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愤青的阳痿与勃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2月26日 转载)
    
    由于法国佳士得拍卖圆明园十二兽首中的两件,果然开始嘨聚一些人的愤怒情绪。有人在网上发起的反法倡异和签名“运动”,响应者众。一家网站调查表明,误以为圆明园十二兽首是什么“国宝”的人高达90.33%,认为不是“国宝”的只有5.10%,但这样的判断选择结果,与网站对此事的报道倾向有些关系。本人从十二兽首的起源中探究,赫然发觉十二兽首说到底不过是水池装饰之物,为好大喜功、艺术鉴赏能力差、又爱搞文字狱的乾隆帝一时心血来潮而产生,历史久远性不够,文物完整性不复存在,艺术价值不高,且不中不西,为不是设计专家的法国传教士所设计,根本比不上其他流失的圆明园文物,没有资格被称为“国宝”。它们被命名为“国宝”,完全是炒作的结果。这一观点见本人《从国耻看被胡扯的十二兽首“国宝”》一文,不再赘述。问题似乎并不在于认真明辨是非,而是要继续吵闹出来,让新一轮反法情绪得到宣泄。
     (博讯 boxun.com)

     在我们很多人忙着反法时,却把另外的一些对中国更大伤害弃之不顾。俄罗斯军舰击沉新星号货船,5小时向一艘没有任何武器配备的中国货船打了500枚炮弹,又导致多名中国人葬身海底。中国政府一再交涉,俄罗斯好不容易进行“调查”。但“调查”结果很出草草出笼,称俄军舰没错,俄有关方面没错,惟一的错是中国香港公司(货船承租者)及船长。俄罗斯伤害中国人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中国商人,俄罗斯歧视政策频频出笼。一个输油管道,签了协议十多年之后,迟迟不履行,直到俄罗斯重新遇到经济危机,外汇严重短缺,中国借给她250亿美元,她才重新确认那个协议。中国借了钱给她之后,虽然俄罗斯保证给中国20年的石油供应。但俄罗斯说翻脸就翻脸,有了什么事,就关了输油管道闸门。更不要说俄罗斯曾盗去中国大片领土,并且在斯大林的操纵下,导致外蒙独立了。论国仇家恨,最该让人愤怒的是俄罗斯,但不希望因为新星号事件影响中俄友好关系却又得到那些习惯性愤怒之士的认同。
    
     菲律宾最近由国会通过法案,将该国非法占有的中国南沙岛屿以“法律”形式永久占有。美菲联合军事演习,菲国又煞费苦心将演习地点放在侵占岛屿附近,企图将美军拉入中菲海岛争议的局中。除了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印尼、文莱也强占了很多中国的“固有领土”。其中越南最猖狂,竟然侵占了我海岛24个。而且这些岛屿被侵占,基本都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事。对南沙诸岛被侵占之事,我们的习惯性愤怒之士根本不当回事。我们不仅要奢求与这些弱小国家“友好”,而且又害怕中国太强硬了,给世界造成不好的影响。其实无论我们怎样做,人家都把你当威胁。因为人家侵占了我们的海岛,非常害怕我们较真。越南对中国更为仇视。尽管两国陆地疆域界桩已全部按好,陆地领土之争可以暂时停止了,但越南国内却生出要为1979年中越之战向中国索赔的呼声。我们想息事宁人,人家却不断找碴。在东南亚还有一种现象,每当这些国家为一点小事与中国闹别扭或国内产生麻烦时,就往往拿华侨作出气筒。
    
     印度一些政治、文化精英人士近年来对中国的敌意与日俱增。她弄核武器,发展导弹和航天技术,更多是向中国示威。中美、中俄之间有了麻烦时,印度一般都站在反华的立场上,从美俄获得更多的军事援助以提高对中国的军事力量对比。印度至今占据大片中国领土,却叫嚣中国侵占了她的。一些印度人不时发出新的对中国的战争威胁。中国有一个西藏问题,令中美、中欧产生政治上的争吵。西藏问题之所以扩大,过度国际化,根子却由于印度给藏独分子提供了反华基地,并让这些藏独分子的所谓流亡政府存在,不断生事。允许中国的反华势力在印度公开活动,这明摆着是一种严重的敌对行为。我们的习惯性愤怒人士,对此同样视而不见。倒是由印度的藏独基地引发出来的美国和欧洲政客、媒体的政治表态,让我们一些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我们的习惯性愤怒人士,除了另一个严重伤害过中国的日本之外,就是习惯于把愤怒情绪指向美国、欧洲及韩国、加拿大、澳洲等,至于俄罗斯、东南亚、印度及其他国家,不管人家对中国的伤害有多大,都不容易将我们的“爱国主义”情绪聚集起来。美国虽然在台湾等问题上给中国添堵,但美军舰却不可能向没有任何自卫能力的中国货船野蛮攻击,打过去500枚炮弹。在香港、澳门顺利回归中国后,中欧之间已没有任何领土争议。除了贸易上的争拗,现在的欧洲再无对中国的实质性伤害。碳排放也是经济问题。中欧之争,主要就是西藏和人权上的东西。而西藏是由于达赖和藏独分子成功的国际宣传,影响了国际价值判断。我们只要把西藏的真实用国际语言说出来,便可能改变人家的看法。近一年来,英国首次承认西藏是中国领土,法德媒体也开始报道达赖当政时期残酷的农奴社会真相。对中国而言,这是了不起的转变。人权方面,我们是有些不尽如意之处。如果我们改变思维,把人家的批评当作提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笔者忽然发觉,我们的愤青们,只有左愤强大,所谓右愤也有,但不成气候。左愤和右愤都是有选择性地愤怒,而左愤的情绪的发泄仅指向发达国家。在这些国家,我们一般都有不少留学生和所谓精英人士。同时,这些国家言论比较自由,说什么话不用担心警察搔扰,也不用担心黑帮打黑枪。这些国家的信息,也比较容易传进国内。左愤们里应外合,一点小事就上升到“爱国主义”的层级,是用意识形态来为自己的情绪发泄作支撑点。这些人习惯性愤怒,实质是习惯性对较文明的社会一些政治判断的一种抗拒性精神表述。至于对中国有无实质性的利益伤害,这些人是不管的。去俄罗斯中国留学生少,底层劳工多,该国的民主政体也远远不完善,没有较高的文明水平,相对应的是该国再大的反华、伤华行为也得不到应有的重视。一些人因为俄反美,又仍把列宁、斯大林当心中的神人,更在内心原谅俄罗斯的任何恶行。
    
     去发达国家的留学生,由于中学或大学前所接受的中国式灌输教育产生的独立判断力和生存力低下,在发达国家适应总是遇到困难。有了困难就产生怨气,最省事的办法是借助“爱国主义”情绪来支撑自己。待这些人成功融入那种文明社会,多学会了理性思维,大大减少了情绪上的冲动,加上生存的紧迫感,很多人也远离了政治。另一些人仍然关心政治,但已不是政治人,而变成思想者。他们的声音委实睿智,但那些狂热的左愤往往没有耐心阅读和倾听,接受他们的启迪。笔者通过博客神交的李剑芒,中国科大首届“神童班”毕业生,现在荷兰定居和工作。他就是一位不错的思想者,但在外国留学的左愤们虽然和他在同一片地域,却在精神上处于不同的世界。
    
     我们这些有选择的愤怒者,不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没有起码的全球视野,而仅仅是特别针对某些国家。有些事,则完全是过度反应。这样的表现,会形成某种固执的偏见偏信,是没有理性和智慧的表现。王尔德说过,“固执己见无非是促狭鬼的小心眼”。左愤们闹腾得越激烈,给中国造成的国际形象就越显得褊狭。这很容易令他国对中国做出误判,以为中国尽是狂躁、攻击性强的人。欧美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判定,又与中国的理性声音得到正常传递正相关。狂躁的声音,人家认为是低级的,根本不屑一顾。只有理性的声音才产生平等的沟通,让人家相信或理解我们的表述。而有选择的愤怒,既不能产生有效沟通和交流,也让人家看不起。我说你两句,你就跳起来;人家把你打得眼青鼻肿,你还跟人家友好。这种行为放在人际关系上,是下贱的表现;放在国际关系上,不是粗鄙又是什么?左愤们的情绪发泄,表面爱国,实为误国。
    
     不应当有选择地愤怒,也不应该对任何国家随意用愤怒作武器。东南亚、日本等国强占我海岛,愤怒表达不解决问题。那需要的军事行动。如果各方面的环境暂时不宜于军事解决,那就要做准备,等待时机。印度的藏独分子巢穴,是中国的实在的国家威胁。中国应不断向印度交涉。交涉不成,就要有军事解决的准备。军事、经济、外交手段都可能有效,惟独愤怒无效。不是本人好战,而是有些国际事务,除了军事解决并无其他手段。如果国力达不到,只有选择哑忍或放弃。这是无奈的。因为国家的存在,就意味着某种荒谬。国家间没有真实的友好,只有实在的利益之争。国家本质是人类的自私集团,必须为了自身追求利益最大化。用意识形态的情绪来幻觉国际关系,可笑而荒唐。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德国愤青的性爱之旅 在中国的朝圣与艳遇(图)
  • 强我中华,为吾辈“愤青”义不容辞之责任/龙凯锋
  • 李铁:与“人造愤青”PK 将民主事业进行到底(图)
  • 廖保平:再跟愤青谈爱国
  • 像魏巍一样做个“愤青”如何? /李吉明
  • 送给一个愤青的一封信/悼红轩
  • 愤青現身走向世界/陶傑
  • 愤青不再 愤老尤存/翟明磊
  • 曹长青:马英九和“愤青”
  • 失败教育和愤青养成
  • 仲维光:反省那青春的狂热(上) ——对所谓爱国的愤青说几句知心话
  • 仲维光:反省那青春的狂热(下) ——对所谓爱国的愤青说几句知心话
  • 郭永丰:小肚鸡肠的中国政府与愤青
  •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张成觉
  • 闲话:闻愤青韩国闹事,悲从中来
  • 如何看中国的"愤青"现象?(图)
  • 如何看中国的“愤青”现象? (图)
  • 刘自立 愤青这种东西
  • 刘晓竹:把愤青运动推向新高潮
  • 李铁:与“人造愤青”PK 将民主事业进行到底(图)
  • 北京愤青要求对台南“首战即决战,直接用核弹”(图)
  • 愤青该思考了:北京也应害怕中国民族主义
  • 大陆公共知识分子对愤青表示愤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