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用热血去献血 用鲜血祭血色(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今年的六四十九周年之前,有两件事值得同属于那个时代的学子,或者是用心目击经历了那个事件的生者,去重温和投影在今年所发生的这个重大事件中。
    
    首先是,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许良英、刘晓波等人,因为在1995年的6•4前夕,签署发表《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和许良英与他的恩师王淦昌先生等人联署,公开表达《迎接「联合国宽容年」,呼唤实现国内宽容》等启蒙和感召,打破沉寂与沉闷的红色恐怖,为那个时代的学子给予无限的精神安慰。为此,2008年4月,美国物理学会将2年一度的“萨哈罗夫奖”授予了许良英先生,籍此表彰许先生长期以来,对中国民主、自由、人权事业方面的努力和付出的肯定。
    
    第二个是今年的五月汶川,爆发振动世界震撼华人用悲天悯地的爱心,和源自同族血脉的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给予了四川地震灾区灾民无私无障碍的爱心赠送。尤其是远在台湾的同胞血族,突破和挑战人为的禁锢和限制,率先直飞传递善意和爱心体现情同手足的华族之情。尽管有血染的代价来自专制体制的弊端,但是同宗血缘的爱心表达超过了政治信仰的对抗,人们纷纷用各种方式传递怜悯的爱意,献血就成了一种最直接最简单最刻骨的血性行为方式。
    
    尽管六四是十九年的记忆,但是因为有了今年这么两件感人奋进的新旧故事,就给六四的祭奠平添一些血色的记忆,外增很多充满爱心和生命的鲜活话题。正因为这样,如何纪念十九年后今天的六四,就成了我们这群六四现场幸存者绞尽脑汁,需要创意和勇气再付诸行动的心灵感应与冲动的践行。
    
    因为四川发生了特殊的地震灾害事件,以及灾后严重的不稳定失态社会苗头,再加上我等几位敏感人士先后因为敏感事件先后被特别关注伺候过,所以临近六四的活动是否能够如期进行,不仅考验我们的意志信仰和忠贞程度,也考验着我们灵活应变的行动实战能力。
    
    六月四日的清晨,曾经多次在这一天做出惊天骇俗勇敢走出困境走向街头,用生命来祭奠六四事件的号称是六四广告人的陈云飞再度给我电话,邀约我去成都的天府广场,曾经是十九年前见证和爆发大规模市民和学生抗议的,只是被当今权贵给现代化的广场,做一个简单的祭祀和现代行为纪实活动,以此来回忆和缅怀那次事件,那次事件逝去的兄弟姐妹,还有四川这次地震灾难无辜离去的国民同胞。所以在他创意策划下,用鲜血祭英灵,用献血献爱心,达到一举两得一心两用事半功倍,多效应多功能多目的双响探底作用。
    
    陈云飞从家绕过众人看管的寒舍,早早到达了天府广场,随后我如约如期及时抵达。成都公众知识分子、环保人士谭作人一副严肃的表情,像是履行一个神圣的契约一样,悄然而至的降临在天府。四川体制内作家协会,良心正义具有侠士情怀的知名知识分子冉云飞,休闲轻松和他刀剑文风截然不同的愉快状态,没有顾忌或者在意什么禁忌的泰然潇洒,好似西北汉子的容貌和体姿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还有市井商人,其实也是心有抱负、热情好客的阿万朋友,本着对历史事件真实记录,同时也表达一番悲悯济慈的爱心,用笑眯眯的神情默默无闻的记录今天这个,在敏感的祭日、敏感的场地,围绕敏感的人物,忠实的记录事件发生的每一个细节。
    
    身体力行不图名利的陈云飞率先通过献血验收,笑容可掬的进入广场西南之角的抽血汽车内。身体孱弱的谭作人满脸是汗的勉强通过验收,在临时站点义工特别料理关照之下,冷峻又从容的步入“城市之心”题词的站点,毫不犹豫的走进献血车内。我和阿万因为身体有障碍,尽管自己并不在意,但是在站点工作人员说要对你们身体负责这个嘱托之下,只好放弃了这个特殊非凡的献血日子,只能旁观和记忆这个永生难忘的祭奠过程。言语幽默喜好无拘无束,类似自由侠客的冉云飞,做起事来却是一丝不苟非常认真,放下自己的身价尊重对方的规则,有板有眼的最后一个登入豪华的车内,谁知一进去所用的时间也比其他几个好友多了很久。原来大家说好的每人都是200cc,结果他用身体好属于猛男的造型,在护士的劝导下一口气献出了400cc的鲜红热血。
    
    接近中午,三个多小时的心灵感应、天人默契的献血过程,在即严肃悲壮又坦然释怀,没有豪言壮语,没有仪式程序,没有干扰的平静中临近尾声,给今天这个血色祭奠换得宽松和平淡,完全是用心和灵魂增添一次身心的抚慰。结果我们五人还有各自的事务需要处理,免了一些客套和礼仪只好分手的几分钟后,我和陈云飞被成都国宝准确地盯住和跟踪了过来,容不得我们准备补充一些营养的需求在哪儿解决,就被他们棒打鸳鸯扭送东西。这场献血都没有的恐惧,被人为的干扰给我们增加了又是一个永生难忘的恐怖记忆。
    
    陈云飞在众目睽睽的街头穿行中,被他们很不友好的塞进早就等待的公安车辆内,我尾随他们自主的随他们吩咐,走在他们排定的行人之间。还是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的被动配合,我清晰的知道和从容驾驭、面对这个强大的政权,来打发和处理我们这个弱小的个体,我明白每个个体此时此刻只能柔性反抗、理性互动,碰硬逗硬那无疑是自取灭亡,不会产生惊天地泣鬼神,感动对手的信仰、精神之力。
    
    习惯了随时传唤聆讯这个浪费时间消耗热情的手续过程,虽然今天没有更大悲剧再度发生,但是给今天的血色祭奠增加了一些额外的晦涩佐料,让十九年的承重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倍增了特别的记忆。经历了这个有惊险没有苦难,用献血纪念六四的羁押结束后,我明显的感觉我们公开的、大声的、有组织、有目的,大规模纪念甚至要求给予六四事件彻底平反已是为期不远不再是梦想的一个抗争结果。
    
    用热血去献血 用鲜血祭血色
    用热血去献血 用鲜血祭血色
    用热血去献血 用鲜血祭血色


    用热血去献血 用鲜血祭血色


    用热血去献血 用鲜血祭血色

_(博讯记者:谢福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绝不平反六四 忌日透露明确信息/赵力强
  • 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六四祭文
  • 天歌:六四组诗(图)
  • 施化:六四,一开枪,就分裂了
  • 李天笑:六四到汶川地震 中共的变与没变
  • 流芳:“六四”19周年祭
  • 缅怀六四英灵,责问震灾人祸/萧明(图)
  • 六四周年與轉型正義/桑普
  • 曹长青:从六四屠杀到汶川地震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孙文广:济南异议人士烛光悼六四和地震死难者(图)
  • 陈一谘:为了孩子!救救孩子!——在洛杉矶纪念“六四”19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 你们搞的什么民运?——六四感叹/詹余
  •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19周年/吴高兴
  • 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牟传珩
  • 六四随感——献给六四逝去的先烈/悼红轩
  • 纪念六四--在悉尼六四烛光晚会上/彭勃
  • 警钟(金仲兵):无言的六四
  •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 江曾抓捕姬胜德逼死姬鹏飞,与姬同情六四的立场有关/昭明
  • CCTV网站刊出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只字未提六四/RFA
  • 六四屠杀到底死了多少人?
  • CCTV报道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六四烛光晚会(图)
  • 李鹏儿子六四忌日前从政 迎来大陆网民骂声连连/钟和
  • 数百名英国人士与国际特赦组织悼念六四死难者活动
  • 当局严密监控和打压“六四”纪念活动
  • 訪民編歌悼念六四死難學生/RFA
  • 六四燭光會 逾六百人參加
  • 范子良老先生在家中悼念“六四”先烈被传唤
  • 胡錦濤哦會平反六四——今日中國官場新趨勢(下)/秦漢
  • 孙文广:六四赴京受阻记 ——悼念六四19周年
  • 六四实拍:北京抓捕遣送大批上海访民(视频)
  • 鲍彤呼中国政府公布“六四”真相/ABC
  •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 六四天安门很紧张,公安部的高官亲自上阵(视频)(图)
  • “六四”19年,为了忘却的纪念/DW
  • “六四”:十九年的坚持与遗忘/BBC
  • 前中央党校校长阮铭:六四天安门屠杀历史教训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