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戚:山东杂文作家老翟为何失踪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7日 转载)
     广西钦州 老戚
    
     四川“5·12”大地震后,南方又洪水爆发。 (博讯 boxun.com)

    
    四川地塌、南方天崩!
    
    这真是天怒人怨的年代啊!
    
    中国人在面对无法避免的天灾外,还须面对人祸。其实是党祸!
    
    为了保持奥运会前的稳定大局,中共当局不仅加强封网,也加强搜捕、加强抓人。
    
    我发现除了不少F功学员被抓捕外,不少维权人士、民主志士、网络作家也被传唤、警告、抓捕。
    
    我也受到了钦州国保支队的传唤,被警告在奥运会前不要乱写东西。我答应国保的同志不乱写东西。因为我的写作历来不是乱写的。如果中国大陆的作家有我的勇气和才华,那中国大陆的社会将大不一样。
    
    还有一位体制内的熟人也间接劝告我不要在奥运会前写文章。大意是担心我被抓进去。我感谢这位热心人士的忠告。
    
    但沉默和残废人有何区别?
    
    网是封不住的,人也是抓不完的!
    
    自从北兆山、南秋雨两个跳梁小丑在媒体上乱喷粪后,遭到海内外不少有良知的作家及网友愤怒声讨。
    
    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现象:
    
    证明网络这块园地共产党是无法封锁和独占的。令我欣慰的是,山东体制内竟然涌现出李钟琴这位不甘与王兆山为伍,公开退出作协的作家。但许多网友说:李钟琴式的人物还是太少了。
    
    网友还举出山东还有两位良知人士,一位是正在蒙冤坐牢的盲人陈光诚,另一位是山东的老右派孙文广教授。
    
    孙文广教授近日也蒙受被抄家之灾,他被山东的国保同志缴去了赖以写作的工具电脑一台。
    
    不错,山东也有不少良知人士。象山东的民主党人士王金波及海外回归的清水君先生也是积极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人物。
    
    可惜王金波忙于谋生,很少在网上浮头。而清水君先生还在黑牢里倍受折磨。
    
    大多数网友发现余秋雨、王兆山之类的无耻文人仍是大多数。我也发现了这个悲哀的现实。在山东作协举办的声援四川的救灾晚会上,当王兆山付主席朗诵那首“做鬼也幸福”、“党疼国爱”的遗臭万年的无耻歪诗时。却博得了满堂喝彩。我想台下坐着的应是山东作协的会员吧?他们的掌声表明了他们对此首无耻歪诗的欣赏。那些鼓掌的人和余秋雨、王兆山一般同样是冷血动物、人渣!
    
    我不由悲凉长叹:
    
    真是“满街余秋雨,遍地王兆山啊!”
    
    这个时候我特别怀念一个人:他就是山东鱼台工商局干部,著名杂文作家、《自由中国》的专栏作家——网名叫老翟,真名叫翟羽佳。
    
    让我们来欣赏一番老翟的佳作节选:
    
    捍卫自由的生活方式
    
    1863年,林肯总统在纪念阵亡将士的葛底斯堡演讲中说:“八十七年前,我们的祖先在这块大陆上创立了一个孕育于自由的新国家。他们主张人人生而平等,并为此献身……我们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不致从地球上消失(结尾)。”
    
    1997年1月,克林顿总统就职演说:“现在,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这个星球上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人民多于生活在独裁统治下的人民。”“要负起责任,在世界各地推进民主”。
    
    在西方人眼里,捍卫维护人权的民主与自由的制度,比生命更重要。在他们眼中,“只有当世界整体得以自由,人门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
    
    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国家之所以强,民主政治一直被放到了一切问题的首位。限制国家与政府的权力,不断释放个人自由空间,不断扩张个人的良心自I由,所有这一切无疑成为一切进步与发展的前提和目标。而东方的一些国家,则反其道行之,把国家的强大和稳定建立背道而驰的打压个人自由的基础之上。
    
    世界上只要有对个人自由的剥夺,就必定整个世界是不自由的。被剥夺自由的人不自由,那些剥夺个人自由的人同样也不能自由。剥夺他人自由的人之所以不自由,并非是受良知的发现,而是因为他们不会因为满足而收敛起剥夺的欲望。林昭说:“自由是一个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体,只要还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实而完满的白由,除了被奴役者不得自由,即使奴役他人者也同样不得自由。”
    
    自由的生活方式需要捍卫。没有捍卫的民主与自由生活方式,很容易被独裁者剥夺。一次世界大战后,共产革命和法西斯暴政的兴起,民主自由受到了空前的挑战。可是,因为惧怕流血的缘故,西方和美国的人民把自由的希望寄托在法西斯党魁的良心发现上
    
    剥夺他人自由全在于对被剥夺者的恐惧。自由的剥夺者们所建造的每一道禁锢自由的墙,既禁锢了自由,同样也禁锢了建造者本身。当自由只是一种特权,任何人都不可能自由。剥夺他人自由者可以加固自己的围墙,也可以不断强大武装力量,甚至,长时间封住别人的嘴巴。然而,他们自身也会陷入恐怖的汪洋之中,而终结这种恐惧唯一办法就是给予别人自由。剥夺别人自由的人,也同样地剥夺着自己的自由。
    
    自由是与生俱有的天赋权利,是人类进步的最高价值,任何人无权剥夺他人的自由。英国哲学家斯宾塞说:“在所有人没获得自由之前,无人是完全自由的”。正是基于每一个人的自由观念,捍卫个人自由的生活方式也成了美国人的重要的生活方式。
    
    美国一直致力于让自由在全世界获得成功。乔治布什在连任美国总统就职演说指出:自由在全球的传播是“世界实现和平的最佳希望”
    
    人生有几个十年——为八九学潮而作
    
    是当年学潮的参加者,也是八九学潮的受教育者。蓦然回首,依然处于边缘化的人生境域。虽然写下了数百万字的爱国文章,却依然不能被祖国认可。可悲啊,可悲!
    
    给北大教授上一课:共产主义是罪恶的乌托邦
    
    《共产党宣言》问世之后,在相对宽容的君主以及资产阶级社会,共产主义实践干尽了杀人放火的勾当。社会主义革命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社会主义实践的罪恶都是空前的。越是社会主义成功的国家,社会主义实践也就罪恶空前。前美国总统尼克松说:“每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和平建设时期比他们在战争时期所‘牺牲’的人都要多得多。”
    
    独裁下的稳定,就是打压有骨气、有道德的群体
    
    任何社会都是这样,一个民族的有骨气的精英人物毕竟少数,如果把他们控制起来,那么,这个社会也就是一个死气沉沉的社会。
    
    国家安全不能成为侵犯个人自由的理由
    
    权力是最容易扩张的,为了限制权力的扩张,我们必须制止政府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对个人自由的侵犯。在美国人眼里:个人自由比过独立、国家安全更为重要。因为个人自由是社会强大和进步的最有效的保证。国家安全不能成为侵犯个人自由的理由。
    
     今天在《自由中国》论坛里,一位叫梅兰的网友发贴:
    
    “老翟去那里了?”
    
    原来常上本网站的,并开过专栏的山东鱼台的翟羽佳好长时间不见了,有知道的朋友告诉一下他的下落,是不是还在工商上班呢?是不是他发的文章太多,被和蟹了呢?
    
    确实,我发现老翟先生已在网上消失多时。近来消失的还有高智晟、李海、贺伟华,我在北海的一位朋友。
    
    好象还有很多人,包括上海著名的剧作家沙叶新先生。
    
    他们是不是都被抓捕了?有谁知道这批失踪者的近况呢?甚是挂念!
    
    2008、6、23
    
    发表于 2008-6-27 00:15《自由中国论坛》 _(博讯记者:龚珉)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老戚:一个女孩名叫胡谦慈(诗歌)
  • 圣人出/黄河清 老戚
  • 老戚绝食一天稀松平常
  • 老戚:请当局释放参加绝食的仁人志士
  • 广西钦州戚钦宏绝食声明/老戚
  • 请高智晟律师珍重/老戚
  • 勇敢的人们/老戚
  • 绿帽子丈夫可否向奸夫索赔一百万元/老戚
  • 仍呆在黑牢的胡石根/老戚
  • 从麻将中国到六合彩中国/老戚
  • 一座爬满类人猿的猴子山/老戚
  • 怀念一位白天点灯的工头/老戚
  • 一条污黑发臭的河流/老戚
  • 又见蠢节、又见蠢节/老戚
  • 巨魔何以成为巨魔/老戚
  • 点燃自由圣火 照亮黑暗大陆/老戚
  • 钦州的甘地/老戚
  • 2006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中国/老戚
  • 绿帽子丈夫冲击先进性教育会场/老戚
  • 东海一枭:绝食岂无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 老戚因参与绝食被传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