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三)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8日 来稿)
     《掀开雪域的面纱——路在何方?》
    
     [一] (博讯 boxun.com)

     如果不是西藏发生了骚乱,我的这篇早应完成的连载,还会往后拖。依照初衷,我该写西藏的现状了,可一到提笔,便犹豫再三。至今我仍品味着半年前离别拉萨的心情。既有十分的眷恋:对这片美不胜收的土地;也有无尽的担忧:西藏能在中国的版图里呆多久?
    
     面对当今西藏的变化,我的最确切感受是:头绪纷繁,越理越乱。
    
     拉萨是首屈一指的圣城,但我满目所触,已难觅神的踪迹。寺庙们仿佛退缩了,与排成长蛇的货摊挤在一起。朝圣者成了少数派,几乎淹没在熙来攘往的旅游者中。僧侣的诵经声虽然高亢,而商贩的沿街叫卖声也此起彼伏,不肯相让。与商业繁荣相照应的,是市区主要马路的惊人扩展,似乎在跟北京长安街比宽度。穿行在装潢漂亮的店铺、办公楼、饭馆、酒吧和夜总会之间,我想许多人会问:难道这就是圣城?
    
     英国地质学家海登爵士上世纪三十年代到拉萨,他看到的是截然不同的图景:肮脏不堪的城区,终年泥泞的烂路,路两端坐满了乞丐,多数是无人过问的瞎子、畸形人或病人。还有成群结队满街乱跑的野狗,彻夜的嚎叫令他如处地狱。
    
     今日的拉萨,与昔日相比,到底谁更能担起圣城的荣耀?
    
     [二]
     这次拉萨骚乱,我从网络上看到藏人狂砸汉人商店的镜头。呼喊西藏独立的藏人,为何把愤怒发泄到移民身上?
    
     有人指责汉人企图同化藏人,连生活方式也被改变了:从前沿街赶着牛羊嚼着糌粑喝着青稞酒的藏人,再也见不到。如今藏人爱吃火锅、川菜,甚至山西的刀削面。最流行的饮料是啤酒。路边小镇摆出了一排排台球桌,口叼纸烟的年轻藏人在悠闲地挥杆击球。
    
     打麻将、玩纸牌的藏人多了,也成了汉人的错,说什么汉人只用一副麻将就把藏人的魂迷住了,再多一瓶啤酒的话,就可以把藏人的魂夺走。
    
     这些浅薄的焦虑,来自对西藏社会日益开放的恐惧。翻开历史,麻将早在一百年前就已流行于藏人中,啤酒更是舶来品。1920年代,拉萨、日喀则破天荒开办了世俗学校,很快遭到寺庙喇嘛的反对,一夜之间全部关闭。现在的藏人,还有谁会把学校视为洪水猛兽?
    
     满世界寻找挣钱机会的汉人,带给拉萨的是商业化。已经很商业化的西方,并没有阻碍宗教发展。西藏走向开放的最大好处,不言而喻:藏人有了更多的机会和选择。
    
     在旅游鞋店里,我遇见年轻的藏族女老板。她精于算计,巧舌如簧,具备成功商人的所有特质。她追求钱财,向往开好车,住好房。她是佛教徒。
    
     在宾馆里,有中年藏族司机在招揽旅游散客。我跟他聊天。他不会说汉语,带着翻译。他说根据地方的远近,每笔交易能挣三到五千元。他不分昼夜工作,为的是攒钱送儿子上大学。我问他希望儿子将来做什么?他说做医生,或者律师。言谈中充满自豪。他也是佛教徒。
    
     宗教生活与世俗生活不再互相排斥。你可以终生念佛祈祷转经圈,过最简单的物质生活,“把一年挣到的辛苦钱一咕脑捐给大昭寺,磕一串长头后回家睡个好觉”;你也可以去实现各种人生梦,成为各个领域的专业人才。
    
     藏人无需再做外人猎奇的橱窗。西藏未来仰仗的,必定是后一类藏人。
    
     [三]
     但移民太多,民族之间的麻烦和冲突,便日积月累。
    
     拉萨总人口四十万,藏人只占十五万,其余为汉人,其中四川人又占了百分之六十。我去过的几乎所有商店、餐馆,都是汉人开的。汉人富起来了,而无权无势又没关系的藏人,大都只能找份廉价的工作,很多时候,因为不会说汉语,就连这样的打工机会也没有。藏人的财路被断,物价又上涨,在自己的土地上,藏人成了弱势群体。
    
     我的司机和导游是重庆人,跟大多数移民一样,属于捞一把就走。他们没有学藏语和融入这个社会的打算,谈论藏人的口气渗透了轻蔑。比如把藏人称作“牦牛”,拿藏人的生活习惯甚至宗教仪式开玩笑。还说内地来的妓女最怕藏族嫖客,每有藏人光临,女孩们花容尽失,据说吓得“连卵子都起火”。
    
     腐败现象随处可遇。我们路过某村庄,遇到一位做运输生意的藏人,讲一口流利汉话。他告诉我,村里修建住宅,政府出钱补贴,给每户的建房款是五万元,到了村民手里,只剩下两万。
    
     藏人能满意?能不愤怒?就等着时机爆发了。当然,把拉萨骚乱的原因归结于此,未免过于简单。
    
     [四]
     我在连载之一里,写过这样一段话:任何民族,如果拥有自己的土地、语言和文化传统,鲜有不寻求独立的。汉人在藏人眼里,永远是外人。摆脱外来控制的呼声,绝难休止。
    
     西藏在历史上曾有过独立的机会,皆因上层处置无方,遂失之交臂。十四世达赖是这样对法国记者描述从前藏人的荒唐的:就整个社会而言,因为没有受过教育,藏人都很无知,自以为西藏是全世界最大的地方。那时的西藏统治者对国际政治一无所知,顽固抵制任何改革的尝试。20世纪初第一个留学英国的藏人龙夏,回藏后想对政治进行改良,结果被冠以“毁灭宗教”的罪名,剜去双眼。
    
     自1950年中共军队进藏,藏人尝到了昏聩颟顸的后果。尽管反抗不绝,终究无济于事。九十年代以来,中共为保住这片土地,倾入巨资。藏人的生活改善程度,远远超过我的想象。从拉萨往林芝的数百公里沿线,一座座村落,全是彩顶双层新房,一户一栋,宛如内地的度假别墅。在去纳木措湖的路上,无际的草原深处,放牧着成群的牦牛。藏牧民依旧住着帐篷,却有运输卡车、丰田越野车相随。拥有拖拉机的藏农民非常普遍。
    
     为了体现藏汉一家,执政者甚至涂改历史,有意夸大唐朝文成公主嫁给藏王松赞干布之后的作用。寺庙几乎都有文成公主的塑像,导游向我们大谈公主对西藏的贡献:公主教藏人如何耕土地、种谷物,如何织毛毯、做毛毡。连大昭寺也是公主驱魔择址的结果。就差没说布达拉宫的厕所也有盛唐遗风了。
    
     过犹不及。此类宣传能不令藏人反感?
    
     而无论给多少好处,也笼络不住藏人的心。
    
     我碰见过两件事:有次看见藏人在路边盖新房,我上前问:修建这样的住宅,政府要给多少钱?藏人一句话砸回来:我们谁也不靠!后来我听说这类建房的花费,全部来自政府的无息贷款。所谓无息贷款,等于是白给。
    
     另一次是几个旅游者正兴奋地谈论乘坐火车入藏的感觉,在一旁卖西瓜的藏人突然打断了他们的话:修铁路对西藏不好!旅游者惊讶地问:为什么?藏人说:你们把我们的矿产都拿走了。
    
     这就是中共统治西藏近五十年后的现状。
    
     [五]
     为平息眼下的西藏危机,有太多的呼吁要求中共与十四世达赖谈判,把达赖喇嘛誉为“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然而,能谈出什么结果?说明白点:一旦允许达赖喇嘛回藏,从他进入布达拉宫的这一刻起,西藏就踏上了独立的不归路。
    
     这甚至是不以达赖喇嘛意志为转移的。
    
     除非有意让中国分裂,已经没有出路了。造成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是:毛泽东。
    
     毛撕毁与达赖喇嘛达成的协议,从1956年开始在藏区大搞所谓“民主改革”,斗领主、毁寺庙,搞得天怒人怨,全民造反。随后是1959年的藏人总暴动。毛的对付手段,如同他对付反抗他的汉人一样,就一个字:杀。
    
     这是一场灭绝种族似的屠杀。班禅喇嘛的家乡循化县便是其中一例:当地政府为预防藏人叛乱,先把活佛抓起来。藏族农牧民包围了政府所在地,要求放人。中共军队用机枪扫射这些连棍棒都没有的藏人,当场打死五百多人。僧侣也未能幸免。全藏区约五十九万僧侣中,有十一万人被迫害至死。班禅喇嘛在视察时,藏人围着他流泪呼号:勿使我佛教灭亡!勿使我雪域之人灭绝!
    
     后来的中共执政者虽然改弦更张,特别是近些年,做了不少改善西藏环境,保护藏族文化的事,但为时已晚。毛泽东的罪恶划开了一道不可愈合的伤口。藏人的血液里流淌的是仇恨。
    
     我不敢说中国永远不会分裂,我却敢说藏人永远不会接受汉人的统治。
    
     [六]
     当我沿着尼洋河,沿着拉萨河,沿着雅鲁藏布江,日行千里路,饱览西藏的山川锦绣时,一个念头萦绕着我:中国能不能没有西藏?
    
     只有到了西藏,你才可能了解西藏对中国未来的重要。不仅仅是土地的大小,或它的战略地位,或它的丰富矿藏。最重要的,是它占有的水资源。可以说,与中华民族的存亡攸关。
    
     西藏高原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河流系统,是中国所有重要河流的来源。中国内地已经处于严重缺水的状态,握住西藏就等于握住了生命线。如果有一天中国人被掐得没水喝了,那必定是失去西藏的结果。
    
     为了子孙后代,也要保住西藏。但,路在何方?
    
     [结语]
     不知当今执政者是否意识到:要想避免西藏独立,让藏人自治,是上上策。这一过程或许要通过几代人来完成,但从现在起,就需做准备。
    
     让血腥的历史在时间流逝中淡去。把藏人的和平示威,哪怕要求独立,皆看作常态。这是所有多民族国家面临的无奈。制定政策的最前沿考量应是:怎样缓解藏人谋求独立的情绪?
    
     西藏的最大收入是旅游。目前每年接待的旅游人数约三百六十万人,收入二十八亿元。很快将达到上千万人次。由此产生的大量工作机会,首先要照顾普通藏人,免费培训,优先录用。
    
     控制移民数量。制定反歧视法,维护藏人尊严。长期移民必须学藏语。逐步加强藏语在藏区的市场实用价值,使普通话和藏语成为平等的流通语言。这样做既能减少藏汉之间的隔阂,又能使藏人感到自己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很赞赏这样的观点:向美国学习,创造各民族因经济吸引而自由流动的客观条件,以优惠政策鼓励藏人去内地发展,促进民族间的融合。
    
     全面实现宗教自由:让内地的大乘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尤其是天主教和基督教,进入藏区传教。纵观近千年历史,西藏何曾有过宗教自由?十七世纪初,西藏阿里地区的古格王朝曾允许葡萄牙天主教传教士传播福音,引起佛教僧侣们的恐慌,政权内部发生分裂。僧侣借助外部势力,灭了古格王朝。
    
     一旦多种信仰并存的局面在藏人中形成,西藏的长治久安就有了希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西藏重大事件:一流评论家集体沉默
  • 陈维健: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 西藏问题起因的思考和解决的建议
  • 西藏问题:北京的國際聲音還很弱/秦汉
  • 西藏事件:人民的眼睛是雪亮滴/安均
  • 吴庸:最近西藏事件的根源何在?(图)
  • 西藏:她的痛楚,我的耻辱/唐丹鸿
  • 到底谁在歪曲事实——西藏事件中外媒体的公正性比较
  • 西藏!我的西藏/西风独自凉
  • CCTV“西藏暴乱”录像质疑/林晓旭
  • 西藏风波,要问责,不要“大汉族主义”
  • 西藏:刀架在脖子上 — 我的一点愚见/基甸
  • 西藏骚乱的16大疑点/凌岩
  • 刘晓波:解开西藏死结的钥匙
  •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 人发杀机,中共屠戮西藏,嫁祸精神领袖达赖/昭明
  • 西藏事件:一个普通中国人敬告各海外媒体和政府
  • 王力雄:西藏事件的责任该由谁负(图)
  • 好极了,好极了 ——我看北京和西藏/周莉
  • 西藏自由抗争活动并没有因中共镇压而停止
  • 西藏各寺院被围困至今 小昭寺僧人被饿死
  • 西藏游下月恢复旅,行社低价吸客
  • 3月26日~27日西藏各地最新动态
  • 捷克总统抗议镇压西藏 决定不出席北京奥运
  • 上百名西藏安多兴海藏人请愿呼吁释放遭捕藏人
  • 约30名西藏僧侣在外国记者前高声抗议西藏没有自由
  • 中国官员全程陪同外国记者访西藏,没有客观性
  • 美联社:中国政府组织外国记者访问西藏(图)
  • 纽约时报:门锁风不止,户闭声尤在—在成都感受西藏动荡
  • 西藏动乱的“罗生门”
  • 中共持续镇压西藏引发全球强烈批评
  • 示威的西藏民众必须在25日前自首,否则将枪决 (图)
  • 纽约时报:西藏事发时,中国军警为何不及时制止?
  • 西藏各地最新动态,唯色的博客被人修改密码
  • 西藏流亡政府公开40名藏人死者名单
  • 看西藏问题媒体战:中国政治改革何不从媒体开始
  •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处置西藏拉萨事件未使用任何杀伤性武器
  • 西藏流亡政府确认130名藏人在上周被开枪打死 (很克制?)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