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今天我不关心人类/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有网友认为抵制家乐福表明:“在个性与情感被极度压抑的国度,借爱国主义来完成一次集体的狂欢是件很正常的事,当看到身边一个个平时胆小怕事的同龄人在提到家乐福这三个字时无不大义凛然的样子(我的三个最好的哥们也在其中,我很痛心),我只能无奈地笑笑。他们很普通,乏味的生活缺乏发泄的渠道,只能虚弱地兴奋着,像一群被冷藏多年的木偶,有机会表演的时候就使劲龇牙咧嘴,肚子里的脏话翻江倒海----”
     (博讯 boxun.com)

    该网友的分析不无道理,但除了宣泄荷尔蒙和释放压抑的情感,之所以发生这样“集体的狂欢”,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中国启蒙教育的失败。要知道,抵制家乐福的人山人海多数都是大学生,遑论其他人口的素质。
    
    最让人失望的还不是这些义愤填膺的脑残患者,而是大陆的公共知识分子---今天我不关心人类,只想谈谈公共知识分子这个特殊的群体: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公共知识分子指的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改革开放以来,大陆公共知识分子通过直接参与、著书立说、演讲、教学、发表文章、翻译出版等活动,为普及不问青天问自己的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南方人物周刊》2004年评出的“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张思之、秦晖、吴思、贺卫方、李银河等赫然在列,杨小凯、黄万里等著名学者名列致敬名单,颇具影响。
    
    中国有个非常可怕的传统:焚书坑儒吓得读书人魂飞魄散,对权力的恐惧和依附,成为主流学术最显著的特征,强权代表了真理和天道,忠君就是爱国深入士大夫的灵魂,加上反右、文革,一朝被蛇咬,千年怕井绳,大陆读书人有如惊弓之鸟,安全方面的焦虑成为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
    
    毋庸讳言,发端于梁启超、陈独秀、鲁迅、胡适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在新的历史时期的表现,虽大大有别于传统意义上匍匐在权力脚下、噤若寒蝉的读书人,为民请命不惜以身犯险者骆驿不绝,但大多数还是明哲保身,畏首畏尾。
    
    当新闻热点纷至沓来:厦门散步、台湾、西藏、圣火传递、抵制家乐福----不算海外媒体和网站,单以大陆境内的网站而言,除了冉云飞、连岳、杨恒均等少数几个还在坚持与读者就这些话题交流意见,并试图影响读者,竟很难看到大陆其他公共知识分子的影子,整体表现着实令人难堪。原因大致可归为以下两种:
    
    首先,这些话题太敏感,不方便发言----
    
    有多敏感?比自由还敏感?!
    
    自人类诞生以来,自由就是人类最敏感的一根神经,为陌生人的自由和解放抛洒热血的犹如满天繁星。不敏感,满大街都是知道分子,谁稀罕听取您的意见?学识如果深藏于书斋,不学以致用,拿来分析具体的公共焦点问题,深入浅出地影响、提升大众的思想和思维方式,如何对得起“公共”二字?
    
    越是焦点问题,越是需要用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观去分析、衡量,提升、引领大众的认识水平和觉悟,如左拉大义凛然的“我控诉”,法拉奇无所畏惧的“我会至死和美军一起战斗”。
    
    公共知识分子始终应当是社会的良心,既不屑取悦于权力,也绝不献媚于大众;智慧、勇气和道德承担,使得他们坚定地站在自由和大众(弱者)的立场上发言,即便有时也会冒犯沉默的大多数,但却最终都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自由。
    
    其次,谈论这些话题有一定风险---
    
    的确,温和如李银河,尚且被单位领导叮嘱不要在相关问题上发言,但是,随着经济开放的深入,言论空间的持续扩大,当局执政能力相应有所提高亦是不争的事实。虽然存在诸多不足,但唯其如此,才更需要公共知识分子持之以恒的艰苦努力,不断拓宽言论自由的空间。
    
    “铁肩担道义,辣手写文章”,本是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的自我期许和大众寄予的厚望。何况,尽管存在一定的风险,但不可逆转的改革局势决定了文明在缓慢地进步,与文革时期的肃杀有天壤之别。只要不组党,不鼓动暴力,危险和禁区在逐渐减少,否则,贺卫方在发表中共没有注册登记涉嫌违法、军队国家化等论调之后,不可能还在大学教书,并四处演讲,到国外接受媒体的采访。
    
    点滴进步,来自权力与权利的互相影响和渗透,公共知识分子对启蒙大众和加速自由民主的进程,具有无可推卸的责任,这既是时代赋予大陆新一代知识分子最光荣的使命,也是对“先天下之忧而忧”文人传统的发扬。
    
    互连网时代的来临,使得意见发表平台早已从传统的纸煤、地下刊物、墙报延伸到了论坛和博客,网络的便捷、快速使其影响大有超越传统媒体的趋势。大陆的天益、牛博、XYS等网站,言论自由度与海外网站在逐渐拉近距离。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一切可能的平台与读者分享思考的结晶,难道不是公共知识分子的本分?
    
    在无失去人身自由之虞的情况下,仍然前怕狼、后怕虎,连无足挂齿的一点风险都不敢冒,鼓吹自由民主、科学理性,岂不成了空话、套话、叶公好龙?
    
    别人冲锋陷阵,自己坐享红利----都想搭便车,但公共知识分子应有更高的追求和标准,“取法乎上,仅得其中”,舍我其谁的担当是时代的召唤。爱是做出来的,权利唯有争取,天上从没掉过馅饼: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面对难题掉过脸去怎比大声疾呼、快意淋漓?
    
    世风日下,国人习惯于用一声叹息把自己和庸俗或堕落区别开来,似乎自己出污泥而不染,坏风气都是别人带来的。然而,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公民社会的建立,普世价值成为流淌在民族血管里共同的文化记忆,有耐于每一个人的努力,公共知识分子更是责无旁贷地首当其冲。
    
    抵制家乐福是国人劣根性的一次集中爆发,不可避免地遭到一些公共知识分子的迎头痛击。与网友交流的过程中,有网友认为温和、理性的发言,效果应该更好。
    
    个人以为:言说的“破士”,倒不妨千姿百态,以各自最擅长的方式与读者交换意见,是个互相影响和学习的过程,自由主义者的一大特点就是不断提醒自己:我有可能是错的,真理也许在你的手中。
    
    当头棒喝也好,循循善诱也罢,只要是在摆道理讲事实,讨论即可继续。有前卫才谈得上普及,激烈只是风格,关键在于你表达的是什么,而不是怎样表达。
    
    那些咄咄逼人、咄咄再三逼人的言辞,有人只看到了激愤,有人却看到了激愤背后的道理与慈悲。
    
    拿个人来说,我就一土生土长的大陆土鳖,尼泊尔都没去过,自幼看水浒长大。文学价值很高的水浒,有很多暴力、非理性的成分,对女性、佛教多有不敬。水浒的血腥令不少人反感,但它对我最重要的启蒙教育恰恰就是同情和怜悯。
    
    砍杀贪官,进而滥杀无辜----武松堂堂一个刑警大队长,何以疯狂到这般境地?
    
    武松看似完全不可理喻:杀贪官污吏倒也罢了,怎么把劳动人民也给杀了?问题在于:谁导致了他的绝望与疯狂?武松在那之前穷尽了所有的法律手段,迫于无奈用私刑为兄长报了仇,但对司法还存有一丝信心,主动投案自首、认罪伏法,希望获得宽大处理,但邪恶势力仍要对他赶尽杀绝。指责武松,没问题,但不能抛开罪魁祸首: 独立、公正、有效的司法救济的缺失。
    
    记得,中、小学的班主任每每以“讲道理”为名将我或同学叫到办公室,轻则训斥、罚站、打扫卫生、写检讨,重则请家长,期待不听话的我们被严厉的家长打得家长都认不出来。
    
    讲道理被老师们一再居高临下地恶搞,搞得面目全非,我们无不视“讲道理”为畏途。后来才发现,讲道理是个好东西。只要是讲道理,再大的风也吹不散我的笑容。
    
    我对那个心怀善意的网友表示:其实我非常赞同循循善诱的态度,但粗暴或温柔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是不是在讲道理,讲的有没有道理。我唯一能肯定的是,既然网络给了我手写我心的机会,除了不可抗力,没有什么能阻止我说什么,怎么说。
    
    我想,无论是以鲁迅怒目横眉还是胡适涓涓细流的面貌呈现,信奉狂飙突进还是渐进改革,相信称得上或自认为是公共知识分子的人,都深深地爱着这片承受了太多苦难的土地,对祖国和人民充满了滚烫、深沉的爱恋之情。历史由人民书写,也断断少不了公共知识分子浓墨重彩的一笔,如伏尔泰、左拉之于法兰西,新文化运动群雄之于华夏,法拉奇之于世界---
    
    若干年后,人们会如何评价当代大陆公共知识分子?为了自由富强的中国,你做过些什么?真心地希望你们:利用演讲、论坛、网络等等一切可以利用的平台,结合热点事件,把你的思考与民众分享,让介入、参与成为一个日常的习惯动作,则民族幸甚,国家幸甚。
    
    请允许我用北岛的诗句来结束这个话题:
    
    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向CNN索赔13亿的弥天大谎/西风独自凉
  • 爱你爱到掐死你/西风独自凉
  • 巴黎的怒火与家乐福的喧哗/西风独自凉
  • 从天堂到地狱:金晶的遭遇说明了什么?/西风独自凉
  • 愚人节的笑话:抵制家乐福/西风独自凉
  • 当祖国与自由不共戴天/西风独自凉
  • 曲解自由的京晚文峰/西风独自凉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小孩?/西风独自凉
  • 为了自由的爱国主义才有价值/西风独自凉
  • 《揭竿而起》:逼上梁山的黑色风暴/西风独自凉
  • 展望美国总统大选:自由世界需要麦凯恩这样的领袖/西风独自凉
  • 也谈对北京奥运的支持与抵制/西风独自凉
  • 别说我的工作你无所谓/西风独自凉
  • 丑陋的中国人:从感恩到CCTV大战CNN/西风独自凉
  • 谁说民主很麻烦/西风独自凉
  • 4月1日不是愚人节:怀念哥哥的几个瞬间(外一篇)/西风独自凉
  • 台湾人帅在哪里?/西风独自凉
  • 西藏!我的西藏/西风独自凉
  • 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西风独自凉
  • 牛博网又开张了!/西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