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黑眼睛:杨佳没有母亲,也没有生殖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1日 来稿)
    黑眼睛更多文章请看黑眼睛专栏
    1)
     (博讯 boxun.com)

     为什么说杨佳没有母亲,没有生殖器呢?
    
     有一个哲人讲了一句名言,我想很多人都知道这句话:“存在就是被感知”,即一样东西之所以是存在的,是因为我们能感觉到它。这很容易明白。
    
     但现在大家不明白的是:自从杨佳案发生后,杨佳的母亲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杨父找不到她,杨家亲人都找不到她。(刚在网上看到新闻,说有杨母的消息了,是公安系统绑架了她与下文相符)
    
     然而奇怪的是,杨佳的一审辩护律师谢有明却是是杨母聘请的,即杨母跟一审律师应该有过接触。而谢有明是上海地方政府的法律顾问,他接受杨佳案件应该是通过上海警方与杨母取得的联系。但是,杨父等杨家亲人向公安追问杨母的下落,北京的一些律师甚至向有关公安司法机关举报谢有明有绑架杨母嫌疑的情况下,上海公安、谢律师就是只字不透露杨母的消息。后来,有人认为她“被自杀”了。
    
     杨佳的母亲,一个无罪无辜的人,没有被关押的理由,也没有被告知被关押,到这个时候,杨佳找不到其母亲了,杨父等杨佳亲人都找不到,好象是被无形的什么东西吞掉了,所以可以说“杨佳没有母亲”,不存在,无法被外界感知。
    
     本来,天然地讲,杨佳是有母亲的(不然杨佳从哪里来?),但到了这个时候,杨佳拥有母亲这天然的权利被吞噬了。
    
    2)
    
     再说杨佳的生殖器,有传言说杨佳杀警是因为生殖器被打坏了,向上海公安索赔又得不到可接受的满足,所以愤而杀警。(在中国,百姓没有耳朵、没有眼睛,所以没有获得真相的权利,只有传言也是很无奈的事了)。
    
     这里暂且不去讨论是生殖器被打坏,还是身体的其他部位被打伤,但从警察愿意赔偿这个角度来说,肯定是身体受伤害了(有说法是警察愿意赔偿,但离杨佳的要求差得远没谈成),本文就暂且以“生殖器”来代表被打伤的身体部分吧(因为有过生殖器的传闻,所以用它来代表)。杨佳说“七、八个警察把我摁倒在地,围着我拳打脚踢”。公安虽没有承认,但有没有打人在此不讨论了,光从今年报道的事件看,官员、警察、城管打伤打死人的事多了去了,这都已经成了常识了,身边所见所闻也是如此,杨佳的行为引起广大民众共鸣获得了广泛支持,显然也说明大家具有相似的经验和认识。
    
     回过头来,怎么说杨佳没有生殖器呢?本来他的生殖器长在他身上,但到了警察局那个地方,警察就没当那个东西是杨佳的了,警察可以随便对他生殖器爱干什么干什么,想打就打,所以说,杨佳没有生殖器,在这个国家某个无辜的时间地点,长在杨佳身上的生殖器不属于杨佳的了!
    
     说到这里,有人说杨佳骑车不乖乖地配合检查,是有错在先!可不能这样说!从孙志刚案等等可看出,警察总是高高在上,敢说一句“我没带暂住证,我为什么要带暂住证”就十有八九要挨打的了,其实公民有沉默的权利,有质疑的权利,有不乖不顺从的权利(不顺从可不是违法),这些不是被打的理由,但警察常常动不动就打人,事实上,大多数中国公民在面对公安警察时有恐惧感。
    
    3)
    
     有人问我,警察打人的事情发生了,那该怎么办呢,是不是有好一点的途径来解决呢?很可惜,在中国,没有。杨佳曾找上海公安索赔,但没有得到合理的“说法”。杨佳生活在政治中心北京,从文革、到六四等,对共党政府的真面目早已了解了,而母亲的上访经历使杨佳对中国的公安、司法、政府方面的黑暗有着深刻的体会,不过,杨佳还是希望从轻处理,于是索赔,与上海公安交涉,但结果却让杨佳彻底地绝望。在自我辩护时杨佳说:“我认为我是无罪的,是他们先打人,我一级级投诉都没有结果,而是(警察)一级级地侮辱我的人格。”
    
    4)
    
     从杨佳个人来说,他应该是个正直善良而且自尊心比较强(算得上良好市民的)、但一旦被欺负侮辱就没那么容易罢休的人,另外,很久没有工作,少了与社会广泛的交流和牵挂可能使他对被欺负的事件更难以释怀,更容易走上了暴力反抗欺压、维护尊严的华山一条路。
    
    5)
    
     有人说,杨佳杀的警察并不是打杨佳的警察,所以他们是无辜的。不能这样说,中国的警察、城管等已是一个整体,他们人人相护,凌驾于百姓之上,观念和行为都不是为百姓服务的,是为他们的上级官员服务的,当权的要获得特权和特殊利益就必然会与百姓的普通权利和利益起冲突,警察、城管等也必然与百姓有冲突,他们自然地养成了做恶狗的习惯,虽然他们野蛮行为中遇到的多是逆来顺受的顺民大多数时候是没有乱子的,但难免遇到个别不好欺负的就成了案件,露出冰山一角。被杀的警察即使没有打杨佳他们也不是无辜的,一来他们打人的时候往往会几个人一起上,压根就没打算让你认出来是谁打的,也不会有警察站出来指证谁打人了而是相互袒护着,老百姓也不得不把他们作为一个整体、一个群体来对待,确实他们就是一个整体,打杨佳的是一个团体,杨佳也明白他面对的是一个团体,他无法去区别个别人,也无法区分。
    
    6)
    
     有人说杨佳失去了理智。我不认为是这样,可以说杨佳是理智地杀警、抗暴,人的尊严是人的根本,是生命的意义,一个人在面对失去尊严地生存时,选择不畏死的抗争其实是一个理性的思维过程。尊严被践踏的杨佳想要一个说法而不得,平时与人相处友好的杨佳却用心地准备着杀警并付诸行动,这其实不奇怪,这过程符合生命的逻辑。[注1]
    
     与批评杨佳失去了理智相反,杨佳的行为却表现出英勇品格,抗争是合乎生命的道理的,但很多人却选择没有尊严地生存,事实上中国百姓大多数人历来的这种选择,反而让自己付出了更大代价,比如:1957年不拼命反抗公社化试验,付出了几千万生命的代价,没死的人也惨被摧残,不抗争言论不自由,真正的地震专家的预报就不能及时传达百姓知道,不反抗政治不民主,地震预报就掌握在政治领导手里,所以会有唐山、汶川居民生命的惨重代价,不尽力反抗腐败,建造的学校就不能保障学生的生命安全!
    
     看看时有游行示威新闻的英美法等民主国家,再看看他们的生活水平,可以说在人民能自由抗争的民主国家里人民过着更幸福。可不是吗?看看那些常在台面上唱“爱国”高调的官员和明星,还有几个全家都是中国国籍的?!
    
    7)
    
     有人提示我为被那几个被杀警察的亲人想想,感受一下他们的痛苦,诚然,我为生命祝福,并不想看到生命被毁灭,但我更希望大多数人的生命得到保障。一条条传出的其实是冰山一角的镇压百姓、派出所里打死人、官员宝马车撞死人、官员掐住小女孩脖子的新闻,再加上身边的耳闻目睹,这个政党这个政府让人感到恐惧!威胁百姓生命安全的恰恰就是他们!说实在的,如果我跟杨佳在一起,我不会害怕,但要是跟官员、公安、城管在一起,我害怕。
    
     杨佳杀警行为提示了他们:如果践踏普通百姓的生命尊严,是要付出代价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杨佳是个英雄!而那几个被杀警察的亲人们的痛苦,与公安们城管们加给百姓的痛苦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了。如果他们的痛苦能引起一些思考,那倒是有着意义。
    
    8)
    
     我为什么为杨佳辩护,其实很简单。生命总是为自己着想,我也一样,我是一个自私的人,谁能带给我好处我就为谁辨护,因为我是为自己辩护,公安们城管们给我恐惧感,杨佳警告他们对百姓生命放尊重点不然会遇到要理不要命的,杨佳让他们收敛点,我的安全感就多一点,所以我为杨佳辩护,他是为自己普通的尊严抗争,我是他代表着的普通百姓中的一员,他代我抗争着,是我心中的英雄!
    
    9)
    
     我以“杨佳没有母亲也没有生殖器”作为本文的题目,意在点出,在这个国家中,我们普通老百姓没有尊严的的悲惨的生存状况,生殖器天然地长在我们身上,警察却可以随便击打,手和脚天然地长在我们身上,却被别人禁固着(就在此时我的手拿着笔写一些很自然真实的内心感受,我却承受着恐惧!),眼睛和耳朵长在我们身上,却不得不按别人的指令来视听,嘴长在我们身上,却被禁止了说我们自己的话(从那些现在还在被毒奶折磨的婴孩和母亲,索赔却又被拒绝立案的事件中,你能否明白,在中国,有法律,可你并没有一张可以讲话的为自己辩护的嘴!)。
    
     母亲天然地与我们的生命相连,但某些时候,却被无故拘禁,却被无情地剥离亲情!
    
     现在杨佳案一审二审了,但没有当初打杨佳那些人被追究的消息,杨母被无故拘禁,为什么怎么样,没有相关消息也没有说法,似乎这个政府要告诉我们“他们的生命尊严不值一提”!我不由得想到了两个恐怖的字眼“公有”、“共产”,这真的让人起鸡皮疙瘩!
    
     我认为看来事情远没有结束,杨佳给了他们一个“说法”,但他们还需要给全国百姓们一个说法。
    
    10)
    
     想着杨母,我想起我远方的可怜的老母亲,几年前我静静地听她讲了好多1957年后的一些事,她已经饱受了这个政权带来的苦难,此时我不禁要问:这个国家何时能保护一个普通的母亲?
    
     想着杨佳生殖器的可怕遭遇,我看着自己可怜的生殖器,某一天,它也许象杨佳一样无辜受伤害,估计那时我没有杨大侠的勇气,但是,我的生命虽然弱小,尊严却是神圣的,我没有杨大侠的刀,我就用我的笔作刀吧,就算它可能无力保护我,但至少我要写下尊严的宣言!
    
    11)
     虽然,公安对杨佳的生殖器视若无物,根本不把它当是杨佳的,但它天然地长在杨佳身上,其生命属性谁也不能否定,你侵犯它,它必然会反抗(即使是不反抗的顺民,其心里也不会服气的)。杨佳说“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说法”是什么?其实是:你当我没有生殖器(你没看到生殖器与我的生命我的尊严相连),我就告诉你“我有生殖器!”
    
    12)
    
     需要说明一下,本文是适合每一个人阅读的,也适合于广大官员公安们。请广大官员公安们不访把它看作是生物学讲义来读:生命是自主的,生命是有尊严的,生殖器、手脚、眼耳口鼻等与大脑相连着,组成了一个整体,天然地自主地受相连着的大脑控制,而不是受你们的脑袋控制,如果你侵犯了他们任一部份,他们会受他们的脑袋控制而反抗,而不会按你们的想法选择安静。
    
     这样的一个说法,是每个老百姓希望你们明白的,其实是纯生物学的,广大官员公安们在管理执法过程中需要给百姓们这个说法,不然,老百姓“就给你一个说法”!
    
    13)
    
     听说余杰写了篇《莫将罪犯当英雄》,明确杨佳为罪犯。(我没有读余杰的文章,说实在的我现在没有时间读他的文字,看到有批评者说余杰将杨佳比作希特勒,我知道了个主旨也就够了)难道他把读者群定位为古代被阉割了生殖器的人?难道他看不出抗争其实是有生殖器的人性觉醒的现代人普遍的性格特征?
    
    14)
    
     看到有一则新闻《支持杨佳死刑 中共法学泰斗险被砸鸡蛋》[注2]
    
     我要问问,“中共的法学泰斗”江平是谁的“法学泰斗”?显然他是共党的而不是老百姓的,这样的所谓的“法学家”,占了“泰斗”的位子,用老百姓的泪水和鲜血以及共党的谎言来涂抹“法律”,他可曾在“法律”中为普通百姓写下了“尊严”两字?!他都已经是“泰斗”了,可老百姓怎么还活得如此没有尊严?!
    
     在我眼中,杨佳更适合做“法学家”,他用快刀和抗暴壮举写下了老百姓的“权利法案”!
    
     如果“法律”不能维护一个普通公民的尊严与权利?让警察--所谓的“执法者”随意侵害公民而不受追究,它如何有资格去追究杨佳为讨回尊严的杀警行为?!
    
    [黑眼睛]2008.11.10中国大陆
    --------------------------------------------------------
    [注1]《生命逻辑》与《被代表的恐惧》:http://boxun.com/hero/darkeyes
    [注2]支持杨佳死刑 中共法学泰斗险被砸鸡蛋 http://www.epochtimes.com/gb/8/10/29/n2312899.ht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杨佳母亲出现,最高法院何为?
  • 俞忠欢: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免杨佳死刑
  • 党之化:致余杰:杨佳不是“暴民”(修改稿)
  • 致余杰:杨佳不是“暴民”/党之化
  • 在未找到杨佳母亲之前,请刀下留人——给最高法院和公安部的建议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紧急答复天津绝笔的第二个杨佳
  • 上海警方必须说清杨佳母亲的下落/杜光
  • 英雄杨佳
  • 三千海内外人士致信全国人大、胡锦涛主席、最高法院要求特赦杨佳
  • 余杰打雷:莫将罪犯当英雄,杨佳可比希特勒 ?/亚笛多星
  • 马萧:支持杨佳就是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建立
  • 杨佳事件的真正解决之道——给中共当局的政改建议/刘浩锋
  • 杨佳案之吴钰骅为何嫁祸他的恩人林玮?/草虾(图)
  • 关于特赦杨佳/西风独自凉
  • 为何杀人而不后悔?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 杨佳是在中央军委支持下,玩弄政法委上海帮!/草虾
  • 全国人民都应该向杨佳同志学习
  • 杨佳有救了!
  • “杨佳母亲失踪后其实一直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许正清叙述因上访和关注杨佳案被捕经过
  • 杨佳母亲王静梅在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 杨佳母亲王静梅在精神病院被强制治疗
  • 李劲松相关杨佳案的紧急报案举报控告专函
  • 刘晓原:最高法院法官说,杨佳聘请了辩护人
  • 特赦杨佳签名超过四千 签名邮箱被破坏更换邮箱
  •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签名更换签名邮箱
  • 郑恩宠律师披露杨佳案幕后新闻
  • 展示暴政还是现示和谐—杨佳案二审就民众齐呼“打倒共产党”思考(图)
  • zt: 愿嫁杨佳为妻的奇女子
  • 杨佳母亲“自杀”了?/刘晓原
  • 李劲松 刘晓原:会见杨佳并阅卷的申请书
  • 著名法学家于浩成建议:杨佳案件应该暂缓中止
  • 张清扬: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图)
  •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690人)
  • 于浩成:杨佳颂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 6警顶6警,杨佳刀下窝囊废(图)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法院不为人民为官商 访民屡诉屡败思杨佳
  • 杨佳案将于下周一上午9:30公开宣判
  • 杀杨佳易,平民愤难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杨佳二审结果情况最新爆招:杀出的刘子龙及<<控告书>>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