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求求您了,罗永浩!/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1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从牛博的现实处境考量,的确需要一些体制内的作者来达到某种平衡,以有益于“观瞻”。在完全同意方舟子观点的前提下,老罗望其手下留情,于公于私也还说得过去。

     在不危及发表平台生存的情况下,是否修改文章以及发表什么文章是一个作者最起码的权力,方舟子固然没有为牛博的环境做更多的考虑(他也没这个义务),而是坚守作者的权力,接着又转载了多篇相关文章以及一篇与牛博浓郁的环保氛围极不和谐的文章,因此被请出牛博----事情若到此结束,只能说令人遗憾。 (博讯 boxun.com)

    不料,老罗著名的判断题“乱骂方舟子的不是坏蛋就是糊涂蛋”,墨迹未干;大骂和菜头无理于请来的客人,言犹在耳---他对“和谐”的“人情世故”已有了新的领悟:向和谐、向和谐!牛博的责任重,罗编的理解深----仅仅因为方舟子不肯圆滑通融,老罗就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跑步进入更年期,先是在《我为什么讨厌方舟子》里猛抽自己的耳光,公然侮辱自己请来的客人“脸皮奇厚,仍然坚持赖着不走”,然后发文剖析自己的傻逼“市恩”心理,借机又对客人破口大骂,接下来开始总结:

    “方舟子确实很讨厌,做人方面也确实很傻逼”。

    对自己出的判断题,老罗抢答成功。即便被狭隘和愚蠢引发的愤怒冲昏了大脑,他仍然表示要继续支持方舟子的正义事业,可见还不是个坏蛋。

    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不断反省、不折不扣、不善于总结的糊涂蛋,罗永浩又是道歉又是谩骂又是教训又是我们在回忆大约在冬季谁于无声处波澜不惊地买了一次单,整个一彪悍的祥林嫂,还好意思说“方舟子确实很讨厌,做人方面也确实很傻逼”!友情提示:罗永浩吃饭时上洗手间,极可能怀有不可告人的买单目的。

    究竟是谁不懂得起码的人情世故和浅显的做人的道理?方舟子被您请来义务帮忙,提升牛博的影响力和人气,彰显牛博的价值取向和思想品位,就是为了最终获得您的“极其厌恶”和疑似精神病患者的高度评价?别说心怀感激和什么客人不客人了,一个糊涂蛋要被傻逼到什么程度,才会对明是非、讲道理的方舟子穷追猛打,令亲者痛、仇者快----“我有一点对不起方舟子的地方吗?”瞧,老罗还委屈得象是一只被酸雨淋湿的小鸟。

    “新语丝搞了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看过他对中国的民主事业说过一句话?”老罗这一巴掌打得自己五体投地,看来,这个糊涂蛋需要从民主的ABC开始学习。新语丝文库里的一些相关专辑,光是文章标题大概就够老罗“抓起来”的标准,而且,新语丝打假、抨击伪科学和传统文化的糟粕,老罗真的幼稚到认为这些最起码的独立思考能力的训练和怀疑批判精神的养成,与中国的民主事业没有关系?

    在最近的文章里,罗永浩几次充满敬畏地提到“王怡老师”,认为“中国有限的这一点进步,正是前赴后继的王怡们的步步紧逼和“老大哥”们虽然满心不情愿,但被迫步步收敛的结果”,“这样的人你(方舟子)也能跟他吵起来”?

    “们”从来就有,但用“王怡”来做代表,只表明罗永浩的浅薄和无知。“拒郭”事件,王怡的丑陋表现还真对得起“伪基督自由主义者”这个光荣称号。前几天,“王怡老师”又发表了一篇痛斥过去所有民主人士的熊文:“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把当年十来岁的自己打扮得纯洁无瑕,声称遭到了精神强奸。总之,一个干净的蒙难的黄皮肤的基督呼之欲出。这是我迄今为止看过的最无耻的所谓自由主义者的文字。张雁发表《六月是王怡们最残忍的月份》一文,对其进行了有条有理的驳斥,酣畅淋漓。

    王怡也就凑合着糊弄糊弄罗永浩这样的糊涂蛋好了。

    罗永浩哀求方舟子允许自己讨厌他一次。问题应该不大:)我也试着哀求罗永浩一次,求求您了,罗永浩!罗老师罗编辑罗大爷罗马里奥!您还是骂人吧,骂人多痛快呀。千万别再谈自由民主了,有多少神圣的字眼经得起您这样糟蹋啊。

    爱之切,故言之也苛。不知道老罗还要在更年期里挣扎多久,也不知道他还是否把我当做朋友,但我还是愿意他早日走出更年期的阴影,把事业做大做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干部也是人/西风独自凉
  • 孔子的泪水如同马尿/西风独自凉
  • 来自李劼的明晰与混乱/西风独自凉
  • 关于美国要帮中国制造航空母舰/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