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雪冬:克里斯多夫•希金斯与《神并不伟大:宗教是如何毒害万物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神并不伟大:宗教是如何毒害万物的》一书是英国著名新闻记者克里斯多夫•希金斯2007年出版的最新著作。他被称为“我们时代最出色的新闻记者 ”(《伦敦观察家》),“美国最杰出的修辞斗士”(《乡村之声》),在英国《展望》杂志和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共同评选的“100位公共知识分子”中排名第五位。
     希金斯著述甚丰,并且为英美许多知名杂志,比如《名利场》、《大西洋月刊》、《记事板》等撰稿。他的代表性作品除了《托马斯•杰斐逊:美国的作者》等人物评传外,还有散文集、小册子等。希金斯自称从9岁的时候就开始对宗教产生了怀疑(他针对特蕾莎修女写了一篇质疑性文章《教会的地位》)。与很多英国知识分子一样,他也带有明显的左翼倾向。这不仅反映在他著作中经常引用马克思、列宁等人的言论,还在于他还有专门写了《马克思与巴黎公社》这本小册子。尽管有左翼倾向,他与英美的现政权联系紧密。他被认为是布什发动的伊拉克战争的最后“辩护者”之一,并因此而失去了《民族》(Nation)杂志撰稿人的地位和许多朋友。 (博讯 boxun.com)

     希金斯的《神并不伟大》一书秉承了萧伯纳的《为什么我不是基督徒》、山姆•哈里斯最近的畅销书《信仰的终结》等著作的基本精神,对宗教进行了彻底的批判。但对于许多读者来说,他的著作更让人有阅读的愉悦感。这不仅因为希金斯本人熟悉主要的宗教原典,而且作为新闻记者又有丰富的经历,尤其是在许多国家作过大量的实地采访,这为其从理论和现实角度批判各种宗教提供了有利的条件。在这本书中,他对宗教的批判基于两个根本判断:一是所有的宗教都是人为的;二是宗教毒害着人类的生活。以本书的书名中直接反映了这两个判断。
    希金斯是从介绍个人的成长经历展开对这两个判断的论述的。9岁的时候,教他自然课的老师也是圣经老师,因此在解释自然现象的时候经常出现矛盾,这为其怀疑宗教埋下了种子。后来对许多思想家著作的阅读使他的这种认识逐渐清楚明确起来。在他看来,时至今日,对于宗教信仰的反对意见可以归纳为四种:认为它完全错误解释了人类和宇宙的起源;由于这种原初的错误宗教试图把服从的最大化与唯我论的最大化结合在一起;危险的性压抑既是问题的结果也是问题的原因;宗教在根本上是臆想出来的。
     希金斯对宗教的批评也没有摆脱这四种反对理由。他利用达尔文的理论以及生命科学的最新研究结果来驳斥宗教坚持的人类起源论和宇宙产生论。他坚持认为世界上的的万物并非上帝、主、神的创造物,设计结果。它们是经过千百万年的长期演进才出现的。许多生命在所谓的上帝被创造出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因此说它们是上帝创造的纯属无稽之谈。比如,他引用2006年的关于基因的最新研究成果说明,如果人类是上帝创造的,那么为什么人类的大脑依然还在发展?而且不同地区的人类根据自身的环境发展出来了有差别的基金、细胞和免疫力。这些变化并不是按照神的安排进行的,更不用说是神干预的结果。因此,“万物是在没有假定的条件下运行的”。
     由于对于自然和人类的认识有限,所以宗教典籍并非科学严密的。希金斯用了多个章节来分析圣经的新、旧约、伊斯兰教的可兰经内部存在的事实错误、逻辑错误。比如他对耶稣存在的旨意。他说,耶稣并不识字,无法把自己的言论传下来,现在圣经中的许多记载都是后人的编撰。晚些时候出现的可兰经,在他看来不过主要内容是从犹太人和基督教神话中借来。作为一个新的宗教,伊斯兰教从前人那里借鉴了很多东西,但也因此把加强自信心作为发展的根本。而要加强自信,就要求信徒要绝对的服从,为此甚至动用暴力。
     希金斯还运用了大量事实,尤其是当代的事实批驳了宗教使人向善的判断。他说,在当代,宗教与政权密切地结合起来,为其提供了支持。圣战、帝国主义、集权国家以及当代出现的多次种族屠杀都与宗教有着密切关系。宗教与种族主义没什么两样。比如,1990年代发生种族大屠杀的卢旺达是非洲基督教化最强的国家,号称是非洲人均教堂最多的国家,65%的人口声称信仰罗马天主教,15%的人口信仰清教各派别。在大屠杀发生期间,许多图西族和胡图族中持异议者都到教堂寻求避难,但这反而为屠杀提供了条件,因为胡图族军队依靠教士和修女的引导找到了他们,许多教堂成了屠杀地。其中臭名昭著的Wenceslas Munyeshyka神甫就担当了屠杀引导员的角色,他不仅给政府军提供了平民名单,而且还强奸避难的妇女。像他这样的神甫不只一个。在希金斯看来,即使在最低水平上,宗教也不可能使人的行为更加善良或文明。因为罪犯的信仰越狂热,其行为也越恶毒。
     针对在西方社会影响逐渐强大的东方宗教,比如佛教、印度教等,希金斯认为它们也并没有给人类带来解决问题的良方。在他看来,这些蒙着神秘主义面纱的宗教不过是骗人的巴西。某个印度教的大师利用信徒疯狂敛财,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劳斯莱斯”轿车的收藏者。作者还提到了被许多西方人熟悉和追随的达赖喇嘛。在他看来,达赖就像是一个拥有绝对权力的君主。他声称授命于天,在印度的领地中实行绝对统治,对于性、饮食发表荒谬的言论,甚至在访问好莱坞的时候指定某些演员是圣徒。在作者看来,尽管达赖有自身的魅力,但是他在西藏实行的封建统治对目的是努力奴役当地人来维护寄生的宗教精英。作者还理解了二战期间日本佛教徒对军国主义的支持,神道教在日本法西斯思想中的作用等例子来说明东方宗教也具有极大的危害性。在他看来,这再次说明了“信仰是一种威胁”。他特别强调,佛教弃绝心智、个人自由,追求服从和退让,把生命看作是污物、暂时的存在,这说明佛教从本质上缺乏自我批评精神。
     希金斯还借用“原罪”的说法,指出,“宗教就是一种原罪”。在许多方面,宗教不仅是“非道德的”,而且是“不道德”。宗教的错误和罪恶并不是体现在追随者的行为中,而是存在于其最初的戒律中。这些戒律包括:给无知者和轻信者提供了一幅错误的世界图画;以血嫌祭信条;赎罪信条;永久奖励和惩罚的信条;实施不可能完成或遵守的任务和规则。在作者看来,这些信条和节律扼杀了人类的本性。而忽视和压制人类的本性,文明是无法延续和发展的。
     希金斯批判的主要对象是世界上的三大宗教,但也对像摩门教这样的在19世纪才出现的新宗教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因为有更丰富和确切的事实可以证明摩门教的虚伪性以及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他在“宗教腐败的开始”一章中专门介绍了摩门教兴起的过程。
    在希金斯看来,对宗教的批判目的是使人类走出对宗教的迷信,在理性和科学的基础上使世俗生活更加美好。虽然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宗教力量依然强大的,但是理性传统为对抗和批判它们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怀疑、质疑和勇气一直是理性的本质。对苏格拉底的审判标志着人类理性和任何形式有组织的信仰之间的首次对抗。哲学出现在了宗教终结的地方。从苏格拉底身上,我们学到两件最为重要的事情:良知是内在的;那些只从表面上信仰教条的人带给教条的是讽刺和揭露。在人类理性发展历史上,迦利略、斯宾诺莎、康德等人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使我们确信,尽管人类永远不会消除傻子,但是信仰上帝的傻子与不信仰上帝的傻瓜数量同样多。在人类文明历史上,那些非信徒依靠自己的良知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宗教气氛依然浓烈的今天,应该进行一场新的启蒙来提升人类理性。在作者看来,望远镜、显微镜这些新技术的发展为人类认识自己和世界提供了有力的工具,可以消除宗教的许多谬论。而要进行的新启蒙不能只依靠某些英雄式的人物作出开拓性的贡献,而应该使每个普通人都能加入进来。出于职业的偏好,希金斯认为,除了尊重科学和理性外,还要发挥文学的作用,因为科学和理性只是美好生活的必要因素,文学而不是圣典滋养着人类的心智和精神。
     希金斯这本书出版之后,在西方世界引起了较为强烈的反响。他不仅频繁接受采访,而且还要应付各种辩论,甚至考虑个人和家庭的安全。这足以说明这本书的影响力。客观地说,在宗教已经进入日常生活,宗教之间的对立依然明显的环境中,对宗教进行彻底的挑战需要极大的勇气。但在这个环境中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有着完善的法制基础,这为公开批判提供了有利的制度保障。而这些制度正是理性发展的结果。
    希金斯在结论中特意引用了莱辛的话,人的真正价值不是由他拥有真理决定的,而是由他对真理的孜孜追求觉得的。正是由于追求真理而非拥有真理使他可以增强自己的力量,不断地完善自己。拥有使人消极、懒惰、傲慢。如果神把真理藏在他的右手,左手只有对真理的持久而不懈的追求,而我要永远不停地求索,如果给我选择,我宁愿无比谦恭地去把握神的左手。
    追求真理是对宗教最持久而彻底的批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政府创新:以提高公民福利为标准/杨雪冬
  • 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可以相互替代吗/杨雪冬
  • 杨雪冬:全球化时代与社会主义的想象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