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游戏党国 戏说“颠覆”—严肃命题的轻松论述/李国涛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国涛更多文章请看李国涛专栏
    中共党国以一党专制之躯,打着“民主”的旗号,顶着“共和”的桂冠,已经58年了。令人悲哀的是,今天中共党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主、共和程度,比之1949年前被中共批之为“独裁专制腐败”而加以内战颠覆、暴力取代的中华民国,还远远不如。从而,按照中共“暴力颠覆取代不合格者合理”的逻辑,既然今天中共自己比之昔日据此理直气壮颠覆的被颠覆者更加不合格,那么,中共是否应该“自我颠覆”(当然,时代毕竟不同了,所以这里以及以下所称的“颠覆”,都是指和平理性进行的社会改造之类)?或如果自己下不了手,是否应该邀请他人帮助下手呢?虽然善良的中国人民,即使被邀请,今天也未必下得了手,然而,此并不说明明天不会主动下手,甚至届时一旦失控,转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方式下手,也未尝不可能。那么,看来,乘人民“反悔”或“发怒”之前,中共赶快乘机“自我颠覆”——废黜专制,转型民主——“自我了断”,尽快转变为合格者,是当务之极。
     (博讯 boxun.com)

    用“自我颠覆”的方式,抢先替代即将到来的“他人颠覆”,以此化解由于自己的不合格而导致的社会危机,应该说,是一种明智而高明的做法。当年,清王朝末期光绪皇帝的“戊戌变法”,日本天皇的“明治维新”,乃至前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改革”,都是这样一种流芳百世的“自我颠覆”,意图良好,方向明确,目的高尚,方式正确;都是顺应时势与民意,践行“人权高于皇权党权”、“国家与民族利益高于皇权党权”的范例;都是主动限制自己权力,主动放弃强加于人民的独霸权力的楷模;都是既可避免战乱纷争,又能使国家政体与执政者自身,由“不合格”和平有序转型为“合格”的伟大实践。
    
    俗语说得好,“殊途同归”,“条条大道通罗马”。这样的“自我颠覆”,这样的“自我改造”,这样的“自我转型”,当然有很多模式,有很多路径可走。对于目前中国来说,由于已经进入了局部社会危机状态,且已经步入了公认的整体社会危机迫在眉睫之十万火急的倒计时状态。因此,当前最重要的是,中共应该立即自我——以及广泛邀请他人——客观评估正在实行中的中共邓小平“改革开放”模式,尽量准确预估该模式能不能成为这样的一条成功路径。或更准确地说,能不能来得及成为这样的一条成功路径。以便对症下药,采取有力措施。
    
    我个人的评估是,该模式必须加以重大修正,必须勇敢突破“新两个凡是”,必须勇敢突破邓小平先生当年在毛派势力过于强大背景下——为先易后难,各个击破毛体制,而不得不采用的“经济大胆、政治保守”策略——所带来的历史局限性。当务之急,必须尽快勇敢采用两党制替代一党制。
    
    客观公允地说,中共邓小平“改革开放”模式,迄今,至多只能算是“半个”“自我颠覆”。这是由于该模式,虽然已经基本成功“颠覆”了毛泽东荒谬的乌托邦经济制度,却完整继承了毛荒诞的党政合一——一党专制极权——政体制度。而人类痛苦的曲折历史经验教训,早已表明,如同政教合一政体制度只能使人类陷入愚昧野蛮的黑暗时代(典型如欧洲中世纪黑暗)一样,党政合一的一党专制政体制度,同样只能使人类陷入愚昧野蛮的黑暗时代(典型如纳粹德国、法西斯意大利、前苏联,以及波尔布特红色高棉,等等),而且,情况更加糟糕百倍!问题更加严重百倍!
    
    因此,中共邓小平“改革开放”模式,这种“半自我颠覆”能否“积零为整”,能否如“水滴石穿”那样,以“渐进颠覆”方式之累积,达到整体“自我颠覆”成功,尚具有巨大不确定性。这种模式的最大失败危险,一是来自于其自身内部毛派的复辟(颠覆之颠覆),即毛派趁其漫长的“渐进颠覆”时空之政改空虚,丰满受伤的羽毛,进而“反颠覆”,“颠覆颠覆者”;二是来自于社会的“他人颠覆”,即由于社会无法承受党政合一政体制度的空前腐败重压和长期持续野蛮侵权黑暗造成的人权灾难之非人痛苦,初而局部,继而全面爆发的冲突和危机之合力所造成的“颠覆”。对于人民来说,目前国情下,如果中共“自我颠覆”迟迟成功无望的话,那么,绝大部分百姓,毋庸讳言,届时必定是欢迎、并甚至会随大流介入“他人颠覆”的。并且,虽然如此方式的社会转型,阶段成本难免升高,但是就社会进步之长期成本而言,总体上却未必升高。
    
    细心的人们,想必已经从中共近年来,尤其是十七大以来的做法,以及从十七大报告所体现的“施政纲领”中,明显感受到:显然中共已经认识到了邓小平“改革开放”(“半自我颠覆”,或“渐进自我颠覆”)模式所面临的以上两种失败危险,但是中共的应对措施,却明显大谬。令人无法理解的是,中共竟然强化采用了毛泽东年代的谎言加暴力的做法,以似是而非的口号安抚(“政改秀”)与厉行迫害(加倍严厉镇压异议、维权、法轮功、宗教等一切“假想敌”)相结合的方式,试图以此“化解”危机。这就南辕北辙,必定加重危机。
    
    十分明显,中共的这一应对措施,是饮鸩止渴式的自杀性蠢行。这一做法的施行,必将使原本所剩不多的信誉加快流失,并必将迫使冲突升级,必将逼使社会危机加速全面爆发。近年来规模日益扩大,密度日益增加,层出不穷的举国群发突发事件,已经,并必将进一步对此加以证明。
    
    谎言加暴力的统治方法,十分显然,非但已经完全无法控制全球一体化以及信息时代背景下的21世纪百姓,相反,只能起到激化矛盾、扩大事端的导火线作用。君不见,当今世界上,除了北朝鲜、缅甸、伊朗、苏丹之类声名狼藉的国家之外,还有几个国家会愿意采用这种野蛮残酷的统治方法?还有几个国家会愿意坚持专制独裁政体的?连越南这样十多年前还是亚洲最贫穷落后,同时极其专制野蛮的落后国家,现在也正在努力向现代文明国家迈进,中国作为现在经济成就显著,已经初步建立起市场经济的大国,现在不抓紧利用这一有利时机抛弃党政合一的一党专制体制,还待何时?
    
    鉴于上述中共面临的两大危险,倒退复辟危险,是直接来自于一党专制体制内寄生的、庇护的、不断滋生的毛派;而“他人颠覆”的危险,是产生于人们对一党专制体制不可救药的致命弊端极其衍生的严重腐败的绝望和不满。因此,如果中共理性尚存,那么,十分明显,惟一的拯救办法只能是、必定是,尽快“自我颠覆”,彻底抛弃党政合一的一党专制体制,改行两党或多党民主体制。如此,“树倒猢狲散”,毛派与腐败官僚,也就没有了滋生或存活的土壤。如此,人民也就满意了。从而,举手之劳,便可不战而胜,达到官民双赢,双重危险瞬间灰飞烟灭。
    
    全面考察分析国情后,易知,能否使体制内外官民各派各方,都能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理性思维前提下,达到满意或基本满意,从而达到皆大喜欢的多赢状态,是能否使博弈各方“一笑泯冤仇”达到全民和解的关键。而能否全民和解,是“自我颠覆”并和平民主转型能否成功的关键。
    
    那么,达到全民和解并博弈各方共赢的政改方案,存在吗?能行得通吗?答案是肯定的。并且十分简单。就是:中国实行两党制;中共分拆为两个政党。具体说来,大致内容包括:适当时机(如,最理想的时机,当是明年北京奥运前后),宣布中共分拆为两个政党(左翼和右翼),所有党员根据自己意愿二者择一重新登记。同时宣布适当时候全国大选(为防止意外,届时最好邀请联合国派遣观察员介入)。过渡时期(当然过渡时期不宜过长,以免夜长梦多,节外生枝)内,原所有各级政府官员和公务员的地位不变,职责不变。分拆为两个政党后,中共原各级组织退出各级政府,退出军队。宣布军队中立,隶属于国家,效忠于国家。
    
    这一方案应该是切实可行的。可以说,届时应该全民满意。首先,是百姓普遍满意。无论民运人士、法轮功人士、家庭教会人士、维权人士、民族人士,都应该会满意。虽然这一方案内容,与各人各自原先追求的理想目标,眼下还有不少差距,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有了民主政体这一今后和平良性竞争的平台,何愁诸位理想日后不能稳步渐进实现?
    
    其次,是中共与各级官员,应该普遍满意。虽然形式上是两党制轮流执政,然而,左翼右翼两党都是共产党,由这样的两个共产党轮流执政,对于中共来说,整体权力并没有丝毫损失,等于是中共一党内的不同派别的轮流执政。因此中共是最大赢家。中共应该对此感到满意。而对于各级官员来说,无论体制内哪一帮那一派,无论思想观点是左派,中派或右派,也应该都感到满意。因为历史上你死我活残酷的党内斗争,高官之间拼死拼活的权斗,高官对于官位乃至政权非程序交替的担忧、厌恶和恐惧,都将随之灰飞烟灭。届时,有能力、有抱负的官员之命运,将执掌在自己手中。各级政权将根据民意,和平有序定期交替或延续。人人都有均等机会大展宏图。
    
    再次,是全体官兵,应该普遍满意。这自然是全体官兵的天大喜事。中国军人终于成为效劳于国家和民族的堂堂正正的真正军人了。而不再是为党派效劳的工具。各级官兵的各项待遇,也会更加有保障,更加公正,且不会再有嫡系或杂牌之分。
    
    还有,7200万中共党员,应该普遍满意。他们不必再整天讲违心话,做违心事了。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思想观点或偏好,选择加入分拆后的左翼或右翼中共政党,并随时还可以更换。
    
    最后,8个民主党派及其党员们,政协与人大及其代表们,也都应该普遍满意。因为他们不再依附于、听命于中共的政党了,“花瓶”的恶名,“橡皮图章”的恶名,将彻底根除。民主党派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终于可以不受限制发展自己的组织了。政协与人大,终于成为了真正的立法机构,代表们籍此扬眉吐气履行国事职责。
    
    这一方案的优点是,和平转型,一步到位,迅速接轨当今世界主流文明。令人遗憾的不足是,由于该两党制的成员,都是共产党,因此,实际上,依然是中共在轮流掌权。因此,部分民运人士或知识分子,可能会不赞成这一方案。我对此十分理解。我自己一开始也是这样思考的。并如此迷惘,如此嘀咕犹豫了长久。但是后来我终于想通了。
    
    其实,只要登高望远,我们便会发现,即使是具有如此不足的两党制,只要一旦启动,一旦步入良性运转轨道,便会通过民意要求不断自我学习自我反馈自我完善自我提高,从而使中国将来的前程无限美好。并且,这样的两个政党的前程,也应该无限美好。因为民意压力下通过和平竞争上岗的轮流执政,必将迫使该两个政党不断按照民意要求进化。换言之,我中华民族今后民意的高度,决定了该两个政党今后升华的高度。而根据数千万华侨在海外各个国家生活所达到的高度,可以预料,届时,我中华民族在民主政体下达到的高度,应该不会低于世界上其他民族。从而,将来,该两个政党所能够达到的高度,当然也应该不会低于世界上其他政党所达到的高度。
    
    此外,为了换取中共的“自我颠覆”走民主之路,必须尽量减少其利益的受损。惟有如此,才能减少阻力,化阻力为动力,化消极为积极,才能使其真心实意加盟多党民主。这就要求我们,在目前民主力量实力不足的情况下,为了取得积极的成果,只要不影响总体目标的实现,民主人士不妨主动作出此类必要的让步,以此表达我们的善意和胸襟,以此换取全民和解和我中华民族百年夙愿的顺利实现。
    
    以两党制取代一党制,并将中共分拆为两个政党轮流执政,这样的全民和解并博弈各方共赢的政改方案,理应被包括中共在内的我中华民族绝大多数成员所赞成,所采纳。我满怀信心期待着。当然,究竟能否成功迈出这一步,关键还在于参加博弈的各方,应该以大局为重,必须学会妥协和让步,必须舍得放弃自己派别眼前的某些利益或追求,而去换取全民族长治久安和平发展长远大利益的启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国涛:大话民主 笑看中共“民主秀”
  • 李国涛:世界自由日话自由
  • 李国涛:继往开来 开拓奋进—贺笔会
  • 李国涛:一党专制 永远的贪官制造工厂
  • 李国涛:梦幻——共记“和谐”社会体验
  • 2008北京奥运与民主中国历史机遇/李国涛
  • 李国涛:纵容伊朗发展核武 最终害人害己
  • 李国涛:病态的中共 疯狂的极权
  • 历史潮流,中国悲惨人祸与新生战略抉择/李国涛
  • 期待人大与民主党派发声 如汪兆钧那样争民主/李国涛
  • 李国涛:为美国《全球网络自由法案》喝彩
  • 李国涛:信息时代的社会转型
  • 悲哀的中国,疯狂的极权—律师法修订带来的震撼/李国涛
  • 李国涛:呼吁当局停止侵害,立即还姚立法人身自由
  • 李国涛:伟大的民主战士包老遵信永垂不朽!
  • 李国涛: 一党专制已死 多党民主当立
  • 李国涛:共党开会 百姓遭殃
  • 李国涛:疯狂权贵吞噬下的叶国强叶国柱惨案
  • 李国涛:十七大再次见证了中共的自私保守落后
  • 关于李国涛先生的简单情况通报/邓永亮
  • 著名异议人士上海李国涛昨天因网上发表文章被拘留
  • 杨天水转逮捕,呼吁紧急援救/李国涛
  • 天灾?还是人祸?——10·2福州洪灾真相觅踪/李国涛
  • 李国涛:警惕,南京警方正立案追查中国国民党(重建)
  • 李国涛再遭警察毒打,狱委表示强烈关注
  • 李国涛向大家拜年
  • 李国涛:杨天水被刑拘 面临枉判风险
  • 李国涛谈杨天水被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