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个在京走访过的女孩讲述真实的上访黑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有句古话,穷死不做贼,冤死不告状,告状难,民告官更难。 (博讯 boxun.com)

    上访究竟有多难,多危险如果不是真的有冤谁也不敢和政府作对,而要是每个执政政府都能认真合理的解决上访人所反映问题,没有谁吃饱了撑的跑去北京告状,我曾经在北京上访过,跟大家说说在京上访的真实经历。
    先说说国家信访局
    
    在北京永定门西大街甲一号国家信访局的门前左右50 米停满了各地接访的车辆,什么地方的车牌都有,人行道上三五成群,或站着聊天,或带着小马扎坐那的都是各地的接访人员,每个经过那里的人他们都会问道“你哪里的”。有经验的上访人员都不理他们,但他们不会死心,死缠烂打直到你跟他们说话为止,要是不小心说出了家乡话,被他们判断出是哪里人,他们就会跟那个地方的接访人员联系,马上信访人当地的接访人员就围过来,先是和你好话好说要你跟他回去,你要是不理,他们马上会用强制手段,有时候几个人抬都给你抬走了,(我本人在国家信访局附近两次被地方接访人员强制带走,还有一次有个外地接访人员竟然要打我,原因是他欺负人家一个老爷爷,我叫保安来制止)要是你反抗,马上会发生流血事件,我去过国家信访局很多次,没次去那里都能看见打架的,虽然那里很多保安,但是多数时候保安都是看见也装作看不见,因为他们和那些接访人员都混熟了,也可能被那些接访人员买通了。
    
    在说说吃住,以前在北京南站高法信访接待室附近,有个被人称为“上访村”的地方,现在已经被拆迁了,原来上访村存在的时候多数上访人员都住在那里,那里都是很低矮的民房,很破,很旧,很脏,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能放四五张床,并且还是上下铺,被子也是乌黑八糟的,我估计都有跳搔,屋里黑呼呼的,一个十五瓦的灯泡,一股子刺鼻的霉味,汗味和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的气味,反正很难闻。一个水龙头,氺是滴下来的,是滴,一滴,一滴的滴.......这样的房子五块钱一晚上,有的连五块钱都出不起,就睡大街上,或者地下通道。在上访村住的人时时刻刻都是高度警惕,因为不光有城管,和北京当地警方经常去清理。更有许多地方接访的半夜去搜查。
    
    吃的是一元一碗的大碗面,或者一块钱4个的包子,每个星期六的时候都有一些外国的学生去那里发面条,馒头,包子之类的。生活条件基本上就是这样的。
    
    
    举几个因为上访被打击报复的案例。
    
    
    一、梁茂荣,男 54岁 住安徽省灵璧县高楼镇
    
    1992年县政府下发红头文件作担保跟老百姓借钱,梁茂荣先后借了将近30万给他们,没想到有去无回,他们借去钱后拒不返还,一拖就是好几年,梁茂荣跟他们要他们说我们的欠条早就失去实效,梁茂荣找到他们的上级,下发红头文件的县政府,县政府竟然说梁茂荣的钱被破产破没了,梁茂荣辛辛苦苦一辈子攒那么点钱,一分钱,一滴血,一滴汗呀,一下子就化为乌有肯定心有不甘。要求他们拿出法院宣布破产的裁决和所有财务清单,因为他们的破产不合法,所以他们拿不出来那些文件,对梁茂荣提出的异议他们不予理会,只是耍赖,拒不还钱。梁茂荣走到法院的大门,准备拿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可是由于县政府干预司法,法院找各种理由就是不受理。被逼无奈梁茂荣逐级向上反应。从县里到市里在到省里,梁茂荣从97年一直跑到2004年没任何结果。县政府主要领导还挖苦他说,有本事你去告你有路费我有公费,你有邮票我有钞票,省里,市里我们都有人,现在是人治社会,你就是告到联合国也别想打赢官司。梁茂荣一气之下来到北京,在各个信访窗口登记。也许就是因为在京上访,也许就是因为有个信访考核制度,也许就是因为上级都有不准出现超指标的信访的指示,他们就疯狂的压制,打击,报复上访人。梁茂荣是党员。并且绝对不会愚昧的去冲撞国家机关,一直都是文明有序的上访,到指定的窗口登记而已。上访本身不违法,梁茂荣更没做过任何违法的事情,包括上访过程中也没任何过激行为。但却被地方政府以各种理由拘留劳教,从2005年到现在梁茂荣被拘留过5次,每次都是被地方政府的人员在北京以回家解决问题为名义把爸爸从北京骗回家,回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直接送拘留所,等过了敏感时期(比如两会,或者其他重要时期)再放出。放出后他们又不理不问,没任何诚意解决我们反应的问题。现在梁茂荣又被他们劳教了,还是因为梁茂荣在北京上访,听说今年是奥运年,所以各地更要严格控制上访人数
    
    
    
    二、胡侠红 女 40岁左右 住安徽省灵璧县大庙乡沟崖村
    
    
    她因为他们村计划生育乱罚款,和非法买卖土地问题,婆婆被村干部逼的喝农药死了。要求县有关部门到他们村组织个听证会,没别的要求就是要大家评个公正,但是没人理她,甚至信访局的领导还笑话她轻蔑的说:“你要去你村开听证会我们就得去,太拿自己当回事了,我们做领导还得为你跑腿呀。~~!!!!!她也是那种很倔强有正义的女人吧,不得已她从市里到省里,最后到中央,到处去呼吁,走访。就是因为走访触动了我们这里县政府敏感的神经,结果在被拘留5次,逼的跳楼没摔死的后,在2007年的8月份或者9月份的时候被劳教了一年。
    
    三、曹金斗 男 68岁 住安徽省灵璧县大路乡
    
    一个师范毕业并且有30年教龄的民办教师,按照国家规定所有条件都符合民办转正式的标准。但是因为民办转正式的教师名额有限,他的名额被一个村支书的弟弟顶替去了,他到镇教办去反应没人理,去县教委没人理,去市,去省都没人理他,最后他去了北京,2007年在国家信访局门前被宿州市几个接访人员强制带回家,拘留15日,后他起诉公安局滥用职权,结果,败诉,他继续去北京上访,又被接回,这次竟然给了他张劳教聆讯书,吓得他到处躲藏,按劳动教养条例,他68岁的年龄是不在劳教范围内的。
    
    
    四,甄平 女 40岁左右 住安徽省宿州市俑桥区
    
    
    我是通过网络认识他的,我们并没见过面,只是偶尔网上聊聊天,她跟我说过他的案情
    
    2006年元月28日下午2时许甄平女士从从银行取款3万元去金茂商城办事,遭到一伙歹徒暴力抢劫,群众报警后,由110指派宿州公安局蛹桥区分局东关派出所出警,当时出警的是3名联防队员。赶到的出警联防队员同样也遭到了一伙抢劫歹徒的袭击,幸亏商场的两名保安和主任帮忙才逮住一伙抢劫歹徒、制止住事态的发展
    
    甄平女士当时晕死过去,醒来后才知道派出所值班民警张云龙、周沫指使3名联防队员哄骗自己说被抢的包和钱到派出所就给甄,但是在案发地他们就当场放跑了这一伙抢劫歹徒,张云龙、周沫还欺骗当时接警的刑警110说是斗殴、说派出所已经处理好此事件了。武军、张云龙、周沫对抢劫案件不登记、不立案,他们为了掩盖这伙歹徒抢劫的真相,出面为这伙抢劫歹徒找到了赵法医,并于2006年2月7日在宿州市中医院做了假鉴定、还为这伙抢劫歹徒办理了假住院手续。武军、张云龙、周沫这样的目的是为了掩盖这伙歹徒抢劫的事实真相、徇私枉法、包庇抢劫罪犯。武军、张云龙、周沫徇私枉法、包庇抢劫罪犯的事实真相,经过甄平无数次的上访反映后,宿州市公安局着手调查该案件,宿州市公安局不顾案件的事实真相继续造假,宿州市公安局纪委的刘洋、梁超欺骗甄女士在他们做的假材料上签字。宿州市公安局局长江利亚安排蛹桥区分局局长李新建处理此案件,李新建对此置若罔闻,他还对甄女士说如果愿意把被抢劫的3万元钱赞助给区公安局、不去追究宿州市公安局通报做假处理民警的事实,保证甄女士一年可以挣钱几十万元。
    她一直在北京信访,前天听说他被抓起来了。具体怎么回事,到现在我还不太清楚
    
    综上几个案例我个人认为解决上访应学大禹治水,问题在疏,而不是堵,你们就算现在以不正当手段把人给关起来了,到时候出来他们还会告的。也许那些贪官想的不是这些,因为等到这批被他们关押起来的人出来在去上访的时候,他早就远走高升了,就算到时候给这些无辜的冤民平凡,也和他没任何责任了; _(博讯记者:盛胜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