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检举揭发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6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各级人民政府及新闻单位:
     > 您好! (博讯 boxun.com)

    > 我们怀着对党和人民的无限信赖的心情,向您举报陕西超英实业公司总裁白延彪(原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军医)及同案人张江华(超英公司副总经理)、张海平(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财务处长)诈骗巨大军费的犯罪事实。
    > 1998年初,西安市建设银行北郊支行原主要领导,借高息存款之名,实施非法集资诈骗活动。该负责人与张江华有特殊背景,经过预谋,张江华和白延彪精心策划并组织实施了这次诈骗活动,骗得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财务处巨额资金2200万元。白延彪以老朋友、老战友的关系,与政治学院财务处长张海平等人勾结,用单位存款为名,分别将部队军费依次转入西安建行北郊支行内。他们作为国家军职人员,收取了远远高于国家利息的回扣款占为己有,同时又私分了属于军队正常收入的国家利息,总计贪污二百多万元。
    > 1999年春节之际,在白延彪的安排下,张江华假冒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职工,与北郊建行的犯罪分子等人借旅游之行去韩国豪花狂赌,又花去国家银行应给予解放军政治学院的合法收入及部队企业正远医药保健品公司的合法股金。
    > 2000年,西安市建行北郊支行原领导的诈骗罪行揭露后,这些犯罪分子或是畏罪潜逃被通缉,或是自首交代问题,而白延彪和张江华则通过各种关系大肆活动,企图逃避法律的制裁。二人通过威胁手段恐吓知情人,又用报销费用、安排亲属工作或金钱收买等手段寻求各种各样的保护伞,把自己打扮成为“受害者”,想蒙混过关,逍遥法外。
    > 在这次诈骗活动中,白延彪和张江华精心策划、四处活动、积极主动的寻找个人与单位,用“国家银行保险不会有问题”,“咱们是老战友、老朋友,我不会骗 你”,“我们超英公司给你担保”,“我是帮你赚钱呢”等花言巧语,拉拢腐蚀国家公职人员和企业领导,而且他积极的安排转款入帐、分红等活动。从这里我们看 出白延彪是不折不扣的主要策划人、组织者、实施者,是货真价实的金融诈骗同案犯。
    > 现在,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已就这起金融诈骗案起诉到法院,但是白延彪和张江华仍逍遥法外。为此,我们强烈要求党和政府依法查处白延彪等人诈骗贪污、偷逃税款、造假售假、走私贩私、行贿及黑社会拉帮结伙、打人行凶、致人残疾等违法犯罪的行为,让违法犯罪者得到法律的制裁,保护广大人民和军队的利益。
    > > >
    > > > 举报人:刘玲 樊雪
    > > >
    > 一个共产党员,利用合法外衣,充当着黑社会老大角色,屡屡行凶,铲除异己,并在保护伞的庇护下,逍遥法外!
    > 一个共产党员,利用国家军队干部身份,贪污挪用诈骗国有资产,利用职务之便利,非法侵占股东财产达千万元之多!
    > > >
    > 敬爱的各级人民政府和新闻单位:
    > 我们以一个知情者的身份,怀着对党和政府的无比相信,向您们检举揭发原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干部白延彪(现任陕西超英集团公司总裁)的犯罪事实。
    > 一、充当黑社会老大,大肆行凶,压制打击竞争对手和不同意见者
    > 1993年?1994年,白延彪在同陕西省咸阳市某保健品厂(生产“99还少”保健袋)合作时,当双方合作出现分歧之时,白延彪利用与西安市碑林工商分局赵怀远的战友关系,用恐吓、威胁,并借工商人员之手查封合作者产品,胁迫咸阳市樊兴科(原合作方之一)提供产品配方,放弃生产原有品牌,而白延彪则出品了自己的保健袋“还少99”,行销全国。为此,1995年春节前(腊月二十五日左右),白延彪以联络感情为名,在西安市文艺路野玫瑰酒楼宴请碑林区工商局长赵怀远时,送红包一份(人民币五万元)。
    > 1996年8月,白延彪指使公司亲信张江华寻找行凶者,对公司内部与其意见不和的公司副总张宝力下黑手,使其在下班途中被暴徒毒打致伤。事后,有人扬言,为白延彪出气,不惜杀了他。
    > 1997年10月,白延彪与原合作者吴冬英、刘家炎打官司输了,便伺机下毒手抱复,在一次又一次寻找原告未果的情况下,对帮原告打官司的解放军西安陆军学 院副院长的妻子王春花下毒手,将人打成重度昏迷,住院治疗了很长时间,至今还留有后遗症。
    > 更可怕的事情是,1998年10月22日,西安三美公司总经理奚永顺,在西安市西影路被几个不认识的人袭击致残,而经公安雁塔分局侦破,抓获了犯罪嫌疑人张燕林、张晋升、侯小东。他们供出了指使人是韩延军(白延彪同母异父的弟弟),对奚下毒手的原因则是因为三美公司影响了白延彪的生意。作为幕后策划人白延彪,当其弟韩延军被捕后,他不惜花费数十万元,买通公安局内部的人,让其弟取保候审。其中,白延彪多次与西安雁塔分局副局周荣生称兄道弟,让其千方百计的为己解脱,在这些保护伞下,白延彪逃脱了法律的惩罚。
    > 白延彪组织了一个唯他听命的黑社会团伙,其中骨干分子有公司的得力干将张江华,社会闲杂人员高江波(张江华的朋友)等人,自称“西安美容界霸主”。由于白 延彪指使其成员多次行凶,已造成四人轻伤,重伤一人的恶劣后果。(受伤之人有何天淇、张宝力、王春花、奚永顺等人)
    > 二、白延彪精心编织保护伞、关系网,为自己非法谋取暴利、非法伪造国家政府批件证书、走私贩私、偷税造假服务
    > 白延彪利用国家管理上的漏洞,非法伪造国家卫生部的批文证书,谋取暴利。白延彪在1997年,利用西安田川日化厂的《特殊用途化妆品卫生审查批件[96卫准字20?QG?08?0616]号》,用刮字、粘贴、复印等手段,制成了西安超英美容公司的假批件,用在自己的产品上,仅1997年以来,利用假批件非法牟取暴利约3000万元。
    > > > 同时,白延彪勾结台湾不法商人郭智能(此人现在上海活动),以假报关、假批件形式从台湾大肆走私法国的气波仪、雕塑膏,日本内衣,并从福建等地偷渡走私,采取报少进多,逃避海关税,自1998年至今走私金额高达千万元。为了避免查处,白延彪另立帐目,当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准备查处时,公安雁塔分局内的关系户通风报信,使他迅速转移,以至逃脱查处。
    > 白延彪自1994年以来一直采取不记帐,实收现金,不开票等方法,偷逃国税地税高达5000万元。仅1997年偷逃国家税款554万元被查出,但是白延彪通过各种关系,采用行贿方式给西安市公安局买车,给关系人送钱等,将此事化解,逃脱国家法律制裁。(此事为西安市公安局七处查办,办案人为徐江)
    > 白延彪精心编织的保护伞,为白延彪的各种违法活动大开绿灯。1995年?1996年,白延彪任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所属企业??西安正远医药保健品公司总经理之际,面对有百万元国有资产的军队企业,白延彪贪婪无比,精心策划了一场阴谋,并在西安工商碑林分局局长赵怀远的支持下,采用工商查帐借口,封存了正远公司帐目,又在赵怀远局长的安排下,有百万元军队资产的西安正远公司蒸发了,消失了。现金、资产均落入白延彪个人手中,而赵怀远局长先后从白延彪手中收取了近30万元的各种名目的费用。
    > 2001年,当有人向各级人民政府反应有关白延彪违法犯罪行为时,白延彪却雇佣碑林区公安分局经侦科的张臣民和杨延忠对他们猜想的“举报人”和“知情人” 进行上门恐吓和电话威胁,并亲自带社会闲杂人员进行认门找人,行恐吓威胁之事。(碑林区公安分局经侦科的张臣民是白延彪黑社会团伙骨干分子高江波的铁杆兄弟,并在白延彪之弟雇凶伤人的黑社会行为所涉被捕之事中,替白延彪跑前跑后到处活动,动用白延彪的几十万费用,将白的兄弟保释出来。在2001年8?9月份,当有关部门检查白延彪时,张臣民则对别人说“老白有难,我们得帮他”。而杨延忠则在2000年4?5月之间,私自接受白延彪以赞助办案费形式给的二十万元贿赂,并写了个收条。当白延彪在2001年下半年被查期间,杨延忠心虚的向白延彪索要开的白条,以免受牵连。)
    > 白延彪自称中央、省、市、区均有自己的贴心人,而在党内、各级政府内也却有败类为他谋私利,为虎做伥。其中有原西安市委书记的秘书张某某(此人曾是西安政治学院转业干部,与白延彪有肮脏交易,并保护白的违法犯罪行为)、西安市人大副主任魏以波、省检查院装备处宋某某、省国税干部叶丽(原省工商局叶局长的女儿,此人的手机和汽车均为超英公司费用开支,车号与超英公司的车号相同,并使用同一驾照)、西安市碑林工商局长赵怀远、西安市碑林技术监督局局长宋某某、西安市雁塔公安分局副局长周荣生、西安市碑林公安分局经侦科杨延忠及张臣民等人。正是这些保护伞,使白延彪视国法为儿戏,黑心的放肆的从事违法活动,让国家蒙黑,让人民吃苦,让法律失去尊严。富了违法乱纪者,肥了贪官污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世忠给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的检举信的附件
  • 袁宝璟临刑 检举李峰李克强?(图)
  • 检举贩毒遭报复,妻女被诱吸毒、卖淫
  • 控告检举安徽省马鞍山市市长办公室人员招聘工作公开歧视乙肝携带者
  • 查案关键:上海干部冒险检举陈良宇
  • 李劲松 :《控告检举专函》---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 袁宝璟临刑大喊不服要检举,家属和法警起冲突(图)
  • 湖南双峰三名法官率众检举院长不法行为被处分
  • 农发行腐败案关键人物受审 庭上称检举同伙有功
  • 毕玉玺案检举人朴善琨被捕审判(图)
  • 陈世忠给中纪委吴官正写检举信
  • 检举湖南省洪江市违法行为/易富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