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土地“流转”绝不像“包产到户”那样简单/曹友琴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9日 转载)
    
     又一个三中全会,最引人注目的是农村改革,是农村土地“流转”的合法化。
     (博讯 boxun.com)

     媒体透露,新的农村土地管理法将使目前农民使用的土地,“经批准后可以转让、出租和抵押”,“经批准,宅基地使用权可依法转让、出租和抵押”。(9.29日《经济观察报》)
    
     一家一户几亩地的小农生产,永远建不成现代化农村。在新的土地管理法公布实施之后,农民可以把自己土地当作一笔财产,有了自由处置权。在土地可以流转过程中,必将出现土地的集中,从而形成规模生产。这应该是农业走出落后的小农经营的必由之路。这一重大改革,应该给予高度积极评价。
    
     然而,其中的两个“经批准”又让我有些“杞人”起来。记得改革开放之初,国营中小企业掀起了一股名之为“改革”的卖风,以后叫做“改制”。其实就是把国有资产“流转”为私人资产。在这一“流转”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政府,说明白点,就是决定于“批准”这个“流转”的官员。只要手握有“批准”大权者,大笔一挥签个字,说成交就成交。至于多少钱成交的,全在手握大权者的嘴里。那些能三文不值二文买下国有资产的,一夜之间就变成腰缠万贯的资本家,而那些握有 “批准”权的大大小小官员,也大致就同时“先富起来”了。尽管被卖成“下岗”、一夜就加入新的无产阶级队伍的工人们拼力呐喊,也是发不出什么声音的。这是尽人皆知的“往事”,记忆犹新。
    
     现在轮到农村可以“流转”土地了。农民不像工人集中在城市,又有一定的维权意识,在国企的“流转”中,尽管也有“斗争”,大多还是胳膊扭不过大腿。现在农民土地可以转让、出租、抵押了,他们分散在落后的农村,信息相对闭塞,维权意识相对淡薄。倘若有“大亨”铺就关系路,想租下大片土地,当官的则装模作样地走过与百姓“协商”的程序,然后就拍板“为民作主”,就让农民“自愿转让”出他们的土地。天高皇帝远,农民能够、又敢于“以卵击石”吗?几年前,城市改造拆迁,不也演出过许多“霸王剧”吗?除非个别胆大的去告“京状”,但他们能不能到得了京城,还是另一回事。
    
     据此,实施土地转让、出租和抵押,必须配套制订一个农民一看就懂、有着极为可操作性的实施细则。比如,农民转让、出租和抵押土地,首要需要规定的是要强调农民处置土地的自主权、自由权和平等协商权。否则官商必将勾结把大量农民赶到绝路上去,如同英国式的“羊吃人”,让他们失去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的保障。这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是极危险的。
    
     另一方面,在农民想转让、出租和抵押土地过程中,要防止握有“批准”权的乡官、村官,千方百计刁难农民,或要农民丢下不该丢下大量“买路钱”等等,才准予 “转让”,人为设置障碍。因而,在实施细则中,必须明确规定,所谓“经批准”需要什么证明或文件,倘若一定要收“批准费”,收多少费,也应一并规定得清清爽爽。手续齐全后规定几天内必须“批准”,不“批准”可以越级上告......
    
     相比于“包产到户”,这次土地可以“流转”的改革有着极大差异。“包产到户”后,政府只要保证肥料等农资供应及时,注意某些农业政策上的调整,农民自会把自家一亩三分地种好,收成好,获利多。今天的农村改革绝不可能像“包产到户”那样简单,会遇到许多不曾有过的问题,甚至还有相当风险。这就需要真正为农民切身利益着想,想在前边,未雨绸缪,把可能发生的问题想细,想周到,并以法(法律、法规)、依法来保证改革走在康庄大道上。
    
     我国有七亿农民。“民为国基,谷为民命”(汉·王符《潜夫论·叙录》)。当记,当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在霸王“家法”面前的无奈/曹友琴
  • 曹友琴:“律协”何不更名“帽协”?
  • 曹友琴:当心塞责性的辞职
  • 教师节有感有话/曹友琴
  • 曹友琴:从切身感受说改革
  • 曹友琴:布什这总统还有什么当头?
  • 曹友琴:更应该深刻思考“范跑跑”背后的问题
  • 曹友琴:“吸血”书记“观”“看”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