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贺卫方:我在马勒戈壁上的幸福生活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17日 转载)
     在石河子安顿下来,一转眼,到达石河子已经是第五天了。石河子大学将来支教的外地老师安排在一个毗邻校园的新建居民楼里,由于要使用电信宽带,头两天网络未通。昨天看到了网络上对我动向的许多议论,许多网友表达了热情的牵挂和祝福,甚至激发了不少朋友的诗意----我看到的就有二十首以上了,令我感激不已。赶快在这里把情况简要地汇报一下,以免过多的担心。
    
     石河子大学是以原来的几所学校合并而成的大学,其中农学与医学都是很有势力的学科。传统上,石大一直与内地的高校有着密切的合作,学校教师中有外来支教的“常规军”。前天晚上副校长宴请本年度在这里的老师们,我见到来自北京、上海、重庆、成都、杭州、无锡、武汉等地高校的近二十位同行,大家在这里生活得都很快活。那天学校刚开完教代会,主管工会事务的副校长专门跟我们这些“外来和尚”聚一下,感谢之余,也听取大家对于学校的意见和建议。 (博讯 boxun.com)

    
    关于石河子这座独特的城市的风貌,大家可以通过网络了解不少。我最强烈的感受是街上人少,不存在堵车的可能性。空气清新,不过近年在近郊建了一座大的化工厂,据说对于空气质量有了负面影响。但跟北京相比,还是清新多多。这里的水也很好,沏出的茶味道很纯美。城市由军垦而建,因此居民----包括石河子大学的老师们----籍贯遍及全国各地,让这座不大的城市有一种特别包容和大气的性格。我读杨玉圣教授写的文章,“据说石河子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是热情好客的山东人”,此说是否属实,待考。饮食品种丰富也许正是人口来源多样化的折射。就在我住处周边,除了清真菜馆外,还有湖南菜馆湘君府,云南过桥米线,山东的一家饺子馆,重庆火锅店,其他各种地方小吃店不胜枚举。对于我这个好食之徒,真有天堂之感。
    
    到来后第二天,突然接到老同学龙宗智兄电话,他听说我在石河子,说要来看我。吓我一跳,以为他专程从四川来呢。原来他是到乌鲁木齐出差,下午便驱车赶了过来。在这里能够与老同学相见,心中很是温暖,也感叹现在的交通如此便利,从前笼罩着远行者的那种悲凉苍茫的气息也都消失了。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临行前朋友调侃说让我努力做边塞诗人,且不说自己压根儿缺乏基本的格律训练,也没有多少诗才,单是今天这样的“朝发北京黄沙间,万里西域半日还”的交通和各种即时生动的通讯手段,从前旅人的那种磅礴诗情已经无从产生了。我的一首给朋友短信传去的打油体七字一句的信给好事者在网上传播,引出某君嘲笑,甚至上升到传统文化衰落标志的高度,不免让我惭愧。不过,还是很感谢那位批评者,自己是需要稍微学习点格律诗的常识,免得贻笑大方。
    
    本周开始,我就该上课了。每周六个学时,先讲“司法制度导论”,后面还会上“法理学”。多年没上法理课了,还需要好好准备一下呢。
    
    2009年3月15日于石河子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事令我不得语/贺卫方
  • 十二月十七日在胡适家乡/贺卫方
  • 贺卫方:希望领导人从善如流,顺应民意,加速政治改革步伐
  • 黑船上的汉学家/贺卫方
  • 贺卫方:中国法治应该怎样向前走
  • 赵女:就以言治罪问题求教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
  • 司法党化/贺卫方
  • 贺卫方等知名学者支持放开二胎
  • 贺卫方:让胡适校长的精神活在我们心中
  • 贺卫方:地震与法律
  • 贺卫方教授的“极端难题”/西风独自凉
  • 贺卫方:改变中国国际形象需开言禁(图)
  • 贺卫方:中国足球困境的宪政透视
  • 自由中国论坛:中共中央政法委要逮贺卫方?
  • 贺卫方:防火、防盗、防政府
  • 贺卫方:国家掩饰真相,谎言所以盛行
  • 中国公众参与的网络依赖症/贺卫方
  • 贺卫方:最可怕的就是法院永远站在政府一边
  • 贺卫方:修辞学视角下的中国司法改革
  • 敢言北大教授贺卫方派往新疆支教,疑因签署《零八宪章》(图)
  • 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即将到达新疆石河子大学任教
  • 昝爱宗:贺卫方先生的选择
  • 呼吁政治改革的法学教授贺卫方失去工作
  • 国内论坛禁发茅于轼、贺卫方、胡星斗等人的地震捐款援助帖
  • 贺卫方:与《南都周刊》谈所谓钉子户事件
  • 物权法草案,王利明交锋北大教授贺卫方
  • 北大教授贺卫方关于官员犯罪的精彩演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