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山西奴工案件,说明了中共改革的失败/安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18日 转载)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山西奴工案件,可以说是中共国前所未闻的丑闻,就是在世界历史上,也是一个奇耻大辱。如果说,六四镇压还只是让中国倒退了20年,那么山西奴工案就让这个政权倒退了两千年,回到了奴隶制度的时代。这对于一个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可以说是绝大的讽刺。但是许多人从这个事件中,看到的只是中共在政治面的无能,而没有看出更深的层面:中共经济改革的失败。 (博讯 boxun.com)

    
     起始于78年的中共改革,被中共的邓高祖赋予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他们的宣传工具那里,这场所谓的改革几乎就是二次革命。但是64以后,发展至今的事实证明,本质上这只是中共的一次洋务运动而已,因为其根本目的不在于利国利民,而是为了维护摇摇欲坠的中共政权。这场改革从一开始,就是一条腿的改革。邓高祖以四个坚持,活生生把经济和政治之间的联系区隔开来,政治改革成了中共集团手中的奶酪。没有政治改革的经济改革,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是必然的。因为整个国家机器服务的对象,从毛到邓延续至胡,都是中共统治集团。而这一点,恰恰不是经济改革所能够改变的。所以,我们看到今天中国的乱象,资本家为所欲为地欺压劳工阶级,一直到出现惨绝人寰的奴隶工事件。都是因为,本质上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成为过一个全民党。
    
     经济改革可以分化社会阶层,可以改变社会阶层的结构,但是不能够改变国家机器的性质。没有政治改革的中共政权,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必然。山西奴工案,不过是三反五反的另类表现罢了。当初,中共为了“无产阶级”专政,而大肆屠杀地富反坏右,今天为了资产阶级的利益,而压榨工农阶层。说明的只有一样事情:中共还停留在革命党的角色之中,而不是一个全民党。行之三十年的经济改革,让中共的保护对象产生了变化,仅此而已。
    
     在网上,看到笑蜀先生的文章:《支持中央政府果断平息山西黑窑叛乱》,作者说:“愤怒的同时,也要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也要尽可能创造有利于问题解决的话语环境。否则,只有愤怒,没有方向,必然的结果就是形成新的话语禁区,于解决问题实际上毫无益处”。
    
     笑蜀先生显然过于担心中共的智慧。我相信,中共中央政府一定会采取严厉的措施对待这起奴工案件,而且我也相信,即使是胡锦涛本人,也不会期望有这样的案件发生。但是,要避免这类案件的再次发生,却绝不是靠哀求中共施舍一点话语权就可以解决的。中共的三十年经济改革,得到了一个看似繁荣昌盛的局面,但其实质,是建立在对廉价劳动力的剥削和自然资源的掠夺上的。这显然不是任何一个全民政党所敢于施行的政策。就象台湾,即使是劣等如陈水扁这样的两颗子弹政府,尽管一再操弄族群关系,但是因为民主制度、三权分立的关系,他也要摆出全民政府的姿态,而不敢通过竭泽而渔的方式刺激经济的发展。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在没有三权分立的情况下,中共的为所欲为,让其成为一个不用对全体民众负责的政府。这显然不是靠一点点的零星的经济改革,不是靠一点点地挤牙膏似的话语权自由,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民主选举的一人一票制度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惟其如此,才能够让执政党成为全民党,无论它心里是如何地不愿意。
    
     从六四以后,中共一直努力改变自己,希望从革命党成功转型为执政党。通过贿买知识精英阶层的方法,从一定程度上,弥合了六四镇压产生的和知识精英阶层之间的裂痕。但由此而导致的后果,却是忽视劳工权益。中共从一个工农党,转化成了精英党,两个中共之间有一点是共同的:缺胳膊少腿的独裁党。从现代政治的角度上看,这种执政方式永远存在认同危机。这样的政权,就是建立在沙地上的大厦,越强大,也就越危险。而中共经过几十年的经济改革,一步步地暴露出了这种执政方式的危险性。最近层出不穷的维权事件,就是一个明证。中共对付的办法,也正是独裁政府一贯的措施:用强权面对反抗。而对于日益严重的官员贪污腐化,中共采用的也竟然还是大明王朝的措施:锦衣卫,不过把它的名称换成了“中纪委”而已。
    
    
     山西奴工案的爆发,粉碎了中共的盛世谎言,让善良的中国人看清了,这个所谓的盛世,不是曾经让中国君临天下的大唐盛世,而是一个依靠对奴隶的剥削建立起来的罗马帝国。确实,中共的“共和”罗马的“共和”有异曲同工之效,都是贵族间的私相授受。那些没有被山西的矿主贵族们禁锢在暗无天日的窖洞里的普通市民,只要简单地类比一下,就不难理解,自己也不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黑洞中的一个奴工而已。
    
     山西奴工案的严重性,在于自由的丧失。而这一点,我相信每一个中共国的公民都会有切身的体会。就是笑蜀先生,在愤怒于这样恶劣事件的时候,也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避免触怒中共中央,他说:“总书记、总理相继批示彻查这一事实本身,表明中央政府决不埋单”。而在网上,也看到如下的评论:“山西奴工案件在全国并不是普遍现象,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如此震惊。而在山西却广泛存在。山西当局难辞其咎。”
    
     这些言词,无不说明了生活在中共国的悲哀,也就是奴隶的悲哀。一个在山西广泛存在的现象,竟然被解说成不是全国普遍现象。要知道,全国煤最多的地方,就是山西。以上言论的作者的意思很明显,因为那些不产煤的省份没有挖地窖子,也没有捆两个河南民工,所以这就不中共中央的责任。
    
     安田可以体谅写作这些文字的人的用意。有的,是因为骨髓里面还保留奴隶的自卑,即使在惨无人道的环境下,也不敢怀疑主子的淫威;有的,是希望在不激怒主子的情况下,把自由的逢扩大一点点。但是,不要忘记,斯巴达克起义对古罗马帝国的打击。道义在手而不思反抗,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听天由命。
    
     在这悲惨的山西奴工事件发生以后,我们完全应该凭借道义的勇气,责问中共中央该当何罪!我们也完全应该要求中共检视发生在其他地区的血汗工厂的用工政策!我们也完全应该要求中共检视三十年经济改革的最大失误:忽视劳工权益!我们更应该要求中共启动政治改革,让执政党成为一个全民政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举毛泽东“文革”旗帜的民进党万岁!/安田
  • 不要让“六四”成为“二二八” /安田
  • 别了,陈水扁!/安田
  • 马英九,应该拿王金平祭旗!/安田
  • 由赵承熙枪杀案看待美国的“潜规则”/安田
  • 陈良宇,欢呼胡锦涛万岁吧!/安田
  • 安田:今夜,让世界看到历史的伤口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安田:天使的自由—悼紫阳
  • 安田:今天的名字——悼紫阳
  • 从西安田宝兰案管窥中国的司法生态/李中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