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悲哀的中国,疯狂的极权—律师法修订带来的震撼/李国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国涛更多文章请看李国涛专栏
    世界将永远记住这一天!中国将永远不会忘记这耻辱的一天!2007年10月28日,中共再次创造了人类法律史上荒唐的创记录一页。历史再次见证了这一真理:绝对的权力,必定造成绝对的祸害!灾难深重的中国人再次感受到了一党专制这一权力怪胎的罪恶!痛不欲生的中国人再次感受到了现代多党民主制度的迫切需要!
     (博讯 boxun.com)

    就在这一天,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律师法》修订版(将于2008年6月1日起施行)。所修订的内容,无可辩驳地表明,这一修订,旨在通过限制中国律师原本已经十分窄小的权限空间,行釜底抽薪打压维权运动、迫害反对派运动之实。消息传出,震惊业界,震惊国人,震惊世界。由此,我中华民族再次深受一党专制荼毒,全世界再次见证了一党专制下的所谓“法制”,会荒诞野蛮到何等程度!
    
    这一事件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其实,中共建国58年以来,为一党一己私利操控国家法律,侵害人权,维护党权的一贯手法就是:践踏法理公理公义,自相矛盾,抽象肯定,具体否定。抽象肯定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愚弄本国人民。具体否定是为了镇压、迫害人民,维护一党专制。
    
    譬如,中国宪法第36条明文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第35条明文规定中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36条明文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37条明文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然而,中共却压制民意,或者不作为之,从来不制定《人权保障法》、《新闻法》、《出版法》、《宗教法》、《人身安全保障法》等等以落实宪法之上述原则精神,防范和纠正人权灾难,并且故意不作为、故意不实行宪政,故意不成立宪法法院,以此架空宪法,使宪法无法得到保障和落实,使宪法的这些重要原则精神,无法落到实处,使公民的基本人权无法得到保障和实施。
    
    十分明显,这次人大修订《律师法》,是中共的釜底抽薪打压维权、打压反对派,是为了扑灭公民维权运动、扑灭反对派运动的强力配套措施。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不妨回顾一下30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共所谓“法制”的历史轨迹。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禁锢长达30年之久的中国,终于打开国门,实行改革开放,于是,如久旱逢甘雨,中国大地掀起了一场轰轰隆隆的公民运动,大规模践行宪法权利,从民主墙到游行示威罢工,烽烟四起……中共于是惊恐起来,便忙不迭修改宪法,取消宪法原规定的公民四大权利(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取消宪法原规定的公民罢工自由权,并于1989年10月31日制定并施行了“批准制”《集会游行示威法》——规定不经批准,集会游行示威属于非法,而任一此类民间申请,至少迄今,一般却永远不予批准——以该完全相悖于国际通行惯例(告知即可予以实施制)的“批准制”“野蛮恶劣法规”,具体否定和架空宪法保障的公民集会游行示威权,并辅以大批抓捕判刑、强力野蛮镇压方式千方百计强行扑灭公民运动。
    
    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民间自发组织各类社团的活动如火如荼,席卷全国,惊恐未定的中共,便通过制定“批准制”《社团法规》——规定任一社团,不经批准属于非法,而任一申请成立的社团,“必须自找行业‘婆婆’‘挂靠’,否则不予批准”——以该完全相悖于国际通行惯例(告知即予以注册登记制)的严苛“批准制”“野蛮恶劣法规”,具体否定和架空宪法保障的公民结社权力,以“不予登记”及抓捕镇压的两手方式,扑灭公民结社运动。
    
    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认识到一党专制是当代中国万恶之源,惟有现代多党民主制度才能救中国的先知先觉公民们,便突破阻力、纷纷奋力行使宪法蕴含的组党权(高层次结社权),典型的如1991年的中国自由民主党(北京),1992年的中国民主党(贵州贵阳),1998年至今的中国民主党(先浙江杭州,后及至全国与海外)等,惊恐的中共,便通过大批抓捕判刑、强力野蛮镇压方式强行扑灭组党运动。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至今,共产乌托邦谎言破灭、陷入信仰真空的中国,在经济改革与国门开放的大潮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告别了无神论,萌生了宗教信仰,纷纷皈依各类教派,身体力行践行宪法赋予的宗教信仰权。其中发展最为迅猛,最为成功,人数最多,影响最为广泛的,当数新兴的具有中华文化传统的法轮功,中功,以及基督教家庭教会等。虽然宗教信仰完全不同于世俗的政治信仰,宗教信仰团体一般说来没有政治诉求,然而,面对如此庞大的没有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力量,奉行一党专制的中共,依然惊恐不已,依然将此视为异己力量。于是,为了“师出有名”,所谓的“邪教”说法,便出笼了;于是,为了打压,有针对性的法令便制定实施了;于是,长年累月的抓捕判刑、强力野蛮镇压这些宗教信仰的围剿,便大规模开始了,至今,仍在悍然继续之中。
    
    本世纪以来,随着各地官商勾结贪污腐败案件的增多,随着各地强行征地、强行拆迁违法侵权的泛滥,公民维权运动便风起云涌,不可阻挡地举国蓬勃发展起来。各地维权律师,凭据法律,为民寻求公道,追索正义,勇敢无畏,所向披靡,理所当然成为了如此推动社会文明进步中的一支强有力的劲旅。在这种情况下,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这次修订《律师法》,限制律师辩护权,对“律师在法庭上的言论不受追究”这一中外惯例,改变为实质含义是“将予以追究”这一新的规定。此显然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可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何其毒也。
    
    这次修订,增设的规定,所谓法庭上“律师不得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和发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①。说白了,就是如果律师触犯了这个规定,将被追究法律责任。中国律师将不再享有法庭豁免权,即不再享有国际通行的律师“刑事辩护豁免权”。中国媒体的有关分析报道,证实了人们的这一担忧。
    
    由于所谓“危害国家安全”,所谓“恶意诽谤他人”,所谓“发言严重扰乱法庭秩序”,都模糊笼统,缺乏明确清晰的具体定义,缺乏定量与定性具体标准,因而在执法实践中,无法有效防止不被曲解和枉法滥用,况且中国以往与现行司法实践中,曲解和枉法枉判现象屡见不鲜,已成顽疾。因此,这次对《律师法》的修订,必将对我国已经严重不公、严重病态扭曲的司法实践,雪上加霜。必将极大阻碍律师为百姓维权提供法律协助。换言之,这一修订,等于是打开了潘朵拉魔盒,使得当局可以根据自己需要随意解释这一条款,随心所欲打压甚至刑罚迫害维权律师。
    
    这一修订的悖论在于,修订后的《律师法》,在承认并规定“律师在法庭上的言论不受追究”这一原则的同时,却又自相矛盾地规定“律师在法庭上的言论,如果与以上三条笼统的所谓‘限定’‘不符’的话,便要受到法律追究”。这就极其滑稽可笑。如此,便既违反逻辑,违背法理,违背文理,也违背了中外历来司法实践的公理或惯例。号称“法治”、“法制”的中共,岂不感到害臊?!岂不感到可耻!对于律师依法执行职务行为必不可少的法庭发言,竟然也以这种卑劣的文字狱方式加以打压甚至迫害。这实在是反现代人类文明的倒行逆施!这完全是中共以往对于作家、记者或异议人士以言治罪文字狱的翻版、扩大和更新。令人不齿!令人愤怒!试想,连律师履行职务的法庭发言,都可以被文字狱迫害的国家,难道还会有什么前途和希望吗?中共这就完全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完全是在自我羞辱,自拆台脚,迫使更多的人对它彻底失望。
    
    人类祖先发明律师制度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中外以往不约而同都保障“律师在法庭上的言论不受追究”?不言而喻,就是为了鼓励律师畅所欲言、发挥聪明才智,以唱“对台戏”的方式,寻找案件破绽,协助法庭力求避免冤假错案、且力求做到罪罚相当、判决公正。如今可好,如此“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律师们难免战战兢兢、畏畏缩缩,甚至不愿意沾手维权案、宗教案、人权案、政治案或任何敏感棘手的案子。那么,如此一来,律师制度岂不是形存实亡?
    
    说白了,如此修订者并非不懂得以上道理,恰恰相反,正是由于懂得“太多”、“太精”,如同前述中共30年所谓“法制”历史轨迹中所回顾的中共历来做法那样,因此才挖空心思想出了如此卑劣恶毒的招数,企图以此抗拒时代进步潮流,妄图以此达到维护腐朽垂死的一党专制之目的。然而,毫无疑问,这是徒劳的挣扎。“聪明反被聪明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举球兴旺发达的现代多党民主制度,已经在全球取得了66%的地盘,已经在道义上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已经在实践上显示了数百倍优越于一党专制的不可比拟的优越性,并于不久必将在全球全面取代一党专制。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必然。这也是上苍恩赐于人类的天意。任何人任何党派,惟有顺从,才能新生。否则,只能是,覆灭!
    

注释:
    ① 这是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官员杨明仑,星期天在人大常委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引自《中国修法限制律师辩护言论》 ,自由亚洲电台2007年10月28日报道,http://www.rfa.org/mandarin/shenrubaodao/2007/10/28/fa/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牟传珩
  •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对《律师法》修订的一些建议
  • 中国政府通过修订律师法打击维权律师
  • 黑砖窑案律师法律援助受阻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下)
  • 刘路:律师法修改:别把律师当异类 (上)
  • 律师法修订草案:不允许外国律师在华开办事务所
  • 郑贻春将上诉 高智晟律师法律援助
  • 中国准备推出《律师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