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欲救孩子,必先救师长/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19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近日,贵州威宁县警方证实一网络传言,该县新发乡中学彭少云、张忠陆两名老师胁迫13岁至17岁女生“卖处”。民间传闻受害女生达百人以上,有杂志报道称受害人数83人。县教育局的负责人称,在过去的近两年时间里,有18名学生被老师胁迫“卖处”,其中新发乡中心小学14名,乡中学4名,年龄都在13岁到17岁之间(7月10日国际在线)。

     彭少云、张忠陆这两个衣冠禽兽固然不能代表中国教师,但中国教师99%都不合格,却是不争的事实。鲁迅先生痛感染缸文化吃人的本质,发出救救孩子的呼吁。多少年过去了,染缸文化并未得到有效治理----欲救孩子,必先救师长。 (博讯 boxun.com)

    一对研究生夫妇带着小孩逛超市,因为小孩“无理取闹”,便习惯性地打了两巴掌。每当语言威胁达不到预期目的,他们都会这样干,这在中国大陆司空见惯,人们亦习以为常。但这次他们却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这家超市位于美国。小孩撕心裂肺的啼哭一传出,就有人打电话报警,周围的人们迅速聚拢过来,阻止他们将小孩带走,直至警察赶到。

    受过高等教育的研究生夫妇尚且如此野蛮、明目张胆地虐待子女,其他人等也就可想而知。所谓“黄金条下出好人”,在中国大陆,尤其是广大的农村地区,做父母的身体力行之余,还热情鼓励、诚挚请求学校的老师用严厉手段(体罚、责骂)管教孩子。在老师和家长对“严师出高徒”近于偏执的理解的背后,是中国传统的“杀子”文化的全面出击,直接导致国人整体素质的低下。

    “书中自有黄金屋”,中国人向来重视教育,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但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都严重缺乏人权、自由和民主的教育,中国师长根本没有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大写的人,一个情感丰富、有人格尊严和人身权利的人。因为师长也都是在这种下流的染缸文化里成长起来的,毫无“人人生而平等”的概念。

    中国的染缸文化嫁接经济挂帅在教育领域结出的恶果,就是“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矣”!一个没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读书人,书读得再多,不过是个知道分子。看了新语丝发表的《为什么科学家们不说话?》,我很想问一句:中国还有知识分子吗?还有几个?

    去年底跑出来十个博士抵制圣诞,最近,北大、清华等20多所高校社团倡议青年人读经,深圳商报发表一篇文章,认为“与其靠习惯动力培养、驱使人们读书,不如用制度约束人们读书”。太可怕也太可悲了,是不是觉得中国人还不够愚弱,需要用制度手段来加以强化?前两天,北大校长甚至在考虑将不知所云的汉服作为学位服!听闻这样的消息,陈独秀、胡适、鲁迅等先贤在天有灵,想必也会长歌当哭!

    本来,读什么书、穿什么衣服在发达国家都只是个人选择,无所谓对错。在国民科学人文整体素质还很低下的中国,号召尊孔读经、复兴汉服,实在是愚不可及,尤其是大学社团、专家学者不为打击伪科学、宣扬民主自由鼓与呼,却对陈谷子烂芝麻情有独衷,令人不能不想起一本畅销书的名字:丑陋的中国人!

    维权没有你们的声音,追求自由民主没有你们的声音,批判传统文化的糟粕,没有你们的声音,学术打假没有你们的声音----排外、复古,你们来劲了,叫得那叫一个欢啊。儒家文化精心培育了一大帮犬儒和精神垃圾,书读的越多越反动,绝大多数都是思想上的侏儒。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文化垃圾场,苛求10博士过分吗?看看他们的教授、导师在公众话题上是一副什么嘴脸吧。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中国大陆配得上“知识分子”这个称号的读书人寥寥无几,已经是比大熊猫还珍贵的稀有动物.就拿取消“伪科学”来说,一目了然的大是大非的问题,那么多大学那么多研究机构那么多院士那么多海归那么可怕的沉默!偶尔的集体发言居然是关于一个圣诞!

    没有知识分子的民族还有什么未来?中国的知道分子是地球上数量最大最恶心最丑陋最不知道羞耻最缺乏道义担当和责任感的一个群体,让2000年的大染缸在21世纪还散发着历史的恶臭。

    Gamos 认为:知识分子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所以中国现在并不存在知识分子,有的只是读书人.

    以儒家为主流意识形态,中国几百年来没有产生一个对世界有重大影响的科学家和思想家(鲁迅也只是对亚洲文化圈有重大影响),因为这种下流文化是反人性的,是奴隶文化,与提倡人性的解放、人权、批判和怀疑精神的现代文明南辕北辙.受这种文化影响,中国一万年也不可能产生文艺复兴和现代政治文明、工业革命。

    有人批评鲁迅只破不立,我倒觉得“拿来主义”正是鲁迅文化上坚定不移的“立”。还认为“借鉴日本和韩国的变革过程,能让我们在革新中知道些如何减少阻力的一些具体问题”,感觉和一些复古论调如出一辙。

    其实,梳理历史不难发现:在日清、日俄两次战争中取得胜利后,日本的实力和心态都在急剧膨胀,不惜与美国一战,终于在二战遭到崛起之后最为惨重的失败。以儒家或变形儒家为思想资源的崛起,是以权力的标准为标准,很可能成为狭隘的民族主义的温床,不可能长久。在美国的刺刀下,日本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民主制度,这才得以迅速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造福于全人类。

    人类几千年来的伟大实践,不过是在反复证明一个真理:自由,也只有得到充分保障的自由,才能把人彻底与动物区别开来,激发出人的最大的创造性。

    欲救孩子,必先救师长;欲救师长,必先救体制。

    (《自由圣火》首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社会什么时候正常过/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爱国/西风独自凉
  • 这个群众不简单/西风独自凉
  • 求求您了,罗永浩!/西风独自凉
  • 中共干部也是人/西风独自凉
  • 孔子的泪水如同马尿/西风独自凉
  • 来自李劼的明晰与混乱/西风独自凉
  • 关于美国要帮中国制造航空母舰/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