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2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对于非灾区的民众,包括香港市民而言,日子过得很快。“5.12”整整一个月了。
     (博讯 boxun.com)

    但是,痛失家园的川、陕、甘劫后余生者,以及唐家山堰塞湖下游县市疏散的民众,可就是度日如年。前者上无片瓦离乡别井的艰辛惶恐何时终止?后者暂摆“空城计”迁至安全处的时光何日结束?他们自己根本无法预料,只能无奈地等待。
    
    而经验告诉我们,在无奈的等待中,听着时钟嘀嗒嘀嗒响,那每一秒都显得那么漫长,令人焦灼不安。
    可是,统筹全局的高层,以及具“大局观”、“识大体,明大理”并与中央保持一致的余秋雨们,显然属另外一种思维。
    例如,余秋雨在灾民坐困愁城的揪心日子里,早已感受到一股“动人气氛”,因“整个中华民族迎来了最高尊严”而激情澎湃。
    这里用得着港人常用的一个词语,叫做“观点与角度问题”。“上头”包括其御用文人“站得高,看得远”,目光越出汶川--北川周边十万平方公里余震频仍的区域,及其中上千万的灾民,而放眼大陆30个省市自治区,十三亿人口。
    于是,我们十几万救灾军警大部离川各归原位之际,经中组部、中宣部和总政治部从中精选的若干英模,直飞北京在人民大会堂报告“英雄事迹”,并由央视、中央广播电台现场直播,以志“抗震救灾斗争的重大阶段性胜利”。
    与此同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日前视察四川,“强调加大司法力度维护稳定”。并非巧合的是,五千特警已奉命抵达天府之国,那显然基于“维护稳定”的需要,而非为了协助清理灾后废墟。
    一面宣布“重大阶段性胜利”,一面“强调稳定”,其中意味着什么呢?
    一言以蔽之,当局的“重中之重”,已从刚刚过去的这个月“以人为本”,抢救灾民生命,回复到原先的“既定方针”---办好奥运上面。
    工作重点如此迅速转移,是否操之过急?
    事实上,若着眼于地震灾区,此举确实未必恰当。对此,不妨引用仅仅一个星期前余秋雨的谆谆高见:
    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
    余“大师”忧心忡忡的伟论言犹在耳,怎么短短几天,这么一些迫于眉睫的严重问题似乎全变得无足挂齿了呢?是否那“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已顺利解决,再也完全无须担忧了?
    另外,与周永康所提“加大司法力度”有关,“救灾款物滞留或被挪用、分配不公平、以及地方对灾情汇报不实等方面”,“群众举报的信息”络绎不绝,值得注意。
    关于这一点,《法制日报》于6月10日报导,审计署社会保障审计司司长王中信称,“目前每天收到社会各界举报邮件40条左右,举报电话约70多个”。
    即使以20天计算,举报邮件及电话总数在2200以上。这后面牵涉到多么巨大的款物以及不法事件!
    不说别的,仅以“对灾情汇报不实”这一项而论,哪怕只有一件,牵涉的灾民可能数以百计。
    比如之前网上消息,北川地区某小学倒塌,学生死亡百余名,但校长却向前来视察的北京高官说只有20个。如此当面说瞎话,岂非“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么多已经曝光的违法以至犯罪个案,包括校舍豆腐渣工程证物昭然的事例,至今未闻惩处过一名相关的责任者。而中纪委、教育部、建设部的文件则一个接一个,无一不是光打雷,不下雨。或曰: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余秋雨所谓“这些天来,中国的各级政府,。。尽心尽力”,岂非梦呓?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这是鲁迅《纪念刘和珍君》中引用的陶潜诗。
    
    对“5.12”地震死难与失踪者来说,此刻正属“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随着“胜利”的宣布和“稳定”的需要,长眠地下的将近九万冤魂,今后还会受到应有的关注吗?他们的悲情是不是注定要被八月奥运的焰火掩盖呢?
    
     且拭目以待。
    
    (08-6-1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张成觉
  •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张成觉
  • 余秋雨“泪”从何来?/张成觉
  • 余秋雨居心叵测/张成觉
  •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张成觉
  •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张成觉
  •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张成觉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张成觉
  •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张成觉
  •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张成觉
  •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张成觉
  •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张成觉
  •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张成觉
  •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张成觉
  •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张成觉
  •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张成觉
  •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张成觉
  •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