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与韩永贵漫谈丹瑞昂山素姬走向/貌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8日 来稿)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博讯 boxun.com)

    
    乘着周末有蓝天白云,阳光普照,荷兰NGO年轻小伙子们和我,约了欧盟缅甸办公室主任韩永贵(Euro-Burma Office Director Harn Yawnghwe),在会议室拉开话匣子谈缅甸问题。桌上有大壶掸邦大叶种茶,几碟腌茶叶混拌(一道缅甸混拌小吃,内有腌制茶叶、辣椒丝、炸蒜片、炸葱片、炸花生米、嫩姜丝、芝麻油、虾露等)。
    
    NGO小伙子们说,国际社会捐献缅甸,比给北朝鲜还少,每年每人2。50美元,他们请求政府多拨款………….。
    
    话题渐渐聚焦于缅甸问题。以下是貌强与NGO小伙子们问,韩永贵答。
    
    问:甘巴里见不到丹瑞“皇上”,白跑一趟哟。
    
    答:不见得。甘巴里特使跟昂吉(Aung Kyi)关系部长见招拆招,对招了好几回合。昂吉并非等闲之辈,他是丹瑞大将朱砂笔钦定的——要他在昂山素姬与甘巴里之间两头跑。哦!疲于奔命,吃力不讨好哟!
    
    要知道:丹瑞大将土里土气,不苟言笑——他自诩堂堂党、政、军最高领导人,5千5百万缅甸人民的最大头家,第四缅甸帝国的“始皇帝”,他死也不大愿意跟无权无势的女人对话。
    
    貌强:在皇上眼中,昂山素姬比他少吃盐巴12岁月,既无内战经验,也不懂孙子兵法与毛泽东思想。在皇上心中,她充其量是喝洋水嫁洋丈夫,他丹瑞大帝的一个女臣民而已。外国大学多项文凭?多少钱一斤?
    
    问:派无名小卒部长当跑腿,不是摆明三方对话可有可无,无足轻重吗?
    
    答:未必。丹瑞大将是心理统战出身,熟读孙子兵法,满肚子阴谋阳谋。他先抛出血滴子,在昂山素姬头上飞旋——要她向国际社会喊话:快快放弃制裁!快来缅甸投资!昂山素姬还未回应,丹瑞就急不等待,任命昂吉部长两头跑,搞关系。这说明什么呢?一紧一松,一退一进,兵家谈判之道也!
    
    问:皇上不是不见甘巴里吗?不是下令驱逐联合国驻缅甸专员出境吗?
    
    答:这两招是紧,但下一招是松——诚邀联合国缅甸人权调查专员皮涅罗(Pinheiro)立即访缅——要知道皮涅罗申请缅甸入境签证,4年来一直被军政府置之不理。
    
    问:皇上不是破口大骂9月份僧侣、民众闹事,是国外敌对势力训练、安排、鼓动的吗?
    
    答:将军们无恶不作,因而内心日夜害怕被人民惩罚,结果个个都患有被惩罚狂想症,连睡觉都开着一只眼,12万份警惕着左右手、金銮殿外反动派、国外新老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突击与暗杀——你给将军们这些绿茶与腌茶叶混拌,他们会疑神疑鬼里面会不会下了孔雀绿毒药?将军们到金銮殿外边海阔天空的大地,吸吸新鲜空气,也总怕空气内被混了见血封喉的毒气。国外敌对势力训练、安排、鼓动?避得开吗?
    
    貌强:丹瑞大将打内战、内斗手段了得,镇压功夫顶呱呱,还常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问:将军们不是在嘻嘻哈哈逢场作戏?
    
    答:嘻嘻哈哈?非也!他们现在笑不出声,每天心慌意乱才真。你们看丹瑞大将脸上难得一笑(貌强插话:可能陈年痔疮每天在发作,其实他还患心脏病、高血压、血管硬化、任脉督脉不通畅顽症呢!)。
    
    缅甸曾是东南亚最富裕的国家,1987年才成为世界最穷国之一。人民越来越穷,丝毫榨不出油了。燃料若不起价,将军们捉襟见肘,日子就更难过哟。
    
    将军们一向厚待高僧阶层,万万没想到僧侣们竟然会为受苦受难的5千万穷施主们打抱不平,矛头直指群聚于金銮殿上的大恩人们、大施主们。
    
    不下令开枪打杀示威群众吧,唯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哟!这次屠城,向僧侣们动粗,国内外民愤极大,连第二强人貌埃一伙,都在暗怪丹瑞大将。唉!前有虎后有狼,金銮殿下面好像就是大火山,丹瑞大将坐立不安哟。
    
    问:皇上不觉得冤家宜解不宜结?
    
    答:有这种觉悟就好了。丹瑞大将现在只想耍耍太极,拖延时间,让时间冲淡矛盾,让新宪法出笼,让部分将军们改穿民装,让一切恢复原状——各族人民在新宪法下,继续受苦受难;将军们改头换面,继续高高在上。
    
    问:那不等于僧侣民众的牺牲,联合国与国际社会的努力………一切都泡汤了?
    
    答:非也!现在昂山素姬已经一改初衷,跟军政府、东盟、中国、联合国、国际社会等妥协合作,她改称军人集团为我国政府,对国内外口口声声:我昂山素姬要代表NLD党(全国民主联盟)与众土族,跟政府真诚对话;我昂山素姬要和谐、要和平、要安定、要团结、要进步、要发展………
    
    昂山素姬过去的僵硬与被动作风,现在已经改为灵活与主动。她还出新招——拉拢东盟、中国共同催生三方对话,力促各民族和解。
    
    独裁将军们骤然发现国内外形势改了,力量对比变了,内内外外的压力,使他们深感:经济再不改革开放,政治再不走向民主、和解、和谐,人民生活、教育、医疗卫生等再不断沉沦下去………实在无法再向联合国与国际社会蒙骗过关了,未来日子看来越来越不好过哟!
    
    你们看:官方电视、电台不是又见到久违了的昂山素姬吗?不是见到昂山素姬与她的党代表们在面对面开会吗?停战组织、缅甸和平民主阵线、众土族等,不是纷纷发表声明要三方对话吗?全国民族和解不是有曙光了吗?
    
    问:有些亲西方的缅甸民主组织希望美国、欧盟、东盟等加大制裁缅甸的力度,希望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强制性缅甸决议案。
    
    答:过去的事实证明,制裁不起作用。你听将军们在大演民族主义戏:“永不会向外界压力低头!!!永不让外力干涉国家主权!!!”。其实,制裁的最深受害人是贫病交加、饥肠辘辘的人民。昂山素姬回国18年,被软禁12年,不是动弹不得?不是一事无成?为了国家与各族人民的利益,昂山素姬痛定思痛,她在改变做法,她现在代表她的党,也接受众土族力量的委托,在联合国、国际社会、东盟、中国等的协助下,坚持与政府进行实质性对话,要求共同订立时间表与计划书,努力完成全国民族大和解。她知道她在做什么。
    
    在国内外压力与联合国、国际社会、全球人民众目睽睽之下,将军们不老实一点是不行的。现在天时地利人和,缅甸问题是大有希望得以解决,也必须解决的。关键是要有耐性,要给时间与机会。事情不是一蹴即就,罗马不是一天能走完。
    
    貌强:和平民主阵线说得不错:
    
    1。缅甸人民长期生活困苦,民众希望改善民生,提出了一些诉求,政府应当理性地倾听人民的声音,了解人民的疾苦,用和平、民主对话的方式解决国内的问题和矛盾。
    
    2。在保持社会稳定、各民族和解的基础上,积极进行政治、经济、社会改革。所有改革应兼顾各民族、各阶层的利益。
    
    3. 政府应该通过民主选举产生。
    
    
    跟军政府停战、合作,并参与新宪法制定的以下政党与武装组织,声明没有委托昂山素姬代表他们:
    
    * 拉祜民族发展党(Lahu National Development Party)。
    
    * 果敢发展团结党(Kokang Democracy and Unity Party)
    
    * 北掸邦第三特区掸邦军(Shan State Army of Shan State (North) Special Region -3)。
    
    * 北掸邦第五特区克钦防卫军(Kachin Defense Army of Shan State (North) Special Region-5)。
    
    *克伦尼众民族人民解放阵线( Karenni nationalities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
    
    * 北掸邦第七特区布朗众民族小组(Palaung Nationalities Group of Shan State (North) Special Region-7 )。
    
    * 克伦尼民族和平发展党(Kayinni National Peace and Development Party)。
    
    2007年11月18日星期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众合法土族政党支持联合国代表代发的昂山素姬声明/貌强
  • 众土族最欢迎昂山素姬声明/貌强
  • 老战友还有话说/貌强
  • 毒品枭雄坤沙盖棺论定/貌强
  • 老战友的心底话/貌强
  • 缅甸动乱,丹瑞大将有话说/貌强
  • 感谢德国人民支持缅甸和平正义斗争/貌强
  • 缅甸:反对无理威胁和平集会与游行/貌强
  • 缅甸和平示威扩大,丹瑞家人领先逃亡/貌强
  • 梦寐以求的“居者有其屋”/貌强
  • 论缅甸吴努政府与台湾阿扁政府/貌强
  • 该出手时要出手!/貌强
  • 缅甸内外“Hongsawatoi ”亡国纪念/貌强
  • 从“Honsawatoi”亡国250年谈起/貌强
  •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貌强
  •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貌强
  • 1967年缅甸排华与反思/貌强
  •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貌强
  •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貌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