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湖生态大危机环保人士被抓,官商合谋生态破车滚滚驶向崩溃悬崖/朱红、萧远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无锡太湖蓝藻大面积暴发,造成饮用水源地水质恶化,老百姓打开水龙头就闻到刺鼻的恶臭。虽经供水部门采取了各项补救措施,千家万户的自来水龙头出水依然腥臭难闻,难以饮用。
     (博讯 boxun.com)

     今年入夏以来,无锡区域内的太湖出现低水位,同时天气连续高温少雨,这些都是引发蓝藻暴发的诱因。但蓝藻暴发的内在因素,是太湖水体严重富营养化。太湖水体富营养化,是污染物质大量排入造成的结果。
    
     上世纪八十年代,太湖流域还依然是水肥草美稻果香的鱼米之乡。但其后遍地开花的工业企业排放大量工业废水,高速发展的城镇向太湖倾倒了大量生活污水,以化肥农药为基础的农业模式也把大量营养物质输入水体,使原来可以淘米洗菜的河流湖泊,恶化成完全无法作为生活用水的水质!
    
     自来水恶臭在太湖流域不是第一次发生。2004年11月8日,有记者在穿越湖州市的环城河里见到,整个河流湖面上飘荡着一层厚厚的黄色油污状飘浮物,水体环境很差。负责打捞河面垃圾的几名工人告诉记者,这些都是太湖蓝藻暴发所致,呈现黄色是因为大部分蓝藻已经死亡。据当地环保部门透露,太湖蓝藻旺发,范围广,程度也强,大量死亡的蓝藻已逼近该市自来水厂取水口。当时记者在环城河发现,一些鱼虾、螺狮开始死亡,据环保部门称,蓝藻大量消耗水体中的氧,使水体遭受污染。
    
     2005年,太湖一期治理工程落下帷幕,总共投资约人民币100亿元,二期治理工程预计要投入1000亿。但被列入国家三河三湖重点流域水污染治理计划的太湖水质仍不容乐观。江苏省环保厅通报说,在进出太湖的20个控制断面的水质达标率仅为55%。
    
     在列入国家太湖水污染防治十五计划的水质目标中,国家将太湖湖体、环太湖的20个主要河流控制断面和45个环湖行政交界断面,作为考核江苏省太湖流域水质的主要目标。官方通报指出,2004年,主要进出湖河流的20个控制断面的水质达标率仅为55%,在主要交界河流45个行政交界断面中,有28个断面不达标,主要是总磷、氨氮指标超标。
    
     按太湖流域所有工业污染源必须在1998年年底前实现达标排放的规定,1999年1月1日零时,太湖流域各地政府曾大张旗鼓地展开了一个“零点行动”,当时宣布太湖流域上千家重点排污单位已基本实现达标排放,同时宣布太湖治污第一阶段的成功将为太湖2000年返清奠定基础,也为今后重点区域和流域的污染治理树立榜样。这些年来,太湖水质好转的消息也不绝于耳。但稍加考察就可以发现,虽然通过引入大量的长江水,太湖的污染物有所稀释,但水体污染指标总体上依然居高不下;沿河的生产生活排污口依然在大肆排放,黑臭的河涌依然不断流入太湖。导致了目前生态危机更凶猛的爆发。
    
     太湖流域内,环保部门近年来公布了超过三百家污染企业,其中有大量化工、印染、电镀、制药等高风险企业。对这些企业,政府部门一般只是对这些污染企业罚款了事。
    在这些违反环境法规的企业中,有乡镇企业,也有像均瑶乳品集团公司、常柴股份有限公司、正丹集团这样的大型企业,也有无锡夏普电子元器件有限公司、苏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苏州市迅达电梯有限公司这样的跨国企业。
    
     曾被公安机关抓捕十次,目前仍身陷囹圄的环保人士吴立红,曾举报了当地众多企业的环境污染行为,成为许多企业的眼中钉,肉中刺。
    
     据著名环保人士汪永晨女士援引《新京报》报道,5月18日傍晚,江苏宜兴周铁镇漕桥河的水又变了颜色,估计又有企业往河里排污了。该镇南塘村居民许洁华说,。每当这时她就会想起自己的丈夫。一个多月前,许洁华的丈夫吴立红以诈骗罪被当地警方带走。
    
     吴立红是4月13日凌晨1时被带上警车的。吴立红在当地被人们称为“太湖卫士”他致力环境污染举报十余年。
    
     八十年代末,长三角经济高速发展,导致太湖环境严重恶化,吴立红的家乡发展大量化工业为支柱产业。特别是苏南地区工业迅速发展,大大小小的化工、电镀印染等企业,分布在这个地区,数以千计的污染企业沿太湖一字排开,污染造成。千百年来房前屋后生长的竹子,突然销声匿迹,河道中的水体隔三差五,变黑、变红、变黄、苯、砷、汞、镉、一应俱全,河中经常看到浮死鱼死虾。每年各乡镇死秧数百亩至数千亩,空气阵阵异臭,不时扑鼻而来、有时呛得人流泪咳喇、果树受到污染、结的是“畸形怪果”大量减产。河水、井水、自来水均有毒(老百姓无纯净的水源可吃),如今该地区成了癌症高发区。
    
     吴立红因为多次举报污染企业,十多年来生活不得安宁,长期被人恐吓,多次被人持刀威胁,说要断他的手和脚。也有人说要制造一起车祸。这些年来,吴立红被当地公安机关抓捕十多次、行政拘留1次、传唤4次、并被戴上脚镣和手铐。还被当地两家被他举报过的化工污染企业告上法庭,差一点被判刑。他家中的门窗玻璃几次被砸光,恐吓电话时常不断,全家受到株连,整日提心吊胆,惶惶不安,期间不知挨了多少次打,吃尽苦头、耗尽家财。有一些基层官员做“材料”和利用网络散发谣言等种种手段中伤吴立红。刁难、封杀吴立红的一些环保评选和公益活动。”2002年8月1日,周铁镇街上出现了数张针对吴立红的大字报,上面写着:热烈欢迎宜兴市公安局对吴立红进行刑事拘留,街上一条数米长的横幅赫然写着“吴立红打着环保的名义敲诈勒索,打倒吴立红”。许洁华说,后来吴立红到周铁镇派出所反映情况,却在周铁镇派出所原所长许小平办公室的书柜里看到了一叠刚刚印好的相同的标语。2006年10月27日,就是目前这次危机中心的宜兴市,竟然被评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以化工为支柱产业的周铁镇,不少居民都对此有异议。吴立红也开始搜集证据,准备提起行政诉讼,希望国家环保总局撤销《关于授予宜兴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称号的决定》。2006年11月至2007年4月12日,吴立红已经拍摄了环境污染的相关照片100多张,还采集了83瓶水样以及部分水样照片,证明宜兴环境污染的事实,水样已经运到北京保存。正在准备赴京之前,他被当地警方抓起来。
    
     2005年,吴立红曾获得了“中国十大民间环保人物”的称号,并成为当年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提名人物。可是这个用自己的生命在保护着太湖的人,当无锡人因太湖污染靠抢购矿泉水生活的时候,还被因“诈骗”罪而被拘禁。北京一位关注环保的新闻从业人员谈起此事,突然变得情绪激动。她说,真是忍无可忍了。
    
     近年来,在企业与政府的默契合作之下,污染企业有恃无恐,如吴立红这样的勇敢者在企业、被不法企业收买了的官员及GDP主义官员的重重打压之下,抗争的声音越显微弱,太湖地区的污染也越治理越严重,终于导致目前的大面积严重爆发。
    
     2004年12月2日至4日,太湖高级论坛在上海举行。论坛上,政府官员,院士、专家,不约而同地用“触目惊心”来评价当前的太湖流域水污染形势。
    
     太湖流域管理局原总工程师黄宣伟教授从上世纪80年代初就关注太湖治理工作,并直接参与主持了太湖综合治理规划。他对当地水的“达标”排放说过这样的话:“那些所谓已经‘达标’了而可以合法向河道、湖泊排放的废水,如果按1∶9以上比例用洁净水来稀释后,纳污水体才能够勉强达到地面三类水的标准,也就是达到了合格的地表水标准。但现在太湖流域的水体,哪里有这样的好水来释污?污水加污水,只能是脏上加脏。”水利部原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徐乾清指出:“按现在的城乡排污量和达标排放的标准治理太湖,太湖流域的水永远达不到清洁地面水的要求。“实现达标排放后水质为何还在恶化?我们目前达标排放的标准定得很低,从工厂排污口和污水处理厂出来的,仍然是劣于五类的污水。”
    
     看来,目前所有的办法,都没有收到成效;在目前的体制之下,也没有人能找到什么好办法。大家都只能任由生态的破车不可阻挡地滚向崩溃的悬崖。
    
    (据绿家园志愿者、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地球村、天下溪、自然之友、守望家园、绿色汉江、北京灿雨石信息咨询中心提供资料,鸣谢!)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