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范子良: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生活陷入困境请求救助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04日 来稿)
    范子良更多文章请看范子良专栏
    
     一位维权勇士,一位身残志更坚的人,一位将民众疾苦时刻放在心中的热心人,一位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的人,多年来他肉体上受到极大伤害,经济上被腐败加恶势力逼得倾家荡产几乎到了绝境,即使这样他们一家咬紧牙关撑着,可是为了孩子的学费,全家人愁眉不展,心急如焚。 (博讯 boxun.com)

    中国官员公款挥霍、挪用、侵占的金额,年超二万亿元,而在教育上不肯多化一分钱,共产邪恶体制不改变,只能靠老百姓相互帮助度过难关。我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人,见此状萌生极大同情心的老者,不能袖手旁观,尽管自己经济能力有限,也要向刘先生一家伸出援手,做些微薄的支助,正因为微薄所以殷切期望更多国内外好心朋友,每个人省一点加起就可观了,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帮助刘安军先生度过难关!
    下面介绍刘安军先生的一些受苦经历:
    刘安军 男 47岁, 家住北京宣武区枣林后街3号。因向拆迁户提供国家
    规定的拆迁补偿条款,使得被拆迁户少受损失,因此此得罪了拆迁公司,遭致灾祸连连。
    2003年4月30号,刘安军向政府反映拆迁施工队夜间施工扰民,值班人员让其出面制止一下。由此招致宣武区创通基础设施公司3次殴打,造成胳膊、头部、软组织等多处创伤,心脏病加重。这还不算,5月 2日宣武区政府、公安、和拆迁公司共同密谋,雇用黑社会对其实施暗害。当时被打的昏死过去,有好心人把他送到医院,经检查发现,胳膊骨折,头部严重外伤,缝了29针,脑震荡,双腿股骨头断裂。虽經抢救保住了性命。但至今胳膊不能伸直,脑震荡后遗症影响到手不能拿东西,不住颤抖,经常呕吐。双腿股骨头坏死不能行走,靠双拐挪动
    对此,向公安局报案没人理。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被告负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赔偿。此案是一桩典型的雇人行凶案,有主谋出款,有传达旨意人,有组织行凶人,有凶手四部分组成。罪犯交代得清楚,法庭审的明白。但令人不解的是最后结论竟说杀人是凶手个人行为,无力赔偿。公司雇凶行为需另行起诉,但绝不受理。官司结果,凶手仍逍遥法外,赔偿一分没得。无钱治伤,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于2003年6月开始走上维权道路,随后失去自由,常年被北京市国保、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白纸坊派出所实施软禁,不断受到威胁、恐吓、胁迫、监控、警告,出行必须跟警车。仅6月到10月就被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警告处罚4次。更让人恼怒的是2004年7月27日到最高检擦院上访时,听说一老太被保安殴打,多人围观,他也试图挤进去看看,仅就这一行动就被公安污蔑为 “带头聚众闹事,扰乱社会治安”,被刑警带到东城公安局拘押4个月,到11月27号开庭审理。
    维护正义的行为,招致了接连不断的打压报复,这种恶运还不知何时是尽头。身体致残,无法正常生活,时时需要妻子扶持,照顾生活起居。不但自己彻底丧失了劳动能力,同时也连累妻子不能上班。儿子还在上学,全家三口靠330元的低保来维持,去掉110元的房租再加上禖、水、电费,所剩无几,每天以面条、馒头、咸菜酱充饥,象鸡、鸭、魚、肉之类只能奢望,特别想吃菜了,他妻子就到菜市场捡一些菜贩扔掉的破菜。有病了没钱看病只能硬挺。儿子很懂事,看到父母度日如此艰难,从不提任何要求,总是利用大礼拜和假期出去打工挣钱贴补家用,又劳动又学习加上营养不良,身体骨廋如柴,眼看开学临近7800元的学费如何解决。面对一个个生活难题,刘安军一踌莫展。
    希望有爱心的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帮帮这个已陷入生活绝境的维权人士。
    谢谢大家!
     范 子 良 2007年8月4日
    刘安军家庭电话: 1086186894
     1083541925
    刘安军夫人银行账号.0200203401024944292.
    中国工商银行,白广路北所.户名.孙翠华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安军先生的呼吁信
  • 刘安军:维权人士接受奥运外国记者自由采访要遭殃
  • 刘安军:祝维权人士猪年吉祥 好人一生平安!
  •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图)
  • 刘安军继续被警方严密监控(图)
  • 刘安军头部被打伤,因心脏病获释
  •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回家后遭到严密监视(图)
  • 快讯: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凌晨被抓走
  • 刘安军:制止深夜扰民施工遭暴打,残疾人死里逃生呼天不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