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篡改了《开放》杂志的内容?/金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12日 转载)
    本刊十月號嚴重事故說明/金 鐘
    
     是誰在惡作劇? (博讯 boxun.com)

    
    本刊十月號幾篇重要文章被人惡意竄改,本文交待事件調查經過和我們的處理及看法。並對讀者造成的不便在此表示歉意。
    
      本刊十月號於十月三日在香港面市。出版當天編輯部同事就發現有異常的錯誤,接連幾天,讀者不斷來電話,詢問這期怎麼錯得這樣離譜?有的地方簡直讀不下去。
    
     經仔細檢查,原來是最後付印的第一個印張,即第3至18頁內文有嚴重的錯位、斷行、詞句置換與錯亂,大小錯誤不下五十處,集中在〈咖啡座〉〈御用理論家圍攻溫家寶〉〈中共高幹食品有特供〉及〈德國之聲中文部成北京傳聲筒〉(第1頁)四篇文章中。這正是十月號最敏感的幾篇報導性文章。這種錯誤是本刊二十一年來從未遇到的,為了查清原因和責任,我們緊急地採取如下行動:
    
    
    事發後我們如何應對?
    
     一、編輯部全面檢查十月號的校對文稿與電腦檔案,沒有發現有上述錯誤。
    
     二、和承印公司聯絡,他們送來印刷依據的菲林(Film製版膠片),證明菲林已有上述錯誤。他們從製版公司拿到菲林,迅即上機付印,沒有留意內文問題。而這是每期最後付印的一個印張,沒有再出「藍本」校對。已是多年的習慣做法,過去從未發生過類似錯誤。
    
     三、和製版公司交涉。編輯人員與該公司負責人交談並前往該公司版房調查。他們顯示電腦中仍儲存我們編輯部傳送的正確的文稿檔案,並否認在作業中有人作案的可能。
    
     四、請教出版界和電腦業的資深人士。都認定這樣的錯誤一般電腦故障不可能出現,只有人工操作才可能。經查實,被竄改之處如第6頁〈咖啡座〉胡佳該段其中五行文字來自第58頁第三欄;第10頁劉彤文章一欄三欄有四行文字來自第62頁三欄;第13頁下欄倒數五、六行文字來自第66頁一欄;第14頁烏蘇里文章一欄一行來自第66頁第二欄三行;第16頁國際記協該段一行來自第68頁金恆煒文章一欄;第18頁關於德國之聲文章一欄三欄改動文字來自第60頁……
    
     五、作出判斷——是人為的惡意破壞。為補償讀者的損失,我們一方面將被嚴重竄改的四篇文章及說明,全文放上開放雜誌網站www.open.com.hk,另方面請印刷廠將6至17頁三篇文章重印作為小冊子寄呈訂戶並加以說明,遺憾的是關於德國之聲張丹紅事件第18頁遺漏未印。這頁是被竄改最嚴重的。
    
     六、十月十五日向媒體和各界發出新聞稿,說明事件,並嚴正聲明:「這次開放雜誌被惡意破壞的事件,不僅直接損害讀者和公眾的資訊權益,損害本刊的信譽,也是對香港基本法保障的新聞自由、出版自由的侵犯。無論作案者出於何種動機,都應受到嚴厲的譴責。」有若干媒體(包括網站)轉發了新聞稿。雜誌社和我本人收到許多電話與電郵(我收電郵四十餘件),讀者及朋友們深表關切、震驚並提出不少看法和建議。
    
     七、最後,我們決定將事件交警方處理。因為我們已盡力而為,下期雜誌已被耽誤不少時間,哪裡有條件去破案?只有努力改善安全管理,防止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有意損害開放雜誌的專業信譽
    
    
     香港新聞界過去發生惡性的安全事件,已不只一次,有的甚至危及人身安全,但若干案件都不見有明白的結案宣佈,一般認為涉案複雜,事過境遷,不了了之。但是,政治性案件在近三十年來殊少聽聞。本刊這次被惡意竄改的政治含意是不可否認的。
    
     十月號的頭條新聞「溫家寶遭理論家圍攻」,是一條有確實根據的獨家報導。英國《泰晤士報》、台灣報章及北美《世界日報》都先後予以轉發,並以「深具影響力的開放雜誌」之稱,表示對此消息的重視,世界日報發表社論指「倒溫風潮是中國發展中的一股逆流」。胡佳 獲薩哈羅夫人權獎的報導被突出竄改,而同版的兩則新聞一字不改,現胡佳已獲獎,是北京當局頭疼的事件。張丹紅事件的德國學者公開信,事仍未了,也是中共海外統戰的挫折之一。其他不必贅述。
    
     在竄改手法上,可以看到的是,作案者並非精心扭曲、顛倒黑白,而是以移花接木(從同期港台專欄的六篇文章中摘取字句)、任意刪改、塗寫的方式將文章內文搞亂,而不動標題、圖片等易發覺的部份。不過在技術上,我們很難想像肇事者何以完成此項工程?如果要推卸這種行為的蓄謀性,又有怎樣的說詞?
    
     但鐵的事實是,不僅本刊過去未有出現過這類深入印刷過程的搗亂事件,香港行尊們都說從未聽說過類似事件。總之,有人不懷好意地要針對《開放雜誌》,損害我們的專業信譽,是明顯不過的。只是我們不知道甚至永遠不知道「惡作劇」者藏在何方。
    
    
    幾年前的匿名信事件
    
    
     本人從本刊籌備、創刊迄今已是二十二年,為了這本刊物的生存,所謂忍辱負重,有案可查者,不自今日始。遙想當年,一介書生南來貴境,享受自由之餘,為人處世難免有欠週到乃至失禮之處,但總是記得不為已甚,不敢造次,即使面對中共也企望批評有理有據。殊不知遭到「無出其右」的對待。香港民主派、異議者,眾所周知的遭遇是不讓去大陸,還沒有第二人連澳門也禁止入境。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連我家人也百般困惑。
    
     雜誌十月號事件發生後,讓我想起一件事,現在可以一說。大約在二○○四年前後,我突然收到幾封根本不是我們寄出的、從大陸官方不同單位退回來的信,拆開一看,都是打印的同樣內容,揭露福建省長習近平的醜事,至少三千字,一看是「知情者」所寫,署有一個名字,細節繪聲繪色。當時,我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心想,大陸貪官的故事太多,有人無聊,要寫這種下作的東西,在香港誰去理會。
    
     但是今天想來,事情可能並不簡單。要寫這種匿名信揭露貪官,在香港何其自由,隨便用一個假名假地址可也。偏偏要用我們雜誌社的地址發信,還不知道發了多少封!肯定已被中共當局所截獲。如果習近平方面要報復寫信者,豈不是可以按圖索驥,進行政治陷害!習近平是任過福建省長、浙江省長,我們雜誌那時對他可是沒有甚麼興趣,根本未聞該函所寫內容(而且,我們從來不會用這種手段去揭露中共的問題)。今日習已貴為接班人,權傾朝野,但那時雄據一方也不是無權可使之人。對來自香港的「黑信」,省長或他手下的人,會怎樣看待,怎樣處理?自然是可大可小。
    
     二○○五年二月,我和家人作澳門一日遊時,被拒入境,海關聲稱是奉命行事。各方投訴,皆無下文。是不是和那些以我們雜誌社地址發出的匿名信有關?究竟又是甚麼人要陷我們於不義?可能也是一個永遠的謎。
    
     (按:十月號被損害的四篇文章的正確版本,請上網查閱www.open.com.hk)。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美大選精彩紛呈/《开放》金钟(图)
  • 包遵信 张祖桦:只待新雷第一声-祝贺《开放》创刊二十周年
  • 《开放》: 朝鲜核试若引发战争 中国放话不会插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