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心似铁 民怨如炉—六问山西奴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0日 来稿)
    
    官心似铁 民怨如炉
     ——六问山西奴工事件 (博讯 boxun.com)

    作者:姜兰剑
    
    无论还有多少热血在沸腾、多少泪水在飘零,无论我们多么地不甘心、多么地不情愿,堪称本世纪初吾国最大人道灾难的山西奴工事件,都将在强大不可抗力作用下不了了之,淡出主流媒体的视野,淡出我们的视线。时光依然流逝,街市依旧太平,眼睁睁看着铁幕徐徐落下的我们,也只能仰天唏嘘,发一声无能为力的扼腕长叹。
    
    一个个蓬头垢面、遍体鳞伤的黑窑奴工,一个个目光呆滞、面有菜色的被掳孩童,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绑架、拘禁、奴役、欺凌、虐杀和拷打,这惨绝人寰、离奇荒谬、恍如隔世的一切,竟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发生在这960万平方公里土地,发生在据说正在崛起的盛世大国。想到同样的命运随时可能沦落到我们自己,以及我们视若掌上明珠的儿女头上,虽然正值六月盛夏,每个中国人心头,还是禁不住掠过一丝刻骨寒意;就连阅尽神州千年苦难的老天,都为之滂沱雨下、涕泗长流。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山西奴工案绝非孤立、偶然的突发事件,它是一面多棱镜,折射出当下中国公权错位、吏治腐恶、信仰缺失、民生凋零等众多体制性弊端。可以断言的是:只要这些内在根源因素得不到解决,不远的将来,诸如此类的公共危机还将层出不穷,还将一遍遍刺痛人们的良知、震撼人们的心灵!
    
    作为一场宇内瞩目的世纪公共危机,山西奴工事件的处理方式、过程和艺术,是对执政党执政能力的重大考验;时至今日,处理结果是否到位、合理、公正,亿万人民心中自有一架天平!
    
    则为你官心似铁,奈何他民怨如炉!我等僻处江湖之远的平民百姓,心已碎、泪已干、梦已醒,只求一份“免于恐惧的自由”。以此六问,质询高居庙堂之上的大人先生们:面对海内外汹涌舆情,是操弄权宜之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地“捂盖子”,任凭压抑的民怨如熔岩般酝酿激荡,最终在某个历史节点喷薄爆发?还是痛施霹雳手段——斩钉截铁、雷厉风行地“挖根子”,化危机为契机,整肃地方吏治、浚清体制积弊,顺民意、解民怨、恤民情?
    
    实现公正,哪怕天塌下来!或者继续强暴公正,直到天塌下来!
    
    一问中央政府:酷吏崽卖爷田,你为何不震怒?
    
    崽卖爷田,崽当然不心痛;可是被不肖子孙动了“棺材本”的爷,为什么不震怒?
    
    山西黑窑所在地各级政府的所作所为,早已超越了行政不作为的懒政、庸政界限,而是悍然盗用国家赋予他们的行政资源,彻底泛黑化,干起了谋财害命的黑社会勾当。他们令人发指的恶行,透支的是中央政府最宝贵的资产——国家信用和国家威信;他们肆无忌惮破坏动摇的,是中国共产党的民意基础和执政根基。无需邀请盖洛普公司来中国大陆民意测验,这群“不肖崽”给执政党造成的威信下降和信用流失,已然昭昭共睹。试问中央政府:就这么一群坑你害你、往你脸上大把抹黑的“王八犊子”,你竟然还要捧着、护着?还要扯一床“非法用工”的锦被,如母鸡护雏般,把这反人类罪行遮蔽于卵翼之下?即使人民的痛苦暂且搁置不论,仅为红色江山万万年计议,你也该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的确,你也有你的苦衷。众所周知,“崽卖爷田”之事非自今日始,早已屡屡发生。比如各个地方政府顶着你三令五申的宏观调控政策,大肆拆迁贩卖各自辖下的“国有”土地,以至民不聊生、经济畸形,以至连平民百姓如我等,都知道“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然而,处在风口浪尖的山西奴工事件,触动的是世所公认的文明底线、伦理底线!中国人民多年来从未象现在这样万众一心,盼着你拿山西这几个小小的县市开刀祭旗、整肃吏治,出重拳、下狠手!背靠如此强大民意支持,手握强大国家资源的你,号令一出,谁敢不从?此时再不趁热打铁,积极推进你刚刚高调颁布、号称“最后通牒”的5.30中纪委通知,刮一场轰轰烈烈的廉政风暴,重塑中央政府权威,又更待何时?
    
    莫非,迟迟按兵不动的你,还有什么难言的隐情?莫非,自己的刀确实就削不了自己的把?莫非,所谓国家威信、国家信用、民意基础,就象你信誓旦旦的所谓“最后通牒”一样,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饰物、一个漫不经心的玩笑?又莫非,“崽”和“爷”本就浑然一体,正如蛇和鼠本就同属一窝?
    
    二问山西公仆:面对治下冤魂,你一跪又何妨?
    
    山西境内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惊天惨案,必须有一定级别的官员为之承担责任!必须有省级高官站出来,代表一方政权,向饱受摧残的生还者和埋骨他乡的死难者谢罪!然而,即使是在海内外舆论持续关注的巨大压力下,人们最终等来的,也仅仅是一纸来自洪洞县的道歉声明。什么叫冷血?什么是无情?当代山西官僚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鲜活的、足以载入现代政治教科书的生动注解。
    
    尊敬的山西省公仆,保境安民,是你身为一方大吏最起码的职责所系。如今在你治下,竟有无辜人民被如此残忍地活活奴役致死,我们不敢要求你舍弃乌纱、引咎辞职,也不敢期望你如西方政客般,慷慨激昂地做一席悲痛诚挚的演讲,以告生者、以慰亡灵。我们只想轻轻地问你一句:面对这些卑微的冤魂,仅仅出于人性的悲悯,你一跪又何妨?
    
    不要说什么组织纪律,不要说什么中国国情,把辖区内如此重大的公共危机处理得如此生硬颟顸,只说明你不具备最起码的现代政治文明素养,不具备一个政治家最起码的智慧、眼界、气度和胸襟。向西看,看看人家重庆汪书记,怎样顶着巨大政治压力,把一桩棘手无比的“钉子户”危机处理得妥帖圆满;向南看,看看人家湖南张书记,怎样力排众议,尊重网络背后的三湘民意,向人民问策、编《涉湘舆情》;向外看,看看1970年代的西德总理勃兰特,怎样在大屠杀纪念碑前默然一跪,跪得感天动地、青史留名。要是还觉得委屈,就放眼东南,看看那个百年老党的年轻主席小马哥,怎样为一场与他本人毫无关联的历史纠葛,情真意切地向“二二八”死难者三鞠躬。
    
    山西吏治腐恶其来有自,溯其远因,其实和刚刚履新不久的你无涉。是对历史负责,真诚道歉换取人民谅解?还是继续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顽劣,视滔天民怨若等闲?公权在握的你,其实完全有选择。
    
    三问全国人大:如此“非法用工”,你怎能装聋作哑?
    
    绑架、非法拘禁、人格侮辱、人身伤害、故意杀人……无需拥有多么完备的法律知识,仅仅基于已经见诸媒体的这些暴行,任何正常人都会做出判断:山西奴工事件的法律定性,完全是不折不扣的反人类罪!把罪大恶极的“反人类罪”定义为不痛不痒的“非法用工”,是偷换概念、指鹿为马!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是公然挑战宪法尊严!代表中国批准签署《国际人权公约》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执掌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大,履行事实上的宪法法院职能的全国人大,面对如此大是大非,你怎能装聋作哑?
    
    作为执政党言之凿凿的所谓“中国特色民主”的基石,全国人大,你是中国政体改革的希望!多少有识之士对你充满幻想,梦想着你能一步步脱胎换骨,成为符合现代政治文明的、真正意义上的最高民意机构。作为现行政治体制下唯一能约束政府权力的最高监督机关,多少蒙冤受屈、求告无门的人,不远万里来到北京,只为向你递上一纸血泪申诉!可是,面对人民的苦难,你却一次又一次背过身去!四年前,孙志刚君惨死于收容遣送恶法,你推托民间要求启动违宪审查的吁请,最终不了了之;如今,更大规模的惨剧就在距离你不足1000公里的眼皮底下上演,你却仍然视若无睹。既然如此,你那部形同虚设的宪法,索性废了罢!你窃居其中的那座以“人民”冠名的豪华会所,索性拆了罢!
    
    那些我们不认识,也从未征得我们同意,就把我们代表了的“代表”们:看在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你名字上画圈圈的份上;看在我们慷慨出资,每年春天都送你去北京旅游的份上;看在我们同在一片土地上工作生活,大家起码还是老乡的份上,摸摸你的胸口,拍拍你的良心,清清你的喉咙,为呼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的我们说上那么两句!如果你实在不敢说,或者干脆不想说,也别等着将来我们在你名字上吐口水、打XX,你那个丢人现眼的“代表”,索性辞了罢!
    
    四问高检高法:为何司法救济,不济弱、只扶强?
    
    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的衮衮诸公,“依法治国”的响亮口号,你们喊了足足几十年了吧?好吧,我们暂且认同你们的说法:出于充满特色的中国国情,“民主”是奢侈品,我们这些素质低下的中国人五十、一百年内还不配享有。那么作为必需品的“法制”呢?无论奉行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司法公正,都是维持社会秩序的最后一道底线;无论实行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司法救济,都是弱势群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为什么掌握在你们手中的法律资源,从来都只仰飞扬跋扈的豪强权贵鼻息?从来都不为辗转沟壑的底层人民撑腰?
    
    瞎子都看得出来:成千上万山西奴工的血泪背后,是当地公职人员明目张胆的严重渎职和公权私用,是成百上千桩无法无天的贪污贿赂、职务侵占罪案。面对这些不知触犯了多少刑律的嚣张罪行,身为最高检察机构、身负辖制地方检察工作之责的高检,你为什么默许山西检察机关的不作为?你为什么不挺身捍卫法律尊严,大张旗鼓地直接介入?
    
    不能体现人民意志的法律,就失去了法的精神!就是恶法、伪法、废法!当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受到严重侵犯的卑微奴工们,受限于“非法用工”的政治定性,受制于法律法规的技术性漏洞,得不到应得的法律保障和国家赔偿,以至冤情无从舒解、正义无从伸张,身负释法、执法之责的最高法院,你为什么不及时伸出法律救济援手,或出台司法解释,或动用最高巡回法庭的非常手段,越过山西司法系统直接受理本案?为什么不设法在现行法律框架内,最大限度地为他们讨回公道?
    
    原来所谓法律,不过是一剂“不济弱、只扶强”的壮阳春药;原来所谓法制,不过是一帘“事来随风倒、事去了无痕”的风尘春梦;原来,这些把“司法独立”、“法律正义”挂在嘴边的所谓法学精英,不过是一群没脊梁、软骨头的高智商太监。
    
    五问中国工会:在其位谋其政,你是“工会”还是“官会”?
    
    工会,这个神圣而亲切的名字,多么令人肃然起敬!多么让身处权贵和资本双重压榨下的中国工人神往!在欧美,工会斡旋于资本和政府之间,时时刻刻为工人谋利益;在波兰,年轻的瓦文萨领导团结工会,和极权斗智斗勇,终于赢得工人阶级的解放!可是,在中国,理应为奴工拼死抗争的工会,却甘于被某集团当枪使,在这场不光彩的危机公关中,勇做“偷换概念、避重就轻”的急先锋,充当“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和事佬。
    
    你别有用心地偷换概念,坚持把“奴工”称为“农民工”,一笔抹杀本案严重的“反人类罪”性质,把它定义为轻描淡写的“劳动纠纷”;你处心积虑地避重就轻,不但不力促本案进入司法程序,讨还人心公道、追缉幕后元凶、索要国家赔偿;反倒瞒天过海、混淆视听,象打发叫花子一样,仅用区区1000元人民币,就把饱受摧残的生还奴工们遣送原籍;你秉承主子“稳定压倒一切”的旨意,导演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不问首恶,仅拿几个微不足道的小小胁从开刀示众,妄图在最短时间内平息舆论、息事宁人。剥开你的画皮,你这些小小伎俩骗得了谁?
    
    你从来只代表官方利益,你的立场从来都是官官相护!你不但从来没代表过工人利益,而且长期以来一直在出卖工人利益!既然如此,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请你不要再继续玷污“工会”这个光荣神圣的称号,还是改回你的本名——“官会”吧。
    
    行文至此,忍不住要和那位主掌中国工会的王委员谈谈心: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初一度深孚众望、民间也有良好口碑的你,在派系斗争中失势,沦落到目前这个不咸不淡的位置。其实,只要你深刻洞察以民主为核心的现代政治文明趋势,在政治理念和施政作为上和某集团划清干系,积极推动中国工会和国际潮流接轨,这个岗位同样能做出惊天业绩,你照样能获得广大人民的喜爱和支持!民意,惟有民意,而不是某黑社会组织的内部授权,才是政治家真正的资本,才是牢牢奠定你政治前途的不可动摇的根基!及时改弦易辙,谁敢说你不能东山再起?名垂青史的叶利钦,不就是你活生生的范例?
    
    六问中国媒体:良心、饭碗、乌纱,到底孰重孰轻?
    
    我们深深感谢那些孤身涉险,把暗无天日的黑窑真相暴露在阳光下的记者!我们深深感谢那些顶着巨大政治压力,用深度观察和犀利评论抽丝剥茧,把比黑窑更黑的罪恶体制暴露在阳光下的记者!你们和你们所服务的媒体,是当之无愧的社会良心、舆论公器!虽然我们很想一一列举你们和你们所在媒体的名字,但为免那个最大的黑社会势力砸你们的饭碗、摘你们领导的乌纱,我们只好把你们的名字默默记在心里;只好通过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默默地关注你,支持你!
    
    我们深深鄙视那些自命为喉舌,拼命粉饰太平、极力掩盖事实真相的无良媒体!我们深深同情那些为了饭碗和乌纱,不得不自缄其口的记者编辑!我们没有资格要求你为了良心扔掉养家糊口的饭碗,舍弃来之不易的乌纱,但你应该铭记:生逢这样一个错乱悖谬的时代,身为一名媒体从业人员,如果大声讲出真话不被允许,那么至少,你可以保持沉默。
    
    艰难行走于畸形政治经济剪刀边缘的中国媒体,你们是目前这个昏暗世道里仅存的一线光明,你们是奴工事件最后一丝希望。蝼蚁般生存在华夏大地上的我们,没有什么能帮上你,只能引述胡适先生的一段话,送给你,送给万千满怀忧愤的中国人,也送给我们自己。
    
    你总得有一点信心
    ——胡适(1932年6月)
    
    我们生当这个不幸的时代,眼里所见,耳中所闻,无非是叫我们悲观失望的。特别是在这个年头毕业的你们,眼见自己的国家民族沉沦到这步田地,眼看世界只是强权的世界,望极天边好像看不见一线的光明——在这个年头不发狂自杀,已算是万幸了,怎么还能够希望保持一点内心的镇定和理想的信任呢?我要对你们说:这时候正是我们要培养我们的信心的时候!只要我们有信心,我们还有救。
    
    古人说:“信心可以移山。”又说:“只要工夫深,生铁磨成绣花针。”你不信吗?当拿破仑的军队征服普鲁士占据柏林的时候,有一位穷教授叫做费希特的,天天在讲堂上劝他的国人要有信心,要信仰他们的民族是有世界的特殊使命的,是必定要复兴的。费希特死的时候(1814),谁也不能预料德意志统一帝国何时可以实现。然而不满五十年,新的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居然实现了。一个国家的强弱盛衰,都不是偶然的,都不能逃出因果的铁律的。我们今日所受的苦痛和耻辱,都只是过去种种恶因种下的恶果。我们要收将来的善果,必须努力种现在的新因。一粒一粒的种,必有满仓满屋的收,这是我们今日应该有的信心。
    
    我们要深信:今日的失败,都由于过去的不努力。
    我们要深信:今日的努力,必定有将来的大收成。
    
    佛典里有一句话:“福不唐捐。”唐捐就是白白地丢了。我们也应该说:“功不唐捐!”没有一点努力是会白白地丢了的。在我们看不见想不到的时候,在我们看不见想不到的方向,你瞧!你下的种子早已生根发叶开花结果了!
    
    朋友们,在你最悲观最失望的时候,那正是你必须鼓起坚强的信心的时候。你要深信:天下没有白费的努力。成功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2007年6月19日
    于 风雪弦歌斋 _(博讯记者:姜兰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股指4200点是人民用人民币投票/姜兰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