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纯学术问题:与席近平博士讨论传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30日 来稿)
    
    一个纯学术问题:与席近平博士讨论传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
     (博讯 boxun.com)

    本人向来以为自己是个传统马克思主义者,传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告诉我们,在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一定的社会上层建筑领域总是同一定的社会经济基础相适应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又反过来为经济基础服务并在某种程度上对经济基础的发展起到促进或破坏作用。据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一个假设判断:一定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化)文明在发展程度上是相互作用的,同时也必须是相互适应的。因此,我写这个帖子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就传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问题,与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席近平博士等学术界同仁进行探讨。当然我的这个帖子肯定不可能将这样一个严肃重大的问题探讨得清清楚楚,只是想抛砖引玉而已,还望席近平博士及其他学界同仁不惜指教。
    
    按经济学方法论,我们假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为平衡社会系统的两个最基本的要素,而把社会的稳定与否作为衡量社会是否平衡的标准;如果两大要素相互作用的结果使得某一特定的社会非常稳定,那么这个社会就是处于平衡状态,也就是说该社会的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是相互协调的,因而处于该社会的人民就是幸福的。假如大家对我老笨牛的这个假设判断没有异议的话,那么我们便可据此对我们中国社会从历史的纵向以及同美国社会相比的横向分析了。
    
    在中国长达几千年的历史上不乏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历史阶段或时期。限于我老笨牛的历史知识,本人对此不拟深入详细探讨,仅举大家所熟悉的唐朝盛世以及清朝时康熙,、乾隆盛世为例加以说明。根据史料,中国在这两个历史盛世时期物质和精神文明的发展是极为和谐的,或者说是平衡的,因此社会稳定人民安居乐业。我们现在正在最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代,虽然共和国的历史还比较短,但我们也不难分成几个历史时期。
    
    按目前比较普遍且也符合官方意思的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迄今大致上可分为四个历史时期,从建国到文革前(1949~1966年)为第一个或文革前时期,文革(1967~1977年)为第二个或文革时期,文革后到邓小平去世(1978~1997年)为第三个或改革开放时期,邓小平去世后至今及往后(1998年)为第四个或新时代时期。总的来说在第一个时期中国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处于较低发展的水平上但两者之间是基本平衡的,因此社会基本稳定人民也基本安居乐业。而第二个时期虽然官方比较更注重精神方面的建设却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果,与此同时在物质文明的建设上出现了许多紊乱,因此社会处于不稳定状态而人民也无法安居乐业。在第三个时期官方十分关注物质文明的建设,虽然也比较注意精神文明的发展但远远不如对物质文明发展的重视程度,从而使得社会在物质和精神文明的建设方面相脱离,造成一定的社会问题。第四个时期还处于不确定状态中,所以不便分析。
    
    本来一定的社会必须而且只能够对不管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的发展到达一定的程度,才能使得社会稳定或平衡,超越现实或社会发展阶段的单方面追求不管是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都会给该社会带来灾难。一个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不仅受到该社会资源的限制,同时也应当注意该社会的传统及其作用。以物质文明为例,在发展的指标上就必须依据一定社会的社会具体条件来制定,过犹不及。比如在美国基本上平均每个家庭至少有一辆家庭用轿车,那么在中国是不是也应当发展到平均每个家庭有一辆小轿车才算是赶上了美国呢?以我看未必,假如中国真的发展到平均每个家庭有一辆小车的程度,那绝对不是一种社会进步,而是一种绝对的落后。想一想,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奔驰着三亿多辆小汽车,不说别的单就这些数量的小车所造成的噪音和空气污染恐怕就使得中国成为最不适于人类居住的国度了。
    
    精神文明的建设和发展也是同样的道理。比如,让我们拿饮食文化来说吧,美国人从传统上就是一个以肉食为主的民族,在他们的饮食中肉类食品占有很大的比例。而我们中国人传统上就是一个农耕民族,因此在我们的食品中以稻谷类为主。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可是我们有些人非要拿我们的饮食习惯和传统与美国人相比,并以人均消费肉类食品的多少为参数分析国民的生活水平。在我老笨牛看来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抛弃我们的饮食文化和习惯去同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国民比较什么人均消费肉食或别的什么食品。我们应当建立自己的饮食标准及其营养参数,不能在什么问题上都同美国比较,而且那种比较也是没有意义的。
    
    我曾经因为教学的需要邀请了一位教授从中国来我们学校,我代*带他去我们学校的食堂用餐。一开始他看到那么多丰富的各种各样的食物和饮料可任其无限量地自选,感觉很高兴,连连对我说这一回我可要好好吃他几天牛肉。可是没过两天他就叫起了苦,说我们学校的饭菜不合他的胃口,更糟糕的是一次他学美国人喝了一杯凉牛奶,结果差点儿没有拉到我一个学生的汽车里。打那以后,他索性干脆不到学校食堂用餐了,而是自己开起了火。按他的话说就是咱中国人的胃享受不了美国人的美味佳肴。我用这个小例子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明不从自己民族或国家的实际情况或传统出发,简单地拿美国人民的生活指数作参照来分析我们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是不科学的,因此是不可取的。
    
    中国在改革开放时期虽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特别是在满足人们的物质文明的需求方面更是可圈可点。然而,作为一种学术思考我老笨牛认为我们实在是有必要对改革开放时期进行科学的全面的总结和分析。这种总结和分析不是为了给什么人歌功颂德,更不会是对什么什么进行清算,而是为了更好的改革和开放,高度实现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的“三个代表”的政治理想。因为从目前的文献资料来看,我们对这些年来在改革开放时期所取得的成就已经有了比较充份的认识,而对教训方面似乎注意不够,所以我就不妨只从教训方面说说改革开放时期,供大家批评。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似乎虽然口口声声地说一切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但“国情的不同”只是被有选择地主要应用在社会意识形态领域中,而在物质文明的建设上似乎很少考虑到国情的不同。比如单纯以GNP为指标衡量社会的发展程度,以人均GDP来考核人民的生活水平等。再比如脱离文化传统和民族习惯地鼓励什么信贷消费、超前消费等。第二,官方似乎有意识地引导人民将物质文明的发达程度作为社会进步的唯一指标,从而使得人民开始轻视精神文明的建设和发展,丧失了我们民族对自己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的自豪感。第三,过度强调经济效益而从根本上忽视了社会公平,由此导致了社会财富分配不公、两极分化的后果,造成人民的不同程度上的不满并由此丧失了信心和民族精神。
    
    历史的车轮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推进了新时代,所谓新就要是同旧有区别,就是要在总结前代的基础上继往开来。传统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又反过来为经济基础服务并在某种程度上对经济基础的发展起到促进或破坏作用。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当一个社会中社会矛盾百出并且得不到及时解决的话,那么这个社会的上层建筑就一定有问题需要解决。比如,目前我们大家普遍关心的下岗或失业问题就表明我们国家在经济资源的调配上有较大的问题,因为在有效调配的条件下有劳动能力且愿意工作者都应当能够有平等的就业机会,相反就是社会机制有问题。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的党,她在历史上也曾犯过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由于她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她总是能及时地修正自己的错误而带领中国人民走向正确的方向。对此我老笨牛充满着希望。
    
    以上管见,不知席近平博士及学术界同仁以为然否,深望赐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道军:道德化的学术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