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牌第一又如何?/张成觉
请看博讯热点:北京奥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5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昨晚香港无线新闻报导的最后一条,讲的是美国代表团花了60万美元,租用北师大体育馆供运动员作训练用。开首有两位播音员的对话,说中国在此次京奥中夺取的金牌可能超过美国。新闻末尾美国代表团训练总监称,我们只希望与中国打成平手。
     (博讯 boxun.com)

    与此有关,德国学者黑伯勒前天接受专访时称:“如果中国运动员赢得很多奖牌,那么奥运会会起到稳定社会的作用。但如果成绩不佳,中国老百姓会不满意,并认为是政府的体育政策失败。”
    
    上届奥运中国在雅典拿了32面金牌,只比美国少4面。此次有主场之利,的确有可能跃居“金牌一哥”的地位。
    
    果真如此,又将如何?
    
    举国腾欢,通宵达旦。民众游行,万人空巷。号外满城,热泪盈眶。“中国中国”,响彻霄汉。醒狮起舞,唐人街上。山呼“万岁”,“伟大的党”!---这些场景大概都会出现。
    
    然而,一晚或数天的狂欢后,大陆中国还不是“神州依旧”?可以预期:贪渎照样盛行,访民仍然含冤。假伪屡禁不绝,警察心黑如前。贫富悬殊加剧,社会不公更烈。人权自由欠奉,一党专制不变。何日得见青天?上帝难有答案!
    
    不过有一个问题肯定不必劳烦上帝解惑,那就是“金牌价值几何”。
    
    假设京奥中国压倒美国,二者所得金牌总数跟上届比翻了个个:中国得36面;美国得32面。京奥投入为600-800亿美元,取较低款额折成3600亿人民币,则每面金牌值100亿人民币!若将银、铜牌总数计入,按金牌耗费之半分摊,每面金牌也值50亿元!
    
    上述总投入若为700亿美元,折合5000亿人民币,相当于四川地震灾区重建预算费用总和之半。
    
    京奥适逢“SARS(非典)”五周年,读徐刚报告文学《中国:呼吸困难》(《国难大坝上的中国》,明报出版社,2007年,143-158页),里面有几个数字与上述支出形成强烈对比:
    
    疫情重灾区山西有个清徐县,其防疫站2002年只拿到20万元拨款。而光14名退休职工就年需21万元,全站工资加费用,年需80万元。这60万元缺口得自行设法。
    
    “找钱、能给退休的在职的发出工资,一个月900多元钱养家糊口,防疫站还能干什么?也就是守着这块牌子,别把门面给丢了,那是平时混得惨一点,还混得下去,SARS一来可就要命了,连防疫必需的白大褂和一次性防护服都没有。2003年4月17日,清徐县紧急拨款2万元,防疫站的人很高兴,他们要去盯人、追踪、排查做流行病学的调查,至少有路费了。
    
    2003年4月24日,疫情危急,防疫站站长、40多名防疫人员夜以继日地奔走劳顿,一个个都快倒下了。这一天,防疫站领导咬着牙狠着心买了一箱方便面和火腿肠,让那些天天加班到凌晨两点的防疫员充充饥,这是清徐防疫站在山西保卫战中算得奢侈的一次消费。财务科长说‘这些日子,他们实在太辛苦。’‘说着,她抽泣了。’”(163页)
    
    笔者摘抄至此,也眼眶模糊,情不自禁为之感叹唏嘘。一箱方便面和火腿肠才值几个钱?百十块钱罢了,就这“算得奢侈”!基层的卫生工作人员过的什么日子?
    
    当年山西SARS之为害,在大陆仅次于广东、北京。这个穷省全民动员打了一场胜利的保卫战。以全省之力挤出7460万元,“作为设备、防治、一线医疗人员补助等应急费用”。该省“各地市基本上是‘吃财政饭’,至少有一半属于困难县,拨出了这么多钱会影响‘吃饭’”,但也顾不得了。(同上,162页)
    
    7460万元,在京奥最低4000亿元的投入中,连零头都不到!
    
    而那个清徐县人口估计不下30万,年防疫经费20万元,人均不到7毛钱。
    
    讲到钱,说回文章开头提到的美国代表团租用场馆的费用,那是60万美元公帑,折合420万元人民币。按美国3亿人分摊,每人负担零点零一四元,即不到人民币一分半钱。港式粤语:“湿湿碎”耳。而参赛的600余名美国运动员,平时训练均属自费或由民间团体赞助,不占公帑。
    
    反观大陆中国,13亿人平均4000亿元,每人300余元人民币。相当于上述山西防疫站工作人员月入三分之一强。
    
    好沉重的金牌,好沉重的京奥!
    
    (08-7-2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张成觉
  •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张成觉
  •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张成觉
  • 张成觉: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
  •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张成觉
  •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张成觉
  •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张成觉
  •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张成觉
  •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张成觉
  • 悼念陆铿先生/张成觉
  •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张成觉
  • “警姑”反哺面面观/张成觉
  •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张成觉
  •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张成觉
  •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张成觉
  •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张成觉
  •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张成觉
  •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张成觉
  •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张成觉
  •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张成觉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