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0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中共中央文件》,俗称“红头文件”,等于辛亥革命之前我国历朝的“圣旨”或“诏”。
     (博讯 boxun.com)

    虚拟中央文件,即假传圣旨,亦称“矫诏”,在古代是要杀头的。当然,若手下有兵马,又作别论。例如《三国演义》第五回《发矫诏诸镇应曹公 破关兵三英战吕布》,曹操假传汉献帝旨意讨伐董卓,得到各地封疆大吏响应。他不但没掉脑袋,还由此迅速崛起。
    
    笔者并非曹阿瞒,一介书生,无权无勇。此次敢于拟就红头文件,不怕项上头颅不保,全拜香港“一国两制”之赐。而动因则基于为党分忧,为国献策也。
    
    事缘日前由电视目睹圣火在乌鲁木齐传递,但见此一百余万居民的西陲大都会,路旁冷冷清清。画面转到当地市民家中,一位汉族中年男士向记者表示,尽管很想上街亲睹圣火传递的罕有盛事,但当局通知留在家中收看电视直播,言下甚显无奈。
    
    其后从网上得知,当天获准亲炙圣火的上百名幸运儿,维族等十几个“少数民族”的火炬手仅占45%。而在这十六个民族共居的中国最大省级行政区,维族逾800万,超过总人口半数。汉族才是当地的“少数民族”。
    
    尽管新疆号称“维吾尔族自治区”,但自毛时代以来,近60年中基本上一直由中共的汉族高干掌控实权。包括维族在内的少数民族干部,纵使不是花瓶,甚至担任单位正职,也不能在其主管范围内真正做主。
    
    例如,文革期间林彪事件后,维族的赛福鼎以自治区革委会主任身份,一度兼有“四个第一”的头衔,即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新疆军区第一政委,军区党委第一书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政委,真是冠冕堂皇,声名赫赫。
    
    然而,实质上赛氏虚有其表。因为兵权在军区司令员杨勇手上。杨是胡耀邦的表哥,长征干部,曾任志愿军司令员,军衔上将,在党内军内的威望是1949年才加入中共的赛福鼎中将所无法比拟的。
    
    何况同样资深的汪锋很快就从天而降,出掌新疆党务,汪虽非汉族(属回族),却意味着赛氏作为当地主要民族的领袖人物,连象征性的“一哥”地位也不保,完全沦为摆设。
    
    此种维族人不能主宰自己区域事务的局面,堪称六十年不变。此次亦不例外。圣火在新疆首站、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传递的仪式,唱主角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从电视上看,似乎身为维族人的自治区主席根本没在主席台上露面。
    
    只有次站南疆的喀什算是维族人为主。第三站石河子属军垦居民点发展而成的中等城市,五十万人口中汉族占绝大多数。末站昌吉乃回族自治州首府。较昌吉人口为多,经济地位也更重要的伊宁,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却无缘列入传递路线,哈族人不知作何感想?
    
    其实,即使有幸名列圣火传递城市,可在近距离内目击者也只是极少数。比如石河子就将“啦啦队”跟其他市民分隔。前者是经过挑选被认为可靠的,后者虽躬逢盛事一心捧场,却仍被阻于特别的界线之外,非但不可即,连望上一眼都不易。有个小女孩向记者倾诉,谓其母尽力将其高举,仍无法看清圣火模样。
    
    总之,当地民众怅然若失的心情溢于言表,令人慨叹。凡此种种,可称“望火兴叹”!
    
    笔者自问深明大义,洞悉当局生怕圣火传递遭人破坏,更怕造成人命伤亡,故小心翼翼,如临大敌。至于因此使民众难以亲睹圣火庐山真面目,实在情非得以,毕竟人命关天也。
    
    有鉴于此,笔者不揣浅陋,代拟《关于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大胆建言,以求两全其美。既可确保余下行程之安全,又能使更多民众大饱眼福。
    
    要而言之,乃从当年伟大领袖乘敞篷汽车,检阅数百万红卫兵的旷世壮举得到启发。故将火炬手的地面跑步交接传递,改于大型卡车上进行。
    
    如此一来,闲杂人等自然无法接近圣火,且速度可随意调节。如遇恐怖分子袭击,大可启动紧急预案,将卡车时速骤然加至百公里以上,瞬间驶离现场,以保无虞。此其一。
    
    再则为防疆独、藏独及法轮功分子滋扰,圣火传递当日应如常上班上学,以便各单位对所属人员严加控制。啦啦队则由少先队及退休老工人充当,夹道打气,为火炬手加油。其余市民应仿效乌鲁木齐做法,一律留家看电视可也。此其二。
    
    由于四川地震灾区余震不断,传递时间押后。具体方案由省委草拟,委托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同志负责指导。火炬手可增加新近提拔为某公安局政委的喂奶“警姑”。护卫可添加德阳市委蒋书记、绵竹市张副市长。他们可跪于卡车两侧,大张双臂,以收阻隔请愿家长之效。
    
    此外,刘小桦小朋友可作为灾区儿童代表,在宋祖英同志陪同下,坐于驾驶室内感受“动人气氛”,以体现我中华民族之“大爱”。此其三。
    
    四是拉萨传递安排“按既定方针办”。境外传媒记者当天准许留下,但采访范围限于所居酒店,以策安全。
    
    五是首都传递。可聘请余秋雨、王兆山与郭松民三位为特别护卫,全程保护圣火。如有爆炸之类事故,郭松民定可第一时间跳出来,舍命护圣火。待灰飞烟灭,余秋雨将成菩萨,在阴间扶持圣火及奥运;王兆山则如愿以偿,乐颠颠地赴黄泉路“幸福”去也。
    
    位卑不敢忘忧国。奥运安全,匹夫有责。谨以至诚,慷慨陈词,耿耿丹心,天日可鉴。
    
    (08-6-1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张成觉
  •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张成觉
  •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张成觉
  •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张成觉
  •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张成觉
  •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张成觉
  •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张成觉
  • 余秋雨“泪”从何来?/张成觉
  • 余秋雨居心叵测/张成觉
  •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张成觉
  •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张成觉
  •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张成觉
  •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张成觉
  •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张成觉
  •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张成觉
  •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张成觉
  •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张成觉
  •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张成觉
  •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