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晋:一个时代的背影/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来稿)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博讯 boxun.com)

    谢晋走了,中国第三代导演的“辉煌”历程宣告落幕。
    
    就个人而言,再回头去看谢晋那些七平八稳、图解政治、向权力献媚的电影,我宁愿站在寒冬腊月的十字街头喝西北风。世界上那么多的优秀影片都还来不及看,谁还去看温吞水、老掉牙、毫无艺术追求和人性深度的东西呢?
    
    从艺术质量上来说,与第一代导演的《神女》、《小城之春》、《一江春水向东流》,以及中共建国之后的第四、五代导演的《小街》、《城南旧事》、《黄土地》等优秀电影相比,无论是外在的影象表现形式,还是对人性和历史的纵深把握与解剖,谢晋电影均难望项背。
    
    和余秋雨一样,谢晋本质上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文化投机主义者,在任何时代都能在权力允许的范围内,挠大众的痒痒。其艺术创作首先是契合政治的需要,文革时期如此,文革之后亦如此。
    
    1972年,谢晋根据同名样板戏改编拍摄了电影《海港》,1975拍摄了讴歌造反女英雄的《春苗》,1976年拍摄了匪夷所思的表现如何打击国民党特务的《磐石湾》。
    
    但,无可否认的是,充满时代与其个人电影素养局限的谢晋,在“万马齐暗”、改革开放伊始时期,仍称得上是“鹤立鸡群”:1980年的《天云山传奇》以反右为背景,轰动一时。影片配合了当局的“拨乱反正”,大打催情弹,令人对四人帮、极左路线切齿痛恨。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天云山传奇》矫情、幼稚得可以。右派罗群与为了爱、不存在的冯晴岚,维护、享受着坚贞不渝的爱情,直让人想起流放西伯利亚的12月党人,他们的妻子、情人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同甘共苦。反右这场席卷全国、影响深远的大悲剧,温情脉脉的《天云山传奇》选择了点到为止。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眼下大陆谁又能拍反右题材的电影?
    
    谢晋1981的《牧马人》,又是以反右为背景,将煽情推向了一个高潮:右派人士在牧场不仅饱览了壮美的边疆风光、收获了牧民的友谊,还奇迹般地获得了美满的爱情和婚姻,为此,他不愿出国接受父亲的遗产,而是回到了相濡以沫的妻子身边。
    
    谢晋的镜头里,再多的苦难和恐惧都被迷人的爱情、乡情和友情所遮蔽,不但无足于人们认识那段残酷的岁月,而且,还美化了无情的政治斗争给知识分子带来的无尽的苦难。这些电影不仅是对右派的侮辱和下流的调侃,更是对历史的亵渎。
    
    我没看谢晋1986年的《芙蓉镇》,。当时已经初中毕业,多少懂点事了。“活下去,象狗一样地活下去!”这句台词被人们津津乐道。多么可怜、可悲的民族,象是整个被抽去了脊梁骨。人,怎么能象狗一样地活下去?象狗一样地活下去的还能算是人吗?这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人生观是国人千百年来忍辱负重、受尽苦难的根源之一,它是对人之为人和人性的高贵的彻底否定,这样的愚昧、懦弱和苟且,谢晋居然有心情、好意思去加以歌颂,居然还赢得满堂喝彩!
    
    象狗一样地活下去的日子,是让你真切地反映和再现,凸显悲剧的力量,挖掘人性的和制度的根源,为什么人必须象狗才能活下去?而不是教你一味地粉饰和美化,甚至去加以歌颂。
    
    也是在1986年,谢晋电影虚假的温情模式受到了朱大可的激烈批评:《天云山传奇》、《牧马人》和《高山下的花环》恪守“好人蒙冤”、“价值发现”、“道德感化”到“善必胜恶”的结构,成为“化解社会冲突的奇异的道德神经”,体现了一种“以煽情性为最高目标的陈旧美学意识”;“谢晋电影宣扬陈旧的道德观,与现代意识格格不入,是中国文化变革进程中的一个严重的不协和音”。
    
    谢晋走了,一个时代的背景渐渐模糊。令人悲哀的是,别说超越,如今反右、文革题材都是禁区。要么就是《阳光灿烂的日子》、《血色浪漫》一类虚化、甚至完全抹掉文革背景的假冒伪劣的影视产品,连谢晋的水平都无法达到。
    
    谢晋和他的电影,留下了上世纪80年代文化反思浪潮中,一个谨小慎微的文化人匍匐在权力的脚下,在审查制度与大众的审美之间艰难地寻找平衡的样本。谢晋不是激发人们与战邪恶、思索悲剧根源的文化斗士,而是一个迎合政治和我们低俗、廉价的情感寄托的心灵买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著名导演谢晋去世 享年85岁 (图)
  • 上海袭警案被告人杨佳已聘请谢有明、谢晋为辩护律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