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看谭作人事件/杨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5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人先生已经被“垫付”一月有余了,为什么我至今才敲击电脑键盘,因为一开始我就读懂当局的语言了——哪个不听话,老子就弄哪个。就这么简单!文革时期的下三滥手法沿用至今,为“科学发展”增添一个注脚,也算是中国特色的伟大发明。因此,作人先生作为有司的项目之一,这一次,被它们吃了。
    
     地球人都知道,中国的“垫付罪”是一根用来打人的棍子,打手姓“党”,名“文化”。所以,当朋友问我作人事件是什么人干的,我的回答是——虾子干的! (博讯 boxun.com)

    
    当下中国,官方在主要的流氓媒体上号称大国崛起,这种一厢情愿的精神自慰,却也掩饰不了意识形态的虚弱。因此,谭作人当头一声棒喝——麦天枢,你少拿大国欺小民!在一个只有国家权力(power)没有公民权利(right)的时代,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我们能做什么,谭作人的这个主张,对目前中国的现状来讲,是一个比较务实的观点。没有公民权利的存在,国家权力是建立在一个什么样的基础上的呢?友人冉云飞说这就叫“二杆子”政权(枪杆子,笔杆子)。但现如今笔杆子的水平是越来越低,话越说越横,连黑道的水平都不如。于是,就只能祭起国家主义这面大旗,作为虎皮,到处乱咬,如亚当.斯密所说:“为了维持自身,他们有责任实行压迫和专制。”作人先生向社会揭示了真相,为自己订做了棺材,我们,再也不能夸夸其谈了。
    
    前几天接受外电采访,我说作人事件当局勉强能摆上台面的是64问题,但实际上真正令当局恼怒的是彭州石化。原因很简单,现在的中共作为结结实实的利益集团,作人对彭州石化提出来的10个问题,实际上就是10个硬伤,这10个问题解决不了,就是问题工程。如果论战下去,工程没有了,相关人员哪里去吃票子?民间与学界写的民主宪政文章,当局可以视而不见,但是,作人是针对它们具体的项目,等于直接掐了它们的脖子,当然会激起当局非理性的反弹。结果此举引来国际国内良知人士/媒体的一片谴责。中共向来把任何事都当成生意来做,但谭作人事件,是一次彻底的亏本生意。就国内形势来讲,当局把民间对话激化成官民对抗,到底是谁在制造不稳定因素?就国际媒体来看,本来彭州石化的事已经逐渐淡出了媒体的视野,但把作人一抓,人家自然又会提起彭州石化事件,所以,就这个事情上说,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在哪个层面上赢,在哪个层面上输?即便有人在某一时段赢了,你赢稳当了吗?民间与官方都不是幼儿园水平,一切事情都是清清楚楚的。
    
    因此,在这里,我不仅要批判司法的专横、长期不受制约的权力,而更主要的是,意识形态集软弱与暴虐于一身,既耀武扬威又漏洞百出。于是,我将谭作人事件解读为当局意图通过征服肉体来控制思想,这种肉身政治学比酷刑和处决的仪式要有效得多。但是,这种“意识形态权力”最后得到的,不过是一些虚假的利润。因为它们永远学不会一件事,那就叫——仰望星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自发而美好的思想行为,为谭作人先生呼吁/ 崔卫平
  • 憂國憂民四川漢子,懷念被拘留的谭作人先生(图)
  • 谭作人: 陆世华,一位绝望的父亲
  • 陆世华, 一位绝望的父亲/谭作人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谭作人: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 关于“不争论”的争论/谭作人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谭作人
  • 天府之国,需要“活个明白”/谭作人
  • 谭作人:奥运之前,哪些企业在抢抓商机?
  • 晒晒“常委战役”的技术统计/谭作人
  • 成都,今年禁止恶搞/谭作人
  • 谭作人:汉字,能不能救张艺谋一命?
  • 见证:1989 —— 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谭作人
  • 谭作人已被刑拘超过一个月
  • 谭作人等地震死难学生调查报告
  • 谭作人只是想让政府变得更好,让国家变得更美
  • 友谭作人 8964天安门广场救死扶伤 (图)
  • 艾晓明:四川好人谭作人 (图)
  • 唐诗林:我的好友——谭作人
  • 妙觉:为民族正义喊魂(谭作人)
  • 环保工作者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成都环保工作者、作家谭作人,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拘留
  • 从成都彭州石化工程说起/谭作人
  • 谭作人:我不相信汶川地震无法预测 彭州化工正借势于地震快上(图)
  • 谭作人:推荐大陆媒体《南方周末》、《炎黄春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