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武陵人:没有权贵的资本主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2月09日 转载)
    
      张维迎在一篇谈改革的文章中,在讲约束改革的第三个约束条件时
     坦陈:经济学家只是从教科书上学到些市场经济理论,但是没有实际的 (博讯 boxun.com)

    体验,这可能是个大实话。由此,崛起大国的民主运作的真实机制张维
    迎们能懂得吗?发展民营经济壮大民主力量,搞“国退民进”,搞外资并
    购中资企业,用外国机构制约中国政府。妖化国企,提出所谓“国企垄
    断论”、“利益集团论”。咱邻居韩国三星财团,曾有60多家公司,横跨
    多个领域,市值和出口额分别占韩国股市总市值和总出口额的近25%和
    20%,世界钢铁三巨头淡水河谷,必和必拓等三家占国际市场总份额
    75%,世界四大粮商垄断了世界农产品市场。美国的大企业的垄断度有
    多高?美国有个GPS,就企图限制欧洲的伽利略计划,这是个不胜枚举
    的事情,为什么单单搞出了个耸人听闻的“国企垄断论”来呢?国美电
    器的背后是摩根整合家电零售业,没有说垄断?还不是想让西方企业收
    购中资大企业吗?“限制进入的行业”一旦民企进入,背后就有外资大
    额卖方信贷或参股。民营企业竞逐党代会代表,高级干部子女不能经商
    (曾有文件)按产权理论下一代谁进入社会核心阶层,张维迎们不会不
    知道了吧?改革演变成了一个阶级取代一个阶级,并要出让给外国人利
    益,“钱多、人傻、速来”是中国的现实。因此,中国的外汇储备也迅速
    增长。由不断出现的政治困境被迫的从选择“开放”到了“放开”。
      中国是个大国,推崇民主制度自然也有个较高标准。当美国建国时,
    汉密尔顿主张搞君主立宪制,也并非是很离普的想法,杰斐逊、麦迪逊
    的想法更有新意。事实上在这个新国家里是什么力量支持了独立战争,
    是资本出资人的意愿,而不是哪个首脑的意志,一但从英国独立出来他
    们可以得到的更多,包括美洲有广扩的地域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或者说
    对精英核心阶层美洲储蓄了足够的增量资产,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一点,
    不仅从十三个州扩张至五十个州,把南美洲也看成了他的后院,有如此
    高的红利谁当这个“居委会主任”还重要吗?当然精英就是精英,并且
    是在欧洲文化中搏杀出来的精英,笛卡儿说:好的意愿是世界上最普遍
    的东西。因此选择民主制度就变的顺理成章了,有制度保障他们的财产
    权,有宗教的的神性保护法律的正当性,民主不仅成为内部和谐的力量,
    “民主”这个世界上最普遍的好的意愿,也成了曰后美国挟“民主”以
    令天下的有利工具了。正如孙涤先生在介绍《论B·S》(即《论扯淡》)
    一书时讲的“洋人捣浆糊”的误导策略,以此把干涉别国转换成了“替
    天行道”。用“民主、自由”的理念遮蔽了资本力量及组织功能,通过资
    本力量形成的不同团队间的谐调和有策划有秩序的共进退,形成了整体
    的效率和社会的纵向整合,即社会的一切没有脱离“麦当劳化”理理念,
    而“民主、自由”这个世界上最普遍的好的意愿,激发了中国读书人的
    使命感,从“匹夫有责”简单到了匹夫之勇。面对资本主义制度运作的
    先进性,那些“从书本上学市场经济的人”并在操作改革的人们还是先
    了解一下西方制度的真实运作吧!
      中国传统的制度安排与西方崛起大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是一个人说
    了算,通过受权给读书人为主体建立的文官组织系统;还是像西方崛起
    大国那样由历史过程中形成的社会核心阶层推选出的代理人间的竞选来
    决定最后的人选。我们通常把它叫利益集团的博弈,由胜选者组织新一
    届政府,并由本届政府的政务官和职业公务员组成的管理系统管理国家
    各项事物,这一选择机制可能增加了直接成本,但比中国传统的制度要
    有更高的稳定性和效率,首先他们有较高的代表性,并且他们本身就是
    市场竞争的参与者,做为“公仆”也自然谙熟主人的利益所在,如小布
    什、切尼们都是有产者,部长高官们也都是前大企业的CEO,有企业的
    经历运用到政府的舞台上也会产生更高效率,在这个制度中社会核心阶
    层和中产阶层与企业管理精英形成了顺向关系,这个制度使得社会核心
    阶层退到“非表演”的状态,他们也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照看好自
    己利益,只要公仆们承认这个产权制度,知道东家是谁,那为这个制度
    服务的公仆们就会摆好这个利益关系,按照规则做好服务工作。崛起大
    国的民主制度大致如此。
      中国走的路似乎离西方崛起大国越来越远,如果把发展乡镇企业,
    发展民营经济,鼓励企业家、知本家发展壮大看成是市场经济的试水,
    由此形成的新中产阶层(新社会阶层)这个酝酿已久的概念变成了现实,
    并和创建共和国功臣之后们走到了共同政治之路的路口。制度转型就要
    实现高层分权。即创建共和国的功臣之后这个由历史形成的社会核心阶
    层实现“政民分开”,还他们“国民待遇”,国家由意识形态选择型向理
    性人的利益选择型转型。这些年企业家们的资产都已经大幅度提高,港
    澳同胞海外侨胞也已经赚了个盆满钵满,外资也享受了多年的“超国民
    待遇”了,甚至建国初充公的教会资产也已归还了。中国文化讲“严于
    律己,宽以待人”,“先人后己”,市场经济讲资本决定话语权,你是无产
    者就无法决定有产者的发展方向,就更不能以资本的意志领航社会,民
    主政治首先是由自然的具体的个人,才有政党政治,即社会核心阶层获
    得国民待遇,实现“政民分离”,政府的管理者才能回到“公仆”的位置。
      社会转型是一次利益大调整,空洞的道德说教解决不了社会核心阶
    层“政民”两分的问题,没有社会核心阶层的“国民化”,中国就无法实
    现崛起大国的民主梦想。企业家、知本家,“人才”是中国在特定时期的
    特殊产物,也只有在这个2000多年来读书人有强势话语权的中国,再经
    过伪民主理念的忽悠,才产生这样一个意识形态的概念。如同说,否定
    产权理念就是否定资本主义制度。在中国否定社会核心阶层就是否定创
    建共和国一代功臣的伟大业绩,“产权法”决定了企业家,资本家们的二
    代三代可以继承财产,并可以走上政治舞台,而那些为共和国崛起与列
    强浴血奋战,打败日本、美国及国民党800万军队,夺回了国家主权的
    功臣们就不是“人才”吗?光明正大的为社会核心阶层确立地位才是当
    务之急。人才为谁服务?企业家是在做大中国产业还是为外资的产业链
    在中国扩张?是个普通的常识,只有形成坚定的社会核心阶层,用资本
    的力量把握国家的规则和利益导向,这就是崛起大国的民主之路效率之
    路。
      李慎之为王学泰的《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一书写的序中认为,中
    国过去2000多年的社会制度应该叫皇权主义。我看中国从不是阶层社
    会,而是“人才”社会,除皇权秉承天意,“人才”们都要走到前台才能
    争得资源,因此与人斗其乐无穷。“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只对没见
    识的人管用,“人才”不一样,他们争来斗去主要是意识形态,没有硬道
    理,只好搞小动做,借皇帝的手搞断别人的脖子,抄别人的家产。西方
    制度的不同之处就是始终有一个“最上层的阶级”(贵族和大的有产者)
    也许在财富榜上都不炫耀他们的名子,他们使用着“最好的阶级”,(革
    命战争年代共产党人的逻辑也是如此,先搞清为谁扛枪为谁打仗,个人
    必须服从团队宗旨,“人才”的能量也只能为团队服务,而不是无限放大
    自己,如前所说,西方那些基金,就是从孟堂君养士,洛克菲勒福特基
    金养士。)并且他们控制着制度的有效性,这个社会核心阶层成员之间“合
    而不同”,“人才”阶层的斗也就有了底线,因此,崛起大国的选举也只
    有“人气”没有火气了。
      百年奴化教育的中国同胞,把“选秀的超女”看成是民主制选择的
    主角,那就没看懂民主制度,布什家族三代从政,所谓政治世家也不过
    是美国制度运作中一个小角色,也许中国读书人能把布什家族看成“书
    香门第”什么的,其实和梅兰芳家族一代代人的努力一样,延续京剧事
    业中的地位,不过是希望儿孙不要重回草台班子的生活,超女选秀也同
    样是希望自己有个好身价,他们都不是规则的制定者。民主制度要求政
    府信息公开透明,“人民”有隐私权,王室有……秘密不能放到阳光下,
    那些货币战争之类的组合拳不显山不露水的就发威了,中国的政治制度
    没有这个设计,公开透明就难做到,就像魔术师一样总不希望观众从背
    后看。
      “腐败是发展经济的润滑剂”是新中产阶层们当年事业初创时的说
    法,不过是要搞民主政治实现分权,但这个说法实在不怎么“深刻”,但
    也证明了一个社会没有核心阶层的规则管控,在一个自认为“谁都不比
    谁差”的社会,一个2000多年来矛盾内部化的人才型而非阶层型的社会,
    靠所谓官、产、学、研的意识形态选择而非利益选择,当新中产阶层走
    上政治前台时,一批官员在满地油腻的“润滑剂”上倒下。当然这不全
    错在新中产阶层,而是在“谁都不比谁差”的非阶层型社会必然产生的
    无规则下攀比的结果,如西方公务员不会跟政务官比,更不会跟商人比,
    咱同胞总想去摘“均田地”,结果,腐败造成社会混乱和内耗,制度成了
    政治言论中“中不如西”的靶子,乃至伪西方的民主化盛行,开放变成
    了放开、接轨,引进制约机制让外资和外国组织管束政府行为,好像不
    把中国退回到殖民地时代就不舒服。
      (如2002~2006年安利公司连续5年赞助由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
    心,清华大学与哈佛大学共同举办的公共政策高级培训班,当然安利们
    还做了更多。单是这一件事就知道了,我们的政策理念与走向是什么力
    量决定的。支持“藏独”的出资机构也是这个美国,咱同胞几代的知识
    结构就是分辨好人坏人,这两者的区别仅仅是“友好”与“敌对”之差
    吗?)
      俄罗斯普京总统整治资本新权贵,就是在处理解体后遗症,把西方
    利益和资本及代理人控制的企业收归国有,这是个最便捷的争取民心的
    方式,苏联解体获得社会资源的资本新贵,背后一旦有西方的资本支持
    就可以做大,这是和中国遇到的同样问题,“解体”造成了俄罗斯国家核
    心利益为主导的社会核心阶层的缺失,靠西方资本生存的资本新权贵为
    企业生存和逐利心态,往往为企业的短期利益而不顾国家的长远利益,
    如,西方支持的地方分裂势力或“人权”等西方搞的意识形态,他们都
    站到了西方一边了,普京利用民意搞掉他们是个没办法的选择,一国的
    政治、经济、军事是不可分的,任何一个大企业无论是私有、还是国有,
    脱离了国家意志都不能容忍,有头脑的政治家都会这样选择。如同中国
    民企“原罪”问题,不是因胡德平说话而平息,而是中国总体情况好于
    当时俄罗斯,大环境出了问题谁挡也挡不住。总之,一国的民主进程只
    有本国人决定,没有社会核心阶层和新中产阶层及各阶层谐调一致,国
    家就不能持续发展。
    
     作者:武陵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