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这绿岛像一只船/安娜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希哲“十年磨一剑”,写成"这绿岛像一只船"。他在-代序言中说:“远在广东西北深山的怀集监狱中,度过漫漫无际的黑暗时,我就曾听见窗外隐约传来的不知什么人播放的台湾小夜曲:"这绿岛像一只船 ..."。多么美哟!她给我遐想,她摧我泪下,她使我的思绪伴随着海浪涌出铁窗,去寻觅那艘船,去寻觅那船上的"姑娘"。这是一首政治犯的歌,海峡两岸政治犯的心是相通的。从此,我多么希望早日见到台湾反对运动的英雄人物!”
     (博讯 boxun.com)

    四川人喜欢摆龙门阵,一摆开,难免有乌龙。四川老王当然不能免俗,写了十年的书,开门见山地说:“台湾小夜曲:‘这绿岛像一只船’ ... 这是一首政治犯的歌”。
    
    
    一、
    
    我的一位新疆朋友曾龍昇经写过一篇《舞伴泪影》,回忆当年唱这首歌的情景:
    
    “我们还有一首很抒情的伴舞歌曲,叫做《绿岛小夜曲》:
    
    这绿岛好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啊摇,
    
    姑娘哟,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呀飘,
    
    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吹开了你的窗廉帘,
    
    让我的情意随那流水,不断地向你倾诉。
    
    椰子树的长影,掩不住我的情意,
    
    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
    
    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
    
    姑娘啊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绿岛小夜曲》在那时是从短波里传出来的,但过了没几年,进入八十年代就成了国内大学校园流行曲。其实它在文革中就流行在中国沿海地区,也流行在劳动改造的人中间。我们最早听说这支歌是从台湾绿岛监狱流传出来的,说这首歌是以一个关在绿岛监狱的杀人犯给他女朋友写的一首诗谱的曲。那个杀人犯的案情有的被传说成情杀,有的被传说成政治谋杀。我们为了防止被人说成唱反动歌曲,便篡改编织了新的传说——说那是一个台湾反对国民党黑暗统治,向往大陆亲人和祖国幸福生活的心声。
    
    那么编织很顺理成章,很符合当时国内政治气候,也便于我们明目张胆地唱它。但当我出国多年,知道了《绿岛小夜曲》的来龙去脉后,不禁为我们积心思虑编织的传说而苦笑。原来它是两个在台湾广播电台音乐组工作的人于1954年创作出来的爱情流行歌曲,那两人既是同事又是恋人。男的确是从大陆过去的人,他将热恋的心情和到台湾数年的观感交织在一起写下了那首诗,女的以知你心者唯我之心和甜蜜的企盼之情谱上了乐曲。
    
    因为一些曲折,他们创作的《绿岛小夜曲》不是在台湾而是先在菲律宾、马来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华人社会中走红,杀人犯给情人写歌之说是由南洋报纸传出来的。直到1958年,凤鸣唱片公司请紫薇录音发行唱片,台湾人才初次听到此曲。到1961年再次由紫薇录音并在广播电台播送,它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此歌曾传遍东南亚和台湾,也传到大陆沿海。
    
    其实它不是狱中人作的歌曲,它就是一首爱情流行曲,它唱的绿岛是指美丽的宝岛台湾,之所以产生那种传说是因为台湾有所绿岛监狱。我们在六、七十年代的劳改圈里、大学生们八十年代在校园里唱《绿岛小夜曲》并合于舞步,好像没有引起什么麻烦。到是在它刚出笼时,受到过台湾安全检查部门的疑惑,作词作曲的两人常被一些情治单位唤去查问。因为那时正值蒋介石想“反攻大陆”,那歌词中的“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呀摇”让当政者听出了危机感——要任那象征绿岛的船那么摇摇晃晃,会不会翻?”
    
    
    二、
    
    孙松堂先生在台湾《光华》月刊上发表过题为:《那是囚犯的心声吗?〈绿岛小夜曲>真相大白》的文章,详细地说明了这首歌的出处:
    
    “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呀摇,姑娘哟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呀飘,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吹开了你的窗帘,让我的情意随那流水,不断地向你倾诉。椰子树的长影,掩不住我的情意,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姑娘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最近媒体报道,《绿岛小夜曲》作曲人高钰铛辞世,高雄县长杨秋兴在高辞世前前往探视时,曾允诺协助高钰铛要帮忙寻找《绿岛小夜曲》的作词人王博文,要让这首歌得到正名。言下之意,流传已久的《绿岛小夜曲》是由高钰铛作曲、王博文填词。未料,媒体隔日连着两天以大篇幅报道《绿岛小夜曲》的作曲人是周蓝萍、作词人是潘英杰,推翻了高钰铛与王博文是《绿岛小夜曲》的原创人。报道中还访问了今年83岁,目前在荣总养病的潘英杰,及资深音乐工作者,由他们细说这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让事实还原,否则《绿岛小夜曲》还要永远争议下去,歌迷也永远难分真假。
    
    ●诞生于1954年仲夏夜
    
    事实上,《绿岛小夜曲》的确是周蓝萍与潘英杰共同创作出来的;那是1954年一个仲夏夜的晚上,同在中广音乐组共事,并住在中广仁爱路单身宿舍的周、潘二人,闲聊时谈到创作流行歌曲的话题,喜爱文学的潘英杰建议以“抒情优美取胜”的小夜曲来创作一首流行歌,得到周蓝萍的和声。
    
    第二天潘英杰就把抵台数年的观感融于歌词中,交给周蓝萍,正处热恋的周蓝萍看了相当满意,有深获我意之感,在爱情甜如蜜的企盼下,立刻谱成《绿岛小夜曲》。这是一首以“绿意盎然”的台湾景观为背景,描写恋爱中男女的患得患失、起伏不定的心情,并交由紫薇在中广录音室灌录。
    
    ●盛传是杀人犯的狱中情书
    
    《绿岛小夜曲》原本要用在一部电影中,但是没有成功,想不到菲律宾的万国唱片看上这首歌,把它灌成唱片后引介到菲律宾,立刻在当地十分风行起来,甚至还流传到马来亚(当时马来西亚还没有成立)、印尼一带。马来亚的报纸还绘影绘形地描述,说这首歌原来是一名争风吃醋的杀人犯在狱中写给女友的一封情书,情意感人。在那个资讯不发达的年代,这首充满“凄美”故事的流行歌曲,博得了许多人的同情,而且广为流传,大家都以为这个故事是真的。
    
    1958年,台湾的凤鸣唱片发现这首悦耳动听的歌曲,居然是台湾创作的,于是取得紫薇当年在中广的录音在台湾发行,歌迷才初次接触到这首歌曲。1961年,四海唱片重新灌录此曲,仍由紫薇演唱,配合广播的播送,很快就在大街小巷流行起来。大人小孩都会唱,各学校社团也纷纷采用此曲当做演唱的曲目。
    
    ●60年代紫薇的招牌歌
    
    《绿岛小夜曲》流行的范围并不限台湾,东南亚华人居住的地方同样争着传唱;紫薇在1966年当红时,曾到东南亚各地演唱,所到之处,华人热烈点唱《绿岛小夜曲》,而且跟着哼唱,场面相当热络;甚至当年海外台独异议人士也热烈传唱这首曲子,俨然成了“国歌”。不仅如此,连沿海一带的中国人,也知道这首曲子。1990年,中国大陆演唱家吴霜(剧作家吴祖光之女)到台湾开演唱会,即公开演唱此曲,她并表示,很早就听到这首歌曲而且经常演唱。
    
    ●给作曲及作词人带来麻烦
    
    《绿岛小夜曲》在台湾走红后,给作曲及作词人带来不小的困扰。周蓝萍、潘英杰经常被有关单位叫去查问。主要是当时台海情势紧张,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有心人士拿来大作文章,弄不好当事人就身陷囹圄,这是听歌者无法想像的事。所幸二人福人福相,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密谋,可说是有惊无险。
    
    根据当年任职中国广播公司的作家王大空,在一篇《想念紫薇》的文章中透露:《绿岛小夜曲》是中广的招牌歌,每次演唱会都有歌星演唱此曲;作词的潘英杰、作曲的周蓝萍和首唱的紫薇都是他可敬的中广同事。这首歌刚出炉的时候,曾被安检单位认为不妥,原因是歌词里一开头这么几句:“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呀摇。”当时的危机意识,炽热又强烈,他们认为,歌中的“船”,指的就是“台湾”,“在月夜里摇呀摇”,不是暗示就快翻覆了吗?
    
    王大空最后又补充道:“人说中国人的联想力,特别是对恶的联想力,一向就很丰富,从这件事就可以充分证明了。”王大空还说:“其实《绿岛小夜曲》真是一首百听不厌,荡气回肠的好歌。”
    
    48个年头过去了,周蓝萍过世也已31年,没有想到,由他作曲、潘英杰填词的《绿岛小夜曲》,居然被谣传是一名关在绿岛监狱之人所作,且很多人都深信不疑。如今真相大白,谣传从此可以休矣。
    
    
    三、
    
    王希哲写了十年的"这绿岛像一只船",研究了"这像一只船的绿岛"十年,应该不会没有看到过上面的信息,之所以将错就错,无非想说一句“这是一首政治犯的歌,海峡两岸政治犯的心是相通的。”
    
    “海峡两岸政治犯的心是相通的”?
    
    请看下面一则新闻报道“台湾政治犯绿岛将开发为旅游景点”:
    
    “为了汲取历史的教训,台湾计划在一个过去用来关押政治犯的小岛上建立人权纪念园区。当局的这一努力受到前政治犯的欢迎和支持。
    
    “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啊摇,姑娘呀你也从我心里飘呀飘,......”
    
    许多人是通过“绿岛小夜曲”这首歌才知道绿岛这个地方的。可是,沉浸于幽静的月夜和浪漫情怀之中的歌唱者,并不一定知道这个小岛上还有一座名字虽然动听但实为人间魔窟的监狱---绿洲山庄。
    
    前民进党主席、前任立法委员施明德就曾在这里被囚禁了十年左右。
    
    施明德说,“1972年我来的时候,沿途都是枪兵,坐军舰,空中有飞机,旁边有炮舰。”
    
    现在,风景秀丽的绿岛以及昔日岛上专门用来关押政治犯的绿洲山庄,正在被开发为旅游景点。
    
    揭露民主进展的血泪代价
    
    绿岛旧名火烧岛,位于台东市以东33公里的海上,面积为16.2平方公里。过去,由于交通不便,且一直是监禁囚犯的重地,绿岛对外人来说,相当的遥远和陌生。近年来,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以及人民游憩需求的增加,绿岛神秘的面纱逐渐退去。
    
    1990年,台湾政府把绿岛纳入东部海岸风景特定区经营管理的范围。值得庆幸的是,当局在发展温泉、潜水、野营、海底观光等旅游项目的时候,并没有忘记这里的人文景观。
    
    林芳明说,“早期,在戒严时期,绿岛是一个囚禁政治犯的地方,在人文方面为旅游提供了相当的资源。”
    
    据东部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的处长林芳明介绍,绿岛将建设一个面积为25公顷的人权纪念园区,景点包括现已建成的人权纪念碑、正在修缮的监狱---绿色山庄、当年的军营、国防部医务所、公馆渔港以及周边的海岸地区。
    
    林芳明说,“希望能在观光局的努力之下,在社会的关心之下,建成一个国家级的人权圣地。这个计划希望在民国93年11月完成并正式启用。”
    
    施明德建议绿岛设立国际人权大学
    
    绿色山庄正在按原貌恢复。这座监狱建于1971年,四周是高墙、铁丝网和岗楼,最多的时候关押500多人。附近的人权纪念碑已在一年前落成。这个纪念碑是一个地下式建筑,一面墙上刻着这样几行字:“在那个时代,有多少母亲为她们囚禁在这个岛上的孩子长夜哭泣。”在另一面墙上则镌刻着曾经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下监禁在这里的政治犯的名字。光施明德一家,就有三个人榜上有名。
    
    施明德说,“这是我大哥,这是我三哥,已经过世了。这是柏杨,一个作家。这是一个老师。”
    
    施明德说,“人权纪念园区的设立和规划的完成,绝对对我们整个台湾,整体的历史,或者未来我们后代的教训的汲取,一定有很大的贡献。”
    
    不过,施明德还有一个新的构想。
    
    施明德说,“我想,这个地方将来一定要发展成一个国际性的人权大学,成为各国年轻人对于人权和自由民主制度来学习和交换意见的地方。”
    
    
    我想要说的是,王希哲借用“这绿岛像一只船”来表明他这个大陆政治犯的心迹,是表错了情。
    
    
    四、
    
    俗话说“老王卖瓜”,我们这个老王,更是了不得,他居然敢说:“不客气说,王希哲成为了海内外民运中,坚持中国的民族、民主主义相统一立场而坚决反对台独的中流砥柱。”
    
    如果王希哲单说他是“海外”民运中三百个游兵散勇中的“中流砥柱”,虽然不是事实,但也许还有人相信他的瓜是甜的,现在他自封“成为了”“海内外”的“中流砥柱”,大家只会说:老王有病,把他的瓜想成为一只航空母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安娜:多力坤•艾沙和东土独立运动(图)
  • 解析张英(摘自路易编著《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理论和实践》)/安娜
  • 维吾尔文化礼赞--天马榴花自西来/安娜
  • 安娜:置疑茉莉的“求偶猎艳去酒吧”
  • 安娜:情锁玛利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