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站在李零这一边——推荐《丧家狗—我读论语》一书/綦彦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我不认识李零,但对他的文章很佩服且非止一日。他细腻的笔法,让我一直误认“她”是一位女性。当然,我并不是说他写的东西女性化。如果有心人回观一下李零的文章,就不难发现他的社会学与历史学的底子是相当硬的,比方说他介绍《剑桥战争史》一书的文章[《读书》,2002年第8期,P19-26],虽然是“述而不作”,但字里行间仍然漾出汩汩才思。在文章中,他半调侃半认真地说“没人把《孙子兵法》当回事”,把“美国人靠《孙子兵法》打赢了海湾战争”的说法,给轻飘飘地扔到文化垃圾箱里去了。
     (博讯 boxun.com)

    我当时(还在监狱里)的想象是:如果李老(慎之先生)为“西点军校学雷锋”而费了刨树根的“老牛劲”去考证的话,那么,李零呢,简直就是用“禾大壮”对付那些犹如烂草的“跨国流言”,只有轻轻一喷,“全玩了个蛋地啦!”--请原谅我的粗俗。
    
    李零更妙的笔法则在于,对于重大问题,他没有壮怀激烈,更倾向于娓娓道来。比方说,中国国家自我定位这样的大问题,他只用一个“选择题”就给解决了。问你“站在‘八国联军’一面,还是站在‘义和团’一面?”,可以肯定地说:我们仍然是义和团。尽管李零无此“腹诽”之企图,可是,他又以更细腻的述而不作告诉了我们:“有个西方学者跟我讲,现在这个世界,屈指可数的流氓国家,你们难逃其外…”,云云。
    李零先生又写了评《论语》的书,在书界(或叫书业,不能叫标准的“出版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或叫冲击波。至少,对于那些稍还有点学术含量(涵养)的读书人来说,于丹已经远不敌李零。不逊而言,于丹讲《论语》对李零来说,确乎是“世无大才,遂使竖子成名”。
    这有什么办法?我们在共时性方面,就是生活在一个“多数人不正常”的社会中。如果此说尚有嫌精英自恋癖的话,那么我们只好从历时性上看问题,即把生活的时下当作历史流变中的“不正常时期”,才能有所安慰。这,应当是李零根本无意反于丹,而力求和历史上的一条“知识狗”对话的原因。
    在孔丘来看,他自己生活的时代也是多数人不正常,虽然他根本就没有共时性与历时性的概念。作为丧失精神家园的春秋时代的“知识狗”,孔丘要在历时性上往追溯,编造一套理想的道德既存映像,而后自己再述而不作地造出一个《春秋》大义的范式。老孔,不仅是一条丧失了精神家园的“知识狗”,而且是一条爪尖已经磨平、狗掌出了血的“疯(狂)狗”。所幸,汉刘家在完成了流氓到绅士的蜕变(升级)过程后,突然间千金买狗骨,才塑造了一个属于政治范畴的孔夫子。鲁论语也罢,齐论语也好,总而言之,文化演义要为政治服务。须说明的是,此处的“演义”不是说史、说枪棒、说公案,而是刘秀的博士(高级顾问)范升写信骂逸民周党时的“演义”,所谓“文不能演义,武不能死君”所涉及的“演义”。简单地说,汉刘“演义”要推出宏大的思想体系,建立具有保持执政集团先进性的道德规范。
    李零是同情孔夫子的,但他绝不希望自己完全成为“知识狗”,更多的调侃色彩则涂在了自己这只思想意义上的“机器猫”身上。李零有可能被比较入世的极端分子愤青化--或许是大加“泼粪”于这只思想“机器猫”的势头已经没法避免,因为李零在“狗化”孔夫子的同时,似乎改变了原来娓娓道来的风格,有些(只是“有些”!)壮怀激烈了。世无大才,遂使竖子成名,也该是他的深刻体验吧!他的影射史学的手法有些过直了,比方说,他时不时要提起一些“关键词”,什么“红旗下的蛋”啦,什么“批林批孔”啦,乃至于泛滥的假药,还有红心鸭蛋。
    如果真地李零被“泼了粪”,我想,几乎不在于他的《丧家狗》一书有什么问题,而是他在《读书》[2007年3月,P144-155]上的文章《孔子符号学索隐》引出了争论的端绪。当然,问题还不致于如章诒和与袁鹰的“麻烦”,只是死水微澜式样的一阵骚动。
    死水微澜还算骚动吗?
    算哇!它是一个多数人不正常的社会中的一种正常现象。
    这个“正常”即不正常社会中的“正常现象”只属于共时性,与历时性几乎无关。简单地说,就是章诒和所说的“我们这个时代什么都不是”那种状态。
    ————————
    2007年5月31日上午,雨后,于绵逸书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致杨建利:写给你我的父亲/綦彦臣
  • 希望高智晟能做法轮功与中共的调停人/綦彦臣
  • 北京边缘化人群的Black Fair--写给崔英杰/綦彦臣
  • 郭起真与“不应该的政治”/綦彦臣
  • 七言:回拜国汀先生慰年函/綦彦臣
  • 楚狂接舆的“实用主义”/綦彦臣
  • 綦彦臣:笛卡尔、昆德拉、拿圆规的上帝
  • 綦彦臣:雅斯贝尔斯的“玄学”
  • 与温总理谈心(四):唱戏丧母与老人监狱/綦彦臣
  • 与温总理谈心(三):尼姑设套与钓车事件/綦彦臣
  • 綦彦臣:我怎样评价秦始皇和秦王朝
  • 与温总理谈心(二):隋文刻法与所辞职綦彦臣
  • 与温总理谈心(一):管仲从俗与“疑似信访”/綦彦臣
  • 研究秦桧问题的必要历史阅读量/綦彦臣
  • “五六人”应该宽容地对待“80后”/綦彦臣
  • 高智晟认罪不等于服法/綦彦臣
  • 綦彦臣:再论国家风险监测:从宗教压抑到环境污染
  • 《自由圣火》品位在提高/綦彦臣
  • “请勿卖谝”论--敬复东海一枭诗作/綦彦臣
  • 山东寿光警方搜查一家庭教会/綦彦臣
  • 綦彦臣:关于退出中华绿党的函告及善后处理
  • 綦彦臣:与晓波讨论,圆满结局
  • 独立中文作家綦彦臣签名售书通告
  • 綦彦臣:被枪决吓蒙了的小伙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