;……”
    
    被控告人林光、林孝樵、林国俊等歹徒行凶后恶人先告状,捏造控告人林桂云殴打林孝樵的犯罪事实,向司法机关告发,意图使林桂云受刑事追究,不仅如此,他们既实施了诬告行为,又作了伪证,该等伪证既包括所谓的“被害人”林孝樵以2005年6月26日发生工伤的右手拇指的伤情作出9月13日所谓“轻伤鉴定”的伪证,也包括林光、林国俊等人作为证人向司法机关提供的虚假证言。因此,被控告人林光、林孝樵、林国俊等人的诬告陷害行为已达到“情节严重”,构成诬告陷害罪。不仅如此,他们的诬告陷害行为致使被诬告人林桂云的父亲林茂棋被逼自杀身亡,并造成了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属于造成“严重后果”,依法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五、被控告人李勤航的行为构成徇私枉法罪。
    
    根据《刑法》第399条之规定,徇私枉法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行为。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9月16日公布并施行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第二条第(五)项规定:“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对明知是无罪的人,采取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他隐瞒事实、违背法律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进行立案、侦查(含采取强制措施)、起诉、审判的;(2)对明知是有罪的人,即对明知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人,采取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他隐瞒事实、违背法律的手段,故意包庇使其不受立案、侦查(含采取强制措施)、起诉、审判的;……”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由于被控告人李勤航与被控告人林光一伙非同寻常的关系,在传唤控告人林桂云长达30个小时的时间里,派出所民警多次对林桂云逼供、诱供,反复明显地“提示”林桂云是否殴打对方冲入厂区打砸的某名成员,并表示只要笔录完成签字后就可以马上回去管理工厂生产。在威逼下身心极度疲惫和恐惧的林桂云不得不被迫违心承认和对方人员发生了扭打,民警才完成对林桂云的笔录制作。同时,派出所民警制作的笔录颠倒是非,对控告人一方所述被被控告人一方打、砸、抢的一切相关事项均不闻不问,拒不作笔录。游碧淹、林桂伟也多次到派出所控告项链和手机被被控告人一方抢劫之事并要求制作报案笔录,但民警以没有空为由,始终没有对两人制作笔录。派出所民警的所作所为均是在李勤航授意下进行的,李勤航还授意民警带着林孝樵以2005年6月26日工伤的右手拇指的伤情作出9月13日所谓“轻伤鉴定”的伪证。林桂云、林桂良作为被害人被传唤,而打、砸、抢的歹徒林光一伙不仅没有一人被传唤到派出所,相反,在随后几天里,李勤航等民警频繁地出入林光一伙人的家中紧张地炮制笔录,他们之间谈笑风生。
    
    由上可见,李勤航作为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林桂云采取逼供、诱供、伪造证据、明显偏袒林光一伙等隐瞒事实、违背法律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对林桂云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进行立案、侦查,使林桂云被决定刑事拘留,并被网上通辑;同时,李勤航对明知是有罪的林光一伙采取伪造证据、明显偏袒、不收集其有罪的证据等隐瞒事实、违背法律的手段,故意包庇使其不受立案、侦查。因此,李勤航的行为已构成徇私枉法罪。
    
    六、被控告人李勤航的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
    根据《刑法》第397条之规定,滥用职权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超越职权,违法决定、处理无权决定与处理的事项,或者违反规定处理公务,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所谓“重大损失”,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9年9月16日公布并施行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第二条第(一)项作出了规定,即“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以上,或者轻伤5人以上的;(2)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的;(3)造成有关公司、企业等单位停产、严重亏损、破产的;……”
    
    纵观本案纠纷始末,被控告人李勤航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长乐市古槐镇派出所所长一职,滥用手中的权力,违反规定处理本案纠纷,表现如下:
    一、李勤航滥用职权插手控告人与林光土地之争;
    二、李勤航插手土地之争失败后怀恨在心,多次假借接到举报之名闯入控告人工厂,行骚扰之实;
    三、2005年9月12日,李勤航又假借接到举报之名,行为林光一伙行凶鸣锣开道、充当保护伞之实;
    四、林光一伙“9•12”行凶事件发生后,李勤航只将作为被害人的控告人带回派出所,并在长达30小时的时间里,对控告人林桂云进行逼供、诱供,制作的笔录颠倒是非;
    五、9月13日,李勤航授意派出所民警带被控告人林孝樵到长乐市公安局做法医鉴定,所谓的“被害人”林孝樵以2005年6月26日发生工伤的右手拇指的伤情作出9月13日所谓“轻伤”的鉴定结论;
    六、10月13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制手续的情况下,李勤航带民警闯入父亲林茂棋家,翻箱倒柜;
    七、11月3日,控告人父亲林茂棋因无证驾驶摩托车致摩托车被古槐镇派出所扣押,李勤航以父亲一直在告状为由,公报私仇,迟迟不签批对父亲作出罚款1000元、放回被扣摩托车的处理方式。
    12月29日,长乐市公安局分管领导签批同意放车,李勤航仍继续阻挠放车,最终导致父亲怀揣36页的控告申诉材料和那张由古槐镇派出所开出的摩托车扣押单,走上了不归路。
    
    由上可见,李勤航滥用派出所所长的职权,违反规定处理本案纠纷,长期伙同林光一伙欺压控告人一家,在控告人一家申告无门的情况下,李勤航甚至借无证驾驶这一交通违章行为继续整治父亲,最终将父亲逼上了绝路,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李勤航的行为已构成滥用职权罪。
    
    综上所述,控告人认为,被控告人李勤航伙同村霸林光一伙实施的上述行为已经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抢劫罪、玩忽职守罪、诬告陷害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但是,由于李勤航及林光一伙凭借与某些领导的良好关系,在作恶多端后,至今不仅未受刑事立案追究,而且安然无恙。
    
    如今,父亲冰冷的遗体仍躺在控告人家祖房的厅堂里,控告人无法将他入土为安,因为公道还未得到伸张,邪恶还未得到惩治,父亲他死不瞑目啊!
    
    为此,恳请上级有关部门及领导能为民申冤,责成有关司法机关排除干扰,依法立案追究李勤航伙同村霸林光等人寻衅滋事、抢劫财物、玩忽职守、诬告陷害林桂云、徇私枉法、滥用职权、逼死林茂棋的刑事责任,长乐市古槐镇感恩村十余名现场目击证人愿意为事实真相作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