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良宇案审判的四个关注点/曹冬雁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6日 转载)
    曹冬雁/陈良宇事件发生后,媒体文章铺天盖地,一种摁耐不住的狂欢第N次腾空而起,狂欢大戏分两幕,第一幕反腐败运动:大快人心事,拿掉陈良宇!第二幕民俗腐败学:“如果腐败变得理所当然,愤恨就会基本上变成对于机会通过不光彩手段营私之徒羡慕”。人们茶余饭后,对上海几个大富翁称慕道,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钱来得太容易了!
    
     这种狂欢之怪诞是显而易见的----“个别犯罪终止赞美诗”----森林依旧,人们为砍倒一颗树狂欢不已,并随时等待再献赞歌。 (博讯 boxun.com)

    
    如果事件的主角不是陈良宇,是个省委书记或一个市长,是否有这样的狂欢?而问题的关键是不管是谁干这样的事情,它对我们的损害是完全一样的。
    
    因为狂欢,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因为狂欢,云山雾罩,偏离常识。本来是离老百姓最近的事,何苦上青天!
    
    言归正传,对于上海社保案,我们到底应该关注什么?
    
    关注点之一:官僚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殊死搏斗。
    
    体制问题、制度问题,是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本。制度这样重要,是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支撑好的市场经济运行的制度,改革又不是革命,不是推倒重来,只能在旧的母体中生一点点生出新制度,就改革阶段性而言,体制性障碍主要是在落后的行政管理体制。
    
    体制性障碍表现为政府官员与市场主体争夺经济生活的制高点,就当下中国而言就是官僚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殊死搏斗,不论哪个组织如果打不赢这一仗非垮台不可。经济学的真理告诉我们,你要搞市场经济,就必须明确政府和市场的合理界限,经济生活的制高点就必须由市场而不是由政府去占领,以保证效率,只有这样,政府才有精力和能力去纠正市场经济的曲线部分,社会才能公平和谐,人间才有正义可言。
    
    就上海社保基金案而言,比较典型地演绎了羊和狼的寓言:商人暴富,官员发财,公众利益受损。根本原因是政府(政府本身没有行为能力,有行为能力的是政府官员)不具备拿别人钱好好给别人办事的动力和机制,这是经济学上的公理。不是陈良宇等人有权这样干,全国挪用这笔钱的政府太多了。小平说,我们的银行不叫银行,是政府的金库;企业不是真正的企业,是政府的车间。我们套用下平的话,今天的社保基金,某种程度上也变成了政府的金库,而且现在实行的“自收自支自管”体制,是左手收钱右手花,比花银行的钱爽多了。
    
    这笔钱不是放那儿不动,是用来投资的,说白了这是一项大买卖。这样的买卖政府根本玩不了,第一、政府不可能直接成为市场主体,如果政府成为市场主体,那就是拿着枪做买卖的强盗;第二、政府行为的特点多数是短期救火,所有政府历来如此,不是中国特殊。这就好比一个二流子,中了彩,如果这笔钱不用于投资,或者没有一个市场化的机制来运作这笔钱,那么三年后,这个二流子可能成了穷光蛋,讨债的人会起来把他吃掉。但是如果以政府名义来干,事情就会发生变化,政府有权印钱,有权发行债券,但是,钱不是印出来的,欠债还钱,这都是常识。今天把这笔钱祸害了,如盖豪华办公楼、修世界最大广场,或者交亲属家奴谋取个人私利,最后出窟窿了,你根本找不着负责的人,可能他早就退休或去世了。如果出现拆东墙补西墙或大规模通胀,结果就是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老百姓的血汗钱付诸东流,弄不好,是要垮台的。
    
    关注点之二:打破三个神话。
    
    神话之一:国家的钱。从严格法理上讲,不存在“国家的钱”这个说法。国家作为公权者的身份与国家作为财产所有者的身份,是严格区分的。而大多数人所说“国家的钱”中的国家是指第一个意义上的国家。而作为财产所有者的国家,在法律上叫“国库”,这里的钱由广义的税组成,它本质上是公民权利的成本,收也好支也好,必须得到权利人的同意,因为这钱不是你的,你不过是替公民管理。假使公民同意你拿国库钱进行商业活动,你的行为必须与开小卖店的人完全一样,绝不允许以公权力作后盾。
    
    神话之二:企业的钱。现在收取社保费的方式给人以一种错觉,仿佛企业出了很多钱,实际上羊毛出在养身上,即使这样许多企业还千方百计作文章。
    
    神话之三:政府万能。假定出于好心,政府动用社保基金投资,也是拿别人钱给别人办事的行为,如果要让出钱的人满意,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花钱的人比出钱的人聪明,可以拿到更多的回报。二是花钱的人象上帝一样让人永远放心。遗憾的是这两条无一存在。
    
    关注点之三:不能有效实施的制度是不是好制度?
    
    人们常说经是好经,和尚念歪了。如果个别(数量相当少,发生的条件极特殊)和尚歪嘴,那么如果许多和尚来个歪嘴大合唱呢?我们有许多好的理想或者叫愿望,或叫长远目标,为什么在现实中就走样呢?一个计划有两种实施办法,一个是自动实施的非相机抉择控制,举个例子,在超级市场购物,收银员与顾客之间的关系就是自动实施的非相机抉择控制,可以说在金钱面前人人平等,它是不认人的,什么高官还是平民,都一样,不按固定程序办谁也完成不了交易。另一个是与之相反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相机抉择控制,我们的行政管理基本上依赖于后者,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相机抉择控制办法,得到了两种人的齐声喝喝彩,一种政府官员,一种是面向官员的商人,既得利益就是在这种喝彩声中长大成人的。
    
    关注点之四:中国已经出现专门经营高级政府官员的团体。
    
    对于他们而言,玩官僚资本绝不是一败涂地的巨大冒险,而是100%中大彩的游戏,张荣坤之败不过是倒霉,绝不是制度生效了,这就是前赴后继的体制原因。此种游戏,成本之低,收益之丰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在梦中!今年才30多岁的张荣坤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的经历只有短短的五年时间,名下就有100多亿的资产,30%左右来自上海市的社保基金,60%左右来自银行的贷款,10%左右则来自对于上海电气的重组投资。这批人共同手法是,先官商共赢,然后从体制外进入体制内,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张荣坤就是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俨然议会名流。第三步,转移资产,随时成为“海外华人”。
    
    关注常识,抑制颠狂。马克思有言在先“弱者总是靠相信奇迹求得解放,以为只要他能在自己的想象中驱除了敌人就算打败了敌人;他总是对自己的未来以及自己打算建树、但现在还言之过早的功绩信口吹嘘,因而失去了对现实的一切感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曾力争九人常委中6:3绝对优势,料为陈良宇平反/昭明
  • 宣判陈良宇死刑缓期两年,威慑陈的总后台江家帮/昭明
  • 遭江泽民曾庆红抛弃,陈良宇狱中破口大骂不仗义/昭明
  • 他们为什么腐败?——藏在陈良宇等贪官内心最深层的东西 /胡奎
  • 上海的故事——陈良宇被呼为“陈哥”的时候
  • 自信的支持或反对-从陈良宇案说起/张鹤慈
  • 袁鸣:与陈良宇一起申博的难忘日子
  • 陈良宇案显示,中纪委办案实力超公安部与国安部/昭明
  • 陈良宇比窦娥还冤!/安田
  • 不杀就不如不抓--再说陈良宇被判死刑的可能性/綦彦臣
  • 陈良宇、陈希同/金钟(图)
  • “三个关系”意味着陈良宇将被判处死刑/綦彦臣
  • 17大权斗:炮打司令部,陈良宇事件远未结束/昭明
  • 强烈抗议陈良宇的党羽继续抓捕上海和平请愿者
  • 上海帮人马为陈良宇辩护
  • 十七大前的较量——胡锦涛与江氏集团围绕陈良宇案的较量/昭明
  • 上海政治话题震荡:陈良宇输在江湖义气
  • 十七大之前的政治较量——从陈良宇案中看曾庆红与胡锦涛的政治意图及超级权谋/昭明
  • 比之广州「社保案」,陈良宇是否有点冤?
  • 上海社保案关键人陈良宇被关押在吉林待审
  • 中共七中全会将通过陈良宇案审查报告
  • 上海社保案关键人陈良宇关押吉林待审
  • 陈良宇连襟朱文锦被判有期徒刑15年
  • 陈良宇秘书秦裕判无期徒刑 (图)
  • 18省市上书促查“陈良宇分子”:政治局恢复7常委制
  • 王维工咬出30多人 承认给陈良宇通风报信
  • 陈良宇秘书秦裕在长春以“受贿罪”秘密受审
  • 亚洲周刊:陈良宇找女性无数 嫖资动辄上万
  • 郁知非受审 昔日与陈良宇、陈维力关系密切
  • 陈良宇案十七大后开审:免干扰十七大主题
  • 上海申能集团副总裁王维工涉嫌向陈良宇通风报信
  • 陈良宇段义和等贪官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 陈良宇“同路人”:省部级贪官还有谁
  • 目前陈良宇关在北京秦城监狱
  • 陈良宇案查清 高层有人包庇
  • 上海市公安局规定给总书记反映陈良宇玩女人就是违法犯罪???
  • 最新电视片: 陈良宇与他的十一罗汉
  • 陈良宇被正式逮捕 关押北京秦城监狱
  • 上海帮陈良宇韩正刘云耕上面讲和谐 下面搞威胁/吴党英(图)
  • 韩正步教父陈良宇后尘对访民又开始劳教了(图)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请看(图)
  • 陈良宇、黄菊在上海造的孽..... 强迁!强迁!恐怖的强迁.....
  • 上海陈良宇政绩的发迹地―黄浦区:一个残疾人家庭的不公正遭遇/徐亚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