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1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继大陆国新办要求各大网站将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作为“主旋律”置顶后,官方媒体对余秋雨吹捧有加。

     其中,《北京晚报》以《余秋雨震后写新博----理性真诚》为题,称颂“文章保持了其清醒的大局观,有条有理的阐述观点,文字不失理性真诚。” (博讯 boxun.com)

    这叫做沆瀣一气,臭味相投。

    死伤数十万计,损失上千亿元的“5.12”地震之后,何谓“大局”?妥善安置身心严重受创的千余万灾民,使其得以“好好活下去”,这无疑是重中之重!

    这里面,备受关注的遇难学生家长的诉求,显然又属于热点。尽管所涉及者人数不过数千,在灾民总人数中可能不到万分之一。但这个“万一”却牵动海内外无数中国人的心,当局是否真正“以人为本”,将从处理此“万一”的态度与手法表露无遗。

    从这个意义上,倘具“清醒的大局观”,就不能对这些“请愿灾民”等闲视之,掉以轻心。

    事实上,当局也“清醒”地将之列入“大局”,一再公开承诺彻查校舍豆腐渣工程问题。虽然迄今依然进展迟缓,可是所表示的态度还是应该肯定的。

    而余秋雨的“新博”则并非如此。他把灾民请愿与堰塞湖疏导这两件事对立起来,将下游几百万居民的生命安全作为幌子,暗示哀痛欲绝并依法行事请愿上访的家长罔顾“大局”,离间其与下游县市父老乡亲的关系,挑动后者对饱受丧子之痛的请愿人士的不满,从而为一小撮地方政府官员及其他既得利益者(包括有关建筑承包商)保驾护航,实际考虑的乃“小众”即“小局”而非“大局”,其用心何其卑鄙也。

    不过,用“清醒”来形容余秋雨,倒是恰如其分。余绝不是一时糊涂而出此,他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对于此文可能引发的后果也早有预期。把请愿家长激于义愤的合理行动,诬指为授“反华”宣传以柄,便是其饱含缜密算计的“理性”思维的结果。

    不仅如此,余秋雨非但“理性”,也确实“真诚”。只是这“真诚”所向并非“请愿灾民”,而是号称“三个代表”的当局。

    他无比“真诚”地为当局效劳,挖空心思地炮制奇文,“有条有理地阐述观点”,出尽浑身解数,替官府排难解忧。其“含泪”虽属煽情的修辞,“劝告”却绵里藏针,软中带硬。

    不是吗?在抽象地肯定请愿者“受灾以来的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迎来了最高尊严”之后,就来了个具体的否定:此时此刻,请愿便是“急躁”,“干扰”,添乱,“横生枝节”,使前此的“动人气氛”不能“保存下去”。

    尤其严重的是:“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寻找“反华借口”“进行反华宣传”,在此情况下,请愿者便是为他们提供契机。

    如此这般地极力抹黑与恫吓遇难学生家长的同时,余秋雨也不忘“有条有理地”为主子涂脂抹粉,甚至采取强加于人的措辞,大言不惭地盗用对方的名义,说什么:“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

    这种行文方式,简直岂有此理!试问,要是“这些天来,中国的各级政府”真的“都尽心尽力”,为所有灾民办实事,切实回应并积极处理请愿者的诉求,他们还会不停不休地一再上街请愿吗?

    说到底,他们聚众上访不就是由于地方政府并没有“尽心尽力”,所以不得不在大热天时,手持死难子女黑框遗照,走上街头鸣冤叫屈吗?

    目睹请愿家长呼天抢地的悲情,哪怕只是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也不能不深受震撼,难以自持。只有像余秋雨这样“历来”高高在上,对无权无势的草民百姓不屑一顾的名流学者,才会“不怀好意”地信口雌黄,“横生枝节”地乱加指责。

    奉劝官方传媒,不要再吹捧余的那篇犯众怒的“新博”了,吹得越厉害,反弹也越大,“主旋律”更加被淹没。如若不信,请试试看!

    最后,在此还要“满含恨意劝告”余秋雨:赶快向请愿灾民致歉,然后就此偃旗息鼓吧!这回“写新博”之前,你不活得挺好的吗?正如俗语所云: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愿你好好活下去,也让劫后余生的地震灾民们好好活下去。别给他们头上扣屎盆子了,拜托!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秋雨“泪”从何来?/张成觉
  • 余秋雨居心叵测/张成觉
  •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张成觉
  •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张成觉
  •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张成觉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张成觉
  •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张成觉
  •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张成觉
  •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张成觉
  •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张成觉
  •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张成觉
  •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张成觉
  •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张成觉
  •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张成觉
  •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张成觉
  •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张成觉
  •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