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公民抗命是政府迫出來的!/盧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1日 转载)
    
    香港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先生對民間電台趕盡殺絕的策略果然奏效。昨天,高等法院頒下臨時禁制令,禁制民間電台恢復廣播,直至下星期五為止。
     根據高院法官馮驊先生的判詞,他決定頒下禁制令並無政治考慮,而是基於法律及公眾利益。他認為,不頒佈禁制令可能會影響緊急通訊,損害公共安全,也會造成訊息混亂及法律缺口;故此他決定頒佈禁制令,禁止民間電台復播。 (博讯 boxun.com)

    馮驊法官提出的種種憂慮及風險當然值得關注,但是這些風險及關注都是被政府誇大了的,都不構成清晰而迫切的威脅(clearandpresentdanger),法院根本不需要急急按政府的申請頒下禁制令,阻撓民間電台復播。
    首先正如馮驊法官所言,東區法院裁判官游德康先生暫緩執行宣佈電訊條例違憲的判令並沒有引發任何法律真空的問題,因為暫緩執行判令意味現行的電訊條例仍然有效,意味民間電台無牌廣播是違法行為,執法部門可以依法檢控有關的負責人。既然已有清晰的法例規管電台廣播,既然沒有法律真空或缺口的問題,法院有甚麼需要另行頒下禁制令,阻止民間電台復播呢?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至於指民間電台復播可能會干擾電波頻譜,影響公眾安全更是片面及誇大的說法。民間電台透過特定頻譜播放節目不是最近的事,而是超過一年多的事。這段日子以來,香港的緊急服務如救護車服務等從未因此而受到干擾,也沒有任何市民因此而受到任何損害,更沒有其他市民效法民間電台的做法。另一方面,根據專家的意見,民間電台所用的無線電頻譜跟緊急救護服務所用的頻譜相距甚遠,即使民間電台復播,技術上也不大可能干擾緊急服務的通訊。既然是這樣,法院有甚麼迫切需要緊急頒發禁制令呢?法院為甚麼不放手讓政府繼續依電訊條例執法呢?
    
    
    
    顯而易見,今次法院頒發禁制令最大的得益者是全力打壓民間電台的特區政府。因為當法院頒下禁制令後,事件的爭議及責任都將轉由法院承擔,原本對民間電台步步進迫的特區政府則置身事外,以中立的執法者自居。更重要的是,頒下禁制令後可以轉移公眾的視線,一方面把民間電台的負責人及參與電台節目的人打成不遵守法庭命令的人,抹黑為藐視法庭的人,另一方面則令公眾忽視電訊條例是如何過時及不合理,令公眾忘卻法院裁定電訊條例違反人權法及《基本法》的事實。我們認為,特區政府這種利用法院及司法程序攫取政治好處的做法是非常令人失望及遺憾的。
    儘管法院已頒下禁令,民間電台的負責人及參與節目的人士並沒有退縮,依然堅持廣播,他們表示,很明白今次公民抗命的後果,並作好心理準備接受後果。在一般情況下,公然違反法院的命令或違反法例是要不得的行為,是不能接受的。但是,今次出現公民抗命的情況,出現違反法院命令的情況完全是政府的不合理做法、不合理法例迫出來的,主要的政治責任應當由特區政府承擔。事實上民間電台早已努力向政府申請牌照,並要求政府修改不合時的電訊政策及條例,開放頻譜容納更多不同的電台。只是政府一直不肯開放電台頻譜讓更多公眾參與,又不肯力研究數碼電台廣播,令香港出現電台頻道比電視頻道少一大截的奇怪現象。
    要真正解決今次的爭議,要提升香港的言論自由空間,要讓市民有更多發聲的機會,特區政府該做的不是死守過時的電訊法例及政策,不是利用司法程序威嚇市民,而是切實的檢討政策及法例,令電訊條例符合《基本法》保障言論自由的規定,令大氣電波成為公眾的空間而不是少數私人企業或持牌人的禁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