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竹:围出一个新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3月21日 转载)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这些年来,中国老百姓的维权运动一浪高过一浪,而且呈现阶段性的特征,我归结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上访阶段,叫做“访”出一个新中国,也就是维权作为权益受害者的个体行为,以老百姓上访以及法律诉讼为主要形式。第二个阶段是群体阶段,叫做“群”出一个新中国,即被侵害群体采取集体行动,有的是集体上访,但更多是群体事件,与政府与公安机关形成对峙。然而,无论是个体行为还是群体行为,维权仍然是利益相关者的抵抗行为。 (博讯 boxun.com)

    
    进入2009年,我觉得维权运动进入了第三个阶段,这就是围城阶段,叫做“围”出一个新中国,即利益不相关者也纷纷加入,形成对政府机关与工作场所的围堵行动。在我看来,个体维权是维权运动的初级阶段,群体维权则是中级阶段,而全民维权才是老百姓维权的高级阶段。它意味着中国老百姓的维权运动达到了质的突破,变成了一种名副其实的全民运动。如此一来,中国政治体制的突破,一党专制的瓦解,宪政民主的确立,就将是不可避免的。
    
    事实上,人类历史上的重大突破都是全民运动的结果,法国大革命如此,英国宪章运动如此,美国独立战争也如此,而站在全民运动对立面的政权或集团,无论资源多么雄厚,无论手段多么残忍,最终都无法阻挡全民运动的滚滚洪流。为什么说是不可阻挡呢?因为全民运动是没有办法控制的,除非统治方式发生根本的变化,以回应全民运动的诉求,否则只能被其所淹没。历史就是这样进步的。
    
    回顾中国老百姓的维权进程,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对待维权的个体行为,当局采取了收买、打压、办学习班、黑监狱等办法,比较容易控制住。但是,老百姓并没有退缩,维权从个体走向群体,这时官方的对策是发展黑社会,雇佣打手,配合公安与城管,来控制群体事件。代价比较大,控制成本提高,但还不至于失控。但是,一旦老百姓开始围城,当局就束手无策了。我们看到最近贵州瓮安与德江的围城事件,当局不得不做出让步,按照老百姓的意志来解决问题。为什么?老百姓来围城,利益不相关者纷纷加入,公安城管根本就压不住,黑社会更是抱头鼠窜,这就是失控。
    
    从人数来说,围城事件往往万人以上,甚至达到十几万、几十万人的规模,这显然超过当地执法警力的极限。当局如果要打压,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外面调动军队来实施戒严。然而,戒严的行政成本是很高的,而且可能导致当地经济全面停滞,老百姓更没饭吃了。所以,在一个地方戒严,或许可以办到,但是,如果各地纷纷围城,你要用多少正规军才能控制住局势呢?事实上,面对老百姓的围城,当局一没有那么多军队,二没有那么多资源,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顺应民心,民主转型。
    
    实在说来,中国的民主化不可能靠领导人良心发现,也不能靠规劝,必须靠老百姓的实力。这个实力在围城中一旦展现出来,无论是在2009年或更远的将来,我觉得转型的压力就算是到位了。大概只有在这个时候,中共高层才会下决心民主转型。所以,对老百姓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从上访到群体,从群体到围城,可谓芝麻开花节节高。最终,围城围城,围了才成。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RFA中国博客(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竹:对习近平先生的两点期待
  • 刘晓竹:2009年农运能否突破?
  • 刘晓竹:井冈山上的跳蚤之歌
  • 刘晓竹: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 刘晓竹:最高领导人应该怎样做父亲
  • 《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刘晓竹
  • 刘晓竹:民主运动的城市之光
  • 《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刘晓竹
  • 刘晓竹:零八宪章反映到党内来
  • 刘晓竹:零九破局的沙盘推演
  • 刘晓竹:从零八宪章到零九行动
  • 刘晓竹:《零八宪章》的三个战役
  • 刘晓竹:民主转型中的公安与黑社会
  • 刘晓竹:假如《零八宪章》签名过万
  • 刘晓竹:争取在广东破局
  • 刘晓竹:2009年的干柴野火与乱风
  • 刘晓竹:当代知识分子的灵肉抉择
  • 刘晓竹:中国的假冒伪劣综合症
  • 刘晓竹:农民运动的五字真言
  • 胡锦涛请大家算总账/刘晓竹
  • 刘晓竹:中国的萨哈罗夫群体
  • 刘晓竹:奥运自由魂与中国心
  • 刘晓竹:如何看中共第五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