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剑眉,请别说汪兆均的局限性!/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5日 来稿)
    今天,在《博讯》上读到了剑眉《汪兆均的局限性》一文,感觉到很 不对劲。从文章的内容分析,剑眉是一位热衷于搞民主的人,也是一 个对中国共产党不报任何幻想的人,一句话,是一个坚定的激进派。 因此,他在读了汪兆均致胡温的公开信后,认为汪对“中共抱有幻 想,还很天真”,于是就撰文批评汪的“局限性”。

    剑眉文章列举的汪的局限性,我暂且承认,不就此作任何的反驳,我 只是想提醒剑眉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你自己有没有局限性?如果你回 答说:“没有”,那么,我写这一篇文章就是多余的;如果你回答: “有”,那么,要使你克服了自己的局限性再好搞民主──你看怎么 样?在这里,我认为剑眉的上述错误不止是在他一个人身上存在着, 其实,与这样的错误有关的何止剑眉一人?

     在共产党的教育中,中国人接受了一种这样的思想,即由“完人”组 成的社会才是最好的社会。因此,共产党政治教育和思想教育要求人 们克服自己身上的“不完全”性(也就是局限性)就造成了政治的道 德化路子;在这个路子上,我们最后走到了欲除掉人的局限性而对人 实行压迫的境地。20世纪90年代,我们好不容易地走出了上述境地, 但思想上却没有完全的或者说自觉的认识上述错误,我们认为在搞中 国民主的时候,中国人好象都要克服自己的局限性,所以当剑眉在读 到汪兆均的公开信后,他看到的不是汪兆均这一行为事实上引起了中 国人在政治上告别假话时代的现象,也没有意识到民主之于中国之现 实来说,意味着让民意得到真实的表达,而仅仅从汪兆均的公开信中 看出了汪的局限性,如他所言:“40年代生人……,幻想的成分很 重”,从汪给胡温写信的中一点,就可以判断汪“脱不了封建时代臣 子对明君期盼的俗臼”。 (博讯 boxun.com)

    在这里,我认为应该澄清一下重要的问题:搞民主的人是不是就没有 局限性?或者说有局限性的人能不能搞民主?这肯定不是一个小问 题,而是我们中国人在民主化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大问题。中国能不能 过好民主这一关,也在很大程度上看我们如何对待和处理类似问题。

    我的看法是这样,和剑眉理解的完全不同,民主非但不要求参与民主 政治的人克服自己身上的局限性,甚至它是鼓励人带着自己的局限性 去参与民主的政治,过民主的生活。民主的制度──如果剑眉对它可 以作出深刻的独立研究的话,那么就不难发现,它恰恰是为有局限性 的人设计的。可以这样说,民主本身就预设了人人都有局限性的问 题。所以,民主的生活说白了,也不外是让现实生活中的每一个有局 限性的人过上一种和“理论”上没有局限性的人一样的生活。换一句 话说,在民主的社会中,人人都有局限性──这也是民主可以整理出 的“平等”意义之一。正因为有着这样诸多意义的“平等”,民主的 选举才不是假的。

    需要澄清的第二个问题是,民主有两种作用:破坏和建设。就前一种 作用讲,民主要破坏的仅仅是“一党专政”的体制,而不是“一党专 政”社会中的一切;就建设作用而言,民主不但要“保守”共产党 “专政”时期的某些社会价值,而且要“保守”国民党“专政”时期 的,甚至还要“保守”明清时代的。因此,剑眉若是强调前一种作 用,那么,千万别以为这两种作用在任何情况都是冲突的,在中国目 前的情况下强调后一种作用的人,为什么非要反对让前一种作用发生 影响的人们之所作所为呢?

    在剑眉的文章中,他说汪兆均“一定是个天天看殃视新闻联播的老头 儿,象我爸一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么,剑眉怕是“80”后 一代,就从他看不起“40年代生人”的人这一点来说,他的局限性不 经我说就跃然纸上了。那么,别人是不是可以抓住这一点,认为也有 局限性的剑眉就没有资格搞民主呢?从女娲抟土造人的那一天起,一 代人与另外的一代人都不是完美的,都是有局限性的,因此,一个民 主的现代观点的基本要求是反对把人际间的“代沟”所形成的差别看 成是区分人之优劣的标准。

    汪兆均的公开信发表之后,在中国社会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折射出 了一种“汪兆均现象”(见张三一言的文章),在“现象”的正面, 出现了郑存柱、郭泉等人的公开信,在“现象”的背面,也产生了共 产党的“放松”,至少在今天,人们可以公开或者半公开地谈论 “6.4”问题、法轮功问题、文化大革命问题、毛泽东问题、邓小平 问题以及政治体制改革问题而暂时“安全”──所有这一切,都可以 说是汪兆均公开信的发表后所引起的“社会效应”,这样的一个人 ──我们不学习,反而去说他的“局限性”──不就是很错误的吗?

    我建议剑眉:先向汪兆均学习,你不妨试一下自己能否在中国也搞出 一个“剑眉现象”,哪怕此“剑眉现象”是对“汪兆均现象”的“否 定”!

    “汪兆均现象”是一种民主的“传呼现象”,虽然到今天为止,我们 还没有看见更大效应,但我相信它对于即将勃起的中国民主化运动是 一种“呼吁”,当中国人都象汪兆均那样敢讲真话,其行为又不被视 为“犯法”,那么,民主就在我们中国“立正”了!

    在今天,民主社会应该是一个“正派社会”,《正派社会》一书的作 者马格利特所说的“不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的事情 就应验在汪兆均身上了。汪兆均公开信的发表已经在具有民主思想和 民主意识的人中间赢得了尊敬,在正派人中间赢得了好名声,剩下的 是看他能不能被最高当权派所“羞辱”,如果,他被“羞辱”了,那 么,胡温的“和谐社会”的“假话”就被他们自己的行为给“揭 穿”!既然是这样,他们之间的谁有能力、有力量以阻止未来中国民 主运动用“革命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诉求呢?

    (2007-11-24于韩国首尔市)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汪兆均的局限性/剑眉
  • 向汪兆均学习,告别装聋作哑的时代/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