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权威军事专家敲响警钟:台海战争就在奥运会前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2日 转载)
    平可夫:台海军事小摊牌箭在弦上 
    
     亚洲周刊平可夫/台海两岸一旦军事摊牌,出现非流血战争或小冲突的可能性最大。北京的抉择,包括海上局部封锁、电磁脉冲炸弹、石墨炸弹、电脑病毒攻击,夺占小外岛等也可能随著事态升级而成为现实。但不容忽视,台军也同样拥有相当的报复及反击能力。 (博讯 boxun.com)

    
    九月十二日,台湾行政院新闻局、国防部历史上首次直接从境外邀请了西方媒体参观台海空军军事演习。根据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的航空记录,事实上,九月以来,中国方面在东南沿海的战斗机转场训练次数明显增加。尽管台湾国防部表示演习与目前的台海局势无关,只是例行的战备军演,但是我以多年报道军事新闻的眼力判断,从演习的整个过程分析,这次台湾的军事演习明显是专门为西方、日本的报道阵营准备的,它与实际状况下的战斗演习存在巨大差别。而是希望透过国际媒体转告中国:不要盲动,台湾有军事上的准备,也有相当的实力。
    
    演习选择在南高雄外海,也是向美日媒体表示:台湾立足于自己的力量实施大规模反潜、反封锁海上作战,一旦开战,台军非常清楚,台湾北部势必客观上得到日美海空力量的协防,而在南方,短期内只能依靠台湾自己。
    
    战略造势与威慑的特点是双方从今年一月以来都在展示新型军事装备。在嘉义空军基地,455联队这一次首度向国际记者展示了F16携带的AIM120C5空对空导弹,并演示了挂弹作业,整个过程显然与加拿大空军是相同的,包括人数和挂弹方式,首先安挂弹体,然后再最后组装弹翼,显示台湾空军使用与北约空军相同的作业手册。尽管台湾国防部极力表达低姿态,但是台海双方都增强了战备态势是不争的事实。在嘉义空军基地,我发现短短十五分钟之内,数批次的F16战斗机紧急起飞、降落,川流不息,它们都携带实弹,包括“小牛B”型电视制导空对地导弹,其中部分降落的F16的涂装是花莲基地401联队所属,表明战斗机正在转场。455联队的战斗机紧急起飞整个过程在六分钟之内完成,我认为这一过程还应该大大缩短。
    
    到了生死存亡关键
    
    战略威慑造势的背后是台海政治情势正在急剧地恶化。今年一月,我曾经在亚洲周刊发表“台海处于疾风暴雨前夜”一文。明确预测这场“慢性危机”再度迸发的可能性是基于历史的宿命论。无论对国共两党、民进党还是胡锦涛、陈水扁个人而言,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无路可退!
    
    八月,《汉和防务评论》的内部情势报告透露了过去三年以来,中国军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进口了大量的航空弹药,同时根据五个战备石油储油的增长状况,弹药的储备种类、数量,判断出中国实施一场中低规模对台战争的准备工作正在加速进行。
    
    我认为,随著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公投绑大选的临近,台海双方不可避免的“小摊牌”日期逼近了。为何在北京看来,“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投绑大选是事态严重?胡锦涛在悉尼、国台办近期公开发言的基调已经确定,那就是“公投就是台独”,那么还有什么退路?如果允许公投继续,而中方毫无任何反应,如何说服军内?学生?胡锦涛的个人前程充其量与江泽民一样,在党内留下一个“姑息台独”的骂名,那么,十七大之后肯定不会有胡的后续舞台!而江泽民时代不管台独如何向前走,但是始终停留在言论阶段,对于胡锦涛而言,“公投”是行动,如何“观其行”?中共和胡锦涛无路可退。从问题的发展趋势看出,最近江泽民、胡锦涛势力高速接近,有什么样的共通语言,能够让第三代和第四代核心再度结成命运共同体?当然是台湾问题。两代“核心”共同承担风险,这样实施冒险的决心可能胜过邓小平时代。
    
    我自从今年一月以来,同美日战略学者、台湾的战略学者、外交、国防人士无数次讨论过台海“摊牌”的问题,多数人都认为奥运会在即,中国不会有军事行动。笔者的回答是不能拿西方、日本式的合理主义思想来分析中国的行为模式,北京有自己独特、与众不同的思考方式。奥运会对于中国而言,只是包括眼睛和鼻子在内小面子而已,而台湾、西藏问题则是整个面子!目前两个独立运动有可能同步迸发、同步摊牌,中国陪不起。
    
    此外,共产党人的思考模式与西方行为模式不一样。带著这样的问题,我八月回到了莫斯科。地铁沿著北行,来到了“游击队车站”(Metro Patizanskaya),这里在一九八零年莫斯科奥运会时代称作“Izmainovo公园站”,就是当年的奥运村。漫步在这里,思索当年苏军进攻阿富汗的决定。笔者惊人地发现,当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同样拥有来自西德的大量投资!钱已经拿到,那么进攻吧!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KGB)、苏共政治局非常准确地判断出一旦入侵阿富汗,欧美势必抵制奥运会,但是对于苏联、中国而言,奥运会只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而涉及国家安全的阿富汗、台湾问题,是“锦”都破了还“添什么花”的问题?(中国军事科学院战略学者彭光谦少将最早如此认为)。中苏两个民族,历史上的心理负担过重,尤其涉及台湾问题,绝大多数中国人会联想到自从八国联军时代开始的耻辱。这一点,台湾要体谅!
    
    为何“入联公投”对于北京如此敏感?近期中国的台湾问题学者也纷纷撰文,都基本认为这事实上就是对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的变相公投,而且顺著台湾民族主义(大陆称之为民粹主义)高涨的势头,基本上会获得过半数,这样为今后台湾的法理独立就创造了法理、名义、修宪的依据。七月二十四日,台办的两个声明使用了空前未有的谩骂用词和相当的威胁语言,声称什么“民族败类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做好了一切必要准备”云云。过去十年来,中国方面所谓“遏制台湾走向分离主义”的手段在政治上、经济上频繁出招,成效不大。因此所剩的所谓“准备”恐怕在北京的用词看来只有最后的军事手段。关于“民族败类”和“历史惩罚”的提法,在一九五八年对蒋介石如此称道过,随后爆发了金门炮战。
    
    对于民进党而言,也无路可退。公投的内容已经公布,而且不断诉诸高分贝。此时显然已经无法再撤出公投决定,否则国民党会在这一问题上得分。至于修改内容?如何修改?我在台北注意到英文、中文的公投内容是不一样的。这就留下了相当的外交斡旋余地和文字游戏的空间。英文是UN for Taiwan Peace Forever (联合国为台湾、永久和平),中文是“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英文的直译和国民党提出的“以中华民国名义重返联合国”,是否被中国接受?我认为接受不可能,但是留下了相当的“默认”空间。我的思考是:如果把“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改动成“以台湾名义‘参与’联合国”?二字之差,是否可以化解这次危机?“加入”与“参与”性质根本不同。但是谁有这样的力量让民进党改动两个字?
    
    两种民粹主义正在从台湾、大陆两个方向彻底撕裂双边政治关系。首先是台湾,被中国常年在外交、政治上打压,恶气积怨已久。因此民进党运用民众的这种恶气,频繁出招,是奏效的。不仅如此,国民党也必须打民意公投牌,才可能在选战中不至于被动。对于国民党而言,也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如果第三次再选败,那么意味著人力资源和党产的更大流失,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国民党和共产党一样,也输不起!自从“两国论”提出之后,我就明确提醒中国,“一国两制”已经彻底失败,根本行不通。但是,对台湾还是一味地不给基本的面子。小国也有小国的面子,而且人家还有相当的实力!至少在台北加入“世卫”组织等等问题上,应该高抬贵手。中国式的思想决定了历史的宿命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这一次,双方都应该妥协,彼此体谅。因此,政治上,北京应该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的问题上,予以台湾更加灵活的空间。这一点,北京真要体谅!
    
    在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对台湾的恶气也酝酿了足足十年。中国的政治学者在与我讨论这一问题时无不激动声称在军内、党内,仅仅因为台湾问题对江泽民的不满就忍耐已久。多数人声称从李登辉时代开始,北京就时时刻刻被台北牵著鼻子,不断委屈、忍耐。因此,心灵的火山要么不爆发,要么一泻千里,大爆发。双方都共有的“恶气”,形成高低气压的碰撞,因此台海处于疾风暴雨前夜。
    北京无法继续忍耐
    
    我认为基于中国式的思考,北京会无可回避地在一旦“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投绑大选成为既定事实之前有所军事动作,即使出现部分国家抵制奥运会都在所不惜。大一统的传统思考惯性加上现实的民族主义高涨情绪,这一次北京多半会选择行动模式。否则,内部的动荡会比“保钓”问题更为严峻。可信的战略情报消息管道告诉我,北京已经通过多个渠道向华盛顿表示:这一次,无法继续忍耐!这是为何华盛顿看重事态严重性的最主要原因。
    
    可能的结局模式如下:首先由目前的诸多迹象判断,北京在加速直接做东京和华盛顿的外交工作,希望美日说服民进党政府,不要举办公投绑大选,这也是过去惯用的手法。北京为此会在外交上对东京、华盛顿作出更大的让步。这是为何这一次东京急于表态不支持“台湾独立”的原因,日本几乎在过去没有在正式场合著重强调支不支持台湾独立的问题,甚至没有直接表示过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我预测福田时代的自民党外交会完全避免参拜靖国神社,那么,中日关系的根本性历史障碍就可能被排出。因此,下半年的中日关系将是稳定的。
    
    对于美国而言,二零零八年也是大选年,布什(布什、布什)全神贯注伊拉克问题,在台海问题上已经厌倦,因此美国对台压力是真诚的。但是共和党不会在“压力问题上”走更远。作为政策,美国反对公投,但是作为政治理念,最大的民主国家—美国无法反对“公投”。此外,过分的打压台湾的行动将会招致民主党的批判,甚至成为竞选工具。正是八年前,布殊自己反对民主党克林顿的“亲华”态度,作出了“协防台湾”的表示。
    
    除此之外,日美的上述“对台摩擦”只是表面现象,真实的状态是一旦台海情势激化,日本的修宪将能加速进行,自卫军的改制问题将会畅通无阻。在美国,五角大楼内部相当的意见认为与其与中国在十年后摊牌,不如现在!果真情势恶化,以美日澳甚至加拿大为主体的“亚洲北约体制”即有可能真正确立。
    
    和平与战争的模式
    
    因此,比较和平的一种解决模式可能性是民进党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对公投内容作出某些修正,不那么刺激北京,类似过去八年来不同的选战前夕采取的战术,最后北京勉强接受公投内容,这样缓和整个事态。我谨慎评估,可能性完全存在,但是这一次民进党和陈水扁要价很高。
    
    第二种的行为模式当然就是动武,配合其他的经济、政治攻略。军事上还有三种可能性,即大打、中打、小打,在中、小打两个层次又分为软杀、硬杀两种模式。大打,就是所谓彻底解决台海问题的模式,实施全面的登陆作战。欧美日比较一致的主流意见认为中国海空军目前还严重缺乏大规模渡海作战的能力,一旦大打,美日势必介入,中国的经济发展将会因此全面停滞。我也认为大打几乎可能性为零!
    
    中等规模的软杀出动
    
    中打、小打的意图在于告诫台湾公投绑大选的代价。时机的选择可能在公投绑大选的内容不可逆转之前展开。在中打的层次,包括中等规模的软杀,这些行动的可能模式包括对台军电脑作战系统实施中等规模的病毒作战,解放军是势必遭到台军同等规模的报复。台军同样有能力对中国沿海实施类似的电脑病毒。类似的中等软杀模式还包括对台湾船只进行海上检查,造成航运、保险费用上涨,进而同时影响到日本的物价,再配合经济上的某些制裁措施同步推出。另一方面台军同样有能力做类似的报复。此外,实施局部海上封锁,只封锁台湾船只,不封锁美日等外国船只,类似一九五八年封锁金门的做法,“只打蒋舰,不打美舰”。这种做法,流血可能性低,对美日利益冲击不大。当然,作为报复手段,台军也可能宣布对上海、广州实施海上封锁。
    
    政治上的后果也有两种,一种反而帮助民进党人和更多的台湾人同仇敌忾,甚至以“进入非常状态”而中止大选。另一种状况是事态进一步升级。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北京敦促美国、日本强硬地施加对民进党的政治压力,要求中止公投。纵观过去三十年的美国、以色列关系,可以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和平时代美、以经常发生外交摩擦,美方的压力几乎难以奏效,但是一旦开战,美国的压力就即刻奏效。“不见棺材不掉泪”,一旦开战,美军的“弹药补充”必不可缺。这是压力奏效的根本原因。就此意义而言,我从来都认为“台海危机”任何时候是可控的。大国的内幕交易,比小国想像复杂许多。
    
    中等程度的硬杀作战包括直接攻击金门、马祖;对台军作战目标实施弹道导弹攻击。战斗机实施中等规模的空战、潜水舰骚扰;变相封锁等。后果也近似中等规模的软杀作战带来的震荡。其实台军对此已经有所准备,今年将逐步减少金门驻军的动向就是这种准备的具体表现。但是,这一层次的军事流血冲突将会留下相当大的震荡,因此,中等规模军事流血冲突的可能性也不大。
    
    攻阿扁官邸及夺外岛
    
    最后是小规模的硬杀、软杀作战。软杀作战包括小规模的电脑病毒入侵、电磁脉冲炸弹攻击,局部海上封锁。硬杀模式包括战斗机的频繁接近、甚至有限冲突;以地对空导弹对台军战机发动袭击;对限定的台湾战略目标发动小型巡航导弹、弹道导弹攻击,攻击陈水扁的个人公寓、夺取小外岛等等。可以肯定的是任何模式的冲突都有可能遭到台湾的对等报复。
    
    上述所有模式中,中国显然会集中力量缩小打击面,这是中共统战的传统。因此,海上局部封锁、攻击民进党个人官邸、夺取小外岛最有可能。
    
    事态发展可能是美国的直接调停。纵观一九四六年国共内战和八二年的英、阿的福克兰群岛(马尔维纳斯群岛)冲突,美军在初始阶段的角色是中立调停。这一次如何调停?党对党、国对国都不可能。因此,调停模式只能选择双方领导人“特使对特使”方式。
    
    一旦出现北京的军事动作,发生流血冲突,政治上的惨重代价包括“中国威胁论”在世界范围内势必全面升级。西方、日本的反应程度绝对超过八九年“六四”当时状况;美日欧部分国家会全面抵制奥运会,北京奥运会成为“中国、俄罗斯奥运会”;西方会继续维持对中国的军事禁运;美日有可能在联合国提出对华全面军事禁运、甚至经济制裁等提案,指望俄罗斯在军事上帮助中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日本全面得以加速宪政改革、自卫队改革;美日欧全面中断同中国的军事交流,视冲突的规模、状况,一旦调停失败,美军势必以情报支持、军事装备提供、直接派遣作战舰艇、飞机出现台海、派遣志愿作战人员等方式介入。总体上,整个危机可控,但是这一次小摊牌的可能性极大。
    
    *平可夫为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总编辑、英国《詹氏防卫周刊》亚洲特派员
    
    (转贴后感想:论对中共动向的估计,平可夫虽然比西方一些狗皮《中国通》心里多了一根弦,但显然对中共历史本性缺乏根本了解,所以为中共打保票说只是“危机可控”的“小打”。但愿他这保票不要成为中共对西方的麻醉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