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南口述:许家屯帶「二奶」出逃內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2日 转载)
    
    一九八三年起擔任香港新華社社長的許家屯,在八九年「六四」民運後翌年突然退休,同年更逃離香港,長居美國。外界一直說他的出走,是情非得已。作為「目擊者」之一的周南,卻道出了當中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周南在新書《周南口述:遙想當年羽扇綸巾》中回憶,八九年姬鵬飛找他,說最高領導要他去接替許家屯。但上任後不久,就發生了許出走叛逃的事件。他形容許家屯到香港後,降服於物質誘惑下,組公司把親屬塞進去,結果公司破產,虧了公家,肥了自己。當年港人簽名反對大亞灣核電站選址,許家屯一驚,就發電報給中央建議遷址,結果給鄧小平駁回去。八九年中央要調回許家屯,但許聲稱調走他可能引起香港股市波動,想賴不走。最後卻和「二奶」一起逃跑。周南的言詞間,不僅流露對許家屯極大不滿,更看到他對當年有人叫他向許家屯學習,氣在心頭。以下為有關內文節錄:
     (博讯 boxun.com)

    一億美金組公司後破產
    
    許家屯貪圖物質享受,到了香港這花天酒地的地方,很快就投降了。他向趙紫陽要一億美金,說是要按香港方式辦企業,取得經驗。他組織了一個公司,把自己的親屬都塞進去了,結果公司破產,虧了公家,肥了自己。
    
    後來,各方面對他反饋的意見到上面,大概是一九八七年,反映給姬鵬飛,就讓他回來,開過一個小會,港澳辦的人給他提意見,我也參加了。每次會議還出簡報,他很緊張,以為要撤他。後來又發生了幾件事情,一個是大亞灣核電站。那時候有的國家的核電站出了點事故,但是總體上是安全的。香港的一些人就趁機鼓譟,說大亞灣離香港太近,出了事故會殃及港人,搞簽名運動,說簽名人達到了多少萬了,向我們施加壓力。
    
    這個時候,許家屯害怕了,他給中央發電報建議遷址,說否則的話還要鬧得更大,簽名要到達五十萬人了。小平同志很不高興說:他們那麼一鬧,你就遷址,如果將來再搞個簽名運動反對香港回歸你怎麼辦?你也讓?把他給駁回去了。我記得那時候是夏天,趙紫陽在北戴河傳達小平的指示,我當時在場,許家屯也參加了。趙紫陽講到,小平說不能讓步,其實簽名的人多一點少一點都是一回事,沒有甚麼了不起的。結果頂住了,也沒事了,鬧了一陣子就過去了。
    
    建議讓英年繳十億租港
    
    第二個是「八九政治風波」之後。英國人策動一些人找許家屯提了一個荒唐的建議,說香港不要急收回,還是讓英國繼續管治,香港方面沒法繼續錢,給中央一年十幾個億,或者更多一些獻納,搞變相的租借。這不是等於中英「聯合聲明」作廢了嗎?但許家屯居然在內部講這是個「大政策」,並反映給北京,中央很惱火。許家屯在「八九政治風波」的過程中又搞了一次政治投機,搞得香港的我方人員思想很混亂。在他的影響下,我們報刊言論的激烈程度甚至超過了一些反華報刊。當時國務院港澳辦公室有一位副主任李後,在他的《回歸的歷程》書中有一段寫到許家屯,「他個人專斷,在許多重大問題上,擅自對外發表意見和採取行動,在組織上懷有濃厚的宗派情緒,培植和安排親信,排斥和打擊持不同意見的幹部。結果弄得民怨四起,便有香港工作的幹部,紛紛向北京反映對他的意見。「這時中央考慮許家屯已七十三歲,年齡過了,就決定調他回來。
    
    中央本來讓我在一九八九年年底就去,可當時許家屯不願回來,說調他走可能會引起香港股市波動。中央領導人認為他提出的理由非常可笑。我提出是不是過了春節我再去,給他點時間。過了春節,我上任之前,先到深圳。許家屯還有幾個副社長,一個一個過來介紹情況。這個期間新華社就公布了任免情況,香港股市一點波動也沒有。
    
    私辦不帶官銜紅皮護照
    
    結果,許家屯就賴不想走,他說:不讓我在香港,我就在深圳住下來,我還要研究香港的問題。中央沒有同意,說南京已經給你搞好房子了,還有車。你願意到北京住也可以,要回南京也可以。他是南京來的,就不要在深圳了,中央也怕他干擾我們那邊的工作,他更不滿意了。事先他就把寫官銜的紅皮護照交了,回來之前又找外交部駐港簽證處要了一個不帶官銜的紅皮護照。後來簽證處批給他了。為甚麼給他?他說當時中央有特殊任務給他,簽證處也不知道。
    
    送走元配與「二奶」飛美國
    
    我已經上任幾個星期了。有一天,他在深圳把夫人騙走了,跟他夫人講,車票定好了,我今天晚上送你去車站,你先回南京,行李也帶去。我還要跟香港兩個客人談話,一兩天之後我也回去。
    
    但是,送走了自己的夫人以後,許家屯當晚就和他的姘頭一起逃跑了。連他的孫女都看透了他,後來公開向香港傳媒批評揭露了他,並說:「他這個人很不老實。」香港那邊有甚麼人接應許家屯呢?有一個已為西方反華勢力收買的人接應他去了美國洛杉磯。據說,到了那裏,許家屯又出賣國家機密,中央很快對他開除黨籍
    
    許家屯的出逃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那時候香港輿論一片嘩然,反華勢力又利用這一件事對我們施加各種壓力。一九九○年,「八九政治風波」一周年的時候,據報道,有幾十萬人遊行,有一部分反華勢力在新華社門口,拿個大單,寫「周南應向許家屯學習」幾個大字。我說:向他學習?那我不是成了叛徒?別做夢了!還有人向我們的新樓打了黑槍,幸好沒傷人,叫港英政府追查,始終沒有下文。所以鬥爭是很複雜的。
    
    有一份報紙公開說,香港就是一個「大染缸」,就是要把每一個中共來港工作的幹部都「染」上一「染」,意思是要用香港的燈紅綠酒,紙醉金迷的物質誘惑把中共幹部一個個拖下水,變成大大小小的許家屯。後來弄清楚了,許家屯到香港不久,就拜倒在物質誘惑下。他不但搞政治投機,而且生活糜爛,還有較為嚴重的經濟問題。所以說,他變節出逃並非偶然。
    
    節錄自《周南口述:遙想當年羽扇綸巾》
    星島日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许家屯:隐居美国15年,正在想什么?
  • 司徒华:谈许家屯评价赵紫阳
  • 许家屯对赵紫阳逝世悲痛万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