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真相很诡异,人民很虚妄,共党很乱伦 /韩雪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来稿)
    
    这世上无论什么事情,总有个理由。比如一个人不会无端端冒出来。哪怕一颗灰尘,都是有迹可寻的。如果是这样,那我们不得不说,好的结果是因为做了好的事情,吃了苦果总是因为什么地方作了恶。这是自然的报应,不是宗教的报应。
     但是共产党不信报应,连自然的报应都不信,并且准备一直这样颟顸下去。是它们特别的坚定吗?不是的。是它们不为任何恶行承担后果:食物有毒,它们有特供;人民有恨,它们有警察;人间有地狱,它们有军队,是的,它们有狼牙棒,我们有天灵盖,对付着过吧。但是,一旦当吃人有瑕,夜不能寐开始想后果之时,它们也害怕。你看江皇帝不是一下台就去拜菩萨吗?固然,它们是它们,我们是我们。它们不信我们管不着,只要我们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但是不行,它们可是和我们“血肉相连”,他们喝血吃肉,痛的可都是我们,所以总是连累我们吃苦。你看大地震,如果它们愿意,本来可以不死这么多人,尤其是孩子。 (博讯 boxun.com)

    但是人家不这么认为呀。比如说,出了坏事情,理由都是因为我们不听共产党的话。反之,有了好事情,都是我们听共产党话,跟党中央走的结果。不巧这年头实在没啥好事情。那就奥运吧。那金牌吃的,跟饭桶一样。问个才被暴打一顿的农民,说咱今儿可是又拿金了,他一口血沫子吐出来,闷哼一声:关我个球相干!
    好。再比如西藏暴动了,是因为达赖“这条批着羊皮的狼”;瓮安也暴动了,是因为潜伏的黑社会突然之间蠢蠢而动。黑社会和达赖在梦里也攀不上个远亲,但是他们比热恋中的情人还心有灵犀,不约而同地煽动不明真相者暴动。你说那达赖有块好好的羊皮披着多好玩呐,披着羊皮扮狼还不够他忙的,还去捣鼓暴动,可见其精力充沛。还有瓮安的黑社会,我可要批评你们。全国的黑社会都忙着给警察送钱,忙着给政府拆迁,忙着和共产党搞鱼水情,你们怎么这么不务正业,去和那10多岁的小屁孩子烧公安大楼呢?这还叫黑社会吗这,这不明摆着是个梁山泊嘛,真是黑脸都给你们丢尽了;还有那“不明真相者”,怎么哪儿都有你们的事啊?六四暴动,拉萨暴动,瓮安暴动,逮哪儿哪儿不明真相。可是奇怪,等你们的孩子被地震震没了,被三鹿给奶死了,你们倒又不是“不明真相”的了,成了“通情达理的人民”。六四,拉萨,瓮安,只要在家好好呆着,孩子可保无虞,那球真相和你没啥鸟相干。可是这回不同,你人在家中喂奶,毒从奶中出来,孩子可是没了。可见这“真相”不是他妈个东西,不明白也罢。真相嘛,就是说你明你就明不明也明,说你不明你就不明明也不明。
    你还别说,咱共产党可喜欢讲“真相”。你看它给得好真相:8级地震捂在被窝里面掩耳盗铃,是因为“全世界的地震都无法预测”;地震中校舍倒得最多最彻底,是因为“8级地震理论上一切房子都该倒”,那衙门可是比这理论牢实,8级地震都震不垮;杨佳杀人,是因为他性格孤僻有暴力倾向;三鹿赚钱有暇投毒杀婴,是因为奶农无良;中国成为千夫所指的专制王国,是因为“人民素质长期过于低下”,好比患了老年痴呆,没有共产党这个好妈照拂着,大小便失禁会弄得满身都是。这中国的人民我又要说说你。你说多少年前你就素质低下了,那时候我们不好说什么,就当你是个天生的弱智。现在,多少年过去了,你还低下,从弱智儿童一直低下成老年痴呆,简直就准备这么一直低下下去,你说到你入土那天还有个清醒的时候没有。本来弱智儿成老年痴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毛皇帝偏偏又说,“人民是最有智慧的”,这么个智慧的家什能先天弱智又老年痴呆?可透着奇怪!所以我到底弄不明白这中国的人民是个啥东西。毛太祖打天下的时候,它连人都不是,是“创造历史的动力”,那时候它不造人,造历史,顶多算台发动机。到毛太祖杀功臣,前功臣就成了“人民公敌”,但是被杀的功臣又说“好在历史是由人民写的”;邓皇帝登基,先说他自己是“人民的儿子”,这下好,人民从发动机又变成皇帝他爹了。待得邓皇帝杀人,杀得一条街血流成河,两手空空的“人民”被杀得尸积如山,这又成了“人民的选择”。敢情人民就操出这号儿子,人民就做出这号选择,这人民可真是老年痴呆不可救药了。刚吆喝完“人民是我们的母亲”,一首歌又粪泼而出说“党啊亲爱的妈”,逻辑的推论是:人民是党给揍出来的,然后人民不知和谁上床又操出个姓邓的皇帝,那么党就是邓皇帝他奶奶?但是不对啊,邓皇帝他自个就是党啊,再说皇帝在朝鲜就是慈父,而朝鲜的那个慈父至今仍然是咱党的“亲密战友”,是兄弟来着。革命革得不要脸不要命,那也不能乱伦呐?你让咱草民可到哪里去明白这“真相”去。一忽儿是“人民战争”,一忽儿又是杀人民的战争;一忽儿是妈,一忽儿又是儿子,一忽儿又是兄弟,一忽儿又是孙子,别说辈分,连性别都分不清了,不仅乱伦,都成人妖了。前不久胡皇帝又来添乱,说他本不耐烦当皇帝,是“中国人民选我当的”。我要知道谁是这中国人民我非得卖了房子去给它送份厚礼!敢情除了搞乱伦当人妖你还能选皇帝?把皇帝都选出来了还不该好好贿赂贿赂,吃份好犒劳?谁告诉我这人民到底跟哪儿呆着呐?咱结伴找找它吧。你能把胡皇帝选上去,能不能再把他选下来,哪怕再把我的狗选上去当几天皇帝呢,也不枉做人民一场。
    继续来报告真相。环境污染资源开发过度了,是因为中国人太多又都要吃饭。计划生育太残暴了……呸!谁说的?谁说的给我站出来!我们的计划生育不强迫一个人,是文明的!是人道的!(哎!提防发明这俩词的人得气得七孔流血)当然,把敌人消灭于萌芽状态,你说不人道那也不行;刚不是给了咱真相吗,说三鹿下毒,是因为奶农无良。那么如果所有的奶商集体投毒呢?是因为……不知道了,暂时没有原因。哇!没有原因的坏事情,好比没有真相的暴动,你都敢报?命不要了?比三鹿牛奶还新鲜呢!原来呢,这才知道是因为新西兰把纸捅破了。这次因为不是咱党发明的真相,所以不大得人心。但是没有关系啊,神经七号不是要上天了吗?你几个孩子入土还大的过我神经病上天的事?就此没了下文。一群膘肥体壮的“扑街公人”,简称公仆也者,浩浩荡荡地到光天化日之下喝起奶来了。说真的你要是把你家冰箱里的奶公开出来,我们也许还会相信点啥;不过你要是把你在卧室床上喝的奶也这么光天化日之下显摆出来,我们也许还比较更有兴趣些-----不灵了老兄。把人当傻瓜不是你的错,把人这么当傻瓜可是你不对了------这回可是你傻了!别说你喝的那奶没那什么氰胺,就是有,你尿那一口也不够碍着你晚上在床上喝奶的,退一万步,就是你腰子里给胺上了石头,也可以“通过喝水排出来”,哪怕你那久经沙场的腰子就此一蹶不振,衰竭了呢,专家说的,“都可以治愈”。这还是咱CCTV给的真相。所以别欺我不明真相,我明白真相,这么不要脸的真相我都明白,CCTV在那儿呢。死的可是孩子!
    我就不明白,孩子在这块地界怎么就这样的不招待见。还没生出来呢就把人家消灭于萌芽状态;一生下来吧马上又把人家爹妈堵源截流,好象弄出个孩子等于犯了国条,活该被宫刑;生下来还没睁开眼吧一泡三鹿就泼了上去;好不容易靠“勤劳勇敢”的本质,通过了毒奶的洗礼,终于长到可以上学了吧,一群全被塞在豆腐渣里,地震一来被埋的音信全无。还不让人报,还不让人哭,这叫个什么事啊?你们怎么就这么恨孩子呢?他招你们什么了?有本事把你们家孩子弄超市门口喝三鹿去呀?这么不要脸就别招我说出好听的来!
    但是这么宝贵的孩子,连累爹妈受了宫刑的孩子,死了也还就是算了。毛皇帝不是说了吗,“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不值一提!咱就长眼看着吧,连孩子都死了还能就这么算了的,也就只能去当那号劳什子“人民”了。你要不当人民,你就无法“深明大义”,你要不深明大义,你就得当访民,你要觉得访民真不是人当的,你就只要两条路:赶回去当人民,否则就当杨佳。你当人民,你的孩子就得被杀死,你当杨佳,你就得被杀死。当人民和当杨佳可都不是什么好差事,你可小心着点。
    同样是杀人,三鹿的党委书记就罪不该死,但是为什么要杀杨佳呢?这共产党也忒多事。它不早说了吗在咱中国是“咱们军民是一家”。这样说起来,杨佳被哥几个打了,抄起刀来杀了几个哥哥,这都是人家的家务事,要你在这里多管闲事,瞎判什么死刑。判的还鬼鬼祟祟的,还以为你那东西也被杨佳顺便给割了,在那儿公报私仇呢。可能就是这样吧,否则还能有什么“真相”呢?我又成了个“不明真相”的了,在这个神秘的国度:单只一个共产党,就能够又当儿子又当妈,又当孙子又当爷;才下爹的炕,又跨姐的床;儿子生出妈,孙子又原来是祖父的兄弟;儿子刚说完妈是全天下最智慧的妈,提上裤子就又说妈长期痴呆不要这个妈了自己来当妈然后妈又变成儿子而儿子反窜为妈;妈和儿子的爹成了兄弟然后爹又是妈的儿女。能在这么个妈或者儿子管着的家里生存下去,老实说,得先去精神病院培训几年,否则,你说怎么办呢?
    (2008年10月20日,杨佳二审死刑判决之日。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想,从此我将以一个身份为耻:我将以我是一个中国人为耻,以我在强权下的懦弱,卑怯,谄媚,一无作为,以及一切造成杨佳在这里杀人和被杀的事实,让我对我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感到羞耻。在这里,我们用无尽的沉默,自以为是的冷嘲,自慰一般的修身养性,大口吞咽送到嘴边的真相,把唯一可以给予我们的生存以安全,尊严,物质的法律,扶持为婊子。是的,这就是一切:杀人,审判,死刑判决,死刑执行,一个正常的程序,非常完整,据说是合法的,以法律的名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纪念系列之:愚公移山(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杨佳纪念系列之二:为公民服务(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纪念杨佳 /韩雪飞
  • 韩雪飞: 变生不测杨大郎怒杀十吏 喜出望外吴衙内恭接圣品
  • 三聚氰胺: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韩雪飞
  • 杨佳!杨佳! /韩雪飞
  • 杨佳:我们的欢呼源于我们的卑怯,我们的遗忘源于我们的宿命 /韩雪飞
  • 太多金牌,这感觉象吃多了肥肉 /韩雪飞
  • 中共再次为杀杨佳造势! / 韩雪飞
  • 来自瓮安的民谣/韩雪飞
  • 余秋雨之后,石宗源也含泪了 /韩雪飞
  • 瓮安,别再黑社会了吧!/韩雪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