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耀杰:表扬国务院之后——兼评《南方农村报》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6日 转载)
    张耀杰更多文章请看张耀杰专栏
    
     [日期:2007-11-26]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博讯 boxun.com)

    
    
    (张耀杰2007年11月25日在第三届南方农村报·中国农村发展论坛“农民权益保护与新农村建设”研讨会上的正式发言稿。《表扬国务院》一文的网络链接:
    
    http://blog.cat898.com/boke.asp?zhangyaojie642007.showtopic.75347.html
    
    http://vip.bokee.com/name/zhangyaojie&pageNo=13)
    
    
    我能评点《南方农村报》觉得很荣幸,首先对这个报纸表示敬意。很巧,几天前我刚写一篇文章,就是为南方报系辩护的,题目叫《华南虎与乔新生》。乔新生是中南大学的一个法学教授,他写了一篇文章,说华南虎事件。他说南方报的记者在推波助澜、兴风作浪,让拍照的农民周正龙自证清白,话说得很严重,甚至于说到南方报纸不相信政府说的话。我就说,南方报业记者之所以能够追寻这个真相,恰恰说明他们已经具备了职业精神。周正龙既然参加了新闻发布会,而且领取了两万元的奖金,就应该证实这个照片是真的。我是做过电视编导的人,这个照片我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不用专家鉴定,肉眼就可以看明白。这个照片是反光的,而且没有聚焦点。我说这个事就是要肯定南方报系调查真相的职业精神,在中国的报刊里面最为稀缺的精神资源就是职业精神。但是《南方农村报》的职业精神还不是十分充分,你的报道没有跟踪报道,你这些案例的后果是什么?我不知道,我没有看到。这一点就说明你的职业精神还不充分。
    
    我说的第二点是自己作为帮助农民维权的一个维权者,所经历的一个典型案例,以及媒体的作用。浙江龙泉有一个土地案,2005年时候农民给我寄来一份材料,让我帮助处理,我就发给了很多的媒体记者,几个记者朋友没有一个愿意接手调查。我只好自己写了一篇文章,我把这个文章贴了网络博客里面,标题是《浙江龙泉的地根之争》。然后我又帮农民请到一个律师朋友,叫张星水。张星水律师到国务院申请行政复议,国务院派出一个处长到浙江龙泉去调查案情。我接着又写了一篇《国务院关注龙泉地案》,贴到在博客里面。到了今年2月份,这个行政复议有结果了,国务院说,当地政府征地是不合法的。我又写了一篇文章《表扬国务院》,又贴到博客里面。这时才有记者介入,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还拍了一期节目,节目完成以后又不让公开播出了,据说是作为内参片报给上面了。我这时就对农民说,这是一个机会,你要和政府谈判。我也给张星水律师说要帮助农民谈判。这也就是昨天任剑涛教授所说的,农民维权要有输有赢、大赢小输。我以为即使是小赢大输也是可以的。假如说政府圈占农民的土地卖了100万元,原来说是只给农民补偿10万元。农民通过维权谈判能够争取到20万、30万也就很不错了。但是当地农民脑子发热,认为既然国务院都有行政复议了,就可以不让政府征地了。张星水律师当时也很兴奋,说是要帮助中央政府解决野蛮征地的问题,而且要在全国推龙泉地案的成功经验。我说你这件事离成功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你见好就收吧。他们双方都不听我的话,到9月份的时候,龙泉政府派了800多人一下子把农民的菜地给挖掉了。农民这才后悔了,说是当初应该听从我的建议。我现在说的不是理论而是事实。就是说在官本位或者说是权力本位的情况下,实际上连国务院的复议都靠不住,新闻媒体也同样靠不住,农民自己更是靠不住,到最后你不承认小赢大输这个现实的话,你很可能要全盘皆输。我最后说一句,媒体不是没有用,我们要用活,要用媒体谈判,而不是用他来硬碰硬,他是软力量,不能够马上变现为现实力量。如果你硬碰硬,就什么都得不到。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附:南方农村报策划人江华的主题报告
    
    谢谢主办方,谢谢主持人党国英先生,这是论坛的主办者之一南方农村报唯一的一次主题演讲,“实说媒体,倾听表达,传媒与底线,报道媒体在农村领域的尴尬与作为”。首先有一个声明,我为我的演讲所有的字负责,和我从事的职业和机构无关。我想向昨天大家看到的两三个人致敬,首先是一个从福建来到华大的农民,手上缠着绷带,还有一个被挨打的,一个失去土地的农民,他们自费来到这里。我想在这10分钟时间内,我做一个简单的讲解。
    
    其实作为一个媒体,尤其在这个论坛上表现的尤为突出,首先我们在座的许多专家学者,他们站在中国农民问题的研究理论前言,来为大家传递他们的声音,而他们传递声音的基础,就是来自刚才我指出来的以三个农民为代表的庞大的基础群体,那么媒体他通过这种传递,使这个声音发出,并使之扩大,我想这些投入公共事业领域,深入民间,以自己的学识和胆识,为我们的国家和农民呐喊的公共知识分子,比如说党国英先生,就是他们,才使我们这些传媒人的工作变得有点意义,说实话,看到我这个论坛题目的时候,媒体在维护农民权益报道方面的独特作用的时候,我有点尴尬,也有点不安,为什么呢?中国有13亿人,或者是15亿人,农民占8、9亿,区区百万计的媒体从业者来承担这么大的一个作用,这显然是很荒唐的。媒体没有权利,虽然在西方世界当中他作为第四系统的力量出现,但是在我们这个环境下,媒体不具备这样的力量和操守。也就是说,媒体能不能承担对中国农民权益的保障,我的回答是不能。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也可以毫不犹豫的说,发出声音,我们能。这是一点。
    
    作为成熟政治框架下的社会公众氛围比较公正的情况下的媒体,在目前我们的从业者来讲,是比较遥远的,媒体在关注民众声音最薄弱的群体,比如,记者群体也是一种弱势群体,农民工人的时候,我们该做的时候,就是还原真相,呼吁帮助,凝聚力量,并在持续的与权力和资本的博弈对抗当中,保持相对的中立。现在是一个比较幸运的时代,因为个人的话语权和话语表达是没有禁忌的时代,这是对个人的幸运,但是对机构而言,媒体对这种理想状态的个人发言的氛围是一个努力的方向,但对弱势群体给予关注,这是媒体行动的必须。所以这是在政党政治框架下如何保持自己独立性的问题。
    
    媒体都说些什么?都是一些简单的,我从媒体当下的布局,和农民问题报道的现状说起。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党报的唯一的子报,农村报,经过十年的数次博兴,完成了2.5代和3代的农民在发达地区的发展,文明意识的熏陶,和契约意识的建设,中国农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庞大的基础成为了中国将来路径最主要的决定力量。与此同时,市场报纸媒体下的这个农村报市场逐渐萎缩,纵观全国的农村类媒体,除了中央级的农民日报,他始终保持他大报的地位和名号之外,唯一能够谈起的就是南方农村报和山东的一家农村报,他们是唯二的两家可以盈利的,并且在当地有持续影响力的农村报纸,其他的(乏善可陈)。这就是现在媒体的布局。
    
    但是没有争议的是,农民的问题是现在中国越来越值得重视的问题,农村的报道,现在渐渐也成为城市类报道的媒体的主流新闻。在07年农村发生的故事,迫不及待考验着我们全中国人的耐心,首先表现在民工荒,其次表现在以农民的代言人动物,比如说洞庭湖的问题,全国的猪在猪年向人类发出挑战。也就是现在每一个细小的争端,他都会引起巨大的影响。怎么样承担农村的报道责任呢?从一个故事开始,从一个现象开始,从一个可以探究本质真实的调查开始,因为这事很有意义,因为农民是镜子,他们就是我们。谢谢大家。
    
    提问:我想问张耀杰老师,三农领域媒体的谈判立场会不会影响媒体报道的客观性?
    
    张耀杰:我的意思不是说由媒体谈判,而是说媒体报道后如果有合适的契机的话,当事人要抓住契机,寻找谈判的机会,而不是媒体谈判,媒体没有能力谈判,在中国现状的情况下,我们更应该学会谈判和妥协,要不然你会吃更大的亏,因为整体的形势是这样框下来的,我们整体的形势是治国安民,说难听一点就是官逼民反的问题,中国五千年没有解决治官的问题,这个问题应该由徐勇老师他们去研究,我没有这方面的专业水平。国家是这种情况,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相问张耀杰老师,妥协的问题,利益博弈过程中,如果要说政府部门不愿意跟你妥协怎么办?妥协了有损政府的权威,怎么办?农民和政府的信息不对等,怎么和政府进行博弈?想请教张老师。
    
    张耀杰:不妥协就没有办法了,农民打电话问我,我说没有办法,你就出去打工吧,自己养活自己,最后没有办法,就像张鸣老师,就是黑社会,落草,那是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希望最好不要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耀杰:华南虎与乔新生
  • 张耀杰:前辈文人的习惯“扯谎”
  • 张耀杰:写给葛陵元先生的最后答复
  • 张耀杰 :十七大代表罗成友的真话假话
  • 张耀杰:历史人物不是这样研究的
  • 张耀杰:我眼中的新文化运动路线图(图)
  • 张耀杰:应该尊重“五毛”人权,“五毛”应该实名制
  • 张耀杰:草民为总理说话,政府首脑何其无力
  • 张耀杰 :民谣:南京"彭宇案"击穿道德底线!
  • 张耀杰:台湾女生谈红衫军
  • 张耀杰:这么大个"屁",能让我放吗?!
  • 张耀杰:与潘桂律师论富人穷人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 张耀杰:政府万能是很野蛮的中国特色
  • 张耀杰:写给郎咸平的私人忠告
  • 张耀杰:中国人为什么只敢仇富不敢仇官?——为茅于轼先生辩护
  • 张耀杰 :为茅于轼先生辩护
  • 张耀杰:吴思用先进文化给官家解套
  • 张耀杰:“杀贪官秀”并不新鲜
  • 张耀杰:中国雅虎首页转载《人民日报》文章违背实名制
  • 张耀杰:公盟研究员谈最高法院的尊严
  • 张耀杰:网络恐怖活动也是卖国
  • 张耀杰:31年前的今天值得纪念
  • 张耀杰:还是要替富人说话:财富的来源是什么?
  • 张耀杰:请河南籍人士关注“中国律师第一状”
  • 张耀杰:落马省部级官员有1成没有包养情妇,堪称道德楷模
  • 张耀杰:现代鲁迅郎咸平
  • 张耀杰:从博士生控诉杀父血案看河南公权力
  • “研究员”张宏志的“思想”举报/张耀杰
  • 中越边境的圈地及污染/张耀杰
  • 张耀杰 :山西阳泉的处女“卖淫”—“我感到不可思议,和对社会有了疑惑”
  • 张耀杰: 乡土中国的美丽与贫困
  • 张耀杰: 人权杀手李群涉嫌绑架共产党
  • 张耀杰博客中的陈光诚
  • 张耀杰:就键帽问题致IBM大中华区董事长周伟焜的公开信
  • 张耀杰:网友消息:为冰点退报
  • 张耀杰:平民大律师高智晟传奇
  • 张耀杰:为仲大军先生鼓掌叫好!!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